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個血貴族的誕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圣歷1998年,盤古共和國南部海濱一座叫做塞維爾的城市。街道上,每隔幾分鐘就有騎著機械戰馬,穿著全身復合金屬盔甲的騎警穿過。

    在這個時代里,恐慌經常出現,難得有一天沒有這個城市或者那個城市把這一類事記入檔案。有國與國之間的爭斗,有聯盟與聯盟之間的動武,有國家與聯盟之間的戰爭。除掉這些暗的、明的、秘密的、公開的戰爭之外,另外還有暴徒、惡棍、傳說的吸血鬼,向所有的人開戰,——人們常常要應征入伍抵抗外國的侵略,——偶爾也要拿起武器防止暴徒的洗劫;——但是從來沒有拿起武器來反抗過教廷和紅衣主教,因為只有他們才能讓這個世界安寧,至少,人們都是這樣認為的。

    ※ ※  ※

    “塞維爾城昨晚發生一起謀殺案,一名張姓中年男子在與人爭吵后被發現死在自己的轎車里,身體血液被抽空,兇犯手段極其殘忍……據悉,警方已將與張某爭吵的疑犯趙某控制……這已經是第三起同樣的事件了,警方懸賞10萬元丟勒大陸通用幣征集線索。”

    “《婦女之友》特別號外:過路撿垃圾的熱心老太太舉報——看見了惡魔昨夜襲擊死者的車子:‘我真的有看到是一只長著翅膀的惡魔,有長長的獠牙!’”

    “《香蕉日報》獨家報道:驗尸官的結論——如果不是惡魔,那就是惡魔一樣的男子。 ”

    “《九周刊》追蹤報道:惡魔降臨人類的末日來臨,偉大的神學家申敬炳博士認為這是惡魔對人世的懲罰。”

    ……

    一個穿著鑲釘皮衣,腦袋上光光的年輕男子將手里的晚報揉成一團,隨手扔進街邊的垃圾桶,喃喃自語:“最近兇殺案好像特別多,報紙上三天兩頭在報道,不過這一次比較刺激,竟然有人用抽空別人全身血液的方法來殺人,非常有創意。我喜歡。”

    他歪斜著腦袋,看著從身邊走過去的騎警,那質感十足的復合金屬盔甲反射著強烈的陽光,他一手擋住眼睛,臉上露出鄙夷的表情,小聲的嘀咕:“穿這么帥有什么用,又看不到臉,天知道難看不難看。”

    騎警緩緩的回過被復合頭盔包裹得緊緊的頭,從護目鏡里射出一道凌厲的目光,盯著面前笑嘻嘻的光頭青年。“身份證。”他的手已經緊緊的按到了腰間的激光劍柄上。

    光頭青年真誠的睜大了眼睛,從口袋里掏出一塊小卡片。

    “這是寶牛公司最近為軍警專業配備的寶馬110嘛,還真是帥,完全跟古代的八駿圖里的名馬一模一樣啊,帥啊,和你這一身行頭在一起配合真是完美誒……”

    “原來是市政廳的人,多謝你的配合。”騎警也不下馬,把身份證遞還給他,扭過頭,寶馬110型緩緩的前行。

    光頭青年朝遠去的騎警鄙夷的吐一口口水,轉頭看見遠處街角一身軍便裝的墳,搖晃著身體走了過去。

    項云,男,生于丟勒圣歷1975年1月5日, 23歲,未婚。現為盤古國塞維爾市政府職員,自認為很有前途。對外宣稱塞維爾市第一偶像派帥哥。平時最大愛好就是充當優秀市民,陪同塞維爾市警備隊分隊長墳·尼古拉斯一起在街頭巡邏,曾經被塞維爾市評為“十大杰出貢獻市民”、“治安保衛積極份子”的榮譽稱號。

    墳·尼古拉斯,男,生于圣歷1975年1月18日,23歲,未婚。現為盤古國塞維爾市城鎮警備隊XX分隊隊長,此人無比敬業,每天有十小時以上都在街頭巡邏,為塞維爾市警備隊大隊長之外的唯一勞動模范,受到過國家總統秦宇清的親切接見。不過至于這些榮譽和他的父親——盤古國財政大臣凱奇·尼古拉斯的地位是否有關就不得而知了。

