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關于周二那個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洪民跆拳道館,三樓。

    空曠的練習室內,并沒有繁多的訓練器材,只有一張放置在中央的軟墊。此刻,宋成賀三人身著黑色作訓服,神色肅穆的站在那。一位四十來歲,穿著同款作訓服的中年教官,在他們面前來回踱步。

    冷冽的審視目光從三人身上一一掃過,促使著他們不得不使出渾身的勁道,將身體繃的筆直,卻都不敢跟其對視一眼。

    半響,教官停下腳步,渾厚沙啞的嗓音,在三人耳邊響起:“理論課上已經教過你們,在遇到綁匪或歹徒時的要點。宋成賀,請你將要點重復一遍。”

    “耶!”腳下踏前一步,宋成賀目視前方,硬聲答道:“第一,分析周圍的環境,尋找有可能的逃跑路線和求救機會。第二,盡可能在第一現場,留下指向性的訊息,為警方救援提供線索。第三,運用談判技巧,套取嫌犯的個人信息,確認挾持關押地點,以便求救時向警方提供詳實的情報……”

    等宋成賀全部答完,中年教官才微微頷首:“看來你們理論課都學的不錯,那么我現在告訴你們,那些理論,都是狗屎!!!”

    無視三人的愕然,中年教官接著道:“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卻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這是最愚蠢的行為!你們唯一能做的,是自救,是反擊!別人都已經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難道你們就只會眼睜睜的束手就擒,任人宰割嗎?!難道教授你們的格斗技能,都被你們當飯吃了?!!”

    說罷,中年教官沒理會神色各異的三人,徑自拎過角落里的黑色背包,將里面的東西全部倒出來。餐刀、鋼棍、板磚?好家伙,玲瑯滿目,真是什么都有。再來張桌凳,兵器譜上群架專用排名前十的武器,你將盡數擁有。

    “這些,都是你們隨處可見的東西。在必要的時候,它們就是你們賴以生存的武器。樸智秀,蘇烔煥出列!”

    “耶!”

    指著地上的‘武器’,中年教官望著上前一步的兩人:“現在,你們可以任意選擇一樣,用我教給你們的格斗技巧,制服對方并奪下對方的武器。”

    話音剛落,蘇烔煥便上前開始挑選。不一會,蘇烔煥帶著惡趣味的笑容,掂量著手中的板磚,戲謔的朝著樸智秀擠眉弄眼:“智秀啊,一會真打起來,可別說oppa欺負你哦,嘿嘿嘿……”

    樸智秀并沒有上前挑選,對于蘇烔煥的挑釁,神色頗為不耐,很隨意沖著他招了招手。

    “好,開始格斗!”

    “呀!”

    “嘭”

    “啊,啊,努娜,努娜我錯了,放手快放手,斷了要斷了!!”

    從樸智秀踮步前沖,近身上手,再以巴西柔術纏住蘇烔煥,最后雙腿倒翻鎖喉,扭身將蘇烔煥放倒。前后不過十秒,戰斗便已結束。用玄幻的敘事手法來說,一切風云變幻,竟只在電光火石之間。

    誰說身輕體柔就一定易推倒?

    不過,這般令人為之驚嘆的畫面,卻叫宋成賀和中年教官看的無動于衷。至少在宋成賀看來,雙方都屬于正常發揮,毫無懸念可言。

    等兩人分開,中年教官看向樸智秀:“你為什么不選擇武器?”

    “我只學過女子防身術和巴西柔術,選了武器也不會用,拿在手里反而是累贅,倒不如空手來的方便。”甩了下馬尾,樸智秀攤手隨意的聳了聳肩。

    頗為滿意的點頭,中年教官沖著三人點評道:“說得好,與其拿著不會用的武器,給自己壯膽,不如充分的發揮自己所學和優勢。以最短的時間,將對方擊倒。這,才是你們需要學習的,也是未來你們有可能保住小命的唯一手段!!”

    “現在,分組對練。”

    “內!”

    兩個小時后,練習室內只剩下宋成賀三人,無力的躺在軟墊上喘息著,其間還夾雜著某只逗比的哀嚎。

    “啊,真是,我不活了!再這樣下去,沒等遇到綁匪,我就要被智秀先給GameOver。智秀啊,看在親故一場,下次動手時能淑女點不?算oppa求你了,嗯?!”

    接過宋成賀遞來的飲料,樸智秀照著蘇烔煥的屁股又是一腳,才沒好氣道:“瞧你那點出息,真給男人丟臉。再說,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原本我是打算用飛身三角鎖和十字鎖的。”

    “mo?!呀,樸智秀!你這是打算謀殺啊!”

    “好啦,起來吧,喝點水。”拉起蘇烔煥,宋成賀遞過一瓶飲料:“你就少說兩句吧,知道她的脾氣,你還總是撩撥,記吃不記打啊你。還有,這話你可別讓洪民叔聽見,否則給你來個單獨加練。呵呵,到時你可別來求我,求我也沒用。”

    下意識的想起中年教官的臉,蘇烔煥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隨即神色怪異的看著宋成賀:“等一下,你不說我倒不覺得。都是一起開始練習的,怎么你比起我和智秀,厲害那么多?現在連層次都不一樣了,跟洪民叔都可以對練的程度。說,是不是洪民叔給你開小灶,偷偷教了你秘技?!”

