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選自[莊子]《內篇•齊物論第二》

    陳興站在411門口,探頭往里面看了看,看見導師歐陽明坐在辦公桌前面正在擺弄著他的筆記本電腦。于是把頭縮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敲了一下門,徑直走了進去,對著歐陽說道:

    “歐陽老師,你上次給我布置的實驗我做的差不多了。”

    歐陽明抬了抬頭,對著陳興臉上掃了一眼,看到陳興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笑著說道:“不錯啊,這么快就把我布置的任務干完了,過幾天實驗室會來些新儀器,就是上次說好定購的,你回去找找這方面的資料,也好盡快上手。還有什么事嗎?”

    陳興想了一想,說道:“歐陽老師,你上次不是說直博的事情讓我回去想一想嘛,我這幾天回去想了一想,打電話和家里商量了一下,他們都挺贊成我直博的。”說完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歐陽明。

    誰知歐陽明突然站起來,面色猙獰,對著陳興大聲吼道:“就你也想到皇帝,你做夢吧,你和你那個廢物父皇和你那些廢物祖宗一樣,都是廢物,看看好好的大明江山都給你們敗壞成什么樣了,可惜啊……可惜啊……可惜了大明江山都毀在你們這些敗家子手里了。”說罷,沖了過來一把掐住陳興的脖子,一邊大聲叫道:“你們這些敗家子,你們這些敗家子……”

    陳興本想推開那掐住脖子的手,可是手一抬起便是感到手上毫無力量,只能用手胡亂的揮舞著,過了一會,只覺眼中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萬歷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朝享國最久的皇帝明神宗離開了人世,繼承皇位的是他的長子朱常洛,即明光宗。光宗與其父親神宗恰好相反,在位時間最短,八月初一登基,九月初一架崩。

    朱由校嘩的一下坐了起來,感到一陣強烈的胸悶,大口的喘了幾口氣,小聲念道:“原來是在做夢,原來是在做夢。”不由心中一輕,剛才這個夢好長,好真實,一段段的碎片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故事,故事中的主角是一個名字是陳興的人,故事也在一個奇怪的時代。想到此時,朱由校又是一陣胸悶,腦中好像塞了一團棉花一樣,亂七八糟的毫無頭緒。抬頭掃了一圈,看著屋內各種物品與平時無異,心中不由一寬,但見窗外還是黑黑的一片,知道現在時辰還早,于是便大聲喊道:“來人啊!”

    過了片刻,一個中年太監掌了一盞燈進來,把屋內的燈點亮。見到朱由校坐在床上,立刻跪在床前,神色慌張的說道:“殿下,你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奴才么?”

    朱由校此時才發現剛才所做惡夢已是使得自己一身大汗淋漓,便說道:“不想睡了,給殿下我準備入浴。”

    這個中年太監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朱由校看著這個太監一扭一扭的走遠,回想剛才他那尖尖的嗓子,腦中突然跳出兩個字,人妖,不由笑了出來。此時的朱由校并沒有意識到,人妖這個詞并不是這個年代的東西。作為一個出生在皇家的皇子來說,太監對他們來說是多么的平常,多么的正常,就像男人和女人一樣,一出生便存在。

    當歷史的*滾入公元十七世紀的時候,明大祖朱元璋親手創立的大明帝國,經過二百多年的風風雨雨,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最高統治者——皇帝,深居九重,不理朝政;皇帝的奴才——官吏,分門立戶,追勢逐利;皇帝的子民——百姓.賦重役繁,怨聲裁道。從上到下,從內到外,危機四伏,矛盾重重,百孔千瘡,江河日下。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全面混亂不堪。禍亂未除,各地民變再起;自然災害猖獗;關外后金勢力蒸蒸日上,時時虎視中原。整個中國大地,沒有一天是乎平靜靜的。

    明熹宗朱由校,萬歷三十三年(1605)十一月十四日生,他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木匠皇帝。處在這個混亂不堪的時代,作為百姓來說,是那么的不幸。可是對于這個昏庸的木匠皇帝來說,又是一種什么境況呢?

