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弟弟也丟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老爺子也在擔憂中,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外孫眼中流露出的一股失望和決絕!

    打發走了小外孫,老爺子坐回自己的太師椅,繼續琢磨這個大外孫的下落。

    二天以后,老爺子就坐不住了!

    他的女兒和女婿一起來找他,十萬火急地告訴他說,自己的另一個外孫也不見了!

    老爺子火很大,怎么搞的?這年頭流行失蹤嗎?怎么專門跟我老頭子過不去?

    他下令立刻尋找,一定找回來!

    老頭一發令,千軍萬馬齊出動!

    到處都找翻了天!

    遺憾的是,兩個星期過去了,一點線索都沒有!

    這下子老爺子真急了!

    這事兒擱誰誰急!

    本來都是人中之龍的兩個外孫,老爺子引為驕傲的兩個外孫,現在一個都不見了!

    這個時候,大洋彼岸的舊金山近海有一艘摩托快艦,外表上看是民用商船,里面的裝備和技術水平,卻都是最先進的軍用標準。

    甲板上站著兩個人,一個是該艦艦長王和平,另一個,就是最近把洪老爺子急得要跳樓的喬直!

    這個軍用改成民用的艦艇,是總參執行特殊任務到美國去的,它的目的地是美國最南端的佛羅里達州,那里有一塊農場。

    喬直和這個王和平熟悉,當然是通過麥軻,但是這次來美國,他還是搞了點蒙哄過關的花招的。

    其實,王和平也不知道喬直的具體情況,只知道他是軍人世家的子弟。

    所以,當他出發前往美國的時候,喬直找到了他,要求搭個順風船。

    喬直什么也沒有說,只是讓王和平看了一封信,也讓他看了看自己的工作證。

    信上簡單地說,茲派喬直大尉去美國公干,所到之處,軍民人等提供方便!

    這樣的幾個字人人會寫,但是字不是關鍵;關鍵是總參的大章,鮮紅奪目,如假包換!

    喬直的工作證只在王和平面前晃了晃,就收了回去,并沒有遞到王和平的手上。

    但是王和平那兩只眼睛,照相機一樣,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著少年名字喬直、官銜少校清清楚楚,和他一樣的級別。

    可是自己比不上的是,這喬直可是特殊兵種!

    王和平二話沒說,就讓這個特殊乘客上了船。

    等國內鬧翻了天,尋找喬直的時候,當事人正在太平洋中心水域捉鱉玩兒呢。

    王和平雖然不會探求這下子的任務是什么,可以可以看出喬直郁郁不樂。

    也許是年齡大了,知道了愁滋味?

    開始發愁了?

    可是這基本還是小屁孩的半大小子,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愁嗎?就隨便瞎發?

    不過,作為優秀的主人和朋友,王和平還是想辦法給喬直解悶消愁。

    試了幾種方式不見成效以后,王和平終于出了大招!

    這大招就是敢下五洋捉鱉。

    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配置而成,王和平使用一種特制的釣鉤,然后就掛在一條長長的纜繩上,在纜繩的最終端掛上一塊魚餌,從船后扔到了海里。

    時間不長,正在飛速行駛的坐船,猛然一扽!幾乎停了下來。

    王和平大喊:“上鉤了!是一個絕大的家伙!”

    喬直趕緊跑到船尾去看,果然一只黑呼呼的大家伙,呼呼地被船拉著,一邊繼續游動,一邊猛烈地掙扎。

    這只怎么也有百八十噸艦只,被這只鯨魚搞得整個船身亂晃。

    王和平和喬直一起動手,把這只鯨魚弄到船邊。

    聽王和平說,這種鯨魚還在幼年,味道非常鮮美!

    鯨魚到了船邊,王和平拿出一支巨大的麻醉槍,照著它當頭就是一槍。

    然后趁著鯨魚麻醉不醒,王和平跳下水去,割出一塊足有五十磅的鯨魚肉來,然后就放走了那只倒霉催的鯨魚。

    然后王和平就使出渾身解數,變著花樣作吃的,大吃特吃!

    喬直和王和平在這里自得其樂,國內卻一無所知。

    為了保密的原因,這條艦艇不會和國內的派出單位保持聯系。

    同時,王和平也不會試圖向國內匯報情況。

    即使匯報,他也絕不能把喬直在船上的事情包括進去。

    因此,喬直在太平洋上旅行,隔絕了所有的消息。

    至于他的介紹信和工作證,那當然都是真的!

    洪老爺子萬萬沒有想到,他的乖外孫是盜用了他進入電腦系統的權限,給他自己辦理了介紹信和工作證的。

    當然,喬直保證不會用這些不告而取的特權干任何壞事,這也是對得起姥爺了。

    一想起做這些事情的技術,喬直就想起麥軻,這都是哥教的!

    失聯的一段時間,他才逐漸體會到麥軻對他的無比珍貴!

    他在麥軻的親自督導下,無論是特種兵的特種技能,還是一般教育的基礎知識,他都遠遠地超出他的年齡!

    象得到姥爺的電腦密碼,然后進入姥爺才有權進入的電腦系統,只是其中很小的一種應用!

    他甚至沒有進入姥爺的書房,通過遠程連線,就侵入了號稱高級保密的軍事系統。

    進去以后,就更好辦了。

    實際上辦理那個軍官工作證,并不是姥爺的授權范圍,是喬直再多加一層破譯,才得到的。

    多年以后,這件事情還是被發現了,那個被盜用權限的人,被狠狠地……表揚了一頓!并連提三級,說是為軍隊建設,發現了不可多得的天才!

    這哥兒倆一邊偷笑了半天,還每人灌了一瓶八十度!

    就此二人還總結了一條經驗,只要你能保證好的結果,有時候手段猥瑣一些,也是可以接受的!

    幾天以后,二人到了加州的舊金山地區。

    “老弟!這里已經是美國了,你是這里下船,進入美國最繁華地區呢,還是繼續走,到佛羅里達,那里比較荒涼一些。”

    “繼續走,去佛州!”喬直下意識地說。

    他隱隱回憶起,他最后一次和大哥通話,就是在那個地方。

    可惜當時他只顧得和大哥犟嘴,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

    于是,艦艇繼續南行,直奔佛州。

    一路無話,二人到了他們預定的小港,船就留在那里,然后二人換乘轎車,直奔塔拉哈西,也就是佛州省會所在地,通常被簡稱為塔城。

    一共也就二十英里的路程,路面車輛很少,只用了十五分鐘就到了基地。

    喬直謝了王和平的幫忙,又叮囑了一遍:“我的事情請王大哥特別保密,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王和平沉聲回到:“放心,我有分寸!”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91960_4_12-m
大王饒命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