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略俗套的開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1年初夏,韓國,西海岸高速公路。

    川流不息的車潮中,一輛普通到四處撞臉的黑色轎車。

    “哦媽,為什么突然要搬回全州?”

    車廂后座上,少年的長相平凡無奇,身形清瘦的相當雷同,唯一值得矚目的是閃爍清澈的眼眸,被動釋放著‘我好萌’的BUFF,仰頭望著身邊的婦人。

    時近日落,高速兩旁的昏黃的街燈,流光溢彩在車窗上飛逝,恰好倒映著婦人的模樣。

    精致的五官,點綴著些許飾品的寶氣,雍容卻不庸俗,襯托出一股由內而外的知性氣質。與之少年相比,唯有那雙秋水剪影般的眼眸,方能找到一絲絲的關聯。

    沒有回頭,婦人的目光依舊注視著,窗外擦肩而過的車流。

    一只手搭在少年的腦袋上,親昵的揉撫著:“忙內啊,爺爺是有苦衷的,去全州也挺好啊,韓屋比高層住宅可要舒服的多。而且放假的時候,你可以邀請漢城的親故來玩嘛。哦媽會舉雙手歡迎的哦……”

    仿佛天下間,所有父母哄孩子都是這般的一個語氣。少年的眼眸中劃過一絲被敷衍的惱意。只是,婦人卻并未給他發作的機會。

    “等一下!”

    婦人陡然回首,滿臉好奇與戲謔。知性的氣質,陡然間,消散的無影無蹤。突兀的令人始料未及,不知該作何反應。

    “喏(你),不會是在漢城有喜歡的女孩了吧?不然,以你和爺爺之間連哦媽都嫉妒的親近程度,又怎么會跟爺爺生這么大的氣?!嗯?讓我猜中了吧?!”

    不過,對婦人的變化,少年倒像是司空見慣,并無甚慌張。

    反而神色平靜的托著下巴,學著婦人剛才的姿勢,將視線駐足在車窗外,平緩而富有邏輯節奏的開口。

    “韓敏熙女士nim,即便我沒有成年,但就受過的教育程度,和可鑒定的自我認知能力。在法律上我也可以被界定為,有自我判斷和行為能力的公民。”

    停頓了一下,少年轉頭望向婦人:“而作為同等公民的您,在沒有司法職務的前提下,是無權窺探我的個人隱私的。即使,您擁有司法職務,在我并沒有觸犯大韓·民·國·憲·法時,您依然無權窺探。因此,對于您提出的問題,我有權保持沉默。”

    似是早就料到少年的反應,話音剛落,韓敏熙便強硬的掰過少年的腦袋,搓揉著少年清瘦的臉頰,直到被揉的通紅一片。

    “宋成賀xi,那你告訴我,大韓·民·國·憲·法哪一章,哪一條,有說自己哦媽關心兒子有沒有女朋友,是窺探隱私的行為?!臭小子,沒事盡跟你爺爺學些亂七八糟的。”

    “韓…嗚嗚…我…要抗議…嗚…反對…家暴……”

    “抗議無效!!”

    ……

    翌日,揚志中學,一年二班。

    嘈雜的教室,在班主任拉開門的瞬間,陷入一片死寂。

    “內,人都到齊了吧?”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班主任照例說著開場白:“上課之前,要為大家介紹一名新同學,是剛從漢城轉學過來的,希望以后你們能夠和睦相處,共同學習。”

    “轉校生?!”

    “男的女的?”

    “之前怎么沒聽說?”

    “馬上就快期末考了,怎么會有轉校生?!”

    “喂喂,你們能不能找找重點,是漢城,漢城來的!”

    沒理會騷動的學生,班主任轉頭沖著門外喊了一聲:“宋成賀,進來吧。”

    嘩!

    隨著門被緩緩拉開,教室里幾十雙眼睛,刷的一下聚焦在一起。

    “咦,是男生哎!”

    “不過,長得不怎么樣啊。”

    “我還以為是會是花美男呢,失望!!”

    “拜托,你們這些女生,能不犯花癡嗎?!”

    “喂喂,你們快看,他的眼睛,哇,好漂亮,好可愛!!”

    “qinjia?!我看看,真的耶,耶波喲(漂亮)!”

    對于講臺下的騷動恍若未覺,宋成賀踩著自己的節奏,來到班主任身邊。

    直到教室重新安靜下來,方才躬身開口:“阿尼哈塞喲,宋成賀伊密達。今年十四歲,以后請多多關照。”

    簡短的兩句話,卻再次引起一陣騷亂。

    “mo呀,十四歲,留級生嗎?”

    “唉,除了那雙眼睛,其他完全失望啊!”

    “呀,你們是pabo嗎?這個時間轉校,很明顯是降級復讀!!”

    “你又知道?”

    “廢話,初中就留級,這種可能性不大。”

    “可能性不大,不代表完全不可能啊!”

    “呀,你是故意跟我抬杠呢?!”