    他是明神宗朱翊鈞的長孫,卻始終沒有得到皇長孫的尊貴,明光宗朱常洛是都人子(都人子就是皇帝和宮女所生的皇子,明神宗皇后不能生育,神宗之母李太后望孫心切,以便為朱家王朝傳宗接代。恰巧,當時她身邊有一個宮女叫做王氏,自幼入官,一直在慈寧官侍候她。王氏長大以后,眉清目秀,姿色迷人。而且手腳勤快,從不多言少語,李太后很喜歡她。萬歷九年(1581年)初冬,有一天午后時分,天氣十分涼爽。明神宗一覺醒來,精神倍增,興奮異常。他無心處理國事,也不想讀書寫字,就胡亂穿上衣服,跑到外面游玩,當他路過慈寧官的時候,不知怎么一時心血來翻,興致很高,直入官內。說來也巧,那天李太后外出閑談,只有王氏一入在宮內。王氏見皇上進來,急忙起身上前請安。明神宗向來好色.見王氏婷婷玉立,美麗動人,頓起欲念。感情有時就像一座火山,一旦爆發出來,是很難制止的。雖然神宗明知道,王氏是一個地位低下的宮女,無奈這位妙齡少女實在太迷人了。明神宗欲火難干,當即命令左右散開,把王氏召入內室,痛痛快快臨幸一番,于是王氏便懷上了帝王骨肉。)

    光宗素來不受神宗喜歡,神宗專寵鄭貴妃,鄭貴妃生有皇三子朱常詢,神宗甚是喜歡,由于皇太子尚是如此待遇,神宗恨屋及屋,光宗之子熹宗朱由校也不被神宗喜歡,封建皇室內廷是一個非常殘酷的環境,皇帝擁有生殺大權,如得皇帝喜歡,那便是富貴無比,如是皇上厭惡,你便活得生死不如,朱由校就生活在這么一個壓抑的環境里,父親不受寵,整日提心吊膽,擔驚受怕,自己定然無法享受到皇太子本應有的榮華富貴;

    他是明光宗朱常洛的長子,卻始終沒有得到皇太子的威風,光宗繼位后,本為皇長孫的朱由校本也應待遇水漲船高,封為皇太子的,可是明光宗在冊封皇太子的問題上也和神宗一樣拖延敷衍,最后迫于大臣壓力,決定于1620年九月初九冊封東宮,可是命運又開了一個大玩笑,沒等到九月初九這一天,“一月天子”光宗那縱欲過度的虛弱身體已等不到那一天,于九月初一架崩。是時的朱由校,除了在皇帝的沼書中和廷臣的章奏里,由皇長孫變為皇長子以及身上披麻戴孝之外,其余一點也沒有改變,依然是“名位末正”,頭頂上光禿禿,沒有珠光閃閃的太子帽;依然是“教渝末行”,肚子里空蕩蕩,沒有喝過半滴墨水。比他父親當年的境遇更為凄楚。在明代皇長孫、皇長子中,也是史無前例的;

    他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皇家子弟,卻始終沒有得到出宮讀書的機會,為皇長孫時神宗拖延,等到光宗,卻還未來得及為皇太子便匆忙登基,在登臨大位的時候,他還是一個“一字不識”的文盲。

    不僅如此,在正式登基前夕,這個懵懂少年在朝中,宮中毫無勢力,毫無威信,眾人只是把他視為自己權利的基石,還被迫逃出乾清宮,過著惶惶不安的避難生活。

    宮廷里的恩恩怨怨,政治上的壓抑,和皇家子弟生活上的優裕,使他的心理失去平衡,形成了一種畸形的怪態。從小到大,性情怪癖,只知玩樂,不問朝政。他一生竭力追求的,只是人生的初級的趣味。

    不是天天爬大樹掏鳥窩,入地洞捉迷藏,就是養花貓,逮蟈蟈,斗公雞;

    不是狗馬騎射,迫歡聚樂,就是溜冰、劃船,拍水戲浪;

