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見穆小語 那一刻的心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青銅禁是什么?當然,它還是青銅器,和四羊方尊、司母戊鼎一樣,皆是禮器。主要是用來擺放盛酒器的幾案,造型端莊,紋飾瑰麗,“名之為禁者,因為酒戒也”,這也是它稱之為禁的原因。

    青銅禁是國寶,這回指名道姓要這個東西,弄不好可是得牢底坐穿的。

    想了想,還是先去再說吧。胖子接這個單子可能也是充分考慮過的。我也不用太過于擔心。雖說是國寶,這年頭國寶放哪不是看,照二爺一般的行為,不安排好他也不會輕易行動。

    第二天早晨,空氣中是泥土的腥氣,進秦嶺的環道兩邊是高聳的山林,清晨的鳥叫聲透過露珠是別樣的清脆和靈動。把手伸出車外,都有潤澤的濕意。昨晚下了雨,山里的路會不好走。我們有兩輛車,先走車道,差不多了再徒步進山。汽車開動的聲音在林間回響,我忍著顛簸帶來的些許微微的不適,透過后視鏡,百無聊賴,靜靜觀察……

    后面那輛車里面是什么人物,說實話,我滿好奇的。要不是清晨山里面的溫度不高,在空調壞了的三菱面包,這八九月的秋老虎可不得熱死,某人卻可以舒舒服服坐途銳。這是倒斗,還是旅游?

    我們是從益門堡后面進的秦嶺,過了嘉陵江源頭,往通天河的方向走,路不好,晚上又下過雨,晃得厲害,彎道太多了,老看后視鏡,我也暈的厲害,索性閉眼睡過去了。到地方已經下午5點多了。我迷迷糊糊睜眼,車里已經沒有人了。隱約聽到有人在吆喝。把身上的毯子卷了卷,扔到后座上,打開車門下車走走。伸了個大懶腰,抬頭看看周圍的地形,現在停的位置是在山的背陰面,兩山相夾的彎道,下面是河床,差不多快干了,剩了條小溪。

    我來回張望。看到常子指揮著一幫人,搭灶做飯,里里外外的忙活。我摸摸肚子,也是餓了。興高采烈的走過去,看有沒有我能幫上忙的,也不能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嗨,小常!你們忙活什么呢。我來搭把手。”邊說邊把頭發挽到腦后。

    “您醒了。”他看到我,憨厚的笑笑。順手遞過來一串剛烤好的雞翅。“先吃個雞翅,我手藝不錯的。”

    “得了,別您了,你不嫌累我聽著都累,叫我非子。”我拍拍他的肩膀道。擰過身找垃圾桶把骨頭吐里面。

    “哎哎,好嘞,說實話,非子你一看就是咱北方姑娘,豪爽。”他也不再客氣。便和我說話,邊顧著手里的烤魚烤串,有條不紊。“怎么樣?好吃嗎?要不再來一串。”我揮揮手以示不用。

    “常子,我們現在這路是要怎么走啊。”我問道。

    “是這樣,你看看這山,我聽小姐說你也是行內人,您看出來什么了嗎?”他把烤好的都放整齊了,讓別人拿去分了。然后邊洗手邊問我。

    去他的行內人,我就是一小當鋪著眼,科班出身,沒啥積累,全靠書本。我跟著胖子混不就是因為這年頭就業形勢緊張嘛。胖子是怕丟人怎么著,這都往哪吹呢?風水?我哪懂這個。。

    當然,我不能就這么拆穿自己。

    “嗯,這個嘛,看是能看出來一些,但就是剛睡醒,腦子有點木。這個……你是貴二爺的伙計,貴二爺那能耐是有目共睹的,你給我說說,顯示一下二爺手下的本事。”他明顯膨脹了,呵呵……這奉承話誰都愛聽,可別裝,我看得出來,那小眼睛瞇縫的,都快趕上杜海濤了。

    他清了清嗓子,開始說:“其實吧,憑我跟爺的這些年,這山。。。。”

    “山川有靈而無主,尸骨有主而無靈。我們現在處的夾道口,再往前是小平原,而旁邊這座山程環狀,與前方小平原相連剛好是個名堂對穴,名堂開闊,前朝后靠左右抱。所以,我們必須到旁邊那座山,才能進盆地。”

    “對對,就是這樣,語哥說的沒錯。大家快收拾,快點!天黑之前必須把基地弄好。”小常明顯是在符合那人。小語哥?小常同志緊鑼密鼓的做吩咐去了,我來回看看,大概今晚得睡河床地了。我也幫不上忙,拿著面包,剛吃烤肉,用面包清清嘴,邊啃邊向那個‘語哥’走去,他一個人蹲坐在河岸石頭上,手搭在膝蓋上,低著頭玩手機。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他一個人在那,就是有些心疼,很輕,說不上來的怪異的感覺。我并不認識他呀。卻又為何腳步不受控制的走進。那里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吸引著我,吸引著我靠近。莫名其妙……但既然已經站在一旁,轉身走有些不禮貌。我惦著臉上前打招呼。

    “你好,我叫岑非兒。”站在他旁邊,一手插兜,一手拿著酵母面包啃著,他聽道了,卻什么話也沒說,像沒聽到一般,仍舊低頭玩手機。我還就奇怪了,這地方,網那么差,難不成還能刷**。低頭一看。無語。

