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 斷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夏季日照總是特別的長,下午七點的天色還是非常明亮,晚風裹著熱浪奔騰來去,蒸得人汗水涔涔而下,有一種快要虛脫的錯覺,仰首四顧,一棟棟高樓大廈像放置在水中的模型,泛動起曲折的波紋。 

    我拎著襯衫,蹦蹦達達直竄到小區前門。這里新近開了個報攤,攤主是位上了年紀的老爺子,整天夾著雞毛撣子端坐如山。我湊了過去,熱情地喊了一嗓子:“晚上好!老板!” 

    老爺子沉著臉,斜乜了我一眼,瞅著我伸爪去抓晚報,抬手就是照我手背就一雞毛撣: 

    “嗯,好,報紙不白看。” 

    “我我我、我不白看!” 

    “那先交錢!” 

    “賒著?” 

    “免談!” 

    “支票?” 

    “銀行路遠!” 

    “刷卡!?” 

    “……小本生意,高科技玩不轉!” 

    “你這老頭怎么這么倔!”我忍不住梗起脖子喊。 

    “小賊,你還敢罵街!?”老爺子毫不示弱,將手中雞毛撣啪地一鞭,狠狠抽在攤面上,“告訴你,大爺我早瞅你不順眼!你小子天天看我家白書你!還裝什么上班族?沒見過你這樣窮酸的上班族!” 

    啊,啊,士可殺不可辱!什么叫假裝上班族?這分明是在狠狠羞辱我的人格!還有還有,那報紙何罪,那雜志何辜?你這么賣力抽打,打得遍體鱗傷折筋斷骨,我待會還怎么閱讀? 

    嗯,什么?看白書……?這一定都是幻聽,從來就沒真的存在過! 

    我輕舒猿臂,腳踏連環,看定了晚報位置,雙爪直出中宮,氣勢一往無前,正是那“看強虜灰飛煙滅”!老爺子不慌不忙,冷哼了一聲,眼中銀光一閃,雞毛撣一抖,撣把一化為三,赫然是傳說中的“三天撣斬”!我嚇了個冷汗淋漓,猛然變招,雙拳互擊,右拳轟在左腕之上,籍力劃出一道圓弧,斜斜滑向另一邊的畫刊,乃是借力打力,使了一招“飛天奪報流.天翔龍閃”!心下禁不住暗暗得意無比:你那“三天撣斬”招式雖然霸道犀利,然則完全捉摸錯了方位,去勢已老,定是鞭長莫及了!哪知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撣影于不可能處突地一頓,三道幻影陡然斂而為一,隨即如煙花綻放,一變三三變九,將我全身層層疊疊籠罩得密不透風!! 

    我大叫了一聲,飛跌出三尺開外,顫聲道:“飛……飛天御報流……九頭撣閃……” 

    “哼!人在報在,人亡報亡!”老爺子雙眉軒起,如怒目金剛,持劍伽南,“要白看我報,那也可以——‘越過俺的尸體’!” 

    呃,想不到居然看走了眼,這老爺子端的身手不凡!我左看右看看了半天,怎么也看不出他的破綻,只好晃晃腦袋垂頭喪氣準備滾蛋,臨走前戀戀不舍遙視一眼報紙頭版,隱約看見頭條是“疑不明分子報復社會,連續破壞銀行ATM柜員機”。 

    還真是挺有趣的標題,好想看看…… 

    我滿懷哀怨,轉身準備離去,哪知剛剛走出一步,就和人撞了個滿懷。不,與其說是撞到個人,不如說是撞到面墻……那股反沖力浩然無匹,竟然將我撞得雙腳離地飛起,跌出三米來遠!隱約聽見老爺子“哇”了一聲,好像在喊:“乖乖!” 

    我昏頭漲腦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身,勉強撐起頭看去,只見一個渾身漆黑的人走到報攤前,一聲不吭丟下小鈔,拾起那份刊有破壞提款機新聞的報紙轉身就走。 

    使勁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瞇眼再細細打量,啊,這個家伙可真強悍……大三伏的熱天,居然全身披掛齊全,穿著風衣戴著禮帽,還束了條圍巾在頸間。他的衣領翻得很高,幾乎擋住了整張臉,帽檐壓的很低,遮到了額頭的一半,仔細打量,只能隱約瞟見他的雙眼,看起來非常有神,乍一望去,就像兩道躍動的電光在閃。

