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楔子

    雒鈺國開年106年,年僅10歲的皇太子亟賢繼位,因新帝年紀尚幼,不懂朝政,國舅啟阜便順位加以輔佐。

    開年112年,皇帝亟賢年及16,朝政已被啟阜掌控6年之久,雖大小政務都會稟報皇帝,但亟賢除了給奏折蓋玉璽外,什么都做不了,失去了一國之君的實權,成為了真正的傀儡皇帝。

    亟賢已到舞象之年,本該招妃納妾,卻不曾想,后宮三千,亟賢卻滴露未沾,獨獨對大將軍家的長子洛暨來電,于是,洛暨被宣入宮,成為了亟賢的第一個男寵。

    啟阜獲知亟賢這斷袖之癖后,卻也不阻攔,在他看來,這倒不是什么壞事,亟賢若沒有子嗣,那他奪取天下的日子,也將指日可待了。

    所以,對于亟賢的這等癖好,啟阜便大肆的助長這種風氣,每年都會舉行“選秀”,為亟賢“納妾”,不到兩年,整個后宮,都充斥著龍陽之氣,也正因如此,亟賢在民間漸漸失去了民心,也背負了不少的罵名。

    ***********

    第一章自作孽不可活

    “洛醫師,豬已經睡了!”突然傳來的一聲喊叫,讓正在打盹兒的洛筱竺驚醒了過來,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不滿的喝道:“誰說我睡了?我只是閉上眼養神!”

    “洛醫師,我的意思是說,豬已經被成功麻醉,可以進行下一步治療了。”男童吸了吸鼻子解釋道。

    “哦~那把我的藥箱拿來,我們去看看來福。”洛筱竺起身拂袖,一幅準備起駕的架勢,男童會意,幫忙拿起一邊的藥箱,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洛筱竺便準備大搖大擺的移駕了。

    “洛筱竺!!”還沒走幾步,男童的母親便兇煞煞的提著菜刀奔了過來,“你到底給我的豬吃了什么?不僅眼睛斜了,嘴里還一直在冒白泡?”

    洛筱竺一頓,拍了拍腦袋,遭了,一定又是用藥過猛,麻醉過了頭,直接要了來福的命,洛筱竺來不及多想,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于是一個起跑姿勢,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消失在了街角的盡頭……

    書到用時方恨少啊,躲在馬棚里的洛筱竺已經累得快咽氣了,因為誤診,所以經常會面臨這樣的劇烈運動,醫術不見長,倒是練出了無人能匹的好腳力。想想就是欲哭無淚。

    “看來,這里也呆不久了。再見了,飛飛!”見農婦已跑遠,洛筱竺才放心的翻出了馬棚。顛了顛手里的銅板,一臉的滿足,“還好先收了錢,不然中午又得餓肚子了。”

    洛筱竺年芳16,正值破瓜年華,本應無憂無慮享受美好青春的年紀,卻自幼父母雙亡,后被師父領養,才學了岐黃之術。

    可是學藝還未精的時候,師父也跟著仙去了,不敢冒昧治人,只得可憐了那些小動物,運氣好撿回一條命,運氣不好,手一抖一滑,就是條鮮活的小生命啊。

    每想到這里,洛筱竺就忍不住涕淚交集,動物是人類的好朋友,每次為了能記住他們,還費心費力的取了名字。等以后下地獄的時候,至少能混個眼熟。

    洛筱竺雖然是一個女娃,但是為了保護自己,卻一直是男兒身的裝扮,每每在市集趕場時,洛筱竺都很想像別的女孩那樣穿漂亮的羅裙和戴好看的花飾,可無奈江湖險惡,浪蕩公子又何其多,真是苦了自己這么好的年紀和這么好的身段。

    洛筱竺大搖大擺的在集市溜達,邊磕著瓜子兒邊打望街上的帥公子哥兒,時不時的還會沖著別人拋個媚眼兒什么的,嚇得那些公子哥兒無不夾著褲襠逃走。

    “跑什么呀?我能把你吃了啊?”洛筱竺不滿的喝了一聲,轉過臉繼續磕著瓜子,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又在問候誰家的祖宗十八代。