    不是四處賞花采草,觀看燈會,爬山看景,就是制作機關,做傀儡游戲。直至不顧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喬裝打扮,涂脂抹粉.與官里的太監一起登臺演戲,整夜與戲子、歌伎、舞伎廝混。從來不管國事和家事。

    但是,朱由校又不同于那些五谷不分,四體不勤,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所謂“真龍天子”,純粹是腐蝕社會的蛀蟲。他是一個怪人。在政治上,軟弱無能到了極點,可以說是一個治國無術的大笨蛋。而在勞作技能上,他則堪稱“行家里手”,能工巧匠。他自學成材,泥、瓦、木工,樣樣精通。會蓋房子,做高級家具,精于雕刻,工于涂漆,算得上是一個“巧奪天工”的藝人。在當時的社會里,似乎并沒有徹底失去他存在的人生價值。在這一點上,恐怕是任何一個封建皇帝都難以比擬的。

    所有這一切,都同他所處的時代、環境,和晚明宮廷里的恩恩怨怨,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怪癖性格,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系。

    這些都是歷史,如果沒有變數,歷史*必將按著以往的方向前進,大明會在未來的幾十年里覆滅,滿清的鐵騎必將踏便中華大地,再過300年,八國聯軍將再次蹂躪中華,倭寇將橫行中華大地。但是自從朱由校做了這個夢,自從朱由校夢醒的那一刻起,朱由校便已不是以前的朱由校,此刻的大明還是大明,以后的大明卻不可能還是以后的大明了。

    朱由校靜靜的站在屋外的花園中,看到遠方地平線處有了一絲亮光,突然覺得心跳加速,比平時快了2倍不止,耳中一陣嗡嗡響聲,身體一陣僵硬,眼中的景色好像被投入石子的水面一般不真實。

    “啊。”朱由校大叫一身,剛剛還是僵硬的身體突然一松,跌坐在地上。腦中有種非常玄妙的感覺,曾有莊周夢蝶的故事,一日,莊周做夢,夢見自己是一只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非常漂亮,等莊周醒來的時候,莊周突然有了一個念頭,不知道是莊周做夢夢到蝴蝶,還是蝴蝶做夢夢到莊周呢?是蝴蝶出現在莊周夢中,還是莊周出現在蝴蝶夢中呢?

    就在前一刻,他一直以為自己只是朱由校,那個夢中的陳興只是在夢中而已,此刻,他突然覺得,自己就是陳興,也是朱由校。陳興和朱由校對他來講只是兩種不同的身份,兩種在不同的場合下使用的不同的身份而已。就像一個人在現實中他是一個人,他有他自己的名字,父母,朋友以及各種人際關系,然而如果這個人在網絡上他又有自己的網名,自己的網友,自己的網絡關系。同樣是一個人,只不過是擁有兩種不同的身份而已。

    此刻,朱由校擁有了兩個不同時代的記憶,當然對于朱由校來說,15年的宮廷生活相對那個陳興來說是多么的可憐,可悲,可嘆。是多么的乏淡無味。在陳興的20多年生活中,有電話,電視,電影,電腦,足球,籃球,汽車,輪船,飛機,有地球,宇宙。那是一個多么豐富多彩的社會啊,陳興只是那個社會中普通的一員,就能享受那么多的東西。朱由校一個堂堂的大明皇子,高高的生活在大明的金字塔的頂端,可是,他的生活是多么的貧乏。陳興從5歲開始讀書學習,17年的學習,他已經是一個處于當時知識分子的中等階層了,這時的朱由校卻是一個目不識丁的文盲。陳興所擁有的知識是那么龐大,朱由校的知識卻是那么的渺小。所有的一切決定著,這個獲得新生的朱由校將是一個以陳興為主體的朱由校。

    雖然新的朱由校是以陳興為主的,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朱由校在這個時代的行為,就像一個在網路上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大人物,在平時也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普通人物。

    朱由校坐在地上,靜靜的想道:“難道我跨越時空,回到了明朝,不對啊,為什么我感覺我對這里很熟悉啊,不像以往那些小說中的主角一樣,明明到了古代,還要以為看到的古人是正在怕電視劇的演員,再者就是到處找人問,現在是是什么朝代,最后就是騙人說自己是流亂海外的中華兒女,從遙遠的西方歷經千辛萬苦回到祖國來尋根問祖的,還要千方百計的為自己編造一個合法的身份。”