    ※ ※ ※

    天色已近昏黃,街頭的路燈照射著街邊一個個濃妝艷抹的女人。

    這里是塞維爾市酒吧林立的中心市區,也是無數流鶯暗娼出沒的地方。街道上三三兩兩的男人不停的向著路邊性感的女人搭訕,然后就是一番討價還價,談成之后就帶著滿臉的淫笑摟著女人走向附近的某個旅館。

    一身整齊筆挺的軍便裝的墳·尼古拉斯走在街道上,路邊傳來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帥哥哥,來陪人家聊聊天嘛。”

    項云用胳膊碰碰身邊的墳:“人家叫你哪,帥哥哥。”

    墳沒有反應,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另外一邊的街角。

    項云順著他的眼神看去,那是一個穿著一身緊身皮衣的性感女人,女人也在妖媚的向著周圍路過的男人拋著媚眼。項云善解人意的拍了拍墳的肩膀:“看來你已經有目標了,完事之后記得來老地方找我。”

    墳微微的點了點頭,雙眼緊緊的盯著那個性感女人,緩步走了過去。

    性感女人依然向著周圍的男人拋著媚眼,一個矮個子男人蒼蠅般的盯了上去,他色迷迷的看著一頭金發的性感女人,慢悠悠的問:“姑娘挺漂亮的嘛,多少錢啊?”同時他的手也不規矩的爬上了女人豐滿的臀部。

    “要是舒服的話,不要錢都可以的”,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剛剛停下,身體就柔弱無力的靠上了矮個男人的肩膀,不過可惜那個男人實在是太矮小了,以至于女人仿佛是壓在他的身上一般。

    矮個男人也顧不得這么多,臉上帶著淫賤的笑容體驗著女人豐滿的曲線在他的身上帶來的快感,“好啊,那咱們……”

    矮個男人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的身體就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給抓了起來。他慌亂的掙扎,努力的回頭看著一把提起自己的人。

    “滾。”墳重重的把男人丟到身后,轟的一聲,矮個男人一屁股就跌倒在地上。引來周圍路人的側目,瞬間一身軍便裝的墳變成了整條街道的焦點。

    矮個男人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來,一臉的憤怒,嘴里大聲罵道:“他媽的,你想干什么?老子在龍港有3000多個小弟,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墳轉過身,一把摟住金發女人,面無表情的對矮個男人說:“這個女人我要了。你,可以滾蛋了。"

    矮個男人大張著嘴巴,仿佛還想說什么,但是當他抬起頭看到墳眼睛的一剎那,他把想說的話又憋進了肚子里。那是一種毒蛇般的眼神,居高臨下若無其事的盯著面前的矮個男人,平靜的眼神中卻流露出來一股強烈的兇狠,矮個男人的身體仿佛被這一道凌厲而寒冷的眼神冰凍起來。他悻悻的轉過身,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嘴里還小聲的嘀咕一句:“等……等著,我去叫人……來收拾你。”

    他一步也不敢停留,能有那樣的眼神的人,是隨時可以把他殺死的。墳的手上,那枚奇特的墨綠色的戒指也有一種令他說不出來的恐懼感。

    墳看著狼狽的逃進人群的男人,得意的大笑著摟住身邊女人的蠻腰,向著無人的小巷走去。

    圍觀的人這才三三兩兩的散去,街道上又恢復了平靜。

    ※ ※ ※

    項云滿臉無聊的坐在酒吧里,這就是他和墳所謂的老地方。

    窗外,雨越下越大,燈紅酒綠的城市在風雨中搖曳,酒吧里的搖滾歌手在臺上瘋狂地嘶吼抖動,人群如同響尾蛇一般隨著音樂嘶叫著扭動,霓虹燈晃過,照亮一個個瘋狂的肉體。

    項云的身邊,坐著一個一個滿臉大胡子的中年白種男人,他一口一口的喝著面前自帶的酒,酒瓶上寫著:“皇家禮炮二十一年”,醇酒的味道似乎讓他有些迷醉。 

    侍者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說:“先生,本酒吧不允許自帶酒水,您還是……” 