    “哎呀,出門忘帶眼睛了啊?”正在這時,從后面沖過來一人,把洛筱竺手里的瓜子全都撞到了地上,“這還沒吃到一半……”

    “站住,小偷!”正當洛筱竺還在心疼那些瓜子的時候,后面傳來的喊聲不由得讓她有點熱血沸騰。

    喲,光天化日的,還敢偷錢?我日子過得這么寒酸,也忍住不去偷偷摸摸,這小子今天是撞在本姑奶奶的槍口上了。

    洛筱竺二話不說,拔腿就追了上去,這逃跑的功夫,洛筱竺至今沒遇到過敵手。

    “喲,沒吃飯啊?跑這么慢怎么做小偷啊?”沒一會,洛筱竺便追到了小偷,她沒有立刻攔下他,而是跟著他的速度,開始悠閑的跟他做起了心理疏導。

    “生活再怎么不容易,也不能偷偷摸摸啊?風險這么高,隨時有可能會被群毆啊?看你瘦成這樣,不被打死也被打殘啊?”

    “看你手里的錢袋,估計也沒多少嘛,要偷也得找有錢人下手啊,偷這么點,夠吃一頓么?嘖嘖嘖……”

    “我說兄弟,跑這么久你不會累嗎?能不能歇會兒,體力消耗的多就吃得多,吃得多就……”

    “夠了!”小偷實在受不了停下了腳步,上下打量了一下洛筱竺,“你腿那么短,怎么比我跑得還快?一口氣說那么多話,大氣都不喘一下,難道你會輕功?”

    “行行都不容易啊,兄弟。”洛筱竺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一臉人世滄桑的表情,在一旁的石頭上坐了下來,隨即拍了拍她旁邊的位置,示意小偷過去坐。

    奇葩人士年年都有,咋就今年特別多呢?

    小偷是實在不知道洛筱竺這是唱得哪一出,心想著,既然能追上來,還這么淡定從容的,說不定是個武林高手,也不好糾纏,顛了顛手里的錢袋,想著應該沒有多少,于是拋了過去。

    “你拿去還給別人吧!”小偷拍了拍手,心里不由得嘀咕,真是出門沒看黃歷,見了鬼了。

    “那我的瓜子……”還沒等洛筱竺說完,小偷就一溜煙的跑掉了,

    “算了,錢袋能拿回來就好了,嚇得我這一身冷汗啊……”說完洛筱竺擦了擦額頭的汗,長吁了一口氣,還好小偷被唬住了,沒有動武,不然,被打殘的可就是我了。

    做什么事情前,真該想想后果,運氣可不是每次都這么好的。咋就這么無腦沖動呢?想到這里,洛筱竺不由得往自己頭上敲了敲,成長的路何其坎坷啊……

    錢袋里東西雖不多,但卻是沉甸甸的,洛筱竺忍不住好奇,便打開瞧了瞧,這不瞧不知道,一瞧嚇一跳,里面居然全是金光閃閃的金豆子,看得洛筱竺的眼睛立馬變成了兩個金元寶。

    “夠我花好幾年了……”洛筱竺被眼前的金豆子晃花了眼,一只烤雞盤旋在腦際,哈喇子也跟著掉了下來……

    而這時,洛筱竺跟前不遠處,出現了一位偏偏的公子哥,他手拿折扇,氣宇軒昂,一襲紫衣白袍,頗為貴氣。

    “公子,需要小的上前討回財物嗎?”一旁的隨從躬身問道,

    公子立手示意阻攔,搖著折扇,且看眼前人作何選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62664_80_804-m
威武不能娶
作者 玖拾陸
  前世,將門出身的顧雲錦一心慕書香,哪怕把自己擰成了蕙質蘭心、溫柔賢淑的款兒,還是別莊病故的...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