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暑假的到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烈日炎炎的夏天,驕陽似火無情地炙烤著大地,空氣悶熱,凝聚著一絲絲聒噪,地面滾燙滾燙的,路上的行人一個個汗流浹背,步伐緊湊,希望能夠快一步到達自己的目的地,好早點停下來歇涼,免受太陽的暴曬。

    白淺悅也不例外,從地鐵走出來的她,走了五分鐘,覺得口干舌燥,看著還有十多分鐘的路程才能到家,心里一陣抱怨,“這天真夠鬼熱的!”

    無奈之際,她便在路上的小賣店買了一瓶冰凍的礦泉水,打開瓶蓋,猛灌幾口,感覺自己恢復了滿滿的正能量后,便將水塞進書包的口袋里,接著一手推著自己的行李箱,一手像扇子一樣,一下一上地給自己扇涼,繼續趕腳地走路,汗一滴滴地從額頭沿著她的臉頰流到她那瘦削的下巴,然后掉到地上散開,濕了她那白色的T-shirt。過了10分鐘,終于走到自己的家時,白淺悅似從繁重的苦力勞動中解脫般,大大地吐了一口氣,從書包掏出鑰匙,打開院子的大門,穿過院子的小道,走到家門口,打開門,關門,將行李放在玄關出,脫了鞋子,動作一氣呵成,光著腳丫走著光潔冰冷的地板上,將書本放到沙發上,從桌上的紙巾中,抽了兩張擦著額頭的汗珠,然后來到廚房的冰箱,拿出一瓶冰凍的灌裝可樂喝了兩口,放在桌上,突然肚子餓得咕咕叫,看了看手表,心里叫到:“不是吧,已經3點多了,餓死了!”

    想了想,今天早餐只吃了一瓶酸奶和面包,然后就去考最后一科了,早早交卷的她趕腳地回宿舍收拾行李,然后幫舍友搬了幾次行李,最后才自己去搭車,從11點到現在,除了在車上,她干的都是體力活,不餓扁才怪呢。

    于是她在廚房找了一圈,發現冰箱里有西紅柿和雞蛋,心想,“哎,煮面吃吧。”

    在開始做飯前,她覺得全身濕黏黏的,好不舒服,便去浴室洗了個澡,穿上了寬松的T恤和短褲,頭發都懶得吹,隨便的用發夾夾住。然后,便開始煮面。切完西紅柿,煮完開水,下面,然后把西紅柿放進去,接著是雞蛋,蓋上鍋蓋,就在水再次沸騰的時候,手機響了,她關了煤氣,便去接電話。

    “喂,哪位?”

    “小悅,是我,你現在在上網嗎?”

    “沒有,怎么了?”

    “嗯,是這樣的,你寫的短篇小說主編說很不錯,但是有幾個地方想讓你改一下,我已經把要改的地方發到你郵箱了,主編讓你盡快改發到他郵箱去,沒問題的話就刊登到讀者上喔。”電話那端興奮地說。

    “嗯,好的,我現在就上網。”白淺悅喜形于表,高興地說。

    “好好加油啊,下次有好的文章也來投稿啊。”

    “嗯,會的。”白淺悅依舊滿臉春風得意的樣子。

    “那先這樣了,你先忙吧。”

    “好,拜拜。”白淺悅掛了手機,依舊高興的表情,從書包拿出電腦,坐在沙發上,連上家里的WIFI,打開自己的郵箱,認真地看了郵件要修改的地方,然后打開自己的word文檔,沉浸在自己寫的小說里,時而停下來思考,時而在鍵盤上敲字,刪刪改改,不知道過了多久,連林蘇碧回來了也不知道。

    林蘇碧脫了高跟鞋,放在玄關上,看到旁邊的行李箱,就知道她家的丫頭回來了,不禁搖搖頭,“這丫頭,真夠懶的,自己的東西也不放回房間去。”她也懶得幫她拿,走到大廳,看到她坐在沙發上,把筆記本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手在鍵盤上敲字,也沒有打擾她。便拎著買回來的菜走進廚房,看到廚房的砧板上放著刀以及一點西紅柿的汁,心想,“這丫頭,真是的,煮完東西了也不把用具洗干凈...”

    她便穿上圍裙,拿起刀和砧板在水龍頭上沖洗,接著便開始做晚餐,切完菜后,打開鍋蓋,看到鍋里已經煮好的面條,因吸水而脹大,傻眼了,忍氣吞聲了一秒、兩秒、三秒,接著便聽見她激動的聲音:“白淺悅!”

    而這時的白淺悅剛好把文章修改好了,發到主編那里去,聽到林蘇碧大叫自己的名字,特別是她叫全名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免不了她的苛責。她趕緊地在腦海里想了想,自己不是剛回來嗎?我沒有做讓她發飆的事情啊。頓時,肚子再次咕咕大叫的時候,她想起來了,她好像還沒有吃午餐....