    “嘖嘖,現在玩cospaly的人果然敬業,大熱天也敢這么現。”我趴在地上念念有詞,那人早已走得不見了蹤影。我非常識時務地放棄了追上去找晦氣的念頭,雖然被他撞飛實在是一個莫大的恥辱……這家伙身體真的很強壯、很強壯,跟我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和他硬撼不符合我的人生理念。

    我翻身起來,捏了捏鼻子提了提褲帶,“趕緊取錢回家,洗洗睡覺,明天還要上班呢。” 

    還是抓著襯衣,我一溜小跑跑出兩百多米,一直跑到小區ATM機前,仔細確定了周圍沒有可疑人士在窺視之后,從襯衣口袋里摸出銀行卡,湊向卡槽。 

    “等等,這個機器你暫時不能使用。” 

    一只手掌無聲無息地伸過來,擋住槽口,隨即一道厚實的身體將我頂離柜面。我嚇得寒毛倒豎,猛地跳開尺許——剛剛一再觀察四周,明明確認無人在側,什么人能憑空出現!? 

    側目一望,啊!那醒目的黑風衣,那招搖的黑禮帽,那緊裹的黑毛巾……沒錯,是那個玩cosplay的家伙!現在那家伙正看著取款機,嘴里還在低低念叨:“嗯,就是這個點”。 

    啊,shit!我承認你是比我粗壯,嗯;我肯定打不過你,嗯;老實說我看到你就腳肚子打閃;嗯……可是干啥也得講個先來后到吧!?你我都是取錢人,何苦這樣欺負人?不行!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可不是賈言箴那樣的半吊子男人,我得有骨氣,有血性! 

    我橫眉怒目,準備揮動老拳,黑衣人忽然伸出一只手掌,罩在我臉上,低聲說道: 

    “Sleep……” 

    一股倦意霍然籠罩我身,我眼皮發沉,瞳孔渙散,四肢無力。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黯淡,五感越來越遲緩,眠意昏沉,只想立刻進入深沉的夢鄉…… 

    ——如果那東西沒有出現的話。 

    我不敢肯定那是什么,甚至都沒有把握確認它是不是真的存在……我只覺得忽然有一股冰冷在身前綻開,活潑潑照拂到全身,讓我十分迅速地清醒起來。我的身體還沒有從僵硬中完全恢復,但這不妨礙我緩緩轉動頭顱四處尋找寒意來源,沒有費多大工夫,我就把注意力聚焦到了風衣人手里。 

    風衣人好像完全無視我的存在,脊背毫無防備的對著我,弓著腰專心看向ATM機。他的手里抓著一根細長物事,正是它不住向外輻射著冷洌的氣息,我勉力伸長脖子,細細打量他手里的東西——原來那是一枚閃著烏光,鋒頭很鈍的鐵箭,箭身只有小半截,缺失了尾羽那一半。 

    看來風衣人并沒有意識我已經醒轉過來,他專心致志地舉起斷箭,小心翼翼將那箭頭插向ATM機的卡槽…… 

    耀眼光華陡現! 

    我、我肯定是產生了幻覺!眼前的一切完全不能用常識來解釋!就在那箭頭和卡槽接觸的一剎那,我看到周圍的空氣突然產生了扭曲,大量電光從虛空中迸發出來,交纏錯節,ATM機的金屬外殼像水銀似地晃動,一團深邃的黑從里面冒出來,黑得極其純潔,極其濃烈,仿佛有種將一切事物都吸進去的魔力! 

    “你在干什么!?你在玩什么戲法!?”我終于忍不住,沖他大聲喊。異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風衣人猛然回過頭來,兇狠地瞪著我。 

    “你怎么能醒過來!?你難道都看見了!?” 

    他那句話完全是一個字一個字從牙縫里迸出來,似乎精神遭到了莫大的沖擊,以至于連吐詞都格外困難。 

    開玩笑!這么大的動靜,我怎么可能看不見?我又不是瞎子! 

    “你都看見了!?你居然能看見!?” 

    風衣人憤怒地咆哮著,疾沖到我身前,右手一把拤住我的脖子,很輕松就將我凌空吊起。我仍然看不到他的長相,但是卻瞟見了他明亮的雙目——不,那根本不是明亮,那是兩團碧幽幽閃耀著的磷光,陰森森讓人膽寒。 

    他用力一揮手,我打著旋飛了出去,轟然撞上ATM機,再反跌到地上,骨架像散了一般的酥脆,鉆心的痛在周身蔓延。 

    可惡,這么大的響動,這么強烈的光亮,小區的保安死哪里去了?怎么都不過來看看?回頭一定要寫上一封長長的投訴信,告得物業連褲子都當下來! 

