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七杯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2章七杯酒

    張易之所以有資格坐在這里撂下筷子,說上一句鹵子咸了,是因為他擁有絕對的資本。

    作為星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情報頭目,張易的腦袋里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這種秘密大概分為兩種,第一是情報秘密,第二則是張易的大腦與身體。

    無論是哪一種,都足夠讓張易即便在歐羅巴監獄之中也能過好日子,當然他更明白,一旦秘密不再是秘密,就不再有價值,他需要將他的秘密價值最大化。

    所以,他要在監獄里吃好喝好,還要在監獄里好好度過他計劃中的這個假期。

    計劃中的假期是看望老友,一個曾經與他喝過七杯酒的老友。

    但現在他需要先喝一杯水,因為鹵子真的很咸。

    清水被索羅端到張易面前。

    只是索羅褶皺密布的老手有些顫抖,作為星聯最高級別歐羅巴監獄的監獄長,他一生見過窮兇極惡的罪犯不計其數,但從未如此這般低三下四,居然還要充當保姆的角色端茶倒水。

    張易一口將杯中清水全部喝掉,然后費力的抬起雙手用袖口擦了擦嘴角。

    十二塊光屏之中的星聯大人物不再威脅,不再開口,他們知道張易到了提出條件的時刻。

    只是他的條件有些讓人出乎預料。

    不是自由之身,不是未來的豁免權,更加不是天文數字的聯邦幣。

    而是:“我要見邢大海,陪他走完余生。”

    邢大海這三個字,對于除了張易之外的所有人來說都極為陌生。

    張易沒有補充,索羅走出審訊室。

    三分鐘后,索羅拿著一疊文件再次回到審訊室,將文件放在審訊桌上,轉過身對著十二塊光屏道:“邢大海,性別男,三十七歲,曾參加過亞聯陸戰特種部隊。”

    “后來有六年之久的時間都處于消失之中,星聯資料庫中沒有任何記錄,三年前因倒賣軍火被逮捕,送至歐羅巴監獄。”

    “只是,入獄后被查出患有基因毒素癥。”

    說道這里,索羅抽出一頁文件,繼續陳述道:“根據近期醫療小組的報告來看,邢大海最多還有三個月可活。”

    “另外根據威脅報告,患病的邢大海評估指數‘一’。”

    威脅報告是特級監獄中必須做出的評估,威脅指數從一到一百不等,一般達到五十以上的人,需要特殊對待,而一這個數字,則代表毫無威脅,沒有任何戰斗力。

    十二塊光屏之中的星聯高官們互視了一眼。

    即便威脅評估為一,但如果讓張易與其他人見面,仍舊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張易當然也明白他們心中的顧慮,他道:“也就是說,我最多陪他走三個月,三個月后,我會將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你們。”

    “在這期間,全程都在你們的監控之中。”

    說著,張易抬起了自己的雙手鐐銬:“如果我有任何異樣,你們可以隨時殺死我,提取少量基因與記憶信息”

    “當然最重要的是,如果合作愉快,我將配合你們,對我的大腦進行探測,或者讓我做點別的什么,用于基因工程!”

    “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

    基因工程并非是什么邪惡工程,而是在人類走出地球后一直都在進行的偉大科研。

    早在地球時期,人類的大腦就被確定只可以發揮出百分之十的潛能,愛因斯坦為什么比別人聰明?很簡單,他的大腦開發度比別人高了幾個決定性的百分點。

    而基因工程,就是著手于根本,通過時間的長河,讓優秀的人類繁衍,不斷的讓小部分基因不被污染的人得到強化,再加上良好的教育系統,以及各方面的專業訓練,讓他們成為優秀的人,甚至偉人。

    基因工程距今已經開展千年,以張易的所知,許多知名科學家,音樂家,工程師,甚至機甲戰士,都出自于基因工程。

    他們有人為銀河時代打下了基礎,有人為某個科技難點做出了卓越貢獻,有人奉獻了經久不衰的鴻篇巨制,有人譜寫下了傳唱千年的經典音樂。

    但并不是所有優秀人類都出自基因工程。

    張易就并不是出身于基因工程之中,但是他在軍中各項訓練的驚人記錄即便是基因工程中培養的軍人也無法打破。

    這證明張易大腦中的運動神經中樞異于常人,肌肉密度與能力異于常人,簡單來說強出別人太多,那么他的基因就極有價值。

    提取基因有兩種方式,一是外部提取,只是失敗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二則是,張易愿意全方面的配合,甚至留下一個孩子。

    所以星聯或許可以拒絕張易提出的條件,但基因工程絕對無法拒絕。

    經過千年發展,基因工程這個項目已經并非只是聽從星聯政府的項目,在基因工程走出來的優秀人類給基因工程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力,而基因工程自然而然的通過這些人在星聯中擁有極有力量的話語權。

    所以,張易提出的條件最終被接受。

    甚至基因工程的人認為,應該給張易提供一切力所能及之內的幫助。

    自然而然,等待張易的不是一間冰冷牢房,而是一間海景牢房……。

    …………

    蔚藍星球深海之中魚類繁多,海中的繽紛色彩像是一副畫卷,更像是一副海中的星空圖,浩瀚而美麗。

    張易盤坐在鋼化玻璃之前,等待著老朋友的到來。

    機械鎖的聲音很快傳來,在數名獄警的護送下,一名拄著拐杖的老者走進了這間豪華牢房之中,坐在了張易的身邊。

    兩人出神的望了海景好一會兒,張易這才轉過頭來看向老者,發現邢大海,他的教官,他的老師,曾經救過他無數次性命的老朋友,竟然已經蒼老成這幅模樣。

    邢大海骨瘦如材,臉頰有些凹陷,顴骨格外凸出,臉色也蒼白的像一張白紙,看起來病入膏肓。

    但他那雙和張易差不多大小的小眼睛卻炯炯有神,死死的盯著窗外,因為他已經好久沒有看過魚,即便看到也是在盤子里面目全非的模樣。

    張易沒有打擾邢大海欣賞海景,直到邢大海轉頭看向他時,他才輕聲道:“老頭,大家很想念你。”

    邢大海的神色一僵,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然后你就進來了?”

