第二章、回魂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飄零,你去休息一下吧,再這樣下去你會受不了的。”閨蜜倩嵐忍不住再次走到靈堂邊勸道,伸手試圖扶她起來,她的身子卻如千斤巨石怎么也拉不動,只得無奈的陪她跪下,一邊慢慢朝火盆中丟著黃紙。

    門外,又響起了喪樂,這是有客來到的樂曲,倩嵐抬頭時,只見一道修長的身影逆著光徐徐走進了靈堂,他手中的花圈早已被門外的朋友接過,因是背著光,只能看到他烏黑的短發隨著輕緩的步伐徐徐跳動,令人看不分明那張臉龐。

    恭敬的朝著靈位鞠了三躬后,他側身走了過來,倩嵐正欲拉飄零起來行禮,卻聽身側終于發出一聲悲拗的哭聲,整整三天,葉飄零除了喝水之外都不曾動過身子,也不曾發出過半點聲音,可在這男子走來的時候,終于發出了三天來的第一道聲音,令人聞之落淚。

    “飄零,對不起,我來晚了。”男子伸手將她扶起攬入了懷中,任由她哭的渾身顫抖,只是挺著堅毅的胸膛給她能夠暫時的依靠。

    倩嵐慢慢起身,伸手揉了揉濕潤的眼眶,這才正式打量此人。分明的五官,雕刻似的臉龐,透著股令人一望便知的堅毅與不屈,只是那幽深的眸,帶著抹淺淺的血色,給人一種吞噬一切的壓迫感,令人不敢久視。

    突然想起,她曾在飄零家的相冊上見過此人,他叫楚奕,是飄零的遠房表哥,年幼時曾在葉家借宿過很多年,之后去了國外留學再沒音訊。

    “行了,有我在,以后不要再難過了。”終于,見她不再顫抖了,楚奕才拍了拍葉飄零的肩膀,低聲安慰。

    葉飄零第一次落淚,感覺如開閘的水許久都收不住,直到楚奕開口,才慢慢止淚。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祖母之外,她已經沒有別的親人,這個在家中借居了多年的遠房表哥也許算是她的唯一親人,所以她才會控制不住的落淚,控制不住的任他保護。

    今晚是回魂夜,到半夜的時候,靈堂外一片詭異的安靜,葉飄零與楚奕仍然跪在靈旁,卻實在不知說些什么才好。

    驀然,不知從哪里吹來的風使靈前的兩根燭火一晃,靈堂內的光線陡然暗淡,楚奕忽然倒了下去。

    “楚奕……,”葉飄零驚慌的喚了一聲,卻覺眼前一暗,一道人影遮擋了她面前的視線,愕然抬頭,望見祖母飄浮的身形時,她倒抽了一口冷氣,險些昏死。

    胸口似被千斤巨石壓迫,令葉飄零倍感窒息,拼命喘了兩口氣,想要挪動身子竟是不能,感覺像被釘在了地上,怎么也不能動彈。惶恐使她張口想要發出聲音卻發不出聲音,只能閉上眼睛,拼命在心中默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飄零,”終于,祖母蒼老的,略帶一絲顫抖的聲音傳入了耳膜,卻似隔了萬水千山的距離,怎么聽都帶著一絲朦朧之感,“祖母要走了,今后再也不能守護你了,這十八年來,祖母一刻也不敢松懈的想要保護你,讓你遠離那個世界,即便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從來都未曾后悔過。只是從今往后,再也不能將你護在身邊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已經長大了,也該了解你父母的情況了,在祖母的房中衣柜抽屜里有一個鐵盒,你將它打開,就會知道一切真相。只是切記,盒子里用布包著的東西,千萬不要打開,除非是萬不得已之時,否則一定不要將它拿出來!”