    中年白種人抬起頭,看了年輕的侍者一眼,深藍色的眼睛里忽然閃過一點紅光,侍者瞬間忘記了自己剛剛說過的話,一臉癡呆地就準備走開。

    項云朝侍者伸出一根指頭:“給他一杯和我一樣的。”他轉過臉朝著大胡子笑笑。

    大胡子友好的對項云點點頭,“我叫蘭洛斯·漢克,謝謝。”項云朝著蘭洛斯舉起手中的高腳酒杯:“我叫項云。”

    一種奇特的壓抑的感從這個大胡子白種人心里升了起來,他用眼角的余光四處掃視了一番,忽然發現酒吧的角落里多了兩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白種人。 

    項云也開始仔細的觀察著酒吧的每一個角落。

    靠近窗邊的角落里,靜靜的坐著一個女人,迷幻的燈光照耀著她一頭烏黑的長發,紅黑方格的裙子邊掛著一條方釘皮帶,身材嬌小但火爆。

    她驚愕的抬起頭,藍色而修長的眼睛瞄了瞄一屁股坐在她身邊的光頭青年。

    “小姐,我可以坐在這里么?”項云厚顏無恥的開始搭訕。

    “隨便。”女人的口氣異常冷淡。

    “謝謝,小弟名叫項云,未婚,今年23歲,愿找一名像你一樣美麗性感的女人共度一夜激情。我家做飯是用微波爐的,本人經常去國外購物,常常受到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項云的一段話說得無比熟練而且直白。

    “為什么要找和我一樣的女人?”

    “因為,其實我有個秘密……”項云壓低了聲音,女人也微微的揚起頭,想看看這個男人究竟想說什么。項云把嘴靠近女人的耳邊:"其實,我是高貴不死的吸血鬼子爵。"

    女人掩住口低聲的笑起來,項云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拿起手邊的高腳酒杯:"為了你能夠見到一名真正的吸血鬼子爵,我們難道不應該喝一杯么?"

    女人臉上也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那么子爵先生,很高興見到你。"

    ※ ※ ※

    墳緊緊的摟著身邊的性感女人,臉上露出嫖客招牌式的笑容,手也不停的在女人的身上游走,金發女人發出貓一樣愉悅的叫聲,一邊小聲的說著:“別急嘛,到了酒店,咱們有的是時間……”,一邊妖冶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把頭輕輕靠上墳的肩膀。

    墳微笑著轉過了頭,對著靠著他身上的女人說:“但是,我覺得我似乎是到不了酒店了。”

    墳的語氣寒冷得讓女人的身體都微微的戰抖,女人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有些僵硬,然后又恢復了淫蕩的笑容:“帥哥哥,你別這樣嚇人家嘛。”說著嘴巴也就輕輕的吻上了墳的脖子。忽然,女人的雙眼變得通紅,長長的獠牙刷的從嘴里伸展出來,她張大了嘴向著墳的脖子一口咬去。

    她就是暗夜的惡魔,吸血鬼。

    女人的齒尖抵上了墳的脖子,她都已經可以聽得到脖子里血液流動的誘人聲音,但是她的牙齒卻無法撕開墳的脖子,因為有一把巨大的銀質手槍已經抵上了她的額頭。

    墳依然把女吸血鬼緊緊的抱在懷里,他右手的銀色手槍緊緊的抵在吸血鬼的額頭上。

    女人的臉變得慘白,她有些驚愕的低聲問道:“你是誰?”

    墳的臉上露出一種獵人般的表情,他耐心的回答:“知道范海辛十三么?”

    女人全身猛烈的一震,奮力的掙脫墳抱住她的手,后退兩步,微微的弓下身子,手指也已經化作了利爪,“你就是狙魔人范海辛十三?你獵殺了這么多的血族,今天讓我來了結你!”女人的眼球瞬間變成了血紅色,兩顆長長的犬牙暴長兩寸,臉色變得無比蒼白,顯然已經動用了她最大的力量。

    墳無奈的笑笑:“每一次遇見的吸血鬼說的都是這樣的話,還不如說一句‘燃燒吧我的小宇宙’,這樣或許會有創意一點。”

