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查季研究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羅云接到我電話的時候,幾乎是咆哮的:“你知道現在幾點?”而我撥通電話的時候剛好的凌晨兩點。

    “瑞恩(ryan)”我叫了羅云的英文名,電話那頭突然無聲了,我知道我這么叫他一定會讓他一時半會兒愣住回不過神來,因為我一向叫他“羅云、羅先生”,他的英文名只有他的親密女友才會叫。

    我突然這么叫他,當然是有求于他,我剛才說要聯系的那間設備精良的化驗室,是羅云的朋友所有,那位朋友名叫查季,家中也有著龐大的財富,可他偏偏是學霸一枚,從小學業優良,尤其對學術研究感興趣,精通生物、化學、機械等學科,他天賦異稟,似乎學什么都能成功,一直讀到博士后,便由家族出資建立了這間實驗室,專供他作研究,而他自然也是這個實驗室的主持人,由于經費充足又沒有任何盈利的壓力,這家實驗室吸引了大量優秀的科學人才。

    國內外數十家業內權威的學術雜志曾高價約稿,希望查季研究所能夠發布研究論文在他們的雜志上,卻都遭遇了查季的拒絕,因為查季認為他們的工作是用于幫忙人類的,并非為了出名獲利,況且仍有許多早已成名的科學家想方設法加入到他的工作室來。

    我之前就說過羅云是個十分重情義的人,再加上家族的原因,很容易結交上許多奇怪的朋友。

    “松松你沒事吧,半夜三更冒充我的女朋友,你想干嘛?”

    “你神經!”我罵了他一句。“我有事找你,事情……,實在太奇怪了。”接著我就把我現在正在山頂小屋和看到的那些奇怪的異象跟他簡略的說了下,可那現象實在太怪異,我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最后說了一句:“我拍了些照片,你自己來看吧。”

    “我需要你幫我聯系一下你那位叫查季的朋友,我想借用一下他的實驗室,對屋子里的東西進行檢測,我想看看那些奇怪的……顏色,到底是什么成分?”

    “小姐,就算是科學狂人也是需要晚上睡覺的,現在這個時間打別人電話是極其不禮貌的。”

    “我知道,等天亮你就替我聯系,我現在安排把一些家具弄下山,你告訴我地址,我直接送過去。”

    電話那頭沉默了十秒鐘,“你真是個瘋子。”羅云說。

    整個屋子自然不可能搬動,我選了一張小型茶幾和一件白釉瓷瓶,原本那瓷瓶是純白色的,現在也被染上了顏色,顏色形狀呈波浪紋,一層疊加一層,但觸摸上去卻像是經過高溫窯燒的釉色自然貼合在瓶身上。茶幾和瓷瓶搬走后,原本放置這兩件物品的地方出現了方形和圓形的兩塊空白。

    從山底到山頂大約需要四十分鐘路程,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把東西抱了下來,我打電話要的車子也早已在山下等候。

    在上車之前席正剛叫住我,語氣十分誠懇:“陳小姐……,檢測結果能否也給我一份?”

    雖然一開始我跟這位警官是有些針鋒相對,不過就他的為人而言,的確是個認真負責的人,我笑著說:“可以。”

    席正剛感激:“謝謝。”

    突然我又想起什么,問到:“你們難道沒有找到瑪麗?”

    席正剛說:“陳小姐,我們從一接到報案就開始對整座山丘進行了搜救,可是……”他嘆了口氣,臉上滿是沮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們的工作一點收獲都沒有。

    “照你們看,謀殺的可能為多少?”

    席正剛苦笑道:“這件事情毫無邏輯可言,任何可推測的原因最后都被證明不可能,整個事件充滿著神秘,超自然的因素。”

    我的腦子此時也完全是一團亂麻,又幾乎一天一夜沒有睡覺,又連續奔波,在車里頓時困意來襲,搖搖晃晃就睡了過去,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驚醒了。

    我是個對周遭環境很敏感的人,從小父親為了保護我,又讓我進行了一些武術訓練,所以我的身體素質會比常人來得更好。如果我走在街上,后面有人跟蹤我,哪怕距離超過100米,我都能夠敏銳的察覺到。剛才我就是突然有種背后有人靠近的感覺,當然我身后是不可能有人的,我正坐在汽車的后座,這是一輛性能極佳的SUV,而此時車子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我回頭看了下,那兩件物品正安然放置在后備箱,并且做了完善的防震措施。我摸了一下自己后脖子處,心里說服自己是自己太累了,天此時已經漸亮了。

    我們的車子在一棟別墅前停了下來,那是一棟碩大的中式建筑,如果不是大門旁掛著一塊“查季研究所”的牌子,我們幾乎以為那不過是有錢人居住的屋子,站在門外透過深紅色鐵欄柵的大門,里面是一個碩大的院子,光在門外看就覺得里面的風景優美雅致,能判斷出主人一定是個對品味追求十分高雅的人。