    諾基亞,貪吃蛇。

    氣氛有些尷尬,“其實這個游戲我玩可好了,我給你說,。。”說著我去拿他手機,看他辣么吊,我就不爽,打招呼都不待理,但是是真不爽還是控制心中的那一份不由自主,我并不確定。其實,我自認為反應力還是不錯的,打手背游戲很少輸。然而在我就要握住手機的一瞬,他竟收了手機然后站起來的同時向前挪動了半寸,那速度很快,似乎眨眼間完成的,并沒碰到就站在他身后的我。

    我去,這家伙,什么人啊?少林俗家弟子?身手不錯啊。心中感慨。

    “你……”我正準備問一下,滿足我崇拜武林高手的好奇心。

    他就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后轉身回營地了。留下我一個人,嘴里含著面包,望著他離開的背影。

    天暗下來了,就算在山里空氣好很多,依舊沒有星星。

    我坐在他剛做的位置上。

    心里想著。

    帥哥啊……

    大概在營地待了兩天吧,我一直就在看資料,常子他們早上會出去測土,下午回來匯報數據,隊里有專門的人員負責繪圖,我不太懂那些專業的東西,我只負責著眼,監督他們的進程,還有,還有胖子之前的交待。

    所以,看上去整個營地最閑的似乎就是我和穆小語。剛知道語哥大名時我還笑了,笑得的極度夸張,滿場尷尬。當然,我不排除自己有故意的成分。

    吃完晚飯,常子拿著資料來找我,說:“非子,圖繪出來了,時間有限,只出了地形圖和遺址分布圖,因為是地表作業,具體下墓細節還要隨機應變。”

    “小常,貴二爺有告訴你這次路線和冥器資料是怎么回事嗎?你也知道,那件物品,如果沒有把握,這后果,對二爺肯定是承受的起的,胖子可沒告訴我我們參了多少。”我放下資料,一本正經的問他。其實我這兩天想了很多,雖然胖子和他是父女,二爺的伙計也認識她,但認識和承認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在沒得到二爺承認之前,胖子的班子只能自己起,自己養,如果需要二爺的勢力,也會明算賬。這也是為什么之前她會對我說錢已付過的原因。而胖子的班子,呵呵,說起這個我可是功不可沒,她忍受我的廢柴專業水平也無話可說。

    我們家說是普通家庭也是,要不是也不是。我太奶是個很復雜的女人,我記得第一次見她時的樣子,一個很沉靜的老太太,一個舊式閨閣走出的女子,她看上去似乎一點也不在意把自己的伴生擱置在四合院里的一方天地,就像她從不在意她自己那戲劇性卻理所當然的婚姻。她身著緞面云錦牡丹對襟小褂,下身蓋著緞被,雖年老卻沒有對自己的裝扮放任自流,很精細的插著云鬢,盤著發髻,盡管沒有一點首飾。臥在藤條大方塌上。

    我就覺得,這個老太太,真突兀。

    她是個有能耐的。我一直都知道,能耐在哪里,我卻一直不知道。知道她辭世的葬禮。我第一次見證了她輝煌的影響力。

    我12歲,被父母領著,站在左側首位的第三排。前面是大舅和爺爺奶奶。不談對面的客人,我身后站著的我當時完全不認識的大群的陌生人,卻在之后給了我意想不到的財富。他們是太爺留下的,留給太奶的,家奴。

    太爺什么來路,我是不清楚的,現在我也不清楚。當年的中國,鬧得亂,能走得,不能走的,太爺都安排出去了。我太奶獨自一人,沒尋求他們的任何幫助,她的驕傲大概并不允許自己哪怕一點低頭吧。

    家奴,長在紅旗下的我對這詞很陌生,但他們對太奶的愧疚轉換到為我服務上,我其實還是蠻開心的。怎么說呢,出門被餡餅砸中的感覺。我以為會給個百來萬的贊助費,然而,他們卻每人從家里挑了子弟給我。承諾,在我未獨立時,我可以吩咐他們做力所能及的事。當然,如果我魅力夠強,他們也可以成為我最衷心的伙計。

    然而,我對他們并沒有野心。交給胖子是最好不過。在承諾以內,幫助胖子,免費的,就算胖子的魅力不夠,收不了他們,也好過白手起家不是。我的目的,以后傍著胖子混吃等死,而胖子的目的,順利接收貴二爺的勢力,兩全其美,何樂不為。

    我和胖子班底很薄,玩不過貴二爺,這么大的單子,不弄清楚,我是不怎么放心的。

    “非子,這件事二爺有交待。不方便說太多,但有一點很明確。墓址來路沒問題,那件東西雖說不一定還在,但雇主說了,只是走一趟,有了自然好,若沒有,細則他會和二爺商量。小姐會幫咱們暫時擋住同行一陣子,我們的任務也是很緊的,那份墓址路線也不是只有二爺拿到了。”

    “我知道了,那明天出發吧。”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26409_82_824-m
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 喬一水
  生無可戀的顧喬喬絕望的跳下了懸崖,卻意外重生回到了十一年前。
  這個時候,她沒...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