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它們是活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回到家疲憊不堪,想到那些東西也許具有極大的危險性,便掛了個電話給席正剛,囑咐千萬不要弄壞屋子里的任何東西,以防“那東西”跑出來。我說的時候連我自己都覺得無法相信,可悲劇擺在眼前,讓人想起就不寒而栗,“究竟發生了什么?”席正剛問,我將那兩位優秀科學家殉職的事情告知,席正剛沉默了片刻,說:“知道了,盡量不弄壞東西。”

    我太疲憊了,心情又如此的沉重,此時已經不愿意再多想這奇怪的色彩片刻,再加上兩天一夜的奔波,便倒頭睡著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感到手環有消息傳來,我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是席正剛發了兩張圖片給我,我點開查看只是兩張木屋的內景圖,那樣的照片我自己也有很多,并且看過無數遍,不知道他發這些給我是什么意思,我實在太困了,倒頭又睡去了。

    等睡醒時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時間,瑞姨一直在門外關注我,看到我醒了就把在準備好的雞湯、米飯端了進來。

    “瑞姨,現在什么時候了?”

    瑞姨有些責備看著我:“還問,你睡了一天一夜,差點以為你昏死過去了,我每隔半小時就來看你一趟,終于醒了。”

    “我睡了那么久?那現在到底幾點了?”

    “下午三點左右。”瑞姨把飯菜都放在窗口的書桌上,“一天都沒吃東西,快吃吧,早上就給你燉好了。”

    我突然想到件事情,拿起電話準備播號碼,一邊對瑞姨說:“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情,打完電話就吃。”

    陳氏金華集團名下有一家小公司在我名下,是父親為了鍛煉我的能力投資成立的,不過我本人對做生意并不感興趣,幸好有一位很能干的職業經理人在替我管理公司,每年也都有良好的利潤。所以身為這家公司的名義董事長,我自然有權處理旗下資金。我掛了電話給我的經理人,通知他立即轉一筆錢給查季研究所,我要求的那筆資金數目不小,經理人雖然心中有異議,但無奈我是董事長只能執行。

    掛完電話我呼了一口氣,喝過雞湯就躺在陽臺的搖椅上思索著發生過的事情,從湯米與瑪麗約會那晚,瑪麗突然消失,湯米就瘋了,不斷說“美麗的光、活的”,那時只是單純的認為湯米在胡說,光只是一種能量傳播,根本沒有生命。那木屋原先并未有任何異常,卻在之后某晚上出現了那些絢麗的色彩,那些色彩怎么進入的不得而知,我帶著染有色彩的物品去查季研究所檢測,王大春兩人說要切割開檢測物品,后來聽到他們呼叫,像是在跟什么人說話,接著就是慘劇的發生。

    我腦中突然一亮,那東西或許真的是某種生物!這世上并不是沒有會發光的動物,比如螢火蟲和一種發光的水母,如果大量螢火蟲聚集在一起,可以點亮夜空。

    我的思路像是被什么沖擊了一下,我突然想起席正剛發給我的兩張照片,我慌忙點擊打開仔細查看,看到關鍵之處倒抽了一口冷氣。

    原本放置茶幾和瓷瓶的地方,已經被那些奇怪的顏色填滿了!

    如果那東西是死的,就一定是靜止的,挪走的地方原本留下了兩塊空白,我再仔細看了一遍,確定是那兩個位置的照片,如今那兩塊空白已經找不到了,填滿的地方與旁邊的色彩銜接的十分自然,連最高明的工藝家也做不到。

    我背后恐怕在冒冷汗,那東西的確是活的!

    我又播了電話到查季研究所,請查博士告知引發實驗室火災的調查結果。查博士說道:“火災是王大春兩人故意引起的,實驗室本就容易引起各種事故,所以在建造大樓的時候就做了完善的滅火以及逃生求救系統,可是這兩人在發生火災的時候非但沒有啟動求救系統,反而將大門設置了內置密碼,這就是我打不開門的原因,是他們又設置了一重新密碼。”

    “他們為什么這么做?”

    查博士說:“或許那東西極具危險性,他們是用自己的生命換取外面人的安全,我認為他們是真正的英雄,人類科學家。”

    “是,他們值得我們尊敬!”

    查博士又說:“陳氏金華集團轉入的資金我們已經收到,我替王大春和金杰米的家人謝謝你。”

    “不客氣,這都是我們應該承擔的。”

    我準備掛斷電話,查博士說:“等等!”

    “還有什么事博士?”

    查博士沉默著,電話那頭傳來猶豫不決的喘息,過了大約十秒鐘,查博士才說話:“本來做為一個唯物主義者,一個只相信科學事實的人不應該說這樣的話,我,我,我……”他一連說了七八個“我”,最后才說出來,“那天我在觀賞那兩件物品的時候,突然感到那東西在,在……,哎,我不知該怎么形容,我感到那東西也許是有思想的,甚至可以跟人溝通,那感覺真的很怪異。”

    “博士,你是說那些東西在跟你溝通?”

    “沒有,只是感覺到有什么在影響我的腦神經,當時我第一反應是那東西是什么妖怪?可,可那只是一團鮮艷的色彩……”

    博士的這番話讓我震驚卻也感覺意料之中:那東西是活物!

    掛完電話,我腦子又開始思索,那東西究竟是什么,可卻沒有一點推測的思路,不過不管那東西究竟是什么生物,卻有一點可能證明:它確實具有很大的危險性,不然王大春和金杰米不會寧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不開門逃生,一定是他們的知識推測到了那東西可能帶來的災難。

    一想到這里,我跳了起來:那間木屋里面還存在大量“那東西”,如果那東西真的有思想,自己想要跑出來,那后果不堪想象,我必須在悲劇發生之前阻止這一切,想到這我再也坐不住了,播了電話給羅云。

    羅云接到我的電話時語氣里還帶著睡意:“松松,我才睡了不到五個小時。”

    “我們昨天回的家……,你去哪兒了?”

    羅云打了個長長的哈欠,說:“昨天上午開始艾琪就不停打我電話,五十多個,我一直沒理睬,回來就出去陪她去了。”

    “艾琪?”我想了一下,這個名字好像出現在不久之前公司的某次商業活動中,我問:“是那個平面模特?”

    羅云無精打采地嗯了一聲,雖說羅云不像湯米那樣風流,也是長相英俊挺拔的公子,羅云的祖母是個歐洲人,隔代混血的他稱得上相貌堂堂,況且他生性溫柔,品格豁達,所以身邊也總不乏一些美艷女郎的纏繞。

    從小羅云總像我的小跟班一樣,我也習慣于什么事情都呼和他,卻不想有一天我們長大了,長大就意味著我要學著尊重他的生活,我心中略過一絲失落,但還是理智告訴自己羅云應該有自己的生活選擇,我破天荒地對他說:“你好好休息吧”,接著又添了一句,“注意身體,別縱欲過度。”沒等羅云回應,我就掛斷了電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83765_86_866-m
快穿逆襲:神秘boss,別亂撩
作者 云非墨
  系統問:「碰到渣男怎麼做?」
  北雨棠答:「滅了。」
  系統又問:...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