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脫離廢柴的行列及一樁盛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從安平市的礦區醫院清醒,已經是五天過后了。

    可能醫院主要是針對在行星內部刨坑的礦工,所以聞起來總是一股子粉塵味道。蕭白已經多年沒有進過醫院了,不僅僅是少年人的身體素質,更重要的是,自從知道了自己的狀態,蕭白就很少和人動手了。畢竟,以后很可能還會憑自己的身板吃飯,所以必須得好好保護。

    那種心里空嘮嘮的感覺,讓蕭白猛地翻身從床上彈了起來。蕭立軒正坐在病房的桌旁,端著碗吸著營養餐,見蕭白從病床上跳起身,又落回到床上,他轉過頭道:“恢復得還不錯,這么有力道。”

    “老爸,我怎么在這里?”蕭白坐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臂,只感覺全身乏力,有一種軟綿綿的舒適感。但很快他便想起什么,伸手摸了摸胸口的上衣口袋,但他已經換了一套寬松的病號服,胸口處什么都沒有。一層密密的汗水瞬間便將衣服打濕,他大喊道:“老媽留給我的吊墜不見了!”

    蕭立軒從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物,拋給蕭白道:“在你昏迷的附近找到的。你已經睡了5天。如果不是醫生說你沒什么事,我還以為你被流民襲擊了。不過吊墜怎么搞成這個樣子,才剛給你幾天時間,我可是保管了15年時間,沒出一點問題。”

    蕭白將東西一把捏在手里,不隨體溫改變的冰涼感覺,正是那塊藍色的晶石,但是現在已經不是純粹的藍色,滲透在里面的血液,如同一塊塊紅色的絮狀物,將原本晶瑩剔透的晶石,染成了紅藍相間的雜色,如同鏡子上的一塊污漬,怎么看都覺得難受。

    回想起這塊晶石帶給自己的痛苦,蕭白全身又冒出一層汗水,這種痛這輩子永遠不要再出現第二次。那種體內所有組織全被絞碎的感覺,完全是如墜煉獄。體內的源力,此刻如同一股潺潺的小溪,需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感受到,但讓蕭白震驚的是,這股源力的感覺,已經不再是以前那樣如一灘死水,毫無波動。以前使用戰技,更多地是靠身體去攻擊,源力僅能調動微弱的一部分,這也就是為什么,他一拳正中魏興邦的鼻子,卻只能將他打出鼻血的緣故。

    而這時的感覺,源力雖然微弱地無法察覺,但卻循著身體在流動,然后慢慢匯入小腹。這種感覺讓蕭白向前揮出一拳,心隨意動,體內的源力猛然間匯聚到拳鋒之處,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陡然間沖出身體,蕭立軒端著碗,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險之又險地避過了源力的擊打,“轟”地一聲,將他座位旁的桌子打得整個兒飛了起來,直接撞在墻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這突然的一下,不僅蕭白呆住了,蕭立軒端著碗站在房間中間,目瞪口呆的樣子如同在乞討一般。很快他便由驚轉喜,他快步走到蕭白身邊,捏著蕭白的肩膀探查了一番,隨即眉頭就皺了起來:“沒對啊,剛剛明明感覺是鍛體級別的,怎么還是淬體?”

    他后退了兩步,如同發現了新大陸般將蕭白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道:“竟然感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難道突然開竅了?說,你和誰打架了?”

    蕭白搔了搔頭發,這件事該從何說起?難道要給老爸說因為和別人爭風吃醋而打架嗎?他干咳了一聲,岔開話題道:“老爸,那快吊墜真的是老媽留給我的?”

    蕭立軒眼睛一瞪道:“你這是什么話,難道我還騙你不成?”

    “那老媽為什么要留下這塊吊墜?”

    蕭立軒遲疑了一下,似乎在腦海中組織言語,還沒等他說話,醫院走廊里就傳來密集的腳步聲,一個穿著制服的醫生,和兩名醫院安保人員出現在了門口。兩個五大三粗的安保人員往門口一站,便將病房大門堵得嚴嚴實實,其中一個沉著臉,瞅著歪倒在墻邊的桌子悶聲道:“發生什么事了?”

