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驚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長山鎮是個大鎮,位置在周邊幾個鄉的中心。不需要開設集市。

    到了集上,爺爺給我買了一身新衣裳,就花了一百多。我爸媽寄回來的過年費,就用去了一大半。爺爺自己勞動存了些錢,稱了肉、買了魚。想了想,又買了幾個長筒煙花。

    “孩子啊,別人不把你當人,你自己可要爭氣啊!拿好!”爺爺將煙花塞到我手里的時候,心酸地說道。

    每年過年的時候,街上辦年貨的總是講狹窄的街道擠得滿滿的,一眼望去,只能夠看到黑壓壓的一片。根本就看不到跟前的路。

    我隨著爺爺在人群中擠來擠去,街市的喧嘩到了我耳朵里卻似乎靜音了一般。那塊我一直用手抓住的金屬片片,已經被爺爺用一個紅繩穿著,掛在我的脖子上,但是我還是習慣用手將金屬片片捏在手心。

    金屬片片上的圖案,早已經烙印在我的心頭,閉上眼睛,就能夠看到那個黑白魚在不停地轉,黑白魚四周的圖案在不停地變幻。爺爺將買來的東西放在籮筐里,用扁擔挑起。一手還要將我拉住不放。路上的人熙熙攘攘,爺爺一路上走得極為艱難。

    一路上,爺爺讓我停,我就停,讓我走,我就走。慢慢地,熱鬧的集市便已經被我們甩在了身后。

    因為就我跟爺爺在家里,所以這個年準備得非常簡單。灶膛上掛著幾塊已經熏得黑乎乎的臘肉,堂屋頂上還掛著幾條臘魚。這些東西,等過完年,南下打工的人去南方的時候,將會帶給我的爸爸媽媽。

    大年初一,不見血腥,雞鴨魚都必須在年前殺好。爺爺一個人忙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就拉著我去放煙花。

    “陽陽,來,這些煙花歸你。”爺爺將煙花塞到我手中。

    我只是機械地將煙花拿在手里。

    “唉。”爺爺嘆息了一聲,拉著我走到曬谷坪空闊的地方,“來,爺爺跟你一起放煙花。”

    爺爺手把著我的手,將煙花點燃,然后把著我的手將煙花高高舉起。

    轟!

    煙花沖上天空,猛然炸開,在天空綻開一朵五光十色的花。

    “看,多美!”

    我的腦海中也是轟然一響,猛然醒了過來。

    “爺爺。”

    “哎。嗯?”爺爺那一瞬間仿佛觸電一般,吃驚地看著我。

    “你,你再叫一聲?”爺爺雙手緊緊地抓住我的肩膀。

    “爺爺。”我又叫了一聲。我的眼睛已經恢復了清澈。比平常的孩子要更有靈氣。

    “乖孫子,我的乖孫子!”爺爺緊緊地抱住我,老淚縱橫。

    “爺爺,我已經好了。”兩年多不說話,說起話來,有些不太利落,但是說話的邏輯卻比同齡人還要更好一些。

    爺爺拉著我在堂屋里對著祖宗牌位跪在地上磕頭。

    “多謝祖宗保佑!多謝祖宗保佑!”

    我卻知道我不說話的這兩年,我領悟了很多道理。我只要看一看風吹草動,就能夠知道天氣晴雨。不管是睡覺或者醒著,不管是站著還是坐著,不管是停著還是走著,我隨時都能夠感悟到天地之間無所不在的元氣。我知道如何將元氣收納到我的身體里面,然后將肺腑之中的濁氣排泄出來。

    我的這一切跟我的那些已經化為塵土的老祖宗沒有任何關系,倒是跟我含辛茹苦的爺爺有著很大的關聯。沒有爺爺的照看,我只怕早就迷失在金屬片片中的世界了。

    這一塊金屬片片仿佛一個火星,點燃了我身體之中的道火。或者說是我走進修道世界的鑰匙。金屬片片其實就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銘刻著陰陽八卦陣的銅牌。但是對于我來說,它是極其珍貴的至寶。

    因為我在悟道過程中留下了靈魂的印記,這個本來極其普通的銅牌已經變得有些不一樣。散發出一種極其玄妙的光芒。也就是所謂的“寶光”。它不再是一件普通的金屬片片。有寶光保護,就算埋在地下百年,它也再也不會生銹。

    “好了好了,快起來。陽陽,爺爺再好好看看。”爺爺連忙將我拉起來。我卻發現爺爺的左腳有些打顫。爺爺年青的時候受過苦,冰天雪地里修鐵路,腳給凍傷了,落下了病根。一到變天的時候,就會痛得厲害。

    “爺爺,你的腳又痛起來了?”爺爺的痛似乎牽著我的心,讓我感覺無比的心疼。

    “又?”爺爺對我的這個用詞很是意外。我變傻了兩年,兩年之前我還是一個五歲的孩子,怎么能夠知道他的老寒腿呢?