    這時,林蘇碧端著鍋走到大廳,睜著大眼,看著始作俑者白淺悅,“白淺悅,看你干的好事。”

    白淺悅看了一會兒鍋里,又看向林蘇碧,勉強地擠出一點笑容,“呵呵,剛才因為沉浸在改文章太過忘我了,所以才....”越說越沒底氣了。林蘇碧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都這么大個人了,做事還這么馬里馬虎的,以后誰敢娶你啊。”

    “嘻嘻,沒人娶,我就啃一輩子光棍,反正人生匆匆幾十載,一會兒就過去的...”白淺悅一副頗有理狀地說。

    “少來,你說吧,現在這面條怎么辦?”林蘇碧又把話題扯回來。

    白淺悅看著吸水脹大的面條,一副鄙夷不屑而又小心翼翼的樣子,“呃,都吸水成這樣了,還怎么吃啊。”

    林蘇碧無語地看著這個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兒,“你下次能不能長點性啊,都多少次了,跟個木頭人似的,真不知道這性格像誰。”

    “我是你和我爸生的,不是像爸爸就是像你。”白淺悅理所當然地說。“今晚就罰你做晚餐。”

    “呃,好吧。”白淺悅嘆了一口氣,委屈狀,接著又補充一句,“誒,那你干嘛去啊。”林蘇碧把鍋塞給白淺悅,解下圍裙放到她手上,便轉身上樓,“收拾行李去。”

    白淺悅好奇地看著上樓的林蘇碧,“誒,你收拾行李干嘛去啊,大學不是放暑假了嗎?”

    “待會再說。”

    白淺悅看著面條,又嘆了一口氣,罪惡感襲來,心里苛責自己,“真是夠浪費的,下次不能這樣了。”

    于是白淺悅步入廚房便開始做起晚餐。

    林蘇碧回到房間,拿出行李箱,將幾套常穿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放進行李箱,看到桌上的全家福照片,一家三口開心地笑著,那時候的林蘇碧和他丈夫白耀還很年輕,白淺悅也才5歲。

    林蘇碧頓時紅了眼眶,用手撫摸著照片中抱著小淺悅笑得陽光燦爛的男子,開口道,“白耀,你在那邊還好嗎?已經15年了,小悅已經長大了,你看見了嗎?長得特別像你,性格很像以前的我,總是丟三落四的....我很想你啊....”

    照片中的男子是白淺悅的父親,是一名警察,長得很陽光帥氣,在15年前的一次集團銀行搶劫中為救被害人而深受重傷,失血過多搶救無效而身亡。

    本就柔弱需要丈夫保護的林蘇碧,一夜之間失去了她摯愛的丈夫,家里的重擔全交給了她,她的親戚朋友都勸她改嫁,覺得她應該有個更加完美的家庭,不要傻傻的為了一個已離世的人守寡一輩子,浪費了那么美好的年華;而她拒絕對丈夫的背叛,并下定決心要好好地把白淺悅養大成人,這15年來,既當爹又當媽的,終于把孩子拉扯大。還好,白淺悅并沒有像其他單親家庭的孩子那樣敏感,大大咧咧、愛笑而又懂事的她總會給這個家庭帶點歡聲笑語的熱鬧的氛圍。

    這會,白淺悅做好了晚餐,擺好了碗筷,走到樓上敲她媽媽的門:“媽,做好晚餐了,吃飯吧。”

    林蘇碧聽見后,把照片放到行李箱,拉上拉鏈,“嗯,好。”

    白淺悅便下到一樓的飯桌上等林蘇碧。

    林蘇碧坐下來,白淺悅就忍不住好奇心,邊夾菜邊說:“媽,你收拾行李干嘛呀?”

    “去法國。”林蘇碧口氣淡淡地回答,“中外文學交流。”

    白淺悅點點頭,“哦”了一聲,便接著說,“可不可以外帶家屬的。”林蘇碧夾著菜,看了她一眼,“不可以。”

    白淺悅點點頭,“好吧。什么時候去,你要去多久啊。”

    “明天,順便去旅游的話,一個月左右。”

    “啊,不是吧,那我得一個人一個月獨守空房么?”

    林蘇碧再次無語地看著她,“白淺悅,能好好用詞嗎?還沒出嫁呢,就像個閨閣怨婦一樣。”

    “我又沒有用錯詞,現代的意思不就是表示孤獨,沒人陪伴嗎?已經沒有主體、性別上的限制了,好不?”白淺悅反駁道。

    林蘇碧不答,“我會叫蕓萱過來陪你的。”

    白淺悅心想,“不行啊,這個表妹可淘氣了,她很吵的,萬一吵得她沒辦法寫作了怎么辦啊。”白淺悅用那可憐而又清澈的眼睛討好林蘇碧,“媽,我覺得還是不用了,我覺得一個人也挺好的。”

    “不行,多個人多個照應,你這個馬大哈的性格,指不定又闖禍呢,由她照看著你,我放心,就這么說定了。”

    “還指不定誰照看誰呢?”白淺悅小聲嘀咕著。

    林蘇碧瞪了她一眼,白淺悅看著她那副‘這事沒得商量的’的表情,有話也只能往下咽。

    吃完飯后,白淺悅主動要求刷碗筷。一邊刷碗一邊想,該怎么好好計劃暑假了。

    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白淺悅整理好自己的行李的時候,大字狀地躺在床上面對著天花板發呆,胡思亂想了一通,隨后便抱著枕頭去林蘇碧的房間。

    “媽,晚上我和你睡。”便把枕頭放到床上,整個人就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當林蘇碧將挑好的幾本書放到行李箱的時候,便看到躺在床上的白淺悅淺淺的呼吸聲,輕手輕腳地幫她蓋好床單,盯著她那熟睡的樣子好一會,輕聲地說:“和你爸爸真的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96060_82_827-m
八零神算俏軍嫂
作者 悠然云溪
  前身是玄學大師的徐寧,重生異世只想和家人守著花店過日子,瀟瀟洒灑!
  偶爾給人...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