    聽著學生們的議論,即便早已知曉的班主任,也下意識的瞥了一眼神色始終平靜的宋成賀。對此,他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令宋成賀情愿降級復讀,也要選在此時轉校。

    在韓國,學期中途轉校這種事,是很少見的。

    因為韓國公立學校(小初高)的教師都是公務員,在哪里任教都是由國家分配的,并且任期滿三年后,必須轉職他校不得留任,所以很少出現因師資的問題而重新擇校的情況。

    最關鍵的是,轉校時還得擔負一筆不菲的費用,因此一般的家庭,即便是搬離本市也盡量不讓孩子轉學,通常直接讓孩子住校,或者借宿在親戚家。

    更何況,這還是從漢城轉到地方,完全是反著來嘛。

    “好了,既然介紹完了,那你就坐到那里去吧。”

    “內,老師nim。”

    “好,接下來我們開始上課。”

    ……

    傍晚,依山傍水,有著百年歷史的宗家祖宅中。

    幫著韓敏熙收拾完碗筷,又給爺爺和父親漆上一壺茶,宋成賀起身正準備回屋。

    宋浩哲拽著他笑道:“忙內,新學校第一天,感覺怎么樣?”

    別看已年過花甲,宋浩哲卻還是一頭烏發,除了鬢角有幾縷灰白。原本歷經風霜的面龐,也在這兩年身居高位后,悉心保養下有點回春的跡象。

    若非是那身舊式韓服,哪里能看得出,他已經是四個孩子的爺爺。

    回身站定,面無表情的搖頭,宋成賀淡然開口:“沒什么實感,第一天去,還沒有熟悉到有感覺的程度。”

    聽見宋成賀的回答,與宋浩哲相對而坐的宋相佑,神色不悅的皺起眉頭:“mo,你那是什么表情?誰給你的家教,可以和爺爺這樣說話?!”

    一身黑色西裝,衣領間的領帶系的一絲不茍。就算是在家中,宋相佑端坐在那,腰桿也挺的筆直。

    都說細節彰顯性格,顯然宋相佑的性格并不算隨和。配合著此時眉頭緊皺的表情,嚴父的角色擔當呼之欲出。

    然而

    “內,阿給思密達。爺爺,父親,沒什么事我就先回房間了。”九十度的躬身行禮,沒等宋相佑再開口,宋成賀已轉身朝著自己房間走去。

    “呀!你……”

    “好了,讓他去吧。”攔住準備起身教訓的宋相佑,宋浩哲好笑的說道:“他這個年紀,還沒學會去適應離別。有點情緒,才是正常反應。沒事,過段時間就好。”

    “內,阿爸nim。”嘴上雖是應和著,可宋相佑的眉間,依舊是化不開的嚴厲。

    “呀,你,還說你兒子,看看你自己什么態度!”見宋相佑還是這副表情,宋浩哲干脆也斂起笑容,沒好氣的瞪著他:“四個孩子都想留在漢城,現在另外三個倒是留下了,只有成賀跟著回來,換了是你你樂意?!你要還是不舒服,就怪到我頭上好了!本來就是我要回來的。”

    “阿…阿尼,阿爸nim,我怎么可能怪您!”被老爺子懟的愣在那好半天,宋相佑苦笑著搖頭。

    真是,都說隔代親,古人誠不欺也。

    “噗嗤!”

    相比宋相佑是苦笑,忙完家務一直看著的韓敏熙,倒真被祖孫三人給逗得笑出聲來,還是忍不住的那種。直笑的父子二人尷尬不已。

    半響,強忍著笑意韓敏熙起身道:“阿爸,你們聊吧,我去看看成賀。”

    等韓敏熙離開,宋相佑尷尬的咳了一聲,轉移起了話題:“阿爸nim,我還是有點擔心。雖然這次您主動退回來,把姿態都做的很足。但以他們的行事作風,未必肯善罷甘休的。”

    “你這話說的,對,也不對。”

    唯一的女士退場,癮頭上來的宋浩哲,不自覺地擺弄起,跟隨了他幾十年的老煙斗。

    擦著火輕輕點上,宋浩哲愜意的輕嘬了兩口:“回來的意義不全是為了做姿態,而是眼下的時局,漢城不宜久留。至于那些人是否罷手,從我能安然回到全州,就已經說明問題。況且,我現在不過只是一個賦閑在家的老家伙而已。”

    一通云山霧繞的話,宋相佑剛松開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捂嘴托著下巴獨自沉思。猶猶豫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而他的反應卻讓宋浩哲心下暗嘆,微不可查的搖頭,心中猶然生出后繼無人的頹然。

    “行了,你就別操心這些了,安心做你的音樂教授。既然二十年前,我沒有讓你踏進來,二十年后的現在,你也沒必要考慮這些。”

    說罷,宋浩哲站起身,托著煙斗,踱步窗前。望向屋外漆黑的夜幕,渾濁的雙目,突然綻放出一道凌厲的冷光。

    “沒錯,我是老了。可我,還沒死!”

    “……內,阿爸nim。”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修仙歸來當奶爸
作者 西窗白
  五百年前,陳曦被空間裂縫吞噬,進入修仙界。   五百年後,他歷經磨難重回地球,才發現地球只...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