    “秘你個鬼技你個什么東東,拜托,麻煩用你這胡思亂想的勁頭,好好的認真練習,也不至于到現在還是墊底的。”正擦汗的樸智秀,聽到蘇烔煥的猜疑,當即把手里的毛巾甩了過去。

    一臉嫌棄的將濕漉漉的毛巾丟開,蘇烔煥依舊不知死活道:“唉咦,惡心死了。呀,樸智秀,你給我等著。成賀我或許贏不了,但總有一天,我會堂堂正正的打敗你的,一定!!”

    “內內內,您繼續做白日夢吧。也不知是誰,如今聽到‘周二’兩個字就腿肚子直打哆嗦,不就是堂反綁格斗課嘛,真是,唉……”

    “呀,樸智秀!!”

    蘇烔煥的勵志宣言對樸智秀來說,真心沒有任何殺傷力,而且他也說過不止一次,卻從來都沒實現過。

    “啊,我真是……”

    看著勸不停的兩人,宋成賀無奈的搖著頭。

    算了,還是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宋成賀沖著兩人揮揮手道:“你們繼續吧,我先走嘍,洪民叔還在等我呢,明天見。”

    “哦,明天見。”

    “阿鳥哦(拜拜)。”

    下樓,上車。

    “洪民叔,我們走吧。”

    “內,小少爺。”

    “洪民叔,說過很多次了,別叫我少爺,聽著好別扭。何況,我們家還沒到能稱呼少爺的程度。”宋成賀嘴角掛著一絲苦笑,他不止一次勸過鄭洪民,卻從來都不見他有改的意思。

    “內,小少爺。”

    “洪民叔!啊,真是…”

    鄭洪民的車技很好,兼顧速度與平穩。宋成賀坐在副駕上,習慣性將視線投向車窗外,沿街的燈火闌珊擦肩而過,映照出一片光怪陸離的世界。似是有催眠的效果,隨著車身的振動,令宋成賀昏昏欲睡。

    “小少爺,如果累了,就睡會吧。”鄭洪民沉穩的聲線中,透著聽得出的溫和。和練習室里的鄭教官,簡直判若兩人。

    搖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宋成賀坐直了身子:“阿尼,怎么可以這樣。洪民叔你在開車,我卻在睡覺。要是讓阿爸知道,又得訓斥我不懂禮貌。”

    “阿尼……”

    “洪民叔,我們聊聊天吧。”打斷了鄭洪民,宋成賀突然道。沒辦法,要是讓鄭洪民這么推諉下去,倒不如兩人聊聊天,來的有意思。

    呵呵一笑,鄭洪民沒再多說,順著宋成賀的話開口:“內,小少爺想聊些什么?”

    “內,我聽爺爺說,洪民叔以前當過特種兵,在青瓦臺和國情局也工作過,能跟我講講嗎?”隨意的聊天,倒叫宋成賀說出心里一直以來的疑惑。

    就像他自己說的,雖然宋浩哲從政多年,在司法界曾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可像韓國這樣財閥遍地的國家,以宋家的底蘊,是真的沒到可以稱呼少爺的程度。

    更何況是有個像鄭洪民這般,背景神秘能力出眾的管家。

    似是聽懂宋成賀到底想問什么,鄭洪民答道:“阿尼,沒有老爺說的那么神奇,只是曾在那些地方工作而已。說起來,當年若不是老爺出手相救,我現在可能早不在這世上了。”

    “啊,原來是這樣。”鄭洪民說的輕描淡寫,但宋成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也沒再深究,轉而道:“那,洪民叔,你跟在爺爺身邊這么多年,你幫我分析分析,爺爺為什么突然讓我做反綁訓練?”

    目光一凝,鄭洪民沒料到宋成賀會有此一問。思忖片刻,才故作輕松的道:“阿尼,不算突然的。成勇少爺和成旭少爺都有過這方面的訓練,就連智妍小姐都參加過。以前沒讓小少爺參加,是因為小少爺年紀太小,高強度的訓練容易練壞身子。”

    “哦,這樣啊。內,阿拉搜喲。”

    ……

    宋家,書房內。

    “砰”

    “渾蛋!!”

    宋浩哲雙眼含怒,面色鐵青的端坐在書桌前,桌上散落著一個信封和十幾張照片,照片里都是相同的年輕男女。關鍵是從拍攝角度來看,這些照片竟都是偷拍下來的。

    “老爺,您別動氣,小心身體。”書桌前,一直低眉垂手的黑衣男子,關切的看著宋浩哲。

    站起身來,宋浩哲踱步來到窗前,眼中一抹寒光乍現:“是真當我宋某人投鼠忌器,怕你們不成?!好,既然你們敢做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咱們且走著瞧吧,哼!!”

    猛然轉身,宋浩哲冷聲吩咐道:“通知相哲,讓他們別有后顧之憂,再大的事有我兜著。另外漢城那里,延京你們多費心了。”

    “內,阿給思密達!”李延京虎軀一震,經歷過戰火洗禮的軍人,身上的那股子煞氣瞬閃即逝。

    隨即,李延京又道:“漢城那邊請您放心,大少爺在部隊,不用擔心安全問題;二少爺雖在大學,平時出門也都有咱們的人跟著;三小姐現在成天跟李家那位在一起,想來也不會有什么問題。”

    “嗯,佑承那里你們也多關注一下,別大意了。”

    “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635077_4_151-m
綜藝之諧星傳奇
作者 金印
  我的哭不是哭,我的笑不是笑。
  諧星,娛樂圈一個特殊的產物,每每奉上笑果,但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