    女吸血鬼稍微的愣了一下,隨即大聲嘶叫著,朝著墳兇狠的撲了過去。

    墳的臉上依然掛著鎮定的微笑,把黑洞洞的槍口上揚,轟的一聲,女吸血鬼的頭顱猛烈的在空中綻開一朵血花,雜亂紛飛的顱骨上依然飄動著金黃色的長發,點點的血跡混合著白色的腦漿涂滿了小巷里的墻壁。

    墳慢條斯理的吹掉槍口的輕煙,輕蔑的望著地上還在緩緩抽搐的尸體,轉身消失在黑暗的巷子里。

    ※ ※ ※

    酒吧里,項云擁著黑發女人從扭動的人群里穿梭而出。

    走出酒吧的大門的時候,她蒼白的臉已經蒙上了一層紅暈,她已經可以開始大聲的和身邊的這個男人開起不葷不素的玩笑,她也明白的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酒店、大床、等等。

    走到昏黃路燈的巷角,項云靠近女人耳邊輕輕的說了句什么,女人微笑著點點頭,站在原地看著項云走進黑暗的小巷子里。

    項云站在墻角拉開褲子拉鏈,“呼!終于舒服了。”他的聲音愉悅無比。

    雨已經變得很小了,昏黃的燈光照耀著他孤零零的身影,一股莫名的恐懼開始涌上了他的心頭。在黑暗中,巷子遠處的岔道里,有一個健壯的身影冒著雨快步的向這邊走來。

    他緩步走在大雨滂沱的街道上,身上的短汗衫很快就濕透了,貼在他身上顯出極為健壯的肌肉。這個人就是剛剛在酒吧里認識的長著滿臉大胡子的蘭洛斯•漢克。

    項云看著大胡子從自己的身邊經過,蘭洛斯匆匆的撇了項云一眼,朝著他友好的笑一下,拐進了另一條小巷。

    巷子里漆黑一片,到處堆滿了垃圾,一只黑色的流浪貓在垃圾桶里翻揀著食物,發現有人侵入它的地盤,它對著那人發出示威性的嘯叫。提著吉他盒子的大胡子一招手,那黑貓不由自主地納入他寬大的掌中,被扭斷了脖子。 

    他喜歡黑暗,這樣黑暗的環境更適合他尋找食物和獵殺敵人。 

    大胡子向巷子外看了看,后退一步,直接往淌著雨水的墻壁上一靠,碩大的身體融進了墻壁里。

    項云拉上褲鏈,想起還在前面等待他的女人,臉上泛起淡淡的笑意。

    巷子口又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

    兩個身穿黑色雨衣的白種人停在項云身邊,專注的盯著空無一人的黑巷子,項云分明看到他們碧藍的眼睛閃動著詭異的紅光。 

    白種人仿佛沒有看見項云一般繼續前行,項云慢慢跟上,從墻角露出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黑暗的小巷子。

    這兩個白種人剛剛在酒吧里看見過。作為盤古國最大的海濱城市,塞維爾有著很多大大小小的港口,本來多兩個白種人沒什么異常,但是像電影里神神秘秘穿著筆挺的黑色風衣還酷得稀爛的人來酒吧,就絕對是有事情要發生了。

    白種人走到小巷的中央,其中一個金色卷發的人嘴里飛快地吐出了一串音節,是英語,地道的古代語言。 

    “蘭洛斯,我們知道你在這里,出來吧,不要再藏了,你知道,這點小把戲對我們沒用。” 

    沒有人應答,金發人無奈地搖了搖頭,伸出右手,打了個響指,一圈肉眼可見的空氣波紋從他指尖上散發出去,所經之處雨水紛紛改道,巷子里裸露在外的電線頓時劇烈地燃燒起來,噼叭炸響著濺出無數的電火花,將黑巷子照得忽明忽暗。 

    魔法!項云猛然有了更大的好奇心,閃動著的紅色眼睛、強大的魔法、這樣的種族他從未見過。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巷子里,生怕錯過任何一幕精彩鏡頭。

    小巷里一處墻壁猛地一陣顫抖,就好像水里被投起了石頭,顯現出一圈圈的漣漪,兩個人飛快地交換了一下眼色,有著褐色頭發的白種人歡快地叫著:“找到了!長老會追殺你三十年,沒想到你會死在我們手里!蘭斯洛,為你的狂妄贖罪吧,你褻du了偉大的黑暗!” 

