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提香大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圣歷1998年,提香大陸上依然是一片歌舞升平,這是丟勒星球上唯一的一塊大陸,在這一塊大陸上,生活著形形色色的人類。

    這塊大陸上有著大大小小的三十多個國家,從圣歷1000年,人類的國家經歷了長達五百多年的混亂戰爭,失去了數億的人口,由此人類也失去了自己曾經輝煌的文明和科技。

    保存在梵蒂岡島博物館的《人類通史》的書上是這樣寫的:“巨大的飛彈落在了任何一個有人生存的地方,所有的軍官都在拼命的尋找著對方的研究所,他們不允許敵人可以擁有比自己更強大的武器……火焰燒盡了一切,燒盡了人類所有的文明。我已經開始擔憂,百年以后的人們是否會揮舞著青銅制的刀劍在水泥墻壁的殘骸中勇敢的拼殺……”

    圣歷1931年,人類在經歷了最后的一次世界大戰損失了千萬人口之后,終于形成了一個相對穩定的局面。戰爭結束的原因很簡單,人類脆弱的文明再也經不起戰爭的消耗了。被戰火洗禮了數百年的人類終于贏來了自己的和平。

    圣歷1971年,幾百年前傳說中人類使用過的圣武器激光劍終于開始裝備大陸的軍隊,無數提著鐵劍在街道上晃悠的巡警終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氣,從此他們再也不用擔心遇見十多個和自己一樣揮舞著鐵劍的強盜了。有歷史學家把人類這一次偉大的發明稱作:“丟勒的禮物。”

    在這一段時間里大陸上先后出現了三個強大的同盟國,新東京同盟,有五個君主立憲制盟國牢牢的占據了提香大陸的東北角,經濟最為發達;里海同盟,由圍繞里海的七個君主制國家組成,擁有最強大的軍力;羅斯同盟,位于大陸西部由十個國家組成,對大陸中央里海同盟控制的大片礦產和肥沃的土地虎視眈眈,兩個同盟因而小沖突不斷;而在大陸的東南腳的盤古共和國,是大陸上最巨大的共和制國家,他的面積相當于整個新東京同盟。這幾個國家占據了大陸上最肥沃的土地,其他的小國零星的分布在大陸的各個角落。其中整個世界唯一的島國梵蒂岡是整個世界的精神信仰中心,現任教皇撒加•佛蘭德斯十三世就居住在這個島上巨大的圣·丟勒大教堂里。

    在提香大陸所有的學校里,所有的老師都會告訴自己的學生,丟勒星球是一顆只有一塊大陸的星球,提香大陸的四周,全部是深不見底的大洋,在大洋的深處是不為人知的終年籠罩在黑暗里的深淵。對于大洋,人類探索了整整十多個世紀,所有進入大洋深處黑暗的人們都沒有再回來過,這已經成為擁有高度發達科技的人類的一個隱痛。

    但是梵蒂岡神學院里的教授卻有另外一種說法:我們是被名字叫做丟勒的主神創造出來的人,丟勒主神在那個名字叫做厄斯的天堂即將毀滅的時候,帶著人類的遠祖來到了這個星球,丟勒主神以愛人提香的名字命名了這個星球上唯一的一塊大陸,神的子民得以在大陸上安居樂業,而被神遺棄的子民,都是在茫茫大海深處的一個叫做煉獄的地方茍延殘喘。

    所有的人都將神學院的話當作一個可愛的笑話,畢竟高速發展的科學技術讓人們離神話越來越遠。但是在圣歷1533年,當時醉心于研究預言術的梵蒂岡教皇諾查丹瑪斯突然在一個暴雨交加的夜晚沖進大教堂,拉響了象征人類劫難的圣鐘。

