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寵妃洛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洛夫人把點心送到兒子房間的時候,房間里已經空無一人,一問丫鬟,才知道,洛暨被圣上半夜招進了宮,洛夫人把點心放在桌上,一臉的愁容,好好的兒子,卻不得不被宣入宮做什么妃子,作為母親多少還是有點想不通的吧。

    三更的皇宮,除了巡夜的士兵動靜比較大外,還是算靜謐的夜晚,皇帝亟賢的寢宮還亮著長燈,坐在棋盤前的亟賢似乎沒有一點睡意。

    “愛妃,看起來有些乏了……”亟賢的嗓音富有磁性,一字一句猶如樂器奏出的音符般,很是入耳。

    “陛下最近棋藝見長,暨兒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走下一步。”洛暨手捻著棋子,遲遲沒有落盤。

    深夜寢宮,燭光搖曳,照在兩人的臉上,那么柔和又那么曖昧。亟賢微微揚起嘴角,起身抓住洛暨的手。

    “朕的棋藝乃愛妃所授,不管我如何努力,也難及愛妃一成,依朕看來,愛妃是懷揣心事啊……”亟賢把頭湊到洛暨的側臉,熱熱的呼吸呼在臉上,不由得叫人有點臉紅心跳。

    被一語戳中心事,洛暨不由得還是心慌了一下,起身立馬跪倒在亟賢面前。

    “陛下息怒,暨兒再也不敢了。”洛暨如此這般,倒是讓亟賢樂開了,他起身扶起洛暨,言語溫柔道,“是朕嚇著愛妃了么?瞧這手冰涼的。”

    回到原位后,亟賢命人收走了棋盤。

    “朕身體有些不適,愛妃就退下吧!”亟賢扶額,顯得有些乏了,洛暨告退,才轉身走一步,亟賢的聲音再次傳來。

    “愛妃回去后,好好的想想,朕為何深夜召你入宮。”

    聲音輕柔,卻不失威信,洛暨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臉上表情有些復雜,停頓了兩秒后,合****出了寢宮。

    深夜的風頗是涼爽,出了宮的洛暨不由得打了個寒戰,這個皇帝看似羸弱沒有實權,也鮮少過問朝政,不知道是不是生在帝王之家天生讓人望而生畏的氣場,每每看到他掛著笑意時的雙眸,就有點讓人毛骨悚然,實在難以捉摸。

    ***********

    “阿嚏!”涼風拂過,洛筱竺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這是她今天第N次打噴嚏了,可能是一想到被一個同性戀輕薄,整個人就不好了吧。

    “真是太可惜了。”洛筱竺邊擦著鼻涕邊感嘆道,好不容易長那么帥,好不容易造福了女性,卻被那個變態皇帝給收入后宮當了妃子。

    “是有點可惜,畢竟是金牌啊~”阿穆明顯沒有跟洛筱竺在一個頻道。

    兩個人站在將軍府前,各自感嘆著,在諾大的府邸前,兩個人顯得更加的渺小,猶豫再三,阿穆深吸一口氣,說道,

    “筱竺,你在這里等我,我東西還了就過來。”阿穆整理一下自己的著裝,大踏步的走上了前,

    “還了就回來吧,沒有報酬也沒關系,不要讓別人瞧不起咱們!”洛筱竺拍拍阿穆的肩膀,守在石獅后面,看著阿穆走過去。

    而這時,突然從內院傳出的簫聲引起了洛筱竺的注意,反正阿穆還沒有回來,洛筱竺搬了塊大石頭,想要看看這簫聲從何而來,院墻不高,墊塊石頭剛好,找尋一番后,在亭子里發現了吹簫的主人。

    纖長的手指在簫管上跳躍,一襲淡綠色的長袍讓他看起來如翠竹般挺拔英姿,風撩起他耳側的長發,似乎跟著悠揚的旋律起舞,雖只看到側臉,但洛筱竺已經很確定了,他就是昨天碰到的那個貴公子,原來,他真的是洛暨,那個文才了得的當朝第一寵妃——暨妃。

    直到吵鬧的打罵聲傳過來,洛筱竺才回過了神,定睛一看,才知道被打罵的不是別人,正是阿穆。

    “我沒有偷東西,這,這真是撿到的!”被打得完全沒有還手能力的阿穆一直解釋道。

    “這可是公子的貼身之物,你從哪里撿的?”其中一個仆人喝到。

    洛筱竺見狀趕忙跑過去,雖已停止了打罵,可阿穆已經全身都是傷了,洛筱竺有點氣急敗壞,沒想到好心送還失物卻還被誤會被打,只見她挽起袖管,想要沖將上去,卻被虛弱的阿穆拉住了。

    “筱竺,算了,人家人多勢眾,你過去也是受傷。”阿穆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清秀的臉龐被揍得鼻青臉腫,嘴角還滲著血跡。

    洛筱竺忍不住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沒想到,將軍府的人這么狗仗人勢,虧她之前還覺得洛暨風度翩翩,器宇不凡,不過也是虛有其表,阿穆說的對,就算她沖上去,也只有挨打的份兒,洛筱竺看了看剛剛偷看時的墻角,扶著阿穆,離開了將軍府。

    看來,以后要少管閑事了,誰知道會碰到什么人什么事,這個洛暨,不是自己能夠靠近的人,離得越遠越好。

    洛筱竺把阿穆送回他們住的破廟里,阿穆雖頭破血流,好在都是皮外傷,洛筱竺邊幫阿穆擦拭邊掉眼淚。

    “對不起啊,阿穆,都是因為我,才害你這樣的。”

    “傻瓜,怎么會是你的錯呢?我是師兄也,這點傷對我來說沒什么。只是沒能看到洛暨本人,還挺可惜的。”說完阿穆還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

    “連家丁都那么狗仗人勢,主人會好到哪里去?你還是養好傷,去做皇帝的女人吧!”洛筱竺轉哭為笑,“不過你真的不想考慮跟姑娘談個戀愛什么的,以你這種資質,完全可以傍個千金大小姐什么的……”說完洛筱竺還故意湊近了阿穆,一臉的曖昧樣兒,“真的對女人沒感覺?”

    “就你這種身材,你還是讓我去死吧……”

    “秦阿穆!!”

    “啊……”

    ***********

    洛暨拿到自己的名牌后,才意識到它丟失了,問及是誰還回來時,說是一個普通的市井小伙,洛暨便也不再問。

    坐在書房的洛暨,一手拿著名牌,一手拿著錢袋,雖然一直在掉東掉西,卻最后又都物歸原主,這么一想,洛暨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位女扮男裝的洛筱竺。

    “阿七!去把那日還我錢袋的姑娘找到,我好像忘記要給她酬勞了。”洛暨說完,嘴角微微上揚,眼神微微一漾,讓人捉摸不透。

    書童在一旁細細的磨著墨,洛暨拿起毛筆撩開袖管,在白紙上一筆一劃的寫了一個“定”字。嘴角的笑意不知是何意義。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04599_80_804-m
鳳門嫡女
作者 意千重
  她,天命之女,身份尊貴,卻被堂姐幽禁六年,毀了容貌,奪了身份,家破人亡血干而死。   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