    這點倒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印象中研究所應該是一間極具現代化的建筑,里面的人也都是帶著眼睛的書呆子,作研究的人決不會有這些閑情逸致。

    正想著,一輛車行駛在門口停住,我一看就知道是羅云到了,只見他打著哈欠從車里走出來,看見我眼中滿是不快和責備,我沖他抱歉地聳聳肩。羅云伸出手腕讓我看一下他的表,現在是早晨六點零八分。

    “松松,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回車里先睡一覺……”羅云正準備對我進行必要的訓斥和勸解,一瞬間他的話頭便止住了,原因是他看到了司機把車里的兩件物品給搬了出來,并且除去了防震袋。

    他眼神直直地盯著那兩件東西看,吞了一大口口水說:“松松,這作品出自那個大師之手?太精美了。”他一邊嘖嘖贊嘆,一邊伸手撫摸,雖然電話里我已經簡單跟他陳述過,可他仍舊不相信。

    “羅云,你是知道我的,我最討厭那些人為的藝術創作。”我說。

    “沒錯,大自然是最偉大的藝術家,這是你的口頭禪。”說著羅云停住了,轉頭看向我,指著兩件東西:“這真的是……”

    “沒錯,大自然的創作。”

    “開玩笑吧。”羅云似笑非笑,表情極其難看,“對了,照片,給我看照片。”羅云伸手搶我的手環,我反手一推說:“我認為我們進屋子里,找查博士一起看,比站在門外面討論這些事情要強的多。”

    “對了,找查博士。”羅云掏出手機。

    這時候院子里面走出一個老人,長長的一段“嘎吱”聲音,門打開了。那老人穿著普通,看起來五六十歲,他走出來給我們哈了下腰說:“是博士的朋友?”

    “是我們,我一個小時前給他打的電話。”羅云說。

    “請進。”我們在老人帶領下走進了院子,走進大門才看到院子的全貌,整個院子亭臺樓閣、山石林園的布置錯落有致,一看就知道是經過專業設計的,整個院子就是一座古典園林。又是一個學霸科學家,又是一名閑雅居士,我不禁對這位查博士產生了濃厚的好奇心,那究竟是什么樣一個人。

    老人帶領我們走過一條不算很長的回廊,我的眼神被回廊左側的一塊巨大的花圃吸引中了,花圃本身沒什么特別,但里面種植的十幾種花卉十分怪異,其中有幾株花瓣呈雞爪型,碧藍色,但每個爪形花瓣下的花托又是紫色的,極其美麗,這恰恰是我知道了品種:產自菲律賓的玉葡萄。還有一種花瓣呈紅橙紫色,形狀似彎鉤,那是產自加納利群島的鸚嘴花,但這兩種都是世界上極稀有的花卉品種,瀕臨滅絕。另一旁還有一片紅色,那是紅花石蒜,也就是平時慣稱的曼珠沙華、彼岸花,花朵開的極艷麗,卻沒有一片綠葉,這便是曼陀羅的花性:花葉總不相見的無情。

    有幾株花卉是圓盤型的,通體潔白,連花莖都是白色的,花葉則是一種淺綠色,花看起來有點像蓮花,但花瓣比蓮花更密集;還有的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只云雀,雖然有許多花卉看起來像某種動物,但我眼前的這幾株花簡直就像是幾只活的云雀站在花枝上,但我能確定那是植物,因為云雀原本腳的部位連著一根花莖。

    那幾株花卉我并不認識,但相信那也是極名貴品種,只是這些花的屬性都不相同,而且越是珍貴的品種往往對土壤氣候環境要求就越高,為什么這里反而可以將這些不同品質全都種植在一起,并且讓其一同盛開。

    帶著這些疑問,心想著一會兒見到查博士一定要問問他。

    走過回廊就是建筑的正面,從門口看那就是一棟古建筑,古色古香的紅漆木門,打開后有高高的門檻,跨過門檻里面又是一個小巧精致的院落,住著一小片翠竹,還有幾張石桌石椅可供喝茶閑聊。

    走進正廳風格突變,里面的裝修十分現代化,光滑的大理石地板,透明高強度的鋼華玻璃圍成的旋轉樓梯,我一時間懷疑自己是不是曾經過一個空間穿越。

    一個身穿白襯衫,樣貌氣質十分儒雅的男子從旋轉樓梯上走下,身材修長,面容很是清秀,頭發減得干凈整齊。他看到羅云,發出高興爽朗的笑聲:“好久不見,羅公子。”

    “查博士,最近有什么新的研究成果?”羅云打招呼,我才知道眼前這個人正是查季研究所的主持人查季博士。這倒出乎我的意料,我印象中的學術專家全都是木頭木腦,衣著品味不敢恭維的書呆子,如果單看眼前這個男人,或許會以為是某位富家的公子,但決計想不到他還是一位學術霸主。