    “沒事沒事。”蕭立軒端著碗,左顧右盼了半天,一時竟找不到擱置的地方,只好道:“這破孩子惹我生氣,一時沒有控制住情緒,就下手重了點。這桌子多少錢,我賠就是。”

    兩名安保還好,醫生則倒吸一口涼氣,將桌子都打翻了,這下手得有多重?他上下打量了蕭白一番,確定沒有什么事情,才道:“桌子倒是值不了幾個錢。但你孩子剛清醒,你也下得去手。這樣吧,明天就讓他出院,再呆幾天的話,你還不把醫院的床拆了。”

    “走吧。”醫生招招手,讓兩名安保跟在他身后,剛剛跨出病房門,他轉過頭道:“桌子錢算在治療費中。”

    “多少錢我都陪。”蕭立軒伸長了脖子,一臉認真地道。

    三人走遠沒有任何表示,頭也不回地消失在走廊轉角里。待三人從視線里消失,蕭白才轉過頭,一臉期待地望著蕭立軒。

    蕭立軒似乎沒有看到蕭白關注的目光,他端著碗湊到嘴邊喝了一口,然后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這營養餐怎么越來越沒有味兒了。”

    隨即又埋下頭,哧溜哧溜地吸起來。

    “……”

    ……

    ……

    一艘巨大的太空飛船,靜靜地懸浮在火鳥星黑色的天幕中。

    如同一只銀白色的梭子,流線型的外表和流光四溢的燈光,讓它成為整個火鳥星,最矚目的奇景。盡管這艘飛船每隔三個地球年,便會前來一次,盡管火鳥星的人們早已多次看到,這艘代表著權利和財富的飛船,仍然止不住地迸發出內心的悸動。

    帝國商會的聯盟號飛船。

    帝國商會和聯盟號飛船,這兩個名字,每一個都能讓人為之瘋狂。這個脫離于4大軍團,只受聯邦管轄的的商會,代表著頂尖的財力和物力,而聯盟號飛船,便是在帝國商會強大的能力之下,用金錢堆積出來的,集尖端科技于一體的頂級飛船。

    除了軍方的高層,聯邦的每一位公民,都向往著某一天能夠進入帝國商會,謀個一官半職,但是這樣的想法,比進入聯邦排名前20的學院都還要不切實際,相比起來,進入軍隊,謀一份收入不錯的職位,更要靠譜一點。

    官僚體系是從人類社會誕生之初,便一直存在的東西,就算是到了星際大航海時代,在惡劣的戰爭環境中,這種官僚體系越發地深入聯邦的每一個角落。在戰爭中,軍方的優勝劣汰制,還能抵御這種體系的侵蝕。但在完全行政化的聯邦管理內部,行政體系已經成了某些勢力的小圈子,沒有特殊的能力和手段,不可能進入。

    帝國商會,在三個地球年之間,會在聯邦所有行政區域內繞行一圈,進行著物資收購和買賣。火鳥星雖然處于西部行政區的戰場前沿,但卻是為數不多的資源星,因此聯盟號飛船在西部行政區的第三站,便選擇在了這里。盡管呆在這里的時間只有短短3天,在這3天內,火鳥星會成為一個熱鬧的場所,因為聯盟號飛船的屁股后面,跟隨者一群如同聞著臭味的蒼蠅,各種黑市商人、星際流浪者,甚至還有星際海盜,都會隨著聯盟號的到來,一起降落在下一個目的地。

    帝國商會到來的盛會,對蕭白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只是火鳥星上一個普通的學生,沒有可以買賣的大宗貨物,或是拿得出手的稀有物品,但是帝國商會交易所的旁邊,一個小型的交易場地則是他的目的地。

    馬上就要大考了,曾經這并不是蕭白所關心的問題。因為當時他不能修煉。但是如今,源力的波動讓他清晰地感覺到了,盡管在清醒后的幾天內,身體內微不可查的源力,呈緩慢累積,但這表明了一個意義——自己能夠修煉了。那么久牽扯到一個讓他關心的事情,大考怎么辦?大考完又怎么辦?

