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校外兇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校園新聞速遞:今晚七點,我校附近的步行街發生一起兇殺案,晶玉軒的老板葉某被不明身份歹徒殘忍殺害,校方提醒所有同學,近期出入注意人身安全……”

    林峰看著手機上突然收到的短信,神情一怔,“晶玉軒?怎么這么巧?”。

    和林峰走在一起的死黨鐘浩,也同時接到了這個短信,他忍不住驚叫起來:“步行街?這不是你中午去買禮品的地方么?怪不得剛才我在寫畢業論文的時候,聽到了那么多警笛聲。”

    林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瘋子,我看我們還是早點回家吧,最近學校周圍好像一直都不太平,經常發生一些奇怪的事。”鐘浩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發虛。

    林峰收起手機,壓下心頭莫名生起的些許不安,調侃道:“浩子,你膽子這么小,難道真是屬耗子的?”

    “切,我才不像你,瘋子一個。”鐘浩毫不示弱地反口相譏。

    “他們是叫我峰子,山峰的峰!也只有你敢叫我瘋子,別人要是這么叫我,早被我揍死了。”

    “哈哈,得了吧,就你這瘦弱的身板……”

    兩人互相調侃著,氣氛漸漸輕松起來,但仔細看去,林峰似乎依舊有些心神不定。

    雖然嘴上這么說著,兩人還是加緊步伐,朝著校門走去。

    云海大學,是云海市的一個普通大學,位于云海市東寧區的青林湖畔,林峰和鐘浩都是云海大學醫學院的學生,也是土生土長的云海本地人。

    再過兩個月,他們就要從云海大學畢業,這段時間,他們正在參加實習以及忙著準備畢業論文。

    現在是晚上九點半左右,因為之前在學校里耽誤了一會兒,他們出來的時候,校門口已經變得有些冷清。

    兩人出了校門,看見學校的斜對面,依著青林湖畔修建的步行街,周圍已經拉起了警戒線,還停著幾輛警車。

    看到這一幕,鐘浩問道:“林峰,你說到底是誰殺的人?難道是為了劫財?”

    林峰微微搖了搖頭,沒有接話,卻下意識的將手伸入衣服里,摸了摸掛在胸口的一個淡白色半月形玉墜。

    半年前,他突然擁有了一種神奇的能力,能通過大腦感應到身體周圍大約一米范圍內的細微世界,這讓他在平時的生活中,逐漸變得與眾不同。

    也正因為如此,林峰能感覺到,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玉墜之中,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玉墜內似乎有著一種奇異的力量,能和他腦海中的力量遙相呼應。

    中午,他在逛步行街的時候,正是隱隱感應到這個力量的存在,所以才進入晶玉軒,并在角落里找到這個毫不起眼的半月形玉墜。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他想買下這個玉墜時,老板的表現確實有些奇怪。

    開始的時候,老板還有些猶豫,好像并不想把這個玉墜賣給他,只是問了他一些奇怪的問題,甚至還問了他所在的班級。

    奇怪的是,到了最后,老板居然沒有收錢,而是將玉墜送給了他,還說了一些什么贈送有緣人、玉能養人之類的怪話,另外,他還反復叮囑林峰,要林峰隨身攜帶這個玉墜,千萬不能送人。

    所以,看到那個新聞時,林峰就有了種不好的預感,他直覺晶玉軒老板的死亡,或許就和這個神秘的玉墜有關。

    這時,鐘浩也看到了林峰手中的玉墜,不由奇怪地問道:“峰子,你胸前掛著的是什么,我以前怎么沒看到過?”

    “哦,一個普通的玉墜而已。”林峰回過神來,若無其事地回答道。

    “普通的玉墜?我怎么看你好像很重視它?”鐘浩眼中閃過狐疑之色,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嘿嘿地奸笑起來:“峰子,不會是陸可送你的吧?”

    “你在說什么?陸可怎么會送我這種東西。”林峰一時哭笑不得。

    “怎么會沒有可能,陸可一直對你另眼相看,你跟她也是眉來眼去的,我看你們肯定有奸.情。”

    鐘浩的笑容很淫.蕩,也很猥.瑣,林峰頓時怒了:“別人還說你對我也另眼相看,是不是等于說你我就有基情了?”