    “確實有些小成績,等會兒跟你詳聊。”查季口中的“一些小成績”恐怕在許多人眼里足以改變人類世界。

    羅云正想介紹我,查博士已主動跟我打招呼:“陳松小姐,幸會。”

    “你好,查博士,這次來找你可能要麻煩你幫忙。”我說。

    “聽說陳小姐也是個不愛紅妝,愛探索的怪人,這點倒是跟我挺像。”

    “博士過獎了。”

    查博士示意我們跟他去會客廳,我們跟著從旋轉樓梯上去,走到樓梯第二個旋圈時,我愣住了。一般的樓梯都是用來連接上下層的,我們現在站在樓梯的頂部,卻沒有任何連接處,也就是說樓梯和二層的通道是斷開的,而大樓的二樓有八扇緊閉的大門,分布在不同的方位形成了一個圈。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樓梯突然移動起來,我沒有心理準備被嚇了一大跳,等樓梯停下我才算看清楚,剛才樓梯的移動旋轉已經把出口處同東南方向的通道連接在了一起,那個方向的大門隨之打開。

    真正的“旋轉“樓梯,這樣的建筑設計極先進。

    “陳小姐,羅云,請這邊走。”查博士往去的方向伸了下手,我回頭看看替我拿東西的羅云,顯然他剛才也被嚇到了,臉色慘白,我示意他小心手中的東西,他才回過神來。

    “博士,這樓梯怎么會突然動起來?”我問。

    “這是我們研究所大樓的核心設計,目的是為了防止外人進入,只有研究所的人才可以操控電梯。”查博士說,我心想這部“電梯”也夠怪異的。

    “可我剛才并沒有看見你在操控電梯。”我說,我剛才的確沒有看到查博士有任何動作,比如按下一個按鈕或使用一個遙控器之類,他完全只是站立著不動而已。

    查博士微笑地指一下自己的頭部:“遙控器在這里。”

    我驚地說不出話:“你是指,用意念控制電梯轉動?”

    “不完全是,一般防密系統無非是口令、密碼或指紋,但這些都太容易獲取和復制,唯獨人的意識是無法復制的。”

    “人的意識?”

    “沒錯,雖然現代科技已有電腦,但電腦始終無法像人腦那樣獨立思考,而人腦能夠思考的那部分運作所產生的能量全然不同,無法替代。”

    “我們在收入新成員后,會將他腦中那部分特別的意識能量錄入系統中,在他進出研究所時,系統會自動識別他的這部分能量,從而判斷他是不是內部人員。”

    “你們研究所真了不起”我由衷地贊嘆。

    “這設計并不是我們研究所做的,而是一位朋友,叫丁小東。”

    我一聽這個名字,心中大喜,這個丁小冬是個工業設計的天才,也是我的好友之一,我最喜歡叫他“叮咚”,他曾幫我改裝了山屋中的蓄電池,還有我的手環也是他制造的(這個稍后再介紹)。我馬上說起認識丁小冬,查博士笑道:“世界真小。”

    我突然想到什么,問道:“博士,我有個問題,請問你們研究所主攻那個學科的研究?生物還是……”

    查博士表情嚴肅:“那個學科重要嗎?”我表示不明白,查博士接著說:“有時候物理問題中往往隱藏著生物問題,化學問題里又有細菌學的介入,將各個學科分門別類是人類愚蠢的做法之一。”

    “將學科分類或許是為了將專業做得更細化,更深入。”我解釋。

    查博士搖頭:“單一的學科人才是不適合來查季研究所的,我們研究的課題說到底只有一個:人類生存更好的解決方案,只要你有好的創意,不限科學,研究會無條件提供一些所需研究設備。陳小姐,我聽說你是學藝術的,建筑學就是一門將力學、結構學、材料學、空間學、美學結合的很好的學科。”

    我微笑道:“叫我松松好了”,心想世界上能將一門學科研究透徹的人才已經是了不起之極,而查季研究所里的研究人員全都是精通兩個以上學科的超級人才,這家研究所堪稱世界之最。

    我沿著狹長的通道行走,而走到通道末位又向兩邊展開兩條弧度的通道,我大約知道的這大樓的造型,外圍就是一個大圓圈的通道,中間是個小圓圈分布八扇大門,從大門處的通道像八條射線連接著最外圍的通道。射線通道之間那就是房間了,按我的想象那房間藏在通道中間必定是個扇形的形狀,一個通道大約有四扇門,每扇門上都有一個密碼鎖。

    每個通道和房間都有著編號,如果沒有那樣編號,走在這樣的建筑物中肯定會迷路,因為每處看起來都差不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871034_86_866-m
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
作者 臺之夢
  「恭喜宿主,手撕白蓮花+10086,榮獲拆CP小能手的稱號。」系統。「……」顧淺羽。(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