    現在自己看起來,仍舊是廢材,但是只要能夠修煉,進入一個比較垃圾的學院,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家里的情況讓他感到焦慮。他找到從外星球到來的黑市商人、星際海盜的目的,一方面是打聽老媽留給自己的晶石究竟是什么。對于這個事情,老爸從來都不肯說。但晶石竟然能將自己廢材的體質改變,變得能夠修煉,這樣的東西,必然比所謂的絕世功法珍貴百倍。另一個目的,便是如果晶石真的值錢,蕭白不介意將其賣掉。

    對不起了,老媽。看著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蕭白暗暗想道:“用你留下來的東西,去換我完成你的遺愿,我想就算你知道了,也一定會很欣慰的。”

    “加把勁,這玩意兒挺沉的,我們要趕緊,商會快結束了!”

    人群中,一個戴著古董牛仔帽,滿臉絡曬湖的男人在扯著嗓子叫喚著。

    “林薇兒,你的東西準備好了沒有,飛船準備預熱,那坨蠢石頭沒有你可活不下去!”

    “閉上你的鳥嘴!”這個叫林薇兒的女人坐在桌前,憤怒的罵道。她有一頭酒紅色的卷發,瓜子臉,精致的五官,配上緊身的米白色飛船制式服裝,讓緊致的身材一覽無余。

    絡腮胡的男子被罵,熱情并沒有半點減弱,他又指著身邊站著的一個洛洛星人道:“嗨!條頓,放這里呀!你這個榆木腦袋怎么不開竅,要我說多少遍,別堵在路口,對,這里,好了。你站一邊去。”

    這個叫條頓的洛洛星人將箱子搬到一邊,然后猛然抬頭,似乎是發現了什么似得,瞇著眼睛盯著閑逛的蕭白。像及了一只穿著衣服,站立的無毛熊。

    “林薇兒,喂,林薇兒~~”

    “閉嘴!”

    ”好吧好吧。把東西擺好,條頓……條頓……!”絡腮胡呼喚了兩聲,見沒有回應,轉頭看著正在發呆的條頓道:“發干什呆!干活兒!”

    條頓回過神來,湊到絡腮胡耳邊低聲說了什么,只見他眼睛一亮,抬頭望向蕭白,打量了一會道:“不可能吧,他還只是淬體啊?你沒感應錯誤?”

    條頓搖搖頭道:“其它我不敢說,但是對于這種源力波動,我絕對不會出錯。”

    絡腮胡聽完這話,眼睛瞇了起來,似乎像是獵人看到了獵物。

    ……

    正在小型交易所東張希望的蕭白,突然感到自己的源力微微地振蕩起來,這是用來沒有的感覺,這種感覺新穎而又危險,似乎有人在不懷好意的打量自己。于是他停下身,轉頭盯向這種感覺來源的方向,正好看見一個戴著奇異帽子,滿臉絡腮胡的男人向自己走來。

    兩人的目光對視之下,絡腮胡微微吃驚地一怔,隨即滿臉堆笑,像極了騙子的初始套路,熱情地道:“嗨,小兄弟,我看你東張西望了半天,是不是想買什么東西?我這里什么都有,你要不要來看看?”

    蕭白警惕地望著他,微微后退了半步道:“你是誰?”

    “我是……額……”絡腮胡撓了撓頭,一本正經地道:“我是東部行政區的黑市商人。”

    “可我沒錢買東西,倒是有個東西看能不能賣掉。”蕭白道。

    “沒問題!買東西也可以找我。我會給你一個合適的價位的。”絡腮胡熱情地伸出手,將蕭白攬向自己飛船入口處,擺著攤位方向。強大的源力波動下,讓蕭白微微吃了一驚,因為這種感覺,只在自己的老師,陸博學身上才能感覺到,也就是說,這個絡腮胡的男子,絕對是一個斗者級別的強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853204_9_251-m
文化入侵異世界
作者 姐姐的新娘
  一群巨龍搬著小板凳日夜追看《權利遊戲》。精靈大德魯伊們因為《忠犬八公的故事》而潸然淚下。<...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