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花宴會(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蘇沫并不是妄自菲薄,但是對她的畫感興趣的男人,一般絕對不能成為自己的相公,因為她畫的畫上面,一般是兩個男人。

    沒錯,蘇沫就是一個耽美畫家,以畫男男之間的情誼為主的畫家,當然,全長安都以為新月畫的是兩位男子之間純潔的友誼。

    純潔……

    呵呵……

    于是大家也就猜測,新月的真實面貌,約莫是弱冠之后而立之前的溫文爾雅的公子。

    新月的畫作每月在杜家的拍賣行拍賣,于是更是有人做出大膽的假設,這個新月,說不定就是杜賢杜大公子!

    對此,蘇沫更是只能默默笑了,作為一名畫手,她一看杜大公子的氣質,就知道這廝對作畫這方面沒什么研究。

    人家那手是用來拿劍的!

    不是用來舞文弄墨的!

    人家是用來殺人的!

    想想之前在小巷看到的杜大公子,蘇沫心下郁卒,真是上好的模特!

    “那位公子在說什么?哦天哪,他祖上就是我朝第一大功臣?!小姐你快看你快看,他正對你笑呢!”

    蘇沫:你特么能閉嘴么……人家學武的你是擔心別人聽不到你說話是么?

    “小姐?小姐?你在聽么?”

    蘇沫抬頭看著一臉“認真”望著自己的丫鬟,淡淡道:“我要出恭。”

    尿遁對于蘇沫來說不是一天兩天,但是肖蓮的反應弧比較長,一般是不會看出蘇沫想要溜走的心,只會很是認真盡責的回答:“奴婢陪小姐去。”

    “不用了。”蘇沫說完就盈盈起身,象征性的低首行了禮,就退出宴席。

    蘇沫去了半晌沒回來,李晨宇才明白這丫頭遁了,于是,李晨宇也遁了。

    到蘇沫院子的時候,他一臉疑惑的拉過在作畫的蘇沫:“小沫丫頭……”

    李晨宇停了片刻,看到蘇沫作的畫倒吸口氣道:“小沫,你這畫……”

    蘇沫淡問:“我這畫怎么了?不好看?”

    盡管蘇沫十六歲的臉蛋看上去一副及笄不到的嬌小模樣,桃花眼瞇起來的時候絲毫感覺不到威脅,只會讓人想摸摸她的小腦袋,就像是給貓咪順毛一般,但李晨宇深知此女本性,連忙搖頭笑道:“怎么會?我只是看小沫這畫畫的太好才有所感嘆!”

    早先就知道蘇沫這丫頭會作畫,更知道她就是長安城的那名被人追捧的神秘畫家,但對于畫作沒甚研究的李晨宇從來沒注意過蘇沫這丫頭的畫是個什么模樣,今日一看,也算明白七八分了。

    那紙上畫了一半的,李晨宇看的出是一場宴席,宴會中人數不少,但每個人的神態心情都躍然紙上:有人帶著敷衍的恭維,有人滿臉的百無聊賴,有人……

    一個一個看去,雖然上面每個人的臉都是陌生的,但是李晨宇還是看出來,這畫上畫的,分明就是今日的宴會。

    “是么。”蘇沫對李晨宇的話沒什么表態,只是淡淡勾了勾唇角。

    李晨宇來回看了幾遍:“怎么沒我?”

    蘇沫手臂幾個起落,就畫出一名坐在席上四處張望的俊秀公子。

    其實今日的宴會一開始,她的手就一直癢癢,杜賢今日也沒有出席,蘇沫心情很是不錯。

    見李晨宇盯著畫不做聲,蘇沫難得耐心問他:“怎么,不像?”

    李晨宇看了許久,笑容更是意味深長:“像,又不像。”

    畫上那張臉分明不是自己的,但是乍眼一看,卻知道畫的就是自己,甚是有趣。

    略略感嘆這丫頭的天賦,李晨宇這才想起自己來找蘇沫的目的:“小沫丫頭,今日這宴會是給你辦的?”

    蘇沫就知道這傻子弄錯宴會主題了,默默抬頭望他:“今日來的世家公子們都知道,怎么就你不知道?”

    李晨宇才不會告訴蘇沫,他一見到是蘇家的請柬就火急火燎的梳妝打扮去了,哪里注意別的什么。

    還好只是讓他虛驚一場,想來也是,自己作為蘇家內定的女婿,這宴會定然只會是給蘇沫辦的。

    蘇沫見李晨宇這一臉欣慰的模樣,抽了抽嘴角。她知道這廝一向自認為是蘇府的女婿,可惜爹娘是沒承認過,自家姐姐也對他不感興趣。

    作為一個王爺,蘇沫總是對他唏噓不已,也還好他這智商層次太低,當今圣上才偏寵他,絲毫不擔心對方有什么不良的企圖。

    只是沾著姐姐的福,李晨宇對自己不錯,蘇沫也不好打擊他。

    李晨宇不明白蘇沫的表情是何意思,不過他的心情放松了,就開始為蘇沫考慮今日這宴會:“小沫,今日這宴會,你可有中意的人?”

    李晨宇一向溫文爾雅,只是今日問出口的話十分八卦,蘇沫原本的好心情都毀了大半。

    這么關心我的事情真的好么?您能不能娶到我家的人都還難說啊。

    晨宇哥你可長點心吧喂!

    李晨宇見蘇沫不理自己,他便想了想今日宴會的人:“依我看,伯母對那個湯益才很是滿意,但那人一向眼高于頂,你這性子,怕是和他不和。”

    “我娘對誰滿意你都看的出來?”

    可拉倒吧,我娘就是對湯益才滿意,也絕不會表現出來,自家爹爹當年拐了一個娘親成親,湯家老太爺氣的差點背過氣去,可以說自家和湯家始終是有間隙。

    再者說,自己也接受不了,怎么說自己也是胎穿,表哥表妹什么的,近親亂X什么的,接受不能啊。

    李晨宇自認對未來丈母娘和岳父大人的心理剖析的很好,便一臉驕傲的點頭道:“那自然是的,除了那湯益才,我看伯母和伯父對杜賢也很是滿意,杜公子畢竟是……”

    “你說誰?!”

    臥-槽剛才一定是我出現幻聽了!

    蘇沫死死盯著李晨宇,那拔高的音調害的李晨宇原本瘦弱的身子晃了晃。

    他扶住一旁的椅子坐下,緩了緩,想到杜賢在長安城名聲不錯又甚少赴宴,小沫可能是太過激動,便笑道:“那杜公子今日也是有心,說是一早就出了門,路上遇了些麻煩才來晚了,因此還差人回去拿了些綢緞過來。小沫你溜得早,倒是與他錯過了。”

    李晨宇見平時性子散漫的蘇沫對這事反應這么大,以為有戲,自認是蘇沫的長輩,又一直將她視作親生妹子,他提議:“不若你將這畫畫完,早些回去,杜公子還沒走呢。”

    蘇沫:回你大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農門醫色:田妻粉嫩嫩
作者 若灩
  林靈遇到坑爹的穿越,穿越成又笨又醜的女人,十八歲之前無人提親,十八大齡終於有人要了,以一兩...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