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年前,我的回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湖藍色的窗紗被人從外面胡亂扯開,原本柔順的質感也隨著暴力的舉動變的充滿褶皺,就像風干的咸魚,被系在一起,隨風擺動,群魔亂舞……來的人背光站著,外面的光影被整個罩住。

    “天狗食日呀!”我嘟噥抱怨著。對于四百度近視還沒睡醒的我來說,那打了馬賽克一般分辨率渣到看不清的臉,如果不是因為那一頭卷曲的油膩膩的短發我一定不會認出來這個吵醒我的人,吳胖子,我的同學,我的發小,我的噩夢。。。

    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者,每個人成長的日子里都會有個逗比的胖子陪伴。可我認識的這個胖子,跟趣味性是無論如何也不搭邊的,不逗比,不犯二,從來不能夠陪我一起叨逼叨。相反,她很聰明,很優秀,學習好,有眼色,勤快。要說顏值……三個字,潛力股。她不難看,我相信她若是瘦下來一定是個美女,然而,她只是胖。她自己說這是唯一的缺點,我不以為然。我媽到一直覺得胖子是個難得的好姑娘。怎么得出這個奇葩結論的,我一直沒研究出來。老媽真心覺得她愿意和我這種萬年學渣作朋友是我的無上榮幸,我理應感謝上蒼。

    她一直覺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就天生應該對這胖子狗腿,然后遠離我那些狐朋狗友。然而,我20年的經歷殘忍的讓老媽認清她閨女是沒機會成長成精英淑女了,盡管我長得不錯。

    在一秒鐘認出胖子的身份后,隨即又從新爬回那張屋子里唯一值錢的紅木桌子上,蔫蔫的,困困的,我一點都不想說話。

    早起毀一天,晚起萬萬年。

    “起來了。”胖子果斷挽起簾子,利索而矯健的走到我跟前,叩起那完全不見骨節的肥胖中指,敲了敲桌子。“我說非子,大好的日子你不認真工作,趴這里四仰八叉的睡覺。不兒,你自己說你對得起祖國人民賦予你的希望嗎?”這家伙習慣性的坐我桌子上,邊說話邊抖腿。

    “得了,你給我下來。”討厭,睡個覺都不安生。“大中午你不讓我睡覺。生意?這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地方。三伏天的,連個鬼影都沒。祖國人民才沒空搭理我呢。說吧,嘛事?”

    “有生意了唄,你收拾收拾準備一下,我這次去不了,給你聯系了地陪,聯系方式在你郵箱,到地方自己找。對了,錢我付過了,你就不管了。”邊說邊在我這里到處翻找。

    “你找什么呢?”

    “找你錢包啊!”

    喔呦,找我錢包還找的這么光明正大。我翻了個白眼。從抽屜里拿出來,把卡遞給她。“密碼我生日,拿去生活!”我話說的倍豪氣。內心滴血呀!我的血汗錢……

    “謝啦……”她夸張的親了一口銀行卡,揚了揚,關門就走,腳底抹油,干脆利落。屋子里恢復了安靜,卻比之前亮堂了許多。我伸了個懶腰,坐直了,打開桌上開機都能卡成幻燈片的老戴爾。

    “非子:

    8月13;陜西省寶雞市橋梁廠,下午4點,幼兒園門口,車牌號:陜CHK756。”

    “真精簡,我尼瑪連生意細則都看不到。”嘴里吐槽,生意還是要放在心上。

    跑這么遠,用不用給老板請上幾天假。算了,就兩三天應該沒問題。都一周沒來了,也不見得這兩三天他還會來查個崗。看樣子神神秘秘的,可能要下斗。出不了秦嶺,上次同款的裝備再來一套。

    心里想著,二蛋這回又有生意了,我怎么就不想給那渣男‘策馬奔騰’的活動經費呢……

    “喂,二蛋。是我,非子。”

    “非非,你終于給人家打電話了,么么噠。”你妹,每次和他說話我就氣不順。我討厭娘娘嗆。當然,他平時不這樣。“非非,這次去哪里呀去幾天呀,東西給你備好喲,你都不知道,這兩個月人家天天吃泡面,都瘦了。”

    “你只要把女朋友的數字減少到個位就不用吃泡面了。好了,不跟你貧。胖子接的生意,什么都沒告訴我,你懂的。這種情況,老規矩,本地收,地址我發給你,這段時間注意手機,有問題還得靠你幫忙。”

