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寧郡主(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杜大公子今日很不滿意,自己對于商海上的敵人一向殺伐果敢,再加上自己一向偽善的面孔,從來沒有人敢當面挑釁他。

    但是他今日從出門開始,就有一堆不怕死的人沖到自己面前,杜大公子表示不解,今天是什么日子?

    在馬車被攔、路遇殺手、鬧市堵車的一連串事件后,杜大公子的心情非常不好。

    好容易到了安定公府,必然是晚了,作為商人,自然不會與官過不去,所以他還得為自己的遲到送上賠禮。

    做生意從不虧本的杜大公子更加不開心了。

    宴會上沒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杜大公子尋了個由頭暫退出來。

    “主子。”

    見周圍沒人,劍一現身在杜賢面前。

    “找到了?”

    “后院東邊。”

    杜賢挑眉,他倒是沒想到劍一尋的這般快,畢竟昨日那女子身著男裝,劍一想是也未看清臉,但只看身形并不好找。

    “三王爺與其一起。”劍一淡淡解釋。

    杜賢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便抬步往后院行去。

    這安定公府的侍衛,未免太差了些,到底是沒落了。

    杜賢再次避過一名侍衛,不禁感嘆,再行一步,便聽到前方劍一所說的院子傳來對話聲。

    “小沫,你說你娘親這意思,可是要我盡快提親?”李晨宇見蘇沫對宴會上的人的話題意興闌珊,便轉了話題。

    只是這話他也是早便想問的,畢竟蘇沫頭上親姐姐還沒嫁出去,這就在給蘇沫相親了,他也只能這么想。

    提親一事,他是隨時準備著的,只是茜兒現在不在府上,茜兒那性子,若是不事先和她商量,怕也不好。

    不過,若是岳父岳母當真這么著急,他自然還是聽從長輩的話。

    這么想著,他面上不禁帶上幾分喜色。

    看著李晨宇喜上眉梢的模樣,蘇沫也不忍心將自己爹娘的意思告訴他,只好模棱兩可道:“我覺得吧,我爹娘可能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單純想辦個賞花宴?”

    李晨宇擺出長輩臉,一臉“這你就不明白了的”模樣:“提親這事情自然是由男方家主動,你爹娘不方便提也是情有可原。”

    蘇沫:我真只能送你兩字,呵呵!

    杜賢雖然知道昨日所遇的那個女人是安定公府的,也不會猜到是安定公府的小小姐,若是那個二小姐倒是不意外。

    只是聽這兩人的對話,看來這賞花宴的“花”已是有主了。

    如此,這安定公府的小小姐,要動,更需從長計議。

    李晨宇見蘇沫對這話題也是興致缺缺,只自個兒動筆畫著,不免感嘆:這難道便是沫丫頭說的代溝?沫丫頭說兩歲一個代溝,自己是真的老了么?

    覺得自己果然老了一輩的三王爺頗有些無奈的離開了蘇沫的院子。

    見李晨宇離開,將畫稿完成的七七八八的蘇沫嘆口氣,表示三王爺的追妻路當真是路漫漫其修遠兮。

    晨宇哥,真心想告訴你,你可能沒戲了,就在剛剛我得知,我家姐姐喜歡的是糙漢子。

    噗……

    糙漢子……

    收拾了案前紙筆,將畫稿蓋住壓好,蘇沫揚聲道:“姐姐還不出來么?”

    剛剛因三王爺出院而回避的杜賢聽到此句頓住腳步,對來者的內力略略驚訝。

    早就聽說安定公府二小姐離經叛道,不學文反學武且成日在外不回長安城,以至年歲雙十還未嫁出去。

    不想這大小姐的內力如此不錯。

    “瞧小沫這話說得,和我在躲誰似的。”

    來人一張國色天香的臉上,雙眸顧盼流連,便是身著一身江湖上行走的武者衣服,也沒有半分粗獷,倒是將那身子勾勒的愈加妖嬈,這一步一步行走過來,真真是嫵媚動人。

    那聲音更是柔媚非常,直叫人聽的身子都酥了。

    蘇沫淡淡瞥她一眼,對于這人的殺傷力已經免疫,聽完她說的話,也不點破:“如今爹娘是不管你了,你可順心了。”

    “倒是小沫在受苦了。”

    蘇沫對她這話很是內傷。

    您老一回來就躲著不見爹娘來找我真的好么?

    這一天天的想給你半個賞花宴都看不到你的人影,這事兒自然就只能落自己頭上了,有個不省心的姐姐真的好惆悵。

    見蘇沫表情郁卒,癟著嘴唇鼓著臉頰,向來寵愛自己軟萌妹妹的蘇茜有些不舍,上前摸摸她的腦袋道:“不必擔心,姐姐不會讓小沫這么早就嫁出去的。”

    對于自己姐姐總是摸自己腦袋就好像是摸寵物一樣的行為,蘇沫略略偏頭表示抗議。

    快拿開你的爪子!

    蘇沫自以為兇狠的瞪著蘇茜。

    奈何蘇茜外表嫵媚妖嬈內心卻是糙漢子,又是長安城出名的妹控,對于自己軟萌妹妹的抗議一點也沒看出來,只是看著那望著自己的水汪汪的小鹿眼,內心一陣發酥,一把拉過蘇沫揉捏著蘇沫的小臉。

    蘇沫:……

    有個把自己當娃娃的姐姐真的好心塞……

    蘇茜將蘇沫小臉都揉紅了才想起自己還有件要緊的事情沒說,便放下手道:“小沫,姐姐剛才回來的路上,看到喬可卿那個臭丫頭的轎子了。”

    說完又很嫌棄的皺皺鼻子:“那個臭丫頭出個門和打仗似的,帶那么多人。”

    蘇沫對姐姐的吐槽不予評論,畢竟人家可卿是建寧郡主,出門陣仗向來不小,反正只要不是來安定公府的,便與自己無關,否則,她可很是頭疼。

    “話說回來,看她那意思,是打算沖咱家來。”蘇茜摸了摸下巴,回想了一下。

    蘇茜說完雙眼亮晶晶的看著她,滿眼的“你快撒嬌啊”,“你快求我啊”,“酷愛呀你還等什么”的表情。

    蘇沫:……

    姐姐咱們能別這么幼稚嗎?

    沒有得到妹妹的撒嬌攻勢的蘇茜很不滿意,當然事實是蘇沫從來沒有對她撒嬌過,那向來是她的意淫。

    但盡管蘇茜不滿意,也不會對妹妹生氣,看著蘇沫盯著自己面無表情的臉蛋,她只會認為是妹妹傲嬌了,于是內心更加澎湃:我的妹妹怎么會這么可愛!

    ……

    蘇沫:姐姐,藥不能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691130_80_803-m
種田山裡漢:神醫美嬌娘
作者 高山日初
  她本二十一世紀的吃貨神醫,魂穿一妻多夫的女尊王朝,原主臭名昭著,殘暴不仁,在村子裡人見人怕...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