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四千雪花銀(求收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更)

    “有護罩”展云飛冷冷丟出一句,白袍一展,雙足輕輕一點,便帶著余楓進入了明月軒。

    只等展云飛一把松開余楓后,余楓便偷偷的立即暗暗運起靈力檢查一遍,發覺并未不妥時,卻見身前的展云飛回頭望了他一眼道:“快點跟上。”

    明月軒內多是樹木,一時也看不見所有。只是沿著大門口有一條小小的碎石路,那展云飛只是帶著余楓一個轉彎,卻見樹叢右手后面有一座小小的石屋。

    “以后你就住在這里”展云飛一說完,隨手拋給余楓一物。

    余楓順手接過一看,原來是個儲物袋。跟著又聽見展云飛那冷冰冰的聲音說道:“你先沐浴更衣,稍作休息,晚些我再來帶你去拜見明月大師兄。”

    也不等余楓回話,展云飛便一閃就隱入樹叢之中去了

    余楓一愕,搖搖頭,一臉苦笑,心中暗道:“真是活的久了,什么人都能碰到。”說著,便徑直步入石屋。

    洞府到不大,一個小院子,隔著幾間房,除了些石桌石椅,到并沒有什么多余的東西。只是在最里間的房里,有一張墨綠色的玉床,想來是用作休息與煉功的地方。

    房間一側的角落里有個水池,也不知從何處引來一涓靈泉。只是這涓靈泉的靈力,比之前在外面的靈泉的靈力要充沛許多。

    前幾年,有一次余楓受了傷,還中了點毒,不得已之下,整整花了一百二十塊下品銀珠,泡了個靈泉袪毒。當時,別提那個肉有多痛,而且那靈泉的靈力,連外面花池里靈泉一半的靈力都沒有。

    此時,余楓如何還忍耐的了,趕緊打開石府里的禁制,脫了衣服一邊泡著澡,一邊取出儲物袋里的東西查看煉化。發現里面有一套白衣護身袍子,和一雙白色御風靈靴,外加一顆和展云飛一模一樣的白色珠子,并還有一塊記載著宮里規矩的玉牌。

    本來余楓想在墨玉床上煉會功,但今天發生的一切,實在是太過詭異,又如何讓他靜的下心?

    余楓非常肯定自己的確是第一次見到展云飛,就更談不上二人會有什么破交情了。

    但為什么他會一上來,就讓自己破格升到明月軒的白衣弟子呢?

    難道天上真的會掉餡餅?

    不。

    念頭才微微一閃,余楓就迅速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個耳光。只見他雙目之中,戾氣暴增,即刻破口大罵起自己道:“余楓呀余楓,難道你真的還想再做次糊涂鬼嗎?”

    他反復仔細想著今天發生的所有一切事情,但始終找不到任何能解釋清楚的理由。

    忽的,又讓他想起小時候在家里時,人們總是幻想著有一天能碰到一個仙人,得到指點,拋開世俗,徹底做一個修仙人,那樣就再也不用為一天的生計而忙碌。

    偶爾,還曾聽的大人們閑聊時說:“做仙人多好呀,想吃什么就變個什么,想穿什么衣服就變件什么衣服,多好呀!”

    誰知他們卻不知道,修仙界的斗爭,一個錯步或許命喪黃泉,或許魂魄俱滅,甚至從此就連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了。

    還想吃什么就變什么,還想穿什么就變出世間最好的衣服來。

    拜托,你就算想多走一步試試,看看少個子兒都不行。

    雖然余楓還猜不透展云飛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

    可如今十萬火急的是,正有一把刀時刻懸在他的頭上,他當然明白,那就是化血老祖。

    只要化血老祖一但發現兇手就是他,那么化血老祖誓必不會放過他。

    還有那高昂的懸賞了,必定會引來一撥又一撥的追殺。

    當然,以玉闕宮的實力,自不必怕化血老祖。

    問題是,玉闕宮會為了一個剛進門的白衣弟子,而樹立一個如此強勁的對手嗎?

    余楓暗自一笑,如果我相信會,那我一定就是這世間最蠢最蠢的傻蛋。

    落魄修仙界快十年了,能活到今天,并不是因為他比別人聰明,也不是因為他手里的那件保命法寶,更不會相信是自己比別人來得幸運。

    他心中堅定的相信,就是因為他比別人夠心狠。

    他永遠堅信一條原則,一但出手,絕不軟手,一但殺錯,誓必將錯就錯。

    但有一點余楓卻不得不承認,那展云飛在云闕宮的地位非同尋常。

    不管他對自己有什么目的,換句話說,自己對于他來說,一定是有利用的價值所在。

    也罷,要知道也只有自己對別人有利用的價值,那么自己才有利用別人的本錢。

    如果說能在最短的時間里探清楚展云飛的用心,那自然是好的。但無論怎樣,余楓暗暗發誓,一定要牢牢抓住這顆大樹。只要自己能多在云闕宮待一天,那么化血老祖想找到自己,就難上一天。

    那余楓正想著,忽感覺門外禁制一動,猜測定是那展云飛了。

    誰知來到洞口一瞧,卻見那鄧福滿臉堆笑道:“哈哈,果然是佛要金裝,人靠衣裝呀。”

    “鄧總管親臨,不知道有何吩咐?”余楓雖有些驚訝,但也趕緊迎上前笑道。

    “余師兄說笑了,鄧某怎敢有吩咐一說,只是剛剛有事稟報展師兄,我就順道把這個月的月餉送來”鄧福即刻遞過一個儲物袋,一邊又正色道:“本宮規矩,白衣弟子的月餉是每月三千下品銀珠。”

    余楓一聽,大吃一驚。要知道以他往常平均下來,每月拼死拼活也就至多七八百顆銀珠。

    誰知一驚未完又一驚,卻聽見鄧福隨即又道:“嗯……,只是還有一事,鄧某私心想著,余師兄初進宮門,必定還有別的許多開銷,所以鄧某在袋子里面多放了一千下品銀珠,算是鄧某一點小小的敬意,也算鄧某祝賀余師兄入門之喜,還望余師兄定要笑納。”

    “這怎么行?”余楓連忙把手中儲物袋往鄧福懷中一送,說道:“余楓初入宮中,還祈望著以后鄧大總管能多照顧一二,這將來真正要說到謝的人,那也是我來謝你呀。”

    正說著,一道白影卻悄無聲息的從樹后飄出。

    余楓一瞧,果然這次真的是展云飛來了,早就搶先一步乖巧道:“展師兄來了,正好鄧總管也在”。

    另注:下一章更新時間,晚上八點。望喜歡的朋友幫忙收藏一下,萬分感謝。順便小透一下,下章就開始高能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46632_1_201-m
法師真解
作者 沈老三
  “所謂禁咒,只不過是傷害高點的技能。”

  “所謂血脈,只不過是不同生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