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郊外的別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男子發出的一串低沉聲音令葉飄零覺得有些像低笑,可她并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么可笑,反而想到那些無辜的生命,難以掩飾心頭的沉痛。即便凌沛有可能是撞死祖母的兇手,她也寧愿交給法律制裁而不是自己去復仇。作為一個深受良好教育的人來說,她沒有濫用私刑的權利。

    許久,感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車內又傳來他遙遠卻分明的聲音,“我的打火機落在酒吧了,我只是回來找找。”

    這答案似乎合情合理,可是他半路救下自己,明天報紙新聞的頭條會不會說她是兇手所以畏罪潛逃?而且還有個開跑車的幫兇?

    葉飄零有些懊惱的吸了吸鼻子,感覺這件事越來越復雜不免氣悶。

    見她不再說話,男子也不再說話,跑車一路疾馳,很快出了檀城往城郊的別墅區開去。

    倩嵐的家就住在檀城外的流華居里,這個別墅區住的非富即貴,全是檀城的富豪高官,因為閨蜜的原因,葉飄零經常去她家做客,只是祖母不許她在外面過夜,所以也只是偶爾周末去坐坐。

    倩嵐的父母都在外地經商,終日陪伴她的只有女傭,所以這個白富美其實是很孤獨的一類人,所以才與千靈走的近。

    跑車繞過美麗的花園后,進入流華居別墅區的最里面區域,下車的時候,葉飄零忍不住看了一眼倩嵐的家,雖然隔的不遠,但卻屋脊纏綿看不真切。

    “進去坐坐吧,”男子的聲音似帶著一抹誘人的味道令葉飄零將拒絕的話咽了回去,鬼使神差的跟著他進了別墅,跨過黑色大理石鋪就的地面后,進入全落地窗的客廳。

    角落處放著一架華麗的三角鋼琴,葉飄零正坐立不安的時候,男子起身走過去,手指如月光,流瀉在潔白的琴鍵上。琴聲低迷,幽幽怨怨,似來自遠古的吟唱,又似天簌中傳出的梵音,讓葉飄零紛亂的思緒漸漸平靜下來。

    琴音終了,男子幽深如潭的眸落在她身上問,“喝點什么?”

    “隨便吧,”被他看的有些心跳加速,葉飄零急忙移開了目光。

    不一會兒,男子便端著兩杯血色的液體走過來,他緩慢的步伐與大理石地面接觸時發出的聲音極輕,似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腳步聲,讓葉飄零莫名心慌。

    接過修長的玻璃杯時,葉飄零聞到一股清甜的味道,是西瓜汁,她不知怎么就吐了口氣,徐徐抿了一口。

    “要不就在這暫住一晚,明早我送你去警局做筆錄吧。”悠然的坐在沙發上,男子垂目望著杯中緩緩流動的血色液體問。

    “啊?還是不要吧,不方便打擾你。”葉飄零話未說完,他已抬眸看來,眸中的沉靜仿似一口千年古井,看不到任何波動,無端令人心慌。

    急忙低頭假裝喝飲料,葉飄零感覺他的身上有股極盡滄桑的感覺,就是這種感覺令人心生安定,仿佛只要有他在,世間便沒有什么值得煩憂之事。

    當晚,葉飄零還是留宿在了別墅里,有女傭將她領進了客房,那晚她以為會輾轉反側,畢竟遇到了這樣令人驚恐的事情,從險些被辱到十幾條人命,她這一生從沒有似今晚這般的驚心動魄過。

    可是很意外,她竟然睡的很沉,直到舒適的日光灑在身上才悠悠醒轉。偏臉見床頭柜上的小鐘已經指向中午十一點多,驚的從床上跳了起來。

    從旋轉樓梯下來的時候,葉飄零已經看見那男子獨站窗前的身影,整齊的深灰色襯衫及深黑的西褲,將他的身材顯得修長而挺拔。他的雙手負在身后,手指也十分修長,難怪能彈出那樣悠揚的琴聲。

    他不知在想些什么竟連她下樓梯的聲音也未聽到,那樣孤寂的身姿令人覺得看似很近卻很遙遠,遙遠的令人覺得很不真實。

    “葉小姐,你的午餐已經準備好了。”條形餐桌后,傳來女傭的招呼聲,驚醒了那男子,他緩緩回身,臉上帶著喜怒難辯的神色說,“我已經吃過了,等你吃完飯我送你去警局。”

    葉飄零點了點頭,已經能夠習慣他這樣不動聲色卻讓人覺得十分誘惑的姿態及聲音,走到餐桌前默默的吃飯,味道雖然很美卻實在沒有胃口,便扒了幾口飯站起身。

    男子似一直在等她,雖然他看似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可葉飄零一起身他就放下了報紙走出門去。

    上車之后,葉飄零猶豫再三才開口問,“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夜玄墨。”

    “葉玄墨?”以為與自己同姓,葉飄零不自覺的反問。

    “黑夜的夜。”

    “哦。”第一次聽見有人姓夜晚的夜,葉飄零感覺有些奇怪,可出于禮貌,終究是咽下了繼續追問的話。

    警察局里,葉飄零一五一十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講述一遍,夜玄墨因為當時在場,所以也被留下來盤問。

    辛冬聽了二人的供詞后,又命人調了當晚酒吧里的監控,證實二人果然很早就出了酒吧,而就死亡時間來看,的確與他們的時間不吻合,故而排除了二人是兇手的可能,客氣的送二人出去。

    從公安局里出來的時候,葉飄零被一陣風趕來的楚奕拉入了懷中,抬頭望著楚奕緊盯夜玄墨的眼神,那樣冷漠帶著絲不客氣的眼神令她十分疑惑。

    “既然你朋友來了,告辭。”夜玄墨不以為然的瞟了楚奕一眼,與他們擦肩而過。

    目送他瀟灑的遠去,葉飄零不動聲色的退了兩步,離開楚奕之后才問,“你們認識?”

    “不認識。”楚奕蹙了蹙眉,不知是為她的退開還是為她的問題,因為剛下飛機,他手上還提著行李袋,幾天前送走姨婆出靈之后他就去了國外,說是將學業結束回國照顧她,所以一聽說她在警局便直接趕了過來。

    車上,楚奕一直沒有開口,不知為何,葉飄零總感覺他在生氣,可為什么生氣呢?

    回到家,見楚奕直接將行李提進了空置已久的客房,葉飄零愣了愣才問,“你是要住在這里嗎?”

    “你不同意嗎?”停在門口的他探頭問。

    想到自己從此再沒有親人照顧,葉飄零無聲搶過他的行李,直接提去了父母以前住過的房間,窗明幾凈的房間一直沒有人住過,可屋里的陳設她從未動過,還始終保持打掃。

    見她如此,楚奕臉上浮起個欣慰的笑容。也許葉飄零永遠都不知道,他楚奕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接替姨婆的位置照顧她一生一世,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心甘情愿選擇的道路。

    從住進葉家的第一天起,他就被那個皮膚白皙,眼神清澈的小女孩打動,盡管他從不相信一見鐘情,可這個奇跡居然在他身上發生了。之后,他與姨婆促膝長談,了解了葉家的傳奇歷史之后,下定決心挑起這個擔子,所以他最終沒有去讀工商管理科,還是去了國外學習靈學,為的只是與她同一個世界,與她走同樣的道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26585_82_824-m
重生九零之軍長俏嬌妻
作者 八匹
  【現實版】姊妹相爭,必有一傷。
  上輩子,她家世人品樣貌不差,唯獨性子太軟,一...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