    “我倒是想和你基情無限,可惜你不給我機會。”鐘浩裝出一副幽怨的模樣,“羞答答”地看向林峰。

    林峰一陣惡寒,忍不住一腳飛踹過去,“給老子滾遠點!”

    罵完后,兩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兩人是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死黨,這些玩笑對他們而言,早就習以為常。

    雖然在玩笑,但鐘浩還是忍不住感嘆道:“說起來,能和陸可走得那么近,你小子也真是狗屎運,學校里不知道多少人羨慕呢。”

    林峰微微沉吟,沒有回答,腦海中卻浮現出一張清純可愛的小臉。

    陸可,人如其名,甜甜的、萌萌的小可愛一個,人長得非常漂亮,尤其是她微笑的時候,嘴角經常能浮現一對迷人的小酒窩,讓她看起來更顯清純可愛、活力動人,是公認的云海大學校花。

    事實上,也正如鐘浩所說,陸可和林峰的關系向來不錯,原因很多,比如,他們兩家是隔壁;又比如,林峰小時候一直護著陸可,從沒讓人欺負過她;還比如,陸可雖然比林峰小了三歲,卻一直在跟隨著林峰的腳步前進,小學、初中、高中、甚至大學,他們都是在讀同一所學校,等等。

    當然,或許也還有其他的一些原因。

    想起陸可,林峰的嘴角就不自覺的浮現出一絲笑意。

    鐘浩非常了解林峰,他看到林峰嘴角的笑容,就大致知道林峰現在心里在想什么了,于是臉色一正,一本正經地說道:“說真的,陸可是一個很出色的女孩,人又長得漂亮,我雖然很奇怪,她為什么一直對你另眼相看,但你確實不可錯失這種機會。”

    收回思緒,林峰淡淡回了一句:“你想多了,我和她只是關系特別好的朋友而已,就像我和你一樣。”

    “不,完全不一樣,我能感覺到她對你的不同之處。”鐘浩的眼中燃燒著熊熊的八卦之火。

    “我說你小子其他方面好像什么都懂,怎么在這事上這么遲鈍呢?對了,明天就是陸可的生日,中午你去步行街,是不是去給她買禮物了?”

    “對啊,我給她買了一串水晶手鏈。”林峰點了點頭。

    “水晶手鏈?太普通了吧,你應該送她有意義一點的禮物,唉,你真不會泡妞,要不我教教你?”

    林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都說了,只是普通的好朋友而已,你別想太多。你不是一直在追求四眼妹么,現在怎么樣了?”

    說起這事,鐘浩頓時變得垂頭喪氣:“唉,別說了,前幾天她明確對我表示,我不是她的菜。”

    “然后你就放棄了?你從小到大,到底追了幾個女孩子,要不要我幫你數一數?就你這樣子,居然還想教我泡妞。”

    林峰知道鐘浩都是追著玩的,從來沒有認真過,所以他這玩笑也開得有些肆無忌憚,而絕非是想在鐘浩的傷口上撒鹽。

    再說了,鐘浩的神經很大條,就算真是撒鹽,只怕他也不疼。

    出乎林峰意料之外的是,鐘浩這次的態度很堅決,他惡狠狠地說道:“這次我是認真的,我一定要在大學畢業前追到她!”

    微微一愣,林峰倒是沒再說什么,看來這小子是來真的了,既然如此,他也只能祝福自己的好朋友,希望他心想事成。

    但就在這時,林峰突然想起一事,一拍腦袋:“糟糕,我還得回宿舍一趟。”

    “怎么了?”

    “我把送給陸可的手鏈放在宿舍里,忘記拿了,明天是周六,我可不想再來學校一趟,我得現在回去拿一下。”

    “我陪你一起去。”

    林峰搖了搖頭,“不用了,你搬家后,我們就不順路了,再說晚點你也趕不上公交,你還是先回去吧。”

    “行,那就再見了。”鐘浩點了點頭,也不做作,轉身走了。

    林峰一個人走在回學校的路上,很快又到了校門口,遠遠地看了一眼步行街,那警車頂上的警燈依舊在閃爍不停,看起來分外刺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15605_4_151-m
奶爸的文藝人生
作者 寒門
  「粑粑!」剛穿越到平行世界,就看到有個精緻可愛的小女孩喊自己爸爸,楊軼表示有些懵逼。好吧,...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