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災難將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雨連續下了足有半月的時間,以往之時,這個月份本應該是梅雨季節,但卻不知到什么緣故,竟會下如此大雨,顯然非常反常。

    秦澤早在大雨不停下了一晚上都沒有停止的時候,就囑咐了冬兒去多買些米糧回來,此時家里的錢財并不少,都是上次秦濤留下來了,而如今的天氣,很是讓人心憂。

    對于秦澤來說,雖然對此時的世界不熟悉,但是在古代,每逢暴雨,必受洪災這事兒,他還是知道的,而災害之年,銀錢什么都是假的,只有糧食才是最為寶貴的財富。

    最開始的一天,冬兒聽了秦澤的話,便匆匆的出去買了米,但卻只有幾十斤,小姑娘的頭腦中只是覺得少爺說的一定是對的,讓自己買米,自己就要買些,但卻并不了解秦澤的做這事情的含義。

    而當小冬兒背著幾十斤的袋子,身上濕漉漉的回來時,秦澤除了苦笑,其他的還真是什么都做不了了,連忙讓冬兒脫了外衫,躲在自己干爽的被窩里,一邊摟著她讓她取暖,一邊給她講了自己的猜測。

    冬兒和秦澤這樣相處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特別是床的位置,幾乎是整個屋子里唯一干爽的地方,秦澤雖然是傷者,但是卻也不愿意讓冬兒睡在潮濕的地方,冬兒更加不可能讓秦澤下床的,于是便有了這樣的舉動。

    開始的時候,冬兒只是害怕,因為少爺在受傷之前的行為……但是后來,卻就只有害羞了,特別是當秦澤將雙手環在她腰間,感受著背后那山一樣身軀傳來的體溫時,她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全身都失了力氣,軟綿綿的,動彈不得。

    她以為自己也要像之前府里的那些姐姐一樣,被少爺收用了,雖然冬兒的年紀并不大,但在這個普遍的十三四歲,便已經為人母的時代了,對于男女之事,還是懂得一些的,特別是還有之前那些姐姐的例子,她自然知道等待她的命運是什么。

    可不知道為什么,她卻并不是很排斥,就像她從前說的那樣,她的一切都是少爺的,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可即便如此,她的心里仍有些忐忑,她怕的是秦澤的身體還未恢復。

    然而她的想法,秦澤是不知道的,他的心里只當冬兒是自己相依為命的親人,并未有想過其他的什么的,前一世身在高位,有太多的女人想要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接近他,取得她們想要的一切利益,因此,他早已可以控制自己心中的欲望了,而此時這樣的做法,只是出于一個現代男人紳士風度的體現,并沒有其他的意思。

    可畢竟是男女躺在同一張床上,時間長了,終究是會有些不自然,特別是感覺到自己懷里的冬兒緊張的都有些打擺子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的魯莽,但是如果現在自己下床,或者是要她下去的話,那么更加的尷尬,為了打破此時的氣氛,他只能選擇轉移話題,于是便跟她天南海北的聊起了天。

    其實說是聊天,但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秦澤在說,冬兒在聽,聽著他淡淡的聲線帶出那些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一切事物時,冬兒覺得少爺真是淵博,就好像縣太爺一樣的有學識呢,因為在她小小的腦袋里,見過最厲害的人,也就是縣太爺了,少爺一定會有縣太爺那么的厲害的,說的東西,都是自己不懂的呢。

    可同時她也為秦澤覺得委屈,因為外面傳言的少爺,可是整個吳縣最大的敗家子來著,不學無術,沾花惹草,肆意妄為,都是秦澤身上的標簽,而秦澤之所以被趕出秦家的大門,也是因為這些事情。

    不過在冬兒看來,秦澤一定是被冤枉的,少爺是個好人,雖然他有的時候會做些很讓人不理解的事兒,做些讓那些秦府的姐姐們都躲著的事情,但是他可是救了自己的呢,不然冬兒可是要被活活餓死的,救了冬兒命的少爺,怎么會不是個好人?她才不信。

    雖然秦澤說的東西她都不懂,但是卻還是很愛聽的,特別是聽到少爺說的那些擁有很古怪名字的神奇東西,可以千里傳音的電話,可以帶人在天上飛翔的飛機,可以不用牛馬拉動就能行走的車子。

    當然有些東西也是讓她很失落的,就比如天上,是沒有天宮的,月亮上也沒有美麗的嫦娥和可愛的玉兔,月亮上只是一塊大石頭,其他的什么都沒有,她乍一聽了雖然覺得少爺說的是對的,可怎么會沒有呢,她終究還是有些難過的。

    但雖然是難過,可每次當她鉆進那個溫暖的懷里時,還是會興致勃勃的聽著少爺的話,覺得,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自己能夠聽到這樣的事情呢,便也覺得特別的高興,以至于成了習慣。

