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大公子(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蘇沫從拍賣行回來的時候,走的是以往那條空無一人的小巷,只是今天的小巷,比以往熱鬧不少。

    說實話,此刻的蘇沫心情十分復雜,她興奮,又懊惱。

    興奮是因為她好久沒遇到這么好的模特了,更是好幾年沒有遇到這么想要畫下來的場景。

    那個渾身散發著冷酷氣息的魅惑男人,手上還拿著滴血的長劍,身著一身白衣卻未染一絲血色,鬢角的一縷長發滑落到臉頰上,微風吹來,他衣袖微揚,站在那片血泊中,帶著幾分黑暗之花的美感。

    這么妖艷的場景,讓蘇沫的手指止不住的顫抖:真的,好想畫下來!

    可是她的腦子還有一絲的理智,這一絲的理智告訴她,如果她現在敢拿出畫筆,或者說動一下,那個男人就會將他手上的那把劍揮過來。

    但最最讓她懊惱的是,這個男人,竟然是杜賢!

    杜賢!杜大公子!

    長安城誰不知道杜大公子?

    他不僅僅是長安城的首富,更因為他的翩翩風度儀表堂堂而成為長安城待字閨中的少女們的夢中情人,是眾多丈母娘心中的金龜婿!

    那么,現在誰可以來回答她的問題,眼前這個杜大公子是怎么回事?是她進入小巷的姿勢不對?是睜眼的方式錯誤?

    能不能重新讀檔一次?!

    蘇沫覺得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看到了黑化的杜大公子,絕壁會被滅口吧?!

    看他望過來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在想著從哪兒切起吧?!

    這么想著的同時,蘇沫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絲寒氣從背脊處升起,她非常了解這是來自前方那騰騰的殺氣。

    前一世死得早,這一世難道又要英年早逝?!蘇沫覺得自己一定要掙扎一番,與命運做一番斗爭才甘心!

    于是,蘇沫非常“淡定”的將自己的眼神放空,做出一臉迷茫的模樣扶住一旁的墻壁,一點點摸索的前進著。

    蘇沫心里默默念著:我是瞎子我什么也沒看見,我是瞎子我什么也沒看見。

    這么一點點的向前摸索,杜賢本是一臉殺意的臉竟帶上幾分玩味,鳳眸盯著蘇沫,眉毛微挑,殺氣收了許多。

    蘇沫這廂立刻就感覺到杜賢的殺氣收了許多,愉悅的在心里為自己的演技點個贊。

    自己真是一個機智的少女!

    再為自己的智商點個贊!

    等到蘇沫終于挪到杜賢身邊時,她聽到這個男人用帶幾分笑意的低啞嗓音道:“是么?瞎子不應該說自己看不見,怎么會是沒看到?”

    我勒個去聲音是不是太好聽了點,這么完美的模特這輩子都可能再沒有交集的機會了,實在好心塞!

    也虧得蘇沫這個死蠢這個時候還能想這些有的沒的。

    好在她的理智還在,感覺到杜賢殺意迸發的時候,她眼一閉手一橫指著杜賢的身后大喊道:“高手在民間,快看你背后!”

    然后也不管杜賢有沒有聽她的,轉過身就向巷外跑去,看到巷口路過的那個男人的時候,她真真覺得回家得燒三炷香給祖宗了。

    蘇沫氣沉丹田大喊一聲:“三王爺!”

    李晨宇近來沒有遇到自己想要遇到的佳人,心中郁卒之氣不得發,就出來散散步,不想散到一處較偏僻的窄巷口,正想回府,就聽小巷中傳出的呼喊聲,那聲音實在太大,再加上語氣中濃濃的如同見到老鄉一般的欣喜,實在讓他忽略不能。

    他才覺這聲音耳熟,就被一個小廝模樣的人撲個滿懷。

    那模樣就像是被鬼追過一般,李晨宇略帶好奇的看向巷內,只感覺閃過一抹白影,似是錯覺。

    他這才推開懷中的人細細看看,雖然身著男裝,但那紅撲撲的臉蛋,以及嵌在上面那水汪汪的桃花眼,怎么看都是個嬌軟女子,良久,他嘆道:“怎么又穿成這樣?跑的這么喘,被鬼追呢?”

    哪里是被鬼追,那人那模樣可比鬼可怕多了!

    蘇沫喘了好一會兒,才道:“別提了,今天算我倒霉。”

    李晨宇蹙眉,擔憂問道:“你可是又闖了什么禍?還需搬出我的名號來嚇人。”

    蘇沫撇撇嘴:“我哪能闖什么禍?你居然還加了個又字!”

    我又不是你心心念念系的那位,哪能闖什么禍?

    蘇沫覺得很是冤枉,如果硬要說自己今日做錯了事,那也只能是一件——出門沒看黃歷。

    李晨宇擺出一副長輩模樣,準備苦口婆心一番,蘇沫連忙打斷:“晨宇哥,今日真是多虧了你,不如去我家吃個飯?”

    一聽能去安定公府吃飯,李晨宇的眸子瞬間亮了,原本因為體弱有些慘白的臉色都紅潤了不少,滿臉的躍躍欲試:“既然是小沫相邀,我自然不會推辭。”

    蘇沫:……

    你真的是因為我才不推辭的么?渣演技帝?

    不過,蘇沫帶著他回府,一方面算作報答今日他的幫忙,另一方面……

    她實在是怕了那個男人的氣場,怕他殺個回馬槍,所以讓李晨宇相陪也安全些。

    畢竟,就算他杜賢再怎么橫,也不敢輕易得罪當今圣上寵愛的弟弟。

    但看著李晨宇一臉吃了春|藥的模樣,她真的很想提醒一句:你想泡的妞現在不在府里。

    等到兩人到府門口時,蘇沫一把拉住急切想要進府的人:“你先等等,我先從后門進去換好衣服,你過會兒再敲門進府,我去和爹娘說是我邀的你。”

    李晨宇有些欲言又止,但話沒開口,蘇沫就已經消失在眼前,他覺得蘇沫每每回家都像做賊一般實在多余,因為蘇府的幾位長輩早就知道,這孩子也不是個安生的主。

    不遠處的巷子里現身兩人,其中一人正是之前的杜賢,他旁邊的黑衣男子低著頭,語氣冷冽:“主子,可要屬下……”

    杜賢略略抬手,阻止了黑衣男子接下來的話,看著前邊宅子的牌匾:“安定公府?”

    杜賢略略蹙眉,而后忽而想起什么,勾起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不達眼底:“本公子恰好記得,安定公前些日子送了帖子過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56943_80_804-m
嫁惡夫
作者 江心一羽
  重新活一世,選了個惡人嫁!

  抱大腿自然是選粗壯的抱,「大官人,我願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