    “不能放過你!不能放過你!” 

    風衣人重復著沒有新意的臺詞,俯下腰對著我頭臉胸腹猛踢,那力道重愈千斤,每一下都幾乎將我踢得窒息。我的眼睛高高腫起,像兩只熟透的桃子,視線完全被淚水模糊,朦朧中看到他長衣高帽,手持斷箭的形象,只覺得分外滑稽,忍不住趴在地上格格發笑: 

    “你可真差勁……跟你說……JOJO我看了幾十遍,你cos承太郎一點也不專業……” 

    風衣人有些愕然:“什么承太郎?” 

    “嘿……你可真孤陋,JOJO這樣……偉大的存在……你、你都不知道……那就是……” 

    我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眼前陡然黑光一閃,風衣人已經將那柄箭頭狠狠捅進了我的嘴里! 

    濃烈的血腥瞬間占據了我全部味覺,又澀又咸,仿佛灌了滿滿一口鐵汁,強烈的痛覺刀子似地剜割著我的神經,我甚至可以清楚聽見箭頭破開口腔肌肉的咯吱咯吱聲,我分明看見露在嘴外的箭尾越來越短,越來越短,直到全部消失…… 

    “咦?箭呢!?箭呢!?怎么沒有了!?怎么沒有了!?” 

    我聽見他咝咝地狂喊。王八蛋,這箭不都全在我的嘴里!? 

    我想譏笑他一句,張了張口,卻只是噴出更多的血。風衣人忽然又大笑了起來,笑聲唧唧呱呱像刮破的鍋底: 

    “呼呼呼呼,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同化了!同化了!” 

    風衣人領間倏地滑出一條粘粘滑滑、又細又長的紅色肉條,扭動著鉆進我嘴里,貪婪地吮吸起我的鮮血——啊,真惡心,原來這就是他的舌頭!真是好長的舌頭……簡直就跟青蛙一樣! 

    風衣人一邊猛吸,一邊發出詭異的呼哨: 

    “我記住你的味道了,呼呼呼呼,我記住你的味道了,呼呼呼呼!” 

    “shit,想不到生平第一次舌吻,對象居然是只青蛙……” 

    這是我最后的念頭……然后我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 * * * * * * 

    “商,醒醒,醒醒!” 

    恍惚之中,似乎有人在呼喊我。大爺我睡得正舒服呢,誰這么討厭來打擾我? 

    “商,醒醒,快醒醒!” 

    真討厭,我還想睡啊…… 

    “商,快醒醒!你的錢包丟了!” 

    啊!?錢!! 

    我猛地睜開雙眼,雙手如電摸向腰間,還好還好,錢包尚安……我想喘上一口大氣,卻覺得呼吸有點困難,這才發覺賈言箴把我死死摟在懷里,正抽抽噎噎痛哭流涕: 

    “商啊,商,你真是背著我干了很多缺德事呀,不然怎么取個錢也會被旱雷劈呀……鄰居們把你抬回來,說你在ATM前暈倒,周圍被破壞得一塌糊涂呀……早知道你干過那么多壞事,我絕對不會要你去的啊!拜托,做了鬼也不要來纏我,趕緊往生極樂吧……” 

    我迷迷糊糊看著他,托住昏沉沉的腦袋:被雷劈?不大對呀……我明明記得是被那個怪異的家伙襲擊了,那根箭很長,很鈍,捅進肉里還咯吱直響…… 

    猛打了個寒噤,我伸手就往腦袋摸去——古怪!從下巴一直摸到后腦勺,整個吃飯家伙都是完好無缺……再捏捏身上,更是一絲傷痕也無,皮膚光滑白潔,簡直可以媲美貴妃出浴,難道我真是被雷劈昏了過去的?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覺?可就算真是被雷劈,也沒道理這么完好無缺,一點焦糊味也沒有吧? 

    “雷、雷劈……”我苦苦思索,腦子忽地靈光一閃,猛然摟住了賈言箴,充滿期待地大喊:

    “阿箴,快想想,我們到底跟姓曹的好,還是姓劉的好?” 

    “啊……” 

    “嗯?沒有姓曹姓劉的嗎?那和姓李的混也不錯!快快,看看太原在哪里?” 

    “啊?” 

    “也不對?那怎么辦?只有上汴京變法了嗎?政治我可玩不轉啊!” 