    張易點了點頭:“送你最后一程。”

    邢大海問著:“那你還能出得去嗎?”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邢大海沒等張易回答有些生氣道:“真是瘋了。”

    張易也沒有解釋,因為他知道老頭受不了刺激,只是道:“死總要死的舒舒服服,吃好喝好。”

    邢大海也非常人,他知道張易既然選擇進來,就有概率可以走出去,這并不是他這個將死之人該關心的問題,雖然他很想關心,但既然說到吃好喝好,他立刻道:“老子想喝老辣子。”

    張易站了起來,走到牢窗前喊道:“老辣子,兩斤裝四瓶。”

    邢大海挑了一下稀疏的眉頭,走進這間牢房時他就知道張易有特殊待遇,但沒想過這種待遇會到達這種程度。

    酒很快被獄警送到,只是沒有酒瓶,硬紙包裝,順帶了兩個紙杯。

    打開硬紙蓋,一股濃烈的酒香味道傳遍牢房,在加上眼前的海中景色,著實有些情調,當然這在歐羅巴監獄之中恐怕自建成以來都從未發生過這樣的場景。

    將琥珀色的酒水倒入杯中,張易與邢大海一口就悶掉了第一杯。

    或許是太長時間沒有喝酒,邢大海被嗆的開始劇烈咳嗽,但咳嗽間可見他咧開的嘴角,應是極為享受這種感覺。

    咳嗽剛好些,邢大海便迫不及待又倒了一杯,還是一口悶。

    張易連忙跟上,邢大海雙眸越來越亮道:“值了,值了。”

    張易瞇起眼睛,仿佛仰望星空一般的仰望深海道:“老頭,記得第一次喝這酒時,是我參加陸戰隊第一次集訓剛剛結束,那天我喝一杯就醉了。”

    “何止醉了,吐的滿地都是,還是弄了我一身。后來也不見你酒量有所長進,現在如何?”

    張易哈哈笑了起來,將紙杯再次斟滿,兩人喝下了第三杯。

    回憶總會讓人開始沉醉,猶如老酒,回憶配酒,就更會讓人醉的快一些。

    三杯之后,邢大海的臉頰已經泛紅,這樣看起來比蒼白好看許多,他輕聲呢喃道:“每次我坐升降梯去樓上犯人食堂,開啟后消耗兩秒抵達,目測每層之間五米距離,也就是說電梯開啟后,每秒2.5米,今天我被帶進電梯來到這里大概耗時450秒,一共下降1150米左右,也就是說我們目前在……。”

    張易聽到這里,不由得打斷笑道:“你應該不知道我在這里,難不成你有越獄打算,不過我更不理解的是,為什么你的威脅報告只有一分。”

    邢大海聽到一分,頓時雙目圓睜,不過很快便恢復平常,無奈嘆氣道:“我是絕癥患者,沒有行動能力。”

    “為一分。”張易舉起紙杯,兩人喝下第四杯。

    喝完這杯之后,邢大海酒勁上涌,開始摸索全身,不時拿出了一張紙質照片,放在了張易面前,忽然傻笑道:“我女兒。”

    張易定神一看,照片中的小女孩粉雕玉琢,長相清秀可人,不由得道:“不像你啊。”

    “像她媽。”邢大海再次斟滿老辣子道:“為女兒。”

    兩人再次一飲而盡,酒水仿佛越來越燙,自喉嚨留下燙起一道火線。

    張易拿起紙質照片,將小女孩的面貌記在腦海中,問道:“她現在多大了?”

    “十三了,明年十四,特別迷機甲。”

    張易沉默了片刻,確定的道:“你去做軍火買賣只是為了錢?”

    邢大海露出慈父笑容指著照片中的女兒說道:“總不能讓她吃苦。”

    張易嘆息,他明白錢其實對他,和他的兄弟們都不是問題,但他更明白邢大海之所以不開口,是因為如果連自己的女兒都養不起,實在是一件很沒臉的事情,他舉起酒杯笑道:“為父愛。”

    兩人仰脖,酒杯空。

    邢大海開始不勝酒力,扶住高低起伏的胸口無奈說著:“老了,老了,這么點就不行了。”

    張易拍了拍他的背,然后再次將紙杯斟滿。

    邢大海知道自己可能馬上就要不省人事,或許也會無法再醒來,連忙端起了酒杯道:“幫我照顧她。”

    張易沒有任何猶豫,重重點頭。

    兩人喝下第七杯酒。

    就像很多年前,在某個小酒吧里,七個來自天南地北的怪物瘋子一起喝下的那七杯酒。

    只是。

    那時的第七杯酒為了理想。

    這時的第七杯酒是男人的承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087571_9_250-m
絕世天才系統
作者 稻草也瘋狂
  因相戀四年的女友提出分手,肖洛夜裡駕車狂飆,結果出了車禍,卻因禍得福,意外融合來自宇宙千億...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