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災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水,到處都是水。

    隱約還能聽到女人議論的聲音:“這么久都不醒,怕是活不下去了吧。”

    一個十三四歲著鵝黃色長裙,梳著雙丫髻的少女聞言,抹了一把眼睛,心里暗罵,這些人,平日里不好好伺候娘子也就罷了,現在還在那說些閑話詛咒。

    木質的床榻上躺著一個女子,蓋著一床破舊的花被看不出身段,臉龐生的極美。齊眉劉海,肌膚如玉,秀氣的俏鼻下一張略微發紫的唇。

    此刻女子正緊閉雙眼,可以想象,這雙眼一旦睜開,那光芒定然也是璀璨的。

    請來的是個年輕大夫,他的手搭在女子伸出來的皓腕上,眼睛卻出神的看著面前的佳人。

    “大夫,我家娘子怎么樣了?”

    等了半晌也不見大夫有反應,少女忍不住推了推他,同時心里暗暗焦急,這年輕大夫也不知道醫術如何。

    自從來到這淮水縣的鄉下,府里再也沒有給過她們銀錢,出來時候她偷偷藏的那些早就沒了,這次娘子意外落水,那些所謂的有經驗的老大夫誰也不肯跟著她來這鄉下,好說歹說,才請到了這個看起來就是才學醫不久的人。

    大夫被推的回了神,臉紅了一下。他暗自慶幸,好在屋里光線極暗,誰也看不到。

    “這位娘子沒什么大事,只是落水受驚。開幾副防寒的湯藥也就是了。”

    診斷結果已出,他也不能再將手放在人姑娘手腕上,只好戀戀不舍的收回手。

    “那娘子為什么還不醒?”少女追問。

    “這……這……”年輕大夫支吾,“從脈象上看,娘子確實無甚大礙,但是也不排除傷了其他地方。”

    這個年輕人,說話怎么這樣磨蹭。

    “傷了什么地方?到底該怎么辦。”

    不等大夫回答,一直在旁邊站著的胖婦人道:“這娘子救起來的時候都是出氣多,進氣少了,還能傷到什么地方,肯定是被那河神老爺收了魂。”

    少女回頭怒道:“娘子要是出了事,你們以為脫得了干系么!”

    另一個瘦瘦的小眼婦人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半夏姑娘,你這話可說的不對,你是娘子的貼身丫鬟,娘子好好的怎么會去河邊,這事該問你才是。管我們什么事。就算老爺夫人問起,那也是你照顧不周。”

    況且,老爺夫人遠在京城,誰會管這個被遺棄的了人。

    被喚作半夏的少女心頭憤恨,奈何她一時也想不出什么話來反駁這個小眼婦人。

    她哀戚戚的看向床上一動不動的女子,剛擦掉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原來先夫人在世時,每到這個時節都要采許多桂花制成桂花糕和桂花醬。

    娘子今早說夢到了先夫人,想念母親做的桂花糕。半夏心中一喜,娘子自從來到淮水縣,食欲一日不如一日,好不容易想吃點東西,她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滿足。

    鄉下沒有人種桂花樹,但是在鄉鎮交接處有一棵野生的桂花樹,她才到桂花樹腳,就有村里婦人跑來告訴她,娘子落水了!

    好好的怎么會落水!

    “半夏。”

    悠悠的一聲呼喚,雖然輕微,但落在半夏耳里猶如鐘鼓。

    “娘子!”

    兩個婦人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都看到了輕松。雖說府里沒人在意這娘子,可到底還是主子,出了人命,她們還是難辭其咎的。

    “既然娘子醒了,想必也沒什么事了,我們就先走了。”

    全心沉浸在歡喜里的半夏哪里顧得上那兩個婦人,她握著娘子的手,激動的說不出話。

    床上的女子正睜著眼,靜靜的“看”著半夏。

    大夫借著屋外的亮光,看到了女子的眼睛,沒有想象中的璀璨,那里是一片灰色,沒有焦距,看久了甚至讓人心里會產生些許恐懼。

    這么貌美的娘子,竟然是個瞎子!

    似是覺察到了旁人的目光,床上的女子把頭轉向了他,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和那灰色眸子對視了。

    年輕大夫下意識的退了一步,這一動半夏才想起,還沒給大夫付診金。

    “大夫,”她站起來,“我們娘子需要開些什么湯藥?”

    大夫移開目光,他潛意識就不想和這灰色的眼睛對上,他走到一旁提筆開始寫藥方:“娘子身體本就羸弱,這次落水肯定會有一場風寒的,要好好保護才是。如果有條件,最好能……”

    話說到這他就說不下去了,他抬頭環顧了下這間空空蕩蕩,連基本家具都顯得破舊的房間,搖搖頭,這怎么可能有條件。

    “如果有條件,最好能怎樣?”

    年輕大夫看向半夏,有些不解。

    都住在這樣的房屋里了,還能有什么條件。不過他轉念就想到,這也不是貧苦人家吧,要不然怎么能在這鄉下有這么大個院子,還有下人伺候。

    可這住的條件,還不如他那小屋,真是讓人摸不透。

    “如果有條件,就用點參湯之類的東西。”反正他就是個大夫,病人問了,他就如實說唄。

    參湯,半夏嘆了口氣。

    這東西,放在先夫人在的時候,根本就不是什么問題,不過就算現在先夫人不在了,她也要想辦法幫娘子弄到。

    辭別了大夫,半夏回到床前。

    “娘子,你感覺怎么樣了,想不想吃點什么?”

    女子已經坐了起來,后背靠著個看不出顏色的墊子,她伸手揉了揉額頭,搖搖頭:“沒事,就是頭有些疼。”

    半夏松了一口氣,頭疼可能是落了水救起來又受了風。

    “娘子,婢子去鎮上抓藥。娘子有沒有什么想吃的?”剛說完她就想起來了,“桂花糕容婢子過兩日再做吧。”

    女子思忖了一會:“你帶些黑白的絲線絹布回來。”

    絲線絹布?

    娘子要這玩意做什么?自己也不會女紅啊。

    半夏看了看所剩無幾的制錢:“娘子,我們已經沒有多少口糧了,要是買了絲線絹布……”

    女子擺擺手:“無妨,你買回來,我試試。”

    試試?

    試什么?不過她還是依言點頭。娘子吩咐了,她得去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莙莙

第二百章 巧遇

1
莙莙
發表時間 2016-03-26 17:06

200張跟199章內容一樣

小編看到時,199章與200章內容不同囉。這可能是作者的防盜措施,隔一段時間後會手動將正確內容放到新章節裡。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8374_80_804-m
六宮鳳華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狠辣無情的謝貴妃,熬死所有仇人,在八十歲時壽終正寢含笑九泉。   不料一睜眼,竟回到了純...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庶女她姐
作者 薛丸子
  父族為安寧侯府,外家昌平侯,姨媽是貴妃,盛府盛長頤是京都一等一貴女。   可是,她居然發... (馬上閱讀)
3393372_80_804-m
錦謀
作者 總小悟
  古人說:天降大任必先苦心志。

  晏錦哀呼,在這個勾心鬥角的深宅,她只想...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貴婦養成史
作者 月色無邊
  出嫁時父親囑咐:「一切以家族利益為先,小事要忍,大事要狠。」   如今夫君進門就去世,她... (馬上閱讀)
1538948_80_806-m
杏林紀事
作者 齊子奇
  一個女醫生面對丈夫的背叛和兒子的去世給她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後來穿越到似於漢朝的古代,卻發現...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