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穿越三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醒了?”安逸只覺頭昏昏沉沉,聽見耳邊傳來一聲溫柔的女聲,聽聲音似乎才是個高中生的樣子。

    “你是誰?我又如何在這里?”安逸勉力睜眼,仍有些模糊,看不清來人的模樣。

    “你們快去通知曹大人,就說范樂大人醒了。”那女聲見到安逸開口說話,立刻露出喜色,面向門外吩咐了一句,才轉向安逸道:“范小哥醒了總是好的,怎么,已經忘記婉兒了嗎?”

    說話間,安逸只覺一雙有些冰涼,柔若無骨的滑嫩小手鉆入自己的手里,安逸一個激靈,瞳孔緊縮看清了這名女子。只見此女子面露羞澀,臉色微微發紅,不過一切都掩飾不住她看見安逸醒來的喜悅。

    “嘶,你叫我范樂?”安逸只覺傳來陣陣頭痛,倒吸一口涼氣問道。

    “討厭,還假裝不記得我,你若是在胡鬧,我便不再理你了。”女子長袖一揮,佯裝生氣道。

    安逸這才注意到這名女子竟然穿著漢服宮裝,頭上帶著玉釵美飾,于是試探的問道:“今天是什么年?”

    “還開玩笑,莫不是腦袋真的從馬上摔下,摔壞了?自然是獻帝一年。”那女子輕笑一聲說道。

    “獻帝?哪個獻帝?”雖然安逸知道的獻帝,只有漢獻帝一個,但是他不確定還有沒有其他的獻帝,于是確認道。

    那女子神色一變,連忙捂住安逸的嘴說道:“范小哥可不能胡說,天下只有一個漢獻帝,哪有哪個獻帝?”

    聽了女子的話,安逸已經有些明白,自己可能穿越了。沉默了許久,安逸突然問道:“對了,你剛才說的曹大人是哪位曹大人?”

    “看來范小哥真的是摔壞腦袋了,除了一天也離不開你的曹操曹大人,還能有誰?你可是曹操大人的智囊,只不過不知道范小哥的腦袋摔壞了,曹大人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喜歡你了!”女子似乎和她提到的范樂很熟,又一次開玩笑道。

    “是誰道我曹操這般無情?”安逸還未說話,只聽門外傳來一個洪亮的男子聲音,人未到,聲先至,只見來人生的細眼長髯。

    “曹大人贖罪!”自稱婉兒的女子聞聲連忙拜倒,花容失色道。

    “呵呵,退下吧,我只是來見見范樂而已。”曹操呵呵一笑,仿佛真的不在意,可安逸卻看見曹操眼眸中閃過一道微不可見的寒光。

    待那名女子退下后,曹操才急忙坐在安逸的床邊道:“范先生,你終于醒了,在你昏睡這幾天,我又遇到了一個難題,倘若沒有先生給我出謀劃策,我還真沒有幾分把握。”

    安逸只覺眼前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實,但只能硬著頭皮順著曹操的話說下去道:“不知是何難題?在下定然竭力相助。”

    “哈哈。”曹操毫不掩飾的得意大笑一聲,隨后沖兩邊下人一揮手道:“你們先下去吧!”

    “是。”兩邊下人齊齊應道。

    待人走的差不多了,曹操才道:“我答應了司徒王允大人,三日后必取一賊首級!用這把七星寶刀。”

    說話間,曹操竟從腰間抽出一把貼身軟兵,鋒利的劍身閃出寒光,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司徒王允?七星寶刀?

    安逸只覺這兩樣事物都無比熟悉,脫口而出道:“你要刺殺董卓?”

    曹操雙目瞪大,十分驚訝道:“先生一猜便中,真乃當世名士也!不知先生可有妙計相助。”

    見到安逸竟然略一思索就知道自己的目標,曹操瞬間信心大漲。

    曹操刺殺董卓?這劇情似乎有些耳熟,安逸想到了三國里面真的有這個劇情,想著想著,忽然,安逸只覺頭劇烈的疼了起來,使得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緊緊按住腦袋。

    “范先生果真如婉兒所說,落下頭疼的病根了?需不需要我找宮中的御醫來看看?”曹操見到安逸的情況,迫切問道。

    “不妨事,只是頭略有些疼痛,容我晚些時候去大人那里商議大事。”安逸扶著腦袋,勉強說道。但是他也只能這么說,曹操是什么樣的人,別人或許不知道,讀過三國的安逸可以說是十分了解曹操。曹操看似在關心自己,實際上是在關心“范樂”能不能再給他想出計策,三國中的梟雄之最可不會養一個無用之人。

    “好,范先生多休息,我便走了。”說著,曹操竟真的離開了。

    安逸這才重新將那名名叫“婉兒”的侍女叫了進來,問道:“我為何會昏睡在此?”

    “看來范小哥真的失憶了。”婉兒神情一暗,還說給安逸解釋道:“曹操大人是驍騎校尉,掌管全京坐騎馬匹。些許天前,你和曹操大人一同馴馬時,不慎墜馬,當時御醫看了之后都說范小哥已經沒有了生機。幾個時辰后,曹大人正悔哭著呢,你又有了心跳,直到今天你終于醒了。”

    安逸不知道的是,其實真正的范樂早就在摔下馬的時候死去了,而同時,范樂與安逸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就在三國殺卡牌的神奇力量之下,安逸穿越到了這個名為范樂的人的身體里,因為精神過于虛弱,沉睡到今天才醒來。

    此時,又想到了曹操刺殺董卓的相關情節的劇情時,安逸的頭有疼痛起來,忽然那張黑桃2的藤甲卡牌在腦中閃過,一絲清涼之意滑過腦袋,痛覺瞬間如潮水般褪去,神思也變得清明起來。

    一切事情好像都明朗起來,忽然,他記起了曹操之前看婉兒時眼中的寒意,略一思索之后便對婉兒說道:“你離開曹府吧,否則必將大禍臨頭。”

    說完,便起身出門,早有馬車在門外等候,直接上車,并沒有給婉兒說話的機會。他并沒有告訴婉兒曹操或許會殺她。至于聽不聽,信不信,那便是她的事了。而且就算曹操不殺她,曹操行刺董卓不管成功與否,到時候府里的人必定都在劫難逃。

    再說安逸,剛一上車,那趕車小廝便與安逸聊起天來,一路上,那小廝都沒有停嘴,讓安逸頗有幾分無奈。忽然,那小廝猛地一拉韁繩,驚得馬兒猛地一聲嘶鳴,馬車在地上留下一道不短的黑印,方才停下。

    安逸并沒有質問趕車小廝,而是掀開了車簾,發現迎面來了一隊人馬,為首之人生的氣宇軒昂,威風凜凜,甚至連坐下的駿馬也是生的異常駿勇,渾身上下火炭般紅赤,無半根雜毛。

    如果說安逸認不出這個人的話,但是他第一眼便認出了此人的裝束。頭頂束發金冠,身披百花戰袍,坐下赤兔駿馬,手持方天畫戟。除了當世戰神呂布,還能有誰?

    “這些,這些莫非就是西涼的汗血馬?好馬!好馬!!”趕車小廝有些情不自禁的感嘆道。

    安逸聞言,定睛一看,那呂布身后有幾匹無人騎乘的駿馬,那趕車小廝頗有幾分馬才,竟一眼看出了那幾匹馬的來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56070_6_80-m
傭兵的戰爭
作者 如水意
  高揚是一個軍迷,一個很普通的軍迷,愛刀、愛槍、愛冒險。

  只是為了能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