    與祖母十八年來的相依為命令葉飄零感覺沒那么恐懼了,睜開眼睛卻見祖母的身影飛快倒退,越來越遠,急忙伸手想要將她抓住,觸手卻只有虛無的空氣,讓她欲哭無淚。

    “奶奶……。”一聲凄厲的喊叫驚醒了葉飄零,睜眼見自己躺在地上,身下卻墊著厚厚的被褥時,才恍然方才只是做了個夢。

    急忙偏臉,望見坐在一旁不知想些什么的楚奕,長吁了口氣。

    只是那個夢那樣真實,祖母的話似言猶在耳,又感覺不似做夢。

    她坐起身子,呆呆的望著靈中安睡的祖母,想到她幼時半夜高燒,祖母抱著她飛奔于街道上的身影,忍不住淚流滿面。

    她的低泣驚動了楚奕,他徐徐將她圈入懷中道,“飄零,別再難過了,人死不能復生,節哀。”

    葉飄零沒有動,也不想說話,只是靠在他堅實的胸膛里,感受著從他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那是香煙的味道,雖然淡卻極有韻味。她從小便渴望父愛,所以對這個大她十歲的表哥非常依戀,那時候無論他走到哪兒,她都會一蹦一跳的跟在身后,而他也確實履行了哥哥的責任,經常帶她去球場看他們同學打球,也經常帶她去吃KFC和游樂場玩。

    雖然數年未見,可葉飄零一看到他便有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這是與生俱來對親人的依戀,也是她沒有父親關愛的渴望情結。

    終于送走了祖母,葉飄零默默的收拾著家中的遺物,衣服都已經在墳場燒光,祖母留下的東西其實并不多,她將書桌里的東西一一收拾好,目光落在空蕩蕩的衣柜上時,驀然想起回魂夜時做的那個夢。

    鬼使神差的拉開了柜門,果然看見一個抽屜,這抽屜平時都上著鎖,因為祖母不讓碰,所以她從來也沒有打開過。將書桌里找到的鑰匙插進去,她慢慢拉開了抽屜。

    一本厚厚的相冊如塵封了多年的記憶,令她有些顫抖的手指慢慢掀了開來,里面有許多父母親的照片,父親名葉驚鴻,雖長的一表人才,卻總是眉目淡淡,沒什么表情。母親名安子穎,笑的總是十分燦爛,如冬日里的陽光,令人一見舒心(前塵往事,恍如隔世,2006年創作的小說《與蛇共舞》感覺似隔了一個世紀那么久遠的記憶,各位觀眾無聊時不妨觀閱一二,本書并不詳細介紹安子穎的前生今世,各位可以從本書中細細感覺到那個從懦弱膽小到最后成為一代女天師的華美變身經歷,小安的女兒葉飄零便承襲了她們夫妻的優點,雖然任性卻同樣堅毅,值得欣賞)。

    似觸動了遙遠的一絲記憶,令葉飄零回想起許多關于父母親的記憶,只是后來因為他們車禍身亡,而她因為害怕發了一場高燒后幾乎遺忘了所有關于他們的記憶,直到此刻才漸漸想起了一切。

    心情無比沉重的放下了相冊,不經意觸到藏于抽屜深處的盒子,黑色的盒子似玄鐵制作,觸手冰涼,卻并未生銹,她拿起鐵盒的瞬間,有種白云蒼狗,時光荏苒的錯覺,莫名的站起身子,急步走到窗前站定,借著陽光的照耀,依稀可見盒面上現出一些奇怪的紋路,錯綜復雜似地圖,又似千年前的古字,令人無端發慌。

    她抿了抿唇,稍稍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將鑰匙對準鎖孔,砰一聲打開了鎖。

    緩緩揭開盒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盒中的黑暗緩緩被光明替代,左邊靜靜躺著一本小小的筆記本,右邊有一塊用不知什么年份的錦布包著的東西,四四方方,卻無端令人生出壓抑的感覺。

    想起祖母的話,她忍了又忍終于沒有去動那塊東西,只是取出了筆記本。

    將鐵盒蓋好放回原處,她慢慢翻開了筆記本。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96060_82_827-m
八零神算俏軍嫂
作者 悠然云溪
  前身是玄學大師的徐寧,重生異世只想和家人守著花店過日子,瀟瀟洒灑!
  偶爾給人...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