    兩人僅僅在一瞬間就撲到了那顫抖的墻壁處,速度快得好像他們本來就站在那里一般,兩只手,如閃電般插入墻壁,肉質的手掌插進混凝土的墻壁輕松的就好像鋼叉插進豆腐。墻壁在被他們兩人的手插入之后,飆射出兩股濃濃的帶著黑色的血液,濺到兩人的臉上,兩人伸出舌頭貪婪地舔食著血液,眼球變成了紅色,兩顆長長的犬牙從他們嘴角突現出來,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他們是吸血鬼,黑夜的君主,月下的帝王。

    項云的身體微微的有些戰抖,盡管墳每天都做著捕獵吸血鬼的工作,但是自己卻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吸血鬼。 

    “這血的味道……”金發的吸血鬼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

    褐發的吸血鬼說:"好像是……貓血?" 

    “賓果!答對!” 蘭斯洛那張臉忽然從他們身后的墻壁伸了出來,滿臉的絡腮胡子遮住了他唇角兩顆閃閃發光的獠牙。 

    兩個吸血鬼飛快地抽出手,向蘭斯洛揮去,但是一道暗血色帶著點雪亮殞星光澤的弧形閃電突然在他們胸口綻現,兩只吸血鬼的身體得重地撞到了身后的墻壁上,蒼白著臉色難以置信地看著胸口上那道長長的,深可見骨流血不止的傷口。 

    “很奇怪傷口沒有愈合嗎?” 蘭斯洛笑著,從墻里面跨了出來,右手上握著一柄暗紅色的木刀。 

    “天啊,媽的……是萊斯之刃!”金發的吸血鬼凄慘地哀嚎著,他感到自己的身體正在漸漸被麻痹。“你使用這樣被詛咒的武器,你也遲早會被武器的詛咒反噬!” 

    “你偷襲了我們!長老會不會放過你的!很快!血族就將重回大陸,到時候你絕對無處可藏!”褐發的吸血鬼狠狠地說。 

    蘭斯洛聳聳肩,歪著的臉上滿是無所謂,他邪邪的笑著說:"隨便,反正我殺的懲罰者也不下十個了,長老會早就不會放過我了。不過……你們的血,倒正好讓我滋補一下啊!"說著,他目露兇光地湊了上來。 

    兩個吸血鬼微弱地呻吟著,斜靠在墻上,搖搖欲墜。

    項云大睜著眼睛,想看看蘭洛斯接下來會做什么。 

    蘭斯洛將那把暗紅色的木刀橫在褐發吸血鬼的脖子上,另外的一只手捏住金發吸血鬼的脖子,湊了上去,兩顆獠牙慢慢地靠近金發吸血鬼的頸部大動脈。 

    一聲沉悶的聲響忽然響起,蘭斯洛踉蹌后退幾步,驚異地看著肚子上突然出現的血洞。 

    金發吸血鬼嘲弄地笑著,舉起帶著點黑氣的右手,手掌上還掛著血絲。“以為我們是低級懲罰者嗎?”

    蘭斯洛搖搖頭,腦袋一陣眩暈。他確實太大意了,這兩個懲罰者很好地掩飾了他們的力量,令他誤以為他們只是兩個低級懲罰者,趁機給了他一下子。 

    不過這一下,比起他在他們兩個胸口上刻的那一刀來,實在算不了什么。只是想趁機吸他們血的念頭看來得打消了,高級懲罰者是不能隨便靠近的,在他們咽下最后一口氣之前,都有能力傷害靠近他們的人。 

    他舉起木刀,連刺兩刀,干凈利落地刺進了兩只吸血鬼的心臟。兩只吸血鬼悲慘地哀鳴著,被萊斯之刃劃傷的他們,已經漸漸喪失了移動的能力,魔法也因血液的流失而失去了效力,只有眼睜睜看著那柄能令他們不死的身體變成流沙的木刀刺進自己心臟。 

    兩只吸血鬼的身體一點一點地干癟下去,就像快速漏氣的充氣娃娃,他們的皮膚一點一點地沙化,變成粉末狀落到地上,慢慢地,他們的哀嚎變成了漏風的嘶嘶聲,兩人的身體連同他們的衣服最終化成了一堆粉末,又被雨水沖進了下水道。 