    他這個人啊,說正經也能正經的起來。真是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呵……聽到這兒,他也不貧了,立馬恢復男神音的正常語調。

    “好,知道了,沒問題,你注意安全。”

    掛了電話,我靠在椅背上,看著門外形色匆匆的人們,有一絲很隱晦的激動和緊張。

    我不否認我喜歡刺激。這一點胖子和我一樣。自從她的小公司成立以來,我也沒少參與。錢,都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刺激。學考古的,有幾個看見棺槨還能懸崖勒馬裝矜持我叫他一聲哥。反正我是做不到。皮包公司表面上是做些線上平臺的銷售,拍賣呀、傳統手工藝品、當代名人字畫之類。私底下就是和行業內的合作,搞些風水陰宅,地下產業這方面的副業,我的專業也能通過這些鍛煉一下。我還奢望有一天攢夠經驗變身古董界數一數二的專家呢……當然,就只是想一想。

    果然是不甘寂寞阿!只是一個人出任務還是有些忐忑,以前太依賴胖子了。不知道胖子找的人怎么樣,要好相處才好。

    西安離寶雞倒是不遠,不好過安檢的東西都讓二蛋準備,我倒是開開心心買了高鐵票,舒舒服服輕裝上陣。

    終于,有大生意了。

    打的到達幼兒園門口時剛好是4點整,一分不差。我下車,望向遠方,已經依稀可見秦嶺山脈的輪廓,伸個懶腰,一轉頭,臥槽……滿心只有一個感嘆!

    為什么是4點?為什么是4點?為什么是4點?

    看到幼兒園門口人潮涌動的接孩子家長們,我的內心很復雜。站在馬路對面,實在是不想過去,來回掃視著車牌號,看約定的接頭人……呸!什么接頭人?我怎么說話也這么像混**的。應該是約定的人,有沒有可能停在馬路這邊。正當我痛下決心準備去對面人群中搜索的時候,感覺到有人在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貴二爺。”

    “吳胖子。”聽這切口,就知道他是自己人。他嘴里的貴二爺,姓傅,叫傅貴,常州人,風水世家,業內口碑不錯。但家族大了,總不會就做一件生意,加上如今的發展勢頭,家人改行從商的反倒多些。像他一般把老祖宗留下的功夫學扎實的到還真沒幾個。但怎么說呢,這一行干久了,心里終究是不踏實的,生怕有一天照顧不上怕禍及后人,于是便有了吳胖子這個存在。吳胖子,叫吳珂,名字挺好聽的,我說她胚子好也還真不是胡說,她母親是貴二爺的外室,專門為了傳承養的外室。所以無論是男孩女孩,吳珂都必須也只能干這一行。她是見不得光的,隨母姓倒也正常。

    但貴二爺好歹是她父親,他的人我還是信得過的。

    “小姐有交待,這次行動我們會好好配合您。您看是先回賓館歇歇,了解一下情況?”

    我想想,二蛋的東西還需要取。“大兄弟怎么稱呼?”

    “免貴姓常。大家都叫我常子。”

    常子……腸子……讓我想起了《還珠格格》里面的小腸子和小肚子,中午才吃的大腸牛肉面……聽著有點反胃……

    “是這樣的,小常,我有一些東西,托朋友幫忙準備的,能幫我取一下嗎?有用。出門得帶上。”

    “沒問題,這樣,您先上車,他們帶您回去歇著,然后介紹一下情況,我去取東西。”我點點頭,跟他一起上了三菱面包車。

    其實,我從未想過,我這么一個喜歡吃黃燜雞米飯的女漢子,也會有一天,豁出性命去保護一件不屬于我的東西;也會有一天,放棄自己所有的一切,只為尋找一個答案,給自己的答案;也會有一天,再也認不出自己,想親手了結這人生。

    但我并不后悔接這單生意,至少我打開了門縫,看到了一絲真相。

    回到住的地方,關上門,打開文件袋,坐下來仔細看看這神秘的要死的大生意到底是什么,讓胖子如此謹慎,竟然不跟我一起出,我知道她是要自己走明線,把有些人引開,但竟要讓她親自去,想來這單生意背后必然有些說道。

    翻開文件的第一頁

    只看了一眼,

    我便愣了。

    一頁空白,沒有字,只有一副手繪素描,但我不可能不認識。

    它的名字——青銅禁。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7-m
重生空間:王牌辣妻別惹火
作者 軒轅如歌
  京城的人從未想過,有一天那個傳說中的大人物居然可以寵一個女人到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   重...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