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巨額遺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蘇晴第十次仰天長嘆的時候,馬力全開的太陽公公正從蘇晴的頭頂上方普照而下,饒是陽光如此明媚,卻也無法掩蓋蘇晴心頭的淡淡憂傷。

    隨手將手中的簡歷扔進垃圾桶,已經是今天的第十個了,連續一周,她每天被十個公司禮貌的拒絕,算一算,如今已是累積到五十個數了。

    大學畢業后的蘇晴本想找份安定的工作,就算錢給的不多也好,只要有公司肯要她,混口飯吃,平淡一生就行。

    可惜老天貌似并不想她就這般平庸的過去,接連的拒絕已經讓本就貧窮的蘇晴更加揭不開鍋了。

    揉了揉扁平的肚子,就算是在嘈雜的中心市區,蘇晴覺著她都能聽見從自己肚子里發出來的抗議聲,想想自己就昨天吃過一碗泡面,便再也沒有吃過其他任何東西,加上此刻從不遠處飄散而來的飯菜香味,引得蘇晴流連忘返,直吞口水。

    ‘嘀嘀,嘀嘀’

    正當蘇晴對著玻璃窗內的一盤麻婆豆腐流口水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緊隨其后的停在蘇晴身邊,對著蘇晴按了幾聲喇叭,卻絲毫沒有轉移蘇晴對那盤麻婆豆腐的關注。

    接著,那車里的人似是不死心的又按了幾下喇叭,在確信這喇叭聲對蘇晴毫無作用之后,那車門一開一關,從車上下來一人,穿的是一身西裝革履的,彬彬有禮的朝蘇晴款款而來。

    “這位小姐,這位小姐。”

    “別鬧,沒看見我正忙嗎?”

    來人微微一愣,但看見蘇晴那副模樣,卻是禁不住淡笑一聲,“小姐,我是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今天來是有事想要請小姐幫忙。”

    “哦……啊!?”

    注意到不對勁的蘇晴下意識的側了側頭,律師?她不記得自己有什么事需要勞煩律師啊,若不是卷進了什么殺|人|案里?可自己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餓成這樣也沒想過去偷啊強的,怎的被律師找上了?莫不是騙子吧!

    下意識的想要開溜,畢竟古人云,三十六計,走為上,可是自己還沒動了,就被對方給攔了下來。

    “唉唉,小姐,別走啊,小姐,請問你是蘇晴,蘇小姐吧。”

    眼瞅著蘇晴終于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言律師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這個機會,職業性的問道。

    “……呃,是,是的。”蘇晴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順帶不動聲色的后退半步,心說這大庭廣眾的,自己又沒什么東西可搶,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看蘇晴面帶警惕的看著自己,言律師也不惱,反而好脾性的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是你姑姑的代理律師,這里有一份遺產,需要您的配合。”

    “遺……遺遺產?!”

    蘇晴聞言猶如雷劈,這是不是哪里弄錯了,印象中能夠擁有遺產的人,絕對不是像自己這般的人物。

    “你確定是給我的?”

    蘇晴指了指自己,又對著自己上下看了幾眼,好讓來人再確認一下,免得弄出個烏龍來,自己損失倒不大,就是怕這位律師跟著受罰。

    “確定。”言律師說著伸手往西裝的口袋里摸,隨后拿出一張照片遞給蘇晴,“這是你姑姑給我的照片,我能確定你就是這份遺產的繼承者。”

    接過照片,里面的那人果然是她,準確點說,是還在讀書時候的她。

    不過有張照片也不能說明什么,前些日子不就有人被騙最后連腎都少一個的例子嗎?

    “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蘇晴又不是傻,那姑姑她是聽早逝的父母說過,但這么多年過去了,她就從未見過那個姑姑,那個姑姑也沒見過她,怎么會把遺產留給她?這事兒,怎么想怎么奇怪。

    似乎是知道蘇晴會這么說,言律師早有準備的將半枚看起來有些古老的玉佩拿了出來,而蘇晴卻是在看見那半塊玉佩的時候傻了眼。

    “這是你姑姑給我的,她曾說,若是蘇小姐不肯信任,就把這個給她,便會信了。”

    有些顫抖的接過那半枚玉佩,蘇晴下意識的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在那里,貼著胸腔的位置,有半塊和它一模一樣的玉佩。而這,是早逝的父母留給她唯一的東西,說是日后若有人來尋她,以這枚玉佩的另一半為憑。

    見蘇晴逐漸放松下來,對自己的警惕也減少了許多,言律師進而指了指身后的轎車,說道,“那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看著人來人往的,路過的人皆是若有若無的朝他們所在的地方瞧瞧,看看,蘇晴頓時紅了臉,低下頭我往那輛車的放下走。

    迅速的上了那輛黑色轎車,就算是對車不了解的蘇晴也知道這輛車,不便宜。

    一刻鐘后,言律師將蘇晴載到律師事務所,在幾方公證的情況下,宣讀了姑姑的遺產。蘇晴聽了個大概,貌似是要她去繼承一幢房子和一千萬美元,不過有個前提條件,就是自己必須在那幢房子里安安穩穩的住上一年。

    一幢房子和一千萬美元,這無異于天上掉餡餅,不,應該是天上掉黃金,只要她自己不到處亂花,足夠她過一輩子了。

    可是……什么叫安安穩穩的住上一年,難道那幢房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過就算奇怪也沒關系,蘇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為別的,為了自己的肚子,也要去看看,至少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不用再為下個月的房租發愁。

    筆尖在合同書上頓了又頓,猶豫再三之后,蘇晴還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后在言律師客氣的護送下,來到了那幢她即將入住的房子外。

    遠遠的看著眼前的房子,蘇晴眼中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原本想著最多也就是個花園洋房,或者是什么高層公寓,誰知道映入眼簾的居然是這么大一幢房子!

    就像是從書中走出來的貴族庭院一般,偌大的花園種滿了薔薇,紅的,白的,黃的,應有盡有,青綠的常春藤從屋頂纏繞下來,散發著一股古老神秘的氣息,雕花繁雜的鐵門柵欄,卻是纖塵不染,似乎被人打掃的很干凈。

    “對了,別墅里還有一位老管家,你姑姑在的時候,他就在了,以后,他會負責你的日常生活,最后,祝你好運!”

    將蘇晴放在大門口,言律師好心的提醒了蘇晴一番,旋即驅車離開了,留下一句‘祝你好運’聽得蘇晴云里霧里。

    怎的來這兒住一年還會遇見什么不可預計的遭難不成?

    不過吧……這房子大雖大,看起來也別有古典風范,可是,不知怎的,給人一種瘆的慌的感覺。

    緊了緊身上的較為淡薄的衣服,后悔今日沒有穿著外套來,深呼吸幾口,這才抬腳順著石板路往房子內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137478_82_823-m
頭號強婚:軍少,求放過
作者 錦紅鸞
  “應早早,你連生你養你的父母都不放過,你會不得好死,遲早要遭報應!”面對仇家的詛咒,應早早...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