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蛇母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聽到豬大腸的叫聲,吳歸心中冷笑:“怎么,害怕了么?不是說老子不敢捉大蛇嗎?我就捉這條巨蟒讓你見識一下老子的膽量!”

    豬大腸的聲音響起時,繩圈已經出手了。這次繩圈由于太寬大,不好操作,沒有套到巨蟒頭上,而是連石塊一起砸到了巨蟒的鼻子上。

    只見那巨蟒的大眼球轉動了幾下,巨大的蛇頭動了動,身邊的湖水就如沸騰了似的,帶著黑泥草根翻滾起來。

    “哎呀,對不起,打擾你休息了。”吳歸被它的氣勢驚到了,叫了一聲,急忙往回收藤蔓。

    卻見巨蟒頭顱忽然如充氣了一般,越漲越大,直漲到兩個腮幫子各鼓起了兩個乳白色的大氣球,才在吳歸驚訝莫名的眼光中停了下了。

    短暫的安靜之后,忽然‘咕’的一聲巨大悶響,乍起的聲音就如在耳邊擂鼓一樣,震的吳歸頭暈目眩。

    腦袋正昏沉時,又聽到‘嘩啦啦’的水聲起,只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帶著水流從沼澤躍到半空中,直向他砸了下來。

    “天吶,怎么這么大!?”吳歸驚的膽都快裂了!

    那黑影足有一輛越野車的那么大,它從十幾米高的空中落下,這雷霆萬鈞的一擊,就算一頭大象也得被砸扁了,更別說他一個小小的人類!

    托了這具身體的福,吳歸還在震驚時,身體已經條件反射的在地上滾了幾圈。

    “咚!”感覺地面一震,一股氣浪帶著飛濺的泥土樹枝沖到吳歸身上,把他掀翻了幾個跟頭,最后撞在一顆梭羅樹下。

    吳歸摔的頭暈眼花,雙目不能辨物,耳邊聽到‘嘶溜’一聲響,顧不上考慮是什么情況,急忙往旁邊閃去。可還是慢了一拍,左腿一緊,就被一個黏糊糊的東西卷住了,然后一股勢不可擋的巨力襲來,粗暴的把他往回拉。

    “完蛋了,被巨蟒纏住了!”吳歸心中叫苦,雙手奮力在地上亂抓,不時抓住些草莖樹枝,可是根本抵擋不住身后的拉力。

    “冷靜,一定要冷靜!”吳歸不斷暗示自己。

    當兵時嚴酷的訓練以及跟毒`販搏斗的經歷,馴鱷時敢于身入鱷口的膽氣,還有這具身體里無畏的記憶,都深深的影響著現在吳歸。

    他很快就穩定了情緒,思忖著怎么脫困:“必須要有武器。”

    可是唯一的武器木矛沒帶在身上,用手在地上抓了幾下,抓住了一根茬口尖銳的樹枝,緊緊握在手里。

    “有了武器,下一步要攻擊巨蟒的弱點,便是它的七寸處。那里是蛇類的心臟所在,鱗片又細嫩。若是戳正了,這根樹枝完全可以殺死一條巨蟒,前身巫歸已經成功做過很多次了。”

    心中有了底,吳歸鎮定下來,空著的右腳用力一蹬,身子轉了過來,從趴著的姿勢變成了躺著。他彎起腰,樹枝向前伸,準備和巨蟒一搏,可是看清了前面的景象后,又是大吃一驚!

    此時就算面對一條幾十米長的巨蟒,吳歸也不會太驚訝,因為他已經估計到了巨蟒的體型,有了心理準備。

    可前面那個東西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不是巨蟒,而是……一輛迷彩吉普車!