    而今天當秦澤摟著她在被子里,講著自己猜測的可能會有洪災,饑餓之后,冬兒的小臉整個的都白了,仿佛受了什么驚下一般,瑟瑟的發抖,但卻義無反顧的從那貪戀的溫暖懷抱里爬了出來,穿上仍然未干的衣服,就要出去買糧。

    秦澤被冬兒的模樣弄得一愣,但終究還是沒有攔住她,只是告訴她,糧食不要一次買的太多,免得被別人注意,同時不要自己往回背了,可以多給糧店些錢,讓他們送過來就好,但是一定要分開送,畢竟如果真的會有糧荒的話,總是要防一防的。

    因為對人性理解的深刻,所以秦澤更加知道人們在生存的面前所爆發出來的強大求生欲望,會使人放棄任何的道德束縛和律法的約束,歷史上很多年代因為糧荒而導致的慘案,數不勝數,所以他謹慎一些,也是非常有道理的。

    其實秦澤是不知道,冬兒在還未遇到他之前,流落街頭,便是因為受了災,誰都不會比她更加恐懼那挨餓的日子,她也從來都沒有說過,在那次的受災時,她的家人全都餓死了,父親,母親,弟弟,妹妹,一切的一切。

    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活著,隨著那滾滾的難民流,來到了吳縣,遇到了秦澤,才活了下來,所以聽到秦澤的話,她的心里是恐懼的,她怕那樣的事情重來,她也怕因為自己之前的辦事不利,讓少爺多花錢,所以她連忙的爬起來,去買了糧。

    但即便是如此,糧價還是上漲了不少,讓她多花去了許多的銀子,可最終還是買了足足五百斤的糧食,而且是分別從三家糧店買的,約好了他們分別送來,這才算安心下來。

    回到家里的時候,滿眼都是歡快的模樣,仿若雨中快樂的燕兒一般。

    接下來的幾天,果然如同秦澤推測的那樣,大雨從來都未停過,弄得小院里,都已經有了半尺深的積水,都是從街上倒灌進來的,此時街面上已經成了一片汪洋了,時不時還有大魚在水中翻滾,被那些饞了嘴的孩子們抓住,回去煮了吃了。

    糧食在冬兒買完的第二天晚上,天剛擦黑兒的時候,就送分別送了過來,因為大雨的關系,也沒有人看到,而當得知此時外頭的糧價已經漲了很多的時候,冬兒則是每天都盯著屋子里的糧食,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期間,秦澤已經可以自己下地了,便開始了自己的復健過程,每天盡可能的在屋子里來回的走動,甚者是試探著拎提水桶,每次都弄得自己大汗淋漓,榨干最后一點力氣,才會停下來。

    冬兒剛開始可是怕的要死,以為秦澤是犯了癔癥,還讓秦澤好一頓的解釋,才打消了去找道士給他做法的念頭,可是仍舊擔心少爺,于是每天便死死的看著他在屋子里折騰。

    其實秦澤的身體,還是挺虛弱的,但是他不能等了,雖然家里有糧,但是誰也不知道洪水會不會肆虐到縣城之中來,如果真的那樣的話,自己終是要跟著冬兒逃命的。

    可自己不恢復怎么逃命,難道讓她一個小女孩背著么,至于雇車什么的,就別想了,在逃命的時候,自己兩個人一個是小女孩,一個是殘廢,敢露富的話,絕對分分鐘讓人弄死,所以他的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急迫的。

    還好,每天的食物很充足,他之前也是富貴人家的少爺,底子不錯,恢復的才快一些。

    鍛煉之余,秦澤便跟冬兒要了針線,將針一點點弄彎成魚鉤的模樣,在線上系上一根秸稈,當成魚漂,弄一根竹竿,將線綁上,然后弄點小面團,搬了圓墩坐在屋子門口,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釣魚。

    每天的一個時辰,總是能釣上來一兩尾大魚的,剛開始的讓冬兒用鍋燉了,兩個人吃個新鮮,之后的,就每天撒上鹽巴,用木棍穿上,放在爐膛周圍的暖磚上烘烤,做成魚干,等著萬一沒有菜蔬的時候,好拿來頂數。

    這并非是庸人自擾,而是現實的狀況便是如此,如今因為大雨的關系,街上基本都沒有賣菜的小販了,幾天的時間,河水漫街,可能是因為有魚的關系,幾乎沒有人發現這一點,但是秦澤卻讓冬兒打聽了一下,知道一定是附近的菜農,受了水,要知道幾天的時間,也足以讓那些人一年的辛苦,化為烏有了。

    所以秦澤便開始準備了起來,不但弄了些魚干,還讓冬兒隔幾天就砍些肉回來,同樣風干了儲存起來,已被不時之需。

    就在這樣一邊鍛煉,一邊釣魚,一邊跟冬兒天南海北的聊天中,大雨終于停了,可還沒等人們高興過來的時候,那兇猛的洪災,卻也猛不及防來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5804_5_22-m
逍遙小書生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工科男,穿越古代成為一名窮書生。大腦裡面居然裝著一個圖書館,各種知識應有盡有!這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