    官方資料《梵蒂岡通史》上是這樣記載的:“……偉大的教皇站在高高的圣壇上,他高高的向著東方一望無際的大洋舉起了右手,一夜之間蒼老了很多的教皇小聲的喃喃自語‘1999年7月之上,恐怖大王從天而降,使安哥魯摩阿大王為之復活,前后由馬爾斯借幸福之名統治四方。’ ……比爾斯克的衰敗激烈又凄慘,城市大沒落,癥結不散,奪走了太陽和月亮,殿堂被破壞,兩大潮流將被鮮血沾染……天空燃燒五百四十次,火焰逼近巨大的新城市,一切全在瞬間燒盡,在他們裁判諾曼人時……逃跑吧,逃跑吧,從所有的日內瓦逃出來,黃金似的沙丘務將變成鐵塊。巨大的反光物體將把一切徹底毀壞,雖然在這之間遼闊的天空會有預兆存在……”

    而盤古共和國最著名的八卦周刊《八周刊》是這樣報道的:“……教皇陛下的身體抖的很厲害,伸手指了指東邊黑暗的大海,渾身顫抖,花容失色,大喊了一聲‘what…… do you want,to do’聽起來是某種古代的語言……想知道這句古代語言是怎么什么意思么?請關注周星星最新作品——《KONG FU》”

    《八周刊》因此受到梵蒂岡教廷的指責,盤古共和國盡管是一個高度言論自由的國度,但是還是迫于教廷的壓力,責令查封了《八周刊》。不過一年以后原《八周刊》的核心人士又開辦了一本《九周刊》據說由于當時盤古共和國的總統有股份在內,這是后話,暫且不表。

    諾查丹瑪斯教皇從此人間消失,《九周刊》在1900年才暴料教皇死于一種骨頭和肌肉脫離的怪病,而自己死于這種疾病,也是教皇生前就已經預言過的了。這個消息讓1900年整整爆炸了一整年,所有的人都想起教皇預言的人類大劫難,所有的人都沖上街頭,銀行門口排滿了等待取款的人,搶劫、殺人、強奸、貪污嚴重刑事案件猛增,更要命的是居然連警察都參與了進去,教廷自顧不瑕,派到羅斯王國的日內瓦傳授福音的羅素主教最后也參加了當地諾曼人暴民的暴亂。

    圣歷1900年,人類世界幾乎崩潰。各個國家紛紛調出軍隊維持秩序,鎮壓暴亂。1900年底,參加諾曼人暴亂的羅素主教被羅斯國王送上了絞刑臺。行刑前,羅素主教說:“諾曼人說,神將要拋棄他們,所以他們要毀滅神的一切。”

    當晚,羅斯王國的諾曼人組成的師團集體嘩變。

    圣歷1901年春天來的很早,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血色春天”,冰雪融化的時候,一縷一縷的雪水刷洗干凈了日內瓦街頭上被羅斯王國軍人踐踏著的諾曼族人的血跡,整個世界的大暴亂就此嘎然而止。

    暴亂停止的如此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有很多人認為是因為羅斯王國軍隊在血色春天的大屠殺導致的,但是也有很多另類的聲音。

    盤古共和國首都大學著名的歷史學家、心理學家蔣石畫教授說:“其實在血色春天之后,在人群中突然流傳了一個說法——就算是真的有人類末日,掐指一算也根本跟自己不相關,還有九十多年呢。所以很自然的,暴亂就會慢慢的平息下來。”

    也就在1901年,人類數百年為著土地或是資源的混戰也停了下來,很多的歷史學者也開始猜測起暴亂的停止和“百年戰爭”的停止是否有著必然的聯系了。

    圣歷1998年,整個人類世界迷醉在一張張紙制的貨幣里,突然從新東京同盟的民間又開始流傳起關于末日劫難的傳聞,教廷的絕密資料也被人泄漏到各種各樣的媒體上,大陸上好不容易維持的平靜局面又開始被打破,此起彼伏的暴民事件仿佛宣告著又一次的世界大暴亂即將來到。人類的精神信仰現任梵蒂岡教皇撒加·佛蘭德斯十三世開始了巡回整個大陸的祈福之行。而他的最后一站,也就是盤古國海濱大城塞維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8-m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作者 青空洗雨
  陸澤穿越到了兩千年後的星際時代。 前身自帶常年秀恩愛虐狗的父母和可愛的妹妹,雖然修鍊天賦普...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