    咳咳,說錯了,是一個像吉普車那么大的迷彩癩蛤蟆!纏著吳歸大腿的便是迷彩蛤蟆的舌頭。

    “竟然是……癩、蛤、蟆!”吳歸驚的目瞪口呆。

    要說幾十米長的蟒蛇雖然驚人,但也符合自然規律,地球上完全有條件孕育這么大的蟒蛇。可是癩蛤蟆竟然也能長這么大,生物史上還從來沒聽說過!由不得吳歸不吃驚。

    “尼瑪的,老子有救了。”反應過來后,吳歸心下一松。

    這只癩蛤蟆雖然很大,但是比起自己想象中的二三十米的巨蟒,顯然危險性要小的多。面對那么大的巨蟒,吳歸估計自己存活的可能性不會超過百分之一。但是一只攻防兩端都很渣的大癩蛤蟆嘛,哼哼,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贏。

    迷彩大蛤蟆很快就把吳歸拖到了它的大嘴邊,想要一口吞下去,繼承了前任敏捷身手的吳歸怎么會讓它得逞?在入口的一瞬間,準確的把兩條腿死死抵在它的下嘴唇邊緣,又用雙手撐住蛤蟆上唇,大蛤蟆無論怎么用力都無法把獵物吃到嘴里去。

    眼見嘴邊的食物吃不到嘴,迷彩蛤蟆開始煩躁不安,它像野馬一樣前仰后合的不停蹦跳,使勁晃動身體,想要把攀在嘴上的獵物甩開。可是吳歸抓的比章魚還穩,加之蛤蟆舌頭向內拉力的固定作用,怎么都無法甩掉吳歸。

    折騰了好一會,迷彩蛤蟆才精疲力盡的停止跳動,趴在地上,瞪著兩只大眼,氣鼓鼓的盯著吳歸直喘粗氣。

    吳歸也累的滿頭大汗,汗水和著雨水從頭上流下,把視線都擋住了。他用手臂在臉上抹了一把,近處看到大蛤蟆嘴里如平板一般的無牙口腔,嘲弄道:“沒那好牙口,還想吃人肉?”

    他歇夠了,大喝一聲,鼓足力氣,用手里的尖銳樹枝向蛤蟆頭上刺去。

    眼看著樹枝要刺入蛤蟆那疙疙瘩瘩的柔軟皮膚了,又聽豬大腸在一旁尖叫道:“不要刺!”

    “嗯?”吳歸收了手,扭頭一看,豬大腸拿著木矛已經趕到了,他站在旁邊氣喘吁吁的說道:“這是蛇母蛙,它身上的疙瘩里有劇毒,人身上只要沾上一點,就會腐蝕潰爛至骨。你千萬不要捅它!”

    吳歸嚇了一跳,忙把按在一塊疙瘩上的手掌挪開,急急問道:“那該怎么辦?”

    “蛇母蛙平時很懶,也不會主動傷人,但它很暴躁,一旦被激怒,就會襲擊來犯者。它還有個非常厲害的本事,一般情況下,被它纏住,必死無疑!”

    “什么本事?”吳歸心中一緊,忙問道。

    他現在兩世的記憶混在一起,奪舍后一直以馴鱷師的記憶為主,黑荊巫師巫歸的記憶還沒有理順,雨林里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

    “你別擔心,估計那種本事它現在不能用了,否則你已經成死人了,它才不會跳上岸攻擊你。”豬大腸沒有細說,左右尋找著什么:“蛇母蛙最怕火蟻,我去看看附近能不能找到火蟻,歸哥一定要撐住。”

    吳歸見這蛇母蛙很蠢笨,只知道亂嚼舌頭,沒別的手段,看來自己一時沒有危險,便點頭讓他去了。

    看著豬大腸的背影消失在叢林中,吳歸感到沮喪不已。以前的巫歸多厲害啊,記憶中似乎沒有什么難的倒他的事情,可自己卻只會壞事。還正如豬大腸所說,從一塊玉石變成了鵝卵石。