    項云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感嘆著蘭洛斯的強大戰斗力,一不小心碰響了身邊的垃圾筒。

    蘭斯洛摸著肚子上的血洞,自語道:“見鬼,受傷了,得弄點食物來好好滋補一下。”

    正在這時項云弄出的聲響,在寂靜的夜里顯得無比巨大。

    蘭洛斯回過頭,看到那個穿著鑲釘皮衣近似光頭的青年呆在巷子口,一臉驚恐的望著自己。

    不假思索地,漢克如鬼魅一般飄了過去,以不屬于人類的速度捂住那青年的嘴,將他拖進了巷子。 

    這是個很年輕的男人,穿著很另類,緊身牛仔褲邊掛著一條方釘的皮帶,蘭斯洛很滿意這個獵物,他已經聽到了項云脖子里血液流淌的聲音。

    銳利的獠牙刺進了項云的頸部動脈,滾燙的鮮血涌入漢克口中,項云的雙手在空中亂舞著,慢慢地停止了掙扎。 

    蘭斯洛享受著美味的鮮血,腹部的傷口飛快地復元。

    “也許,我應該有自己的后代了,何況他曾經請了我一杯酒。”蘭斯洛笑著。

    ※ ※ ※

    酒店房間。

    光頭青年從浴室里緩緩走了出來,他的臉色無比蒼白,但卻散發出異常高貴的氣息。他看著窗前女人嫵媚的倩影,臉上漾起了微笑。

    他慢慢走到女人面前,一只手扳過她的肩將她軟綿綿的身體摟進懷里。

    女人很順從的整個人都靠在項云身上,項云的手,輕輕從她的臉滑到脖子,然后用熱情的嘴唇親吻著她,越是靠近胸脯,就越是吻得長久而熱烈。

    女人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發出嬌弱的喘息。項云停止了動作,帶著迷人的微笑看著眼前這個眼神迷離的女人,雙手緊緊抓住她的衣領用力一扯,伴隨著布帛撕裂的聲音,女人的上身已經完全赤裸了,在暖暖的燈光籠罩下更顯得光潔妖嬈。

    項云慢慢低下頭,溫柔的輕舔著女人嬌嫩秀挺的胸部。

    他的心里很渴望那潔白的胴體里流淌的血液,情不自禁的,兩顆尖利的獠牙從嘴邊伸了出來……

    女人身體猛的一震,她的胸部被兩顆鋒利的獠牙扎了進去。她仰起頭,痛苦的感受著身體里面血液的流失。很痛,但是叫不出來,她大張著嘴巴喉嚨里發出嘶嘶的聲音。她還在努力的維持著自己的知覺。

    血,新鮮而有力量的血液充斥著項云的嘴。

    女人微微的閉著眼睛,眼角流露出哀傷的表情,她潔白的胸部血液向潮水一樣涌出,順著身體蔓延,瞬間整個赤裸的上身已經被流淌的鮮血所覆蓋。

    她的整個身體用力的向后拱起,全身緊緊的繃著,雙腿顯得已經支持不住自己的身體,漸漸的,她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終于,項云松開了獠牙,抬起頭伸展著頸部肌肉,濃濃的血腥味讓他陶醉。

    世界似乎已經不再存在,只有無盡的快樂和源源不斷的刺激著他的鮮血。在項云的眼睛里,女人血紅色的身體在性感的扭動,血紅色的壁燈照耀著整個房間,整個世界都籠罩在血色的快感里。

    他不再憐憫懷里的女人,不管她是快樂還是不快樂的,不管她是因為什么樣的目的倒在他的懷里,只要她能夠將她的鮮血奉獻給自己,這就足夠了。 

    他微微的低下頭,的向著還掙扎在痛苦中的女人頷首行禮,輕輕的掩上房門,轉身走出了房間。

    窗外,血紅的月光沐浴著整個城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579_21_8-m
通天武尊
作者 夜云端
  他是絕世煉丹天才,因生來不能修鍊武道,遭到自己最親近的女人背叛殺害,轉世重生於一個被人欺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