    我沒有解釋什么,這些事情也解釋不清,“爺爺,我給你用熱水燙燙腳吧。”

    我讓爺爺先坐下來,跑過去用木盤子倒了一盆熱水,端到爺爺跟前,然后幫爺爺脫掉鞋子、襪子,然后將爺爺的腳搬到盤子里。

    “爺爺,你坐好。我來給你洗洗腳。從今往后,我一定會孝敬你老人家的。”我很認真地說道。一個七歲的孩子,認真起來,總還帶著幾分稚氣。

    但是爺爺聽了卻是異常感動,淚花在眼眶里打轉:“哎哎,咱們陽陽懂事了。”

    我一邊給爺爺用熱水燙腳,一邊調動著天地元氣,來滋養爺爺的痛處。

    “咦,好舒服。”不知道爺爺是腳很舒服,還是心里很舒服。

    九九年的兔年對于我來說是人生新的開始。

    但是對于村里人來說,我依然還是那么特別。村里的孩子依然不敢與我靠得太近。不過對于我來說,我也早已經不屬于這些小屁孩的世界。我依然說話不多,不茍言笑。

    我的爸爸媽媽雖然知道了我已經重新開口講話了,卻沒有任何反應。他們似乎已經將我放棄。

    我跟別的小孩確實有些很大的不同。家里算上我弟弟,總共有六口人,分了五個人頭的田土。總共有五畝多。爺爺養了一頭黃牛。現在我已經好了,放牛的任務自然落到了我身上。

    村里的小孩依然排斥我,自然不會讓我跟著放牛的隊伍一起進山。我也懶得跟他們進山。田埂上的草長得也很鮮嫩,只是擔心牛會偷吃莊稼,一般都不準小孩牽著牛在田埂上去。而且這樣也比較累。

    但是我有更好的辦法,把牛牽出來,引一道元氣拍入黃牛的腦袋上,然后大喝一聲:“只準吃草!”

    我其實也不知道該怎樣調教黃牛,但是這一拍還真管了用。我將牽牛的繩子直接繞在黃牛的兩只角上。然后就坐在路邊的石頭上發愣了。

    村里人看到有頭黃牛在田邊吃草沒有照看,匆匆跑了過來。

    “陽陽!你又犯傻了?吃了我家的禾苗,定要你們家賠!”

    我理都懶得去理,村里人還真沒有人敢拿我怎么樣。

    那人跑到田頭一看,那牛根本就沒吃一棵莊稼。老老實實地啃草。

    這事情傳開了之后,村里人更加認定我是撞了邪。要不然,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怪事呢?

    爺爺最恨別人說我撞邪,經常跟村里人罵架子。村里人也因此再也不敢在我面前說撞邪、犯傻的話。但是偷偷里,誰又能管得住別人的嘴巴呢?村里的孩子是不敢跟我一起玩的。

    好在下半年的時候,我要去上學了。我九九年的時候便已經是七周歲了,要不是因為前面的入道耽擱了,九七年就應該上學前班,九八年就該去上小學了。幸好這個時候醒過來了,不然的話,上個小學都要等到下世紀了。

    上小學的事情,我爸爸媽媽似乎一點也不關心,也沒有寄錢回來。爺爺早就對我爸爸媽媽死了心,要不是看在小孫子的份上,早就將奶奶叫回八角村了。

    對于上學,我的興致沒有別的同齡人那么高。站的位置高了,看得自然更遠。天地之間的玄機我都還看不盡、看不透,又還有什么事情比這更有興趣呢?我雖然已經醒了,但是人生已經完全發生了改變。

    去報名的時候,爺爺要親自送我過去。臨走的時候,我抬頭看了看天,然后跑回去帶了一把傘。

    “陽陽,天上出著這么大的太陽,你帶把傘,還怕曬啊?”爺爺不明白我帶把傘有什么用。

    “回頭用得上。”我也沒有解釋。就是將傘拿著。

    村里的大胖子黃書朗看到我拿了把傘,就大呼大叫起來:“看啊,那個傻子出這么太陽還帶把傘呢!”

    大胖子的爸爸黃奎是村里的屠夫,村里殺豬都要他來殺。家里經常吃肉,這黃書朗又喜歡吃肥肉,結果吃成了大胖子,村里人都說,殺豬的家里養了頭大肥豬。

    爺爺聽了黃書朗的話,皺了皺眉頭:“黃鼠狼,回回考上吃零蛋,你家的肥肉吃了只長肉不長腦啊?”

    黃書朗并不怕我爺爺,敢跟我爺爺對著干,“今年我降班了,以后跟陽陽一個班,你瞧好了,倒數第一肯定落到你們家陽陽頭上去了。”

    “黃鼠狼,你沒睡醒吧?”爺爺呵呵一笑。

    學校老師都聽過我的名頭,但是一個年級只有一個班,我又到了年齡,一年級的班主任郭道英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讓我報名。不過從她的臉色,我可以知道,她對我這個學生可是一點都不樂意接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yims

第十八章 筑基

1
yims
發表時間 2016-03-16 10:56

不錯,沒有免費午餐.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111144_22_44-m
斬仙
作者 任怨
  前世,楊晨與人為善,卻被欺壓一生。
  重生,楊晨選擇成為劊子手,鬼頭刀下了斷恩... (馬上閱讀)
3156234_4_74-m
神級管家
作者 藍豆生南國
  一個擁有雙碩士學位的職業白領,在兩個四維空間的扭曲的瞬間,穿越到一個被活埋的渣渣高三黨身上... (馬上閱讀)
1004174819_4_74-m
都市超級醫聖
作者 斷橋殘雪
  財法侶地,修行其實是一項非常耗錢的奢侈運動。
  無意中得到傳說中修道,煉丹,醫... (馬上閱讀)
Sys_22_64-m
丹警
作者 靜夜寄思
  修真天才當警察,破案煉丹兩不誤!宋柏宇是修真界萬年不遇的煉丹天才,渡劫失敗后附身于一個普通... (馬上閱讀)
Sys_4_74-m
最強基地
作者 彼岸俗人
  自從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地球后,陶葉就不斷在地球跟183星球基地之間來回穿梭,把基地上各種各樣...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