    大蛤蟆嚼了半天舌頭也沒奈何,互相僵持了一會,它終于知道動腦子了。于是便改變了策略,開始試著用兩只巨大的前爪把獵物往嘴里塞。

    它那雙爪子又粗又短,力道一定不小,若被按到身上,絕對會把嘴巴邊上的獵物硬生生塞進去。

    吳歸緊張起來,身子扭來扭去,躲避著撥來的大爪子,一邊用樹枝去戳。

    迷彩蛤蟆的爪子太短,又沒有尖利的指甲,勉強夠著嘴邊的獵物,又被獵物手里的樹枝戳的刺痛,兩只爪子撥來撥去,還是拿獵物沒辦法。

    “哈哈哈!”吳歸得意的大笑起來,看到迷彩蛤蟆足球那么大的眼球骨碌碌直轉,瞳孔里映出自己的形象,不由笑道:“喂,蛙兄,咋哥倆閑著也是閑著,我給你唱首歌吧。”

    他用樹枝在蛤蟆嘴邊敲著節奏唱道:“愛你在心口難開唉……”

    也許吳歸的歌聲在迷彩蛤蟆耳中太難聽,它暴怒了。在原地跳了幾下,肚子里‘咕嚕’響了一聲,就像打嗝一樣,噴出一股臭氣,還帶著些不明液體,濺了吳歸一身。

    “呸呸呸!”吳歸滿臉都是黑綠色的黏稠液體,惡心的直吐口水,卻依然挺立不動。

    “就憑這點上不了臺面手段,想讓我松手,你太小看我了。”吳歸使勁一拍蛤蟆的嘴唇叫道。

    “呱!”迷彩蛤蟆的喉嚨里又響了一聲,吳歸搖頭笑道:“別白費勁了,再臭十倍也臭不倒……”

    話還沒說完,忽然看到迷彩蛤蟆嘴巴深處出來了一個恐怖的東西。吳歸見到那物,頓時被驚的渾身一抖,差點軟倒蛤蟆嘴里。

    原來迷彩蛤蟆從肚子里吐出來一個大肉球來,那肉球卻是由無數筷子粗細的小蛇組成,成百上千條各種顏色的小蛇身上裹著粘液,不斷蠕動著,慢慢向外涌了出來。

    “我、我……我擦!”吳歸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感到菊花一緊:“這尼瑪要被蛇球靠過來,就算不被毒蛇咬死,身上的九個洞也得被群蛇鉆爆!笨蛋土著人,怎么都不穿衣服呢?好歹你穿條褲子吧!”

    “豬大腸,你快點!再不回來老子就死定了!”吳歸歇斯底里的大喊。

    蛇球出來的速度雖慢,但是從迷彩蛤蟆肚子里到嘴邊的距離實在太短,最多十幾秒的時間便會滾到吳歸身上,已經等不及豬大腸回來了!

    吳歸急的嗓子冒煙,想要逃走,卻又掙脫不掉蛤蟆的舌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無數吐著信子的小蛇涌向自己。在這危急之時,他很是丟臉的感到胯下傳來一陣陣無法抑制的尿意。

    “我堂堂一個男子漢,竟然被嚇尿了!”吳歸欲哭無淚,正要等死時,忽然心頭一動。

    “不知道有沒有用,好歹試一下吧!”他立刻扔掉手里的樹枝,撩起樹皮短裙,抓住已經嚇得萎縮的小便之物,瞄準了蛤蟆的大嘴。

    “讓你嘗嘗童子尿的滋味!”吳歸吼了一聲,放開水關。

    ‘嘩嘩嘩’,一股臊氣沖天的渾黃熱尿滋到了迷彩蛤蟆的大嘴里!

    (感謝給我投出第一張推薦票的朋友,可惜在起點看不到是哪位書友投的票,遺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7209_5_226-m
德意志崛起之路
作者 終極側位
  穿越者站在新天鵝堡的露臺上,遙望著柏林的方向。那裡是帝國的中心。
  「總有一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