    “我一出現就是皇長孫,哈哈,根據記憶我九月初九就要冊封東宮皇太子了。我一瞬間便是一個一人之下,億人之上的身份,可惜的是那個什么陳興的學什么爛專業,根本和歷史不沾邊,平時上歷史課就睡覺,除了看了幾部鞭子戲,對清朝還有點了解外,也就知道明朝的幾個大人物,朱元璋(肯定得知道,要不估計初中都畢不了業,對朱了解多一點,因為朱與陳友諒爭奪江山,不幸的是陳友諒是鄙人的祖上,俺們家的族譜上還有這方面的記錄。)還有就是袁崇煥(這個是大英雄,不知道那還是不是中國人,說實在話,我本人以前對明朝了解也不多,要不是看了網上那么多架空歷史小說,才慢慢知道了許多歷史人物)。就這么點歷史知識,讓我怎么知道那個是忠臣,那個是奸臣!不過那個歷史白癡還是知道一個大奸臣的,那就是天下第一閹——魏忠賢。以后可要提防一點,可是我卻怎么也想不起宮中有魏忠賢這么一號人物啊,可能還沒有出現,反正以后姓魏的太監都得注意。嘿嘿,這樣看你怎么興風作浪。”

    此時剛才那個中年太監跑了過來,見朱由校坐在地上,趕緊上前把朱由校扶了起來,恐慌的說道:“殿下,你怎么坐在地上,現在天氣涼快,萬一要是受了風寒,傷了身體,如何是好。到時李奶奶怪罪下來,奴才如何擔當的起啊。”說著說著竟眼淚都流了出來。

    朱由校知道這太監所哭為何。這李奶奶便是父親光宗寵愛的選侍李選侍(明朝沒有封號的妃子都稱選侍,光宗繼位不到一月,不可能舊皇剛死,便急著封皇后,貴妃的)。神宗在位時不喜歡光宗,但是身為父親還是盡量滿足光宗的需要,光宗愛好女色,于是神宗便為光宗選了8個漂亮的女子。其中最得光宗喜歡的是兩位姓李的,一個住在宮中東邊,一個住在西邊,俗稱東西李,其中以西李更為受寵。所說的李奶奶便是指西李。這西李仗著光宗寵愛,在宮中橫行,無人敢惹。朱由校生母王氏死去2年了,光宗便把朱由校托付給西李照顧,這西李便選了些老實忠厚的太監來伺候朱由校,西李知道朱由校必將繼承皇位,對朱由校擺出一副慈母嘴臉,對服侍其的太監要求很嚴,一有照顧不周的便拉去打板子。所以太監都戰戰兢兢的,唯恐出來差錯挨板子。

    朱由校知道緣由,便不與他糾纏,直接問:“沐浴的事準備好了沒有?”朱由校看天色已亮,想到父皇最近幾天病重,身體每況愈下,這些皇子后妃每天都要到乾清宮去探病。自己過了片刻便過去,于是便加上一句:“快去準備些早膳,等下沐浴完了便要早些用膳。”

    這太監又應了一聲便是退了下去。

    朱由校看了看遠方,地平線遠方,透出了一絲絲的紅光,一輪紅日正在冉冉升起。想著自己胸中的滿腔知識,暗下決心一定要做一個萬古流芳的明君。

    尊敬的各位讀者,如果你看到了第一章的末尾,謝謝你,現在你有做選擇題的機會了。

    方案一:如果你對明朝的歷史事件毫無興趣,請跳到第六章接著看下去。

    方案二:如果你是一個喜歡追求細節的讀者,還是接著看下去。

    方案三:如果你一點都不感興趣我的這本書,那謝謝你至少看完了第一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13595_5_222-m
唐磚
作者 孑與2
  夢回長安,鮮血浸染了玄武門,太極宮的深處只有數不盡的悲哀,民為水,君為舟,的朗朗之音猶在長...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