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繡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聽到老舊的木門發出的嘎吱聲,女子重新閉上眼睛。

    其實閉不閉上也沒什么要緊,她本來就是瞎子。

    眼盲是娘胎里帶出來的,一開始還尋醫問藥,時間長了,也就放棄了。

    女子摸了摸自己的臉,光滑的觸感讓她嘆了口氣。半夏總說自己長得酷似母親,也不知母親究竟是什么模樣。

    隱約記得幼時她摸過母親的臉,可時間久了,也想不起來當時的輪廓了。

    但那莫名出現的夢境又是什么?自己的記憶中某個地方,好像被蒙了一層厚厚的濃霧,剝不開,看不清。

    想不出也就不想就是了。

    女子摸索著下了床,穿上繡鞋。好在房屋很小,她一點一點的摸著走,花費了半盞茶時間,倒也走到了桌子面前坐下。

    她伸手在空中虛晃了幾下,總算摸到了茶壺和茶杯。只是空空的茶壺倒不出一滴水。

    女子自嘲的笑笑,想不到濟州杜府家的嫡女,現在想喝杯水都這么痛苦。

    濟州是江南地區的一個小州,父親是濟州的官員。母親周氏是蘇州商戶人家的千金。父親自詡讀書人,一向不喜歡商戶。

    她不知道父親當時怎么娶的母親,但她知道如果沒有外祖家的錢財,也就沒有父親的今天。

    她還有一個一母同胞的弟弟,母親就是生他的時候難產了。

    現在的嫡母是原先的袁姨娘扶正的,這袁姨娘似乎是京城官員家的庶女。

    她因為眼盲本就不夠討喜,袁姨娘還生了個乖巧伶俐的女兒,兩者對比,她也漸漸被父親所遺忘了。

    也許不僅僅是父親,整個杜府,除了已故的母親大約也沒誰會記得自己這個瞎子。

    可自己總不能在這鄉下住一輩子。

    既然父親不來接她,那她總可以自己去找父親,自己終歸是他的骨血,不會不承認自己。只是自己現在一個盲人,身邊也沒什么銀錢傍身,談何容易。

    這院子聽說是母親的陪嫁,還有幾畝田地,田地上的收成也不知道是交到了哪里。也不知道現在還有幾個下人在做工,不過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誰會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除了半夏無人可用。

    “半夏,你為什么不走呢。”

    有次出于好奇隨口問了她一句,沒成想半夏一下就跪了下來。

    “娘子不要趕半夏走,半夏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娘子告訴半夏,半夏一定改。”

    自己無心的一句話居然將這丫頭嚇的這樣重,杜妍再三保證自己沒有要趕她走的意思,這丫頭才肯起身。

    “奴婢是夫人買進府的,打小就知道是要服侍娘子的。”半夏低下頭:“除了服侍娘子,奴婢并不想其他的。”

    這是母親替自己物色的最忠誠的丫鬟了。

    她的眼前一片黑,就如同她那看不見的未來一般。

    不等她想出辦法,半夏已經回來了。

    “娘子,這是針,絲線和絹布。”半夏邊說邊將絹布崩到了繡棚上,遞給了杜妍。

    摸到繡棚的時候,杜妍感覺自己的心里顫了下,那是一種久違的熟悉感。她摸索著拿起繡花針,皺眉。

    “只有這一種針么?”

    “啊?娘子是要哪種針?”半夏不明白娘子拿針做什么,她只是下意識的回答。

    算了,反正自己也就是試試。

    杜妍隨手拿起手邊的絲線,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將線穿了進去。

    “娘……娘……娘子……”半夏驚訝的指著杜妍的手,可沒等她組織好驚訝的語言,杜妍的手已經動起來。

    穿針,起針,平針繡,符尾交替繡……

    動作雖然不快,但足以將半夏看的目瞪口呆。

    她沒看錯吧,娘子在做刺繡?可是怎么可能呢。半夏腦海中冒出個想法,娘子會不會被夫人附身了。

    夫人原來女紅就很了得,但她也從來沒見過夫人不用描花樣子就繡出來。這么想著,她上前兩步,站到杜妍身后。

    細密的針腳層層疊疊,輪廓也清晰明了,并不是什么胡亂繡。

    那是一尾墨色的錦鯉,雖然僅有輪廓,對刺繡不甚了解的半夏也看的出來,這尾錦鯉繡的極好。

    自由彎轉的體態讓這錦鯉看上去如同活了一般,無水自動。

    這種繡技,就算是夫人在,也達不到吧。

    “呼——”杜妍舒了口氣,放下針線:“應該差不多了吧。”

    說完她就摸索著自己剛剛繡出的錦鯉,不過眉頭卻從最開始的放松到最后擰在了一起,這魚,繡的還是有些粗糙。

    “娘子。”半夏咬咬唇,不知道該說什么。

    此刻的杜妍正背對著她,又是一身白色長裙,墨色的長發垂在身后,屋中光線昏暗,怎么看怎么有種莫名的詭異感。

    渾然不覺自己把婢子驚到了的杜妍淺笑著抬起頭:“半夏,我日后再多繡一些,你拿到縣上去賣,應當能夠我們過活。”

    笑容溫婉,襯得女子的臉更添幾分生動,就是那眼睛……

    半夏感覺自己鼻子酸了,這么多年了,可她每每看到娘子的眼睛,還是忍不住有想哭的沖動。

    沒聽到回應,杜妍正想發問。

    一滴溫熱的液體滴到了手上,她嘆了口氣。

    半夏忙擦了擦眼睛,抽了抽鼻子,扯出一個笑容:“娘子,一定是天上的夫人在保佑你。”

    提起母親,杜妍沉默了。

    后知后覺的半夏這才想起,往日里一提起夫人的離世,娘子就會哭個不停。她忙蹲下身,娘子眼睛本就看不見了,哭多了的話更是不好。

    “娘子,你別哭,你別……”話說到這里她自己卻掉下了眼淚。

    夫人走的那樣早,老爺對娘子又一向不喜。

    “半夏,別哭。”一雙溫暖的手撫上了半夏的臉。

    因著之前在外面風吹的久,手下的肌膚有些發涼,杜妍摸索著替半夏拭去眼淚,用手溫暖著她。

    感覺到手下的臉已經有些了些溫度,杜妍才放開自己的手,露出一絲笑意。她收回自己的手,交疊放在雙腿上。

    “半夏,別哭。”

    半夏拼命點頭,然后才想起娘子看不見她的動作。點頭的動作停住了,鼻腔卻似乎更酸了。

    往日里都是她安慰娘子,今日卻成了娘子安慰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莙莙

第二百章 巧遇

1
莙莙
發表時間 2016-03-26 17:06

200張跟199章內容一樣

小編看到時,199章與200章內容不同囉。這可能是作者的防盜措施,隔一段時間後會手動將正確內容放到新章節裡。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貴婦養成史
作者 月色無邊
  出嫁時父親囑咐:「一切以家族利益為先,小事要忍,大事要狠。」   如今夫君進門就去世,她...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嫡尊
作者 北疆風雪
  頂著一個「克星」的名聲,徐心然重生在厄運降臨的十六歲,卻發現前世的慘死遠不是結束,而是一個... (馬上閱讀)
3676165_80_804-m
洛陽錦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凌靜姝忍辱負重茍活一世,臨死的那一刻才幡然醒悟悔不當初。

  如果上天給... (馬上閱讀)
1004151010_80_804-m
閨華記
作者 千年書一桐
  重新回到六歲,謝涵決定遠離一種叫表哥表姐的東西,只想替父親守住這份家業,替父親把弱弟帶大。...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