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俘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男子一身銀色鎧甲在陽光下反射著耀眼的光芒,如同戰神降世氣勢非凡威武霸氣。

    正是之前城墻之上傲然而立的男子,此次戰爭戰勝國玄國的國君上官燚,一個實力強悍冷酷威嚴的人。

    剛剛還不可一世的士兵隊長急忙翻身下馬,他身后的一眾巡邏兵外加押解鳳淵的士兵,都立即單膝跪下垂首恭敬行禮:“參見國君。”

    此次是玄國與靈國最后的一場戰爭,玄國攻打靈國都城靈城,上官燚御駕親征,在這一場戰役中所向披靡、橫勇無敵,帶領著玄國的將士奮勇殺敵,僅僅花了半天的時間就攻下了靈城,靈國在玄國的吞并戰爭下堪堪堅持了兩個月,滅亡。

    上官燚擁有著戰神之名,玄國所有將士對他都極其崇敬,那是他們的國君,是他們頂禮膜拜的王者。

    鳳淵站在原地沒有跪下,冷靜的看著坐在高頭大馬上的人,對上他那雙令人畏懼膽寒、深邃冰冷、邪魅上挑的鳳眼。

    上官燚身上帶著嗜血的威壓,能讓人看著便恐懼害怕,鳳淵毫無懼意,定定與上官燚對望,大眼睛帶出饒有興趣的光芒,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那是一種面對強者的激動。

    可惜她現在是只弱雞,若是以前,她肯定會忍不住跟上官燚過上幾招。

    上官燚坐在馬上冷然的看著鳳淵,這個小豆芽菜一樣,還沒他戰馬高的小家伙竟對他毫無畏懼?還敢對他露出那樣的眼神?帶著點興致與激動,到底是出于何種情緒他才敢對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原本戰爭結束,他只是到街上巡視一二,卻不想碰到這樣一個有意思的小家伙,原本他叫“住手”便是看到那小身影散發出的與他身形完全不符的氣勢,這才決定過來看看,就算他放肆的釋放威壓對方竟絲毫不懼,上官燚微微勾唇,果然有點意思。

    押解鳳淵的士兵,后知后覺他們押解的俘虜見到國君竟然不怕死的沒跪下,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這簡直就是嚴重挑釁國君的權威啊!

    押解兵想呵斥鳳淵跪下但在國君強大的威壓下絲毫不敢動彈,既然國君沒說話哪里有他們說話的份?只求國君一怒之下殺了那膽大包天的俘虜,別牽連他們受罰就好。

    押解兵不敢呵斥,但跟在上官燚身后的某位將軍卻是呵斥了一聲,鳳淵對那位將軍的呵斥充耳不聞只是定定看著上官燚。

    那將軍被一個小小的俘虜小士兵無視面上無光,正想繼續呵斥,上官燚淡淡抬手制止,雙腿輕夾馬腹,帶鐵的馬蹄“嗒嗒嗒”圍繞著鳳淵緩緩轉了一圈。

    上官燚冷冷的俯視著鳳淵問:“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聲音低沉磁性帶著高傲霸氣的味道并不若他容貌那般冰冷,是鳳淵最喜歡的聲音。

    鳳淵揚起笑,淡定的看著上官燚道:“我叫鳳淵,十三歲。靈城蘇家村人。”聲音清脆爽朗悅耳動聽雌雄莫辨。

    “鳳淵?”上官燚審視著馬邊的小家伙,咀嚼著這個名字,十三歲長得跟十歲的小孩似的瘦弱,看著生活條件就很不好,沒有一絲武力,從那身板所套的寬大衣服一看就是到某個山村里臨時抓的童兵。

    蘇家村人,一個山村里的小娃娃卻有著一個這樣……深奧的名字!上官燚不免感覺有些驚奇。

    不過,他沒再多說,再淡淡看了眼這個對面他毫不畏懼的小孩,打馬離開,也許這孩子心思單純,無知無懼吧!隨即上官燚便沒再將鳳淵放在心上,在之后忙碌的日子,很快便將這樣一個小孩忘到了腦后。

    然而,鳳淵卻是深深記住了上官燚,一直看著他離開,直到他那威嚴挺拔的銀色身影消失在街道拐角。

    這是鳳淵跟上官燚的第一次見面,兩人如天壤之別,上官燚坐在高高的馬背上俯瞰著她,她站在馬下淡淡仰視,沒有卑微沒有怯弱帶著一種當時誰也看不懂的驕傲。

    也許正是如此,才注定了這個被俘虜的臨時小兵迅速成長,成為一個能與他同坐戰馬站在他身邊的存在。

    其實鳳淵現在這身體的名字叫蘇小寶,不過如今國破家亡,好吧,她家其實早就亡了,她一個孤兒被抓了當俘虜,在蘇小寶的記憶中剛剛的戰爭異常激烈,她們村同被抓來充軍的估計都已戰死,現在俘虜兵里也沒人認識她,國主換了,她也就能重新登記一個新身份。

    蘇小寶,這名字如何能配得上威武的她?

    原來的身體沒了,但多少也該留下一點紀念吧!于是她懶得去管鳳淵這個名字與如今的身份有多不符告訴了上官燚她叫鳳淵。

    但鳳淵沒想到,俘虜里竟然還有認識她的人,而且是一個與原主關系十分要好的小伙伴,玄軍登記名字時為了證明身家清白,查有此人,她只有將蘇小寶這個名字報了上去,為此鳳淵心塞了好些天,為離自己遠去的名字默哀!

    蘇小寶是靈國人卻被當成俘虜關進了靈國的監牢,而監牢里關押的全是靈國的士兵,世事無常就是這么的諷刺。

    鳳淵被押解兵一路押解著走進了靈城府衙幽暗陰冷的監牢,牢里人滿為患,聲音嘈嘈雜雜,有呻|吟聲、嘆息聲、哀怨聲、哭泣聲等等的聲音。

    鳳淵被一直押解著走過幾間牢房,押解兵帶著她走到一間人稍少的牢房前,守門的士兵“哐哐哐”開鎖,押解兵將她粗魯的推了進去,守門兵再“哐哐哐”將門關上,押解兵任務完成離開。

    鳳淵站在牢房門口,里面或站或蹲或坐的已經有了十幾人,無精打采的看了他一眼便無人再去管她。

    監牢里的空氣非常差,潮濕的霉味混合著血腥汗臭味特別難聞,如此差的環境讓鳳淵擰緊了眉,好在還不算完全無法忍受,畢竟以前她去做任務時更差的環境都待過。

    鳳淵環顧了周圍一圈,再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自從成了S級魔武師她就沒再如此落魄過了,想一想也有十年了吧,這下可好,一朝穿越被打回了原型。

    “小寶,小寶!”小心、激動而殷切的叫聲傳進了鳳淵的耳朵里,她下意識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對面牢房。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4599_80_804-m
鳳門嫡女
作者 意千重
  她,天命之女,身份尊貴,卻被堂姐幽禁六年,毀了容貌,奪了身份,家破人亡血干而死。   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