    “啊!?” 

    “呃!還是不對!?壞了,莫非我倆只有去當二鬼子漢奸!” 

    “你怎么了!?商!不要嚇唬我!”阿箴臉色鐵青,抱著我的頭使勁搖晃,“商,你可不能瘋啊,你要瘋了,誰來給我做一日三餐!?誰來幫我墊水電房租!?誰來給我洗內衣內褲!?你可不能瘋,不能瘋啊!你要瘋了我可咋辦?嗚嗚嗚嗚……” 

    “你大爺的!”我騰的跳了起來,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口中大聲呼喊,“你少哭喪你!老子清醒得很!快老實交代,這是什么朝代!?告訴你,要是耽誤了老子的富貴大計,休怪老子辣手摧ju花,不念舊交情!” 

    “什、什么朝代?這不就是二十一世紀!” 

    “這不可能!!”我失聲大叫,“按照常識,我被雷這么一劈,至少也該回去個千兒八百年!然后我就可以輕輕巧巧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權勢財富予奪予取,后面還有一大票美女哭著喊著懇求我的垂青!” 

    “你連回去八分鐘也沒戲!你三流玄幻看多了你!你該在哪里,還是在哪里!?” 

    “啊!?”我環首四顧,果然還是在自己的小小蝸居,沒清洗的衣褲亂七八糟堆在墻角,冷冰冰的小米稀飯蔫蔫擺在桌上,賈言箴只穿了一條內褲,露著稀疏肋骨蹲在我的身旁。我頓時萬念俱灰,從美好的夢想中跌回泥地,呻吟一聲頹然嘆息: 

    “啊啊,完蛋了,白挨劈了!什么也沒撈著……” 

    賈言箴使勁揉著被我踢青的下巴,嘰里咕嚕念念有詞,我揚手給了他一個爆栗:“有什么話就大聲說,男子漢要頂天立地!” 

    阿箴猛然撐起上身,如猩猩一般咆哮,氣勢震古爍今: 

    “你!姓商的!你真知道被雷劈的嚴重性!?能撈回條命就不錯了!你還要干什么啊你?難不成還指望天賜大能給你,讓你呼風喚雨?告訴你,就你這檔次、你這完全沒有哲學思想的拜金者,到死也別指望有什么幸運!” 

    可、可恨,姓賈的,我要圈圈叉叉了你…… 

    我完全被他的搶白壓制,心中惡狠狠閃現著不潔的念頭,嘴里卻半個字也吐不出來,只能極度哀怨地使勁啃咬手指。 

    賈言箴意猶未盡,整個豬頭都湊到我面前大叫大喊,唾沫星子飛濺,仿佛滿天花雨:“你就會做白日夢你!什么異能?哈!什么神力?哈!什么回到過去?哈哈!你給我唯物一點你!告訴你,今兒賈爺就要給你來個醍醐灌頂!你要異能不是,你去異啊!你去異啊!有種你隔空把飯桌給我掀個頂朝地!” 

    我終于忍無可忍,爆發出一聲兇猛的嘶吼,一把推開賈言箴唧唧歪歪的臭臉,戟指就往飯桌隔空一點! 

    ……毫……無……反……應。 

    我灰溜溜地垂下胳膊,轉頭向阿箴望去,他也正冷笑著向我看過來,兩人目光相接,我垂頭喪氣地低下頭,他揚起腦袋洋洋得意…… 

    盛烙餅的瓷盤突然騰空而起,仿佛有只無形的手將它甩在空中,螺旋著向地面飛墜,在離地還有兩尺左右的當兒,忽聽見波的一聲輕響,盤正中赫然穿出一個指頭大小的空洞。下一刻,無數龜裂由小洞周遭生起,向外圍飛速延伸,瞬間遍布盤面,就在裂紋層層疊疊達到極盛極密的一剎那,整張瓷盤微微抖了抖,完全無視地心引力的在半空中作了個懸停,隨即乒一聲破成無數紛紛揚揚的碎片! 

    我倆愕然伸手,一齊指著兀自滿屋翻飛的瓷片,目瞪口呆、張口結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

    如果喜愛這文,請勿吝惜給予一點回復支持,謝謝

    如果喜愛這文,也請不要吝惜您手中的那一票推薦,將它介紹給更多的朋友,謝謝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07557_4_12-m
悠閒鄉村直播間
作者 名窯
  鄉村小直播,大看台。
  直播獎勵多,上山打獵配良弓,下水捉魚好網兜。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