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4 潛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鋒利的匕首懸在我咽喉兩指開外,刃身微微顫動,我甚至清晰感覺到了它散發出來的那股凜冽寒氣。燈光從天棚灑下來,輝映著刃身,在我的咽喉上投射出一道狹長的白光,那光有若實質,挾著一股冰冷的涼意,在喉頭微微來回滑動,激起一片密密麻麻的皮疹。 

    雖然匕首并沒有剁下來,但是我絕不認為它的主人有任何心慈手軟忽發善心放我一馬的意思,因為那張猙獰扭曲的面孔就緊緊貼在我的眼前,殺氣騰騰一覽無遺,我明明白白看到那對眼珠上條條密布的血絲,感受到那鼻孔里噴出的道道熏人的粗氣,還有唾液從他低聲咆哮著的大嘴里拉成絲淌下來,惡心兮兮在我的耳旁積成了一灘。 

    一切都說明,他現在巴不得將我殺之而后快,刃鋒之所以停滯不前,完全是一個意外。就在他將像碾死螞蟻一樣輕松地把我干掉的瞬間,是一種非自然的抗力將我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他的匕首仿佛劈在了一道無形的障礙上,兇猛來勢嘎然而止,他強壯的身軀本來緊緊將我壓制在地動彈不得,此刻卻緩緩升起,孤零零浮在半空,就好像有人硬在他和我的身體之間塞進了一塊巨大的布墊,生生將他隔了開來。 

    “你、你這是什么邪術!?”他怒目圓瞪,殺意彌漫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 

    “呸!什么邪術!告訴你,這是崩擊云身雙虎拳!修羅霸王靠華山!”我信口胡謅,試圖趁機將他一把掀開,試了兩下卻悲哀地發現,雖然我和他之間隔離出了寸許空間,但是他施于我身上的強大壓力卻依然存在,我便想挪動一分也是極度艱難。 

    “Shit,金田一箴箴,這次真要被你害死!” 

    我無奈地仰天而躺,心中恨恨地想。是的,如果不是賈言箴關鍵時刻一反常態頭腦短路,此刻我倆早已經脫離險境,逃出生天了…… 

    * * * * * * * 

    英雄之所以成其為英雄,除了本身能力的杰出,更重要的乃是因為他們有著常人所不具有的胸襟、節操與氣魄。雖然我曾經無數次地把自己意淫成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但事到臨頭才發現,真是遺憾,我離英雄差得實在太遠…… 

    如果是一個真正的英雄,在發現自己有機會將人們解救出水深火熱之中時,想必定是會慨然挺身而出成仁取義的吧?然而在現實里,將看守我倆的匪徒順利擊倒,博得一線生機之時,我對阿箴說的卻是: 

    “快,悄悄的,我們溜出去!” 

    其實當時我的心底有點小小的期待,期待著阿箴能義正詞嚴地駁斥我的膽怯,然后凜然拒絕我那卑鄙的提議。這樣我在將來回想起這事時,還可以抱緊最后一面十字架,保留那一絲絲的自尊,不至于因為我倆毫無廉恥的行徑而無地自容,羞愧終生。 

    可惜賈大思想家的節操觀,遠遠沒我期望得那么高尚……他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就回答道: 

    “對!別驚動任何人,我倆偷偷跑!” 

    我倆無言地對視了一眼,眼光中很坦白地流露出對彼此的不屑,然后非常有默契地貓起腰,邁起小碎步,緩緩從人群邊緣退出來。 

    我倆緊貼著墻壁邊緣,在陰影的掩護下躡足向最近的出口前進,一旦發現有避不過去的守衛,我就故伎重施,擊落一砣燈座、或者其他什么金屬裝飾物,將他砸暈在地。幸好這間中庭夠大,匪徒們之間相隔的距離都比較遠,而人質又是如此之多,大大分散了他們的精力,被人體緩沖后的重物墜地聲并沒有引起什么注意。也有兩個小嘍啰很負責任的循聲過來巡視,結果被我打下的兩座特大號吊燈壓趴,賈言箴當場以手交額,表示慘不忍睹。 

    功夫不負有心人,花了大概二十分鐘,終于成功抵達入口。互相叮囑了好幾遍“不要引起任何注意,包括湯姆和杰瑞”之后,我倆一躍而起,敏捷地鉆進小門。 

    嗯,我們的確敏捷地鉆進了小門,然后……又以十倍敏捷的速度退了出來——門外的過道上,背對我倆站著四個匪徒,顯然正在擔任警戒。 

    既然這道門后會有這么四個守衛,那么其他門外的匪徒肯定是只多不少。我之前就覺得奇怪,中庭動靜鬧這么大,整座娛樂城的保安怎么一個也沒出現,現在看來,外圍部分早就被他們牢牢控制住了。很顯然,套用一句現成話來定性,這就是一場“早有預謀的、策劃已久的、安排周詳的、性質惡劣的、影響重大的超大型集團犯罪事件”。 

    “下面怎么辦?” 

    我對著賈攤手,鋼絲已經走了一半,不可能中途回頭。賈低頭想了一會,說:“也許可以試試,走中央空調通道。”

    啊,中央空調,電影上倒是這么演過:神勇的特工人員在金屬通道里穿梭蛇行……不過像我倆這樣完全沒經過體質訓練的普通人,可能有足夠的體力和耐力完成那樣的壯舉么?好吧,就算大爺我天賦異稟,那么,還有一個關鍵性問題:中央空調的入口在哪里? 

    “這個不是問題,”賈只稍微敲了敲頭,就篤定地給出了答案: 

    “中庭這里,層高太高,而且還有綁匪看守,的確不適合讓我們慢慢尋找排風口,但是,一個地方肯定方便我們行事——”他抬起右手,翹出大拇指,向一個方向指了指:“——舞臺后面,休息室。” 

    啊,休息室,這主意不錯。不過,怎么我依稀記得,似乎在那個休息室里,匪首正挾持著大老板刑訊逼供? 

    “嗯,你說得不錯,也許我們剛一進去就會被打成蜂窩。不過,現在是二選一的問題:要么留在這里,等著匪徒們發現被砸暈的同伙,然后過來把我們打成蜂窩;要么賭下運氣,潛進休息室,找到排風口出去。” 

    混球!欺負我沒學過邏輯?什么二選一?第二個選項根本就是誘使人踩下去的陷阱!你怎么不把條件說全:也許在找到排風口之前,我倆就已經被掃成了篩子? 

    不過現在不是研究邏輯的時候,嗯……蜂窩和篩子,本質上差不多,也許一個眼會多些,一個眼會少些,但是我想我到時候肯定是沒緣分再去細數的了。也許剛才真該什么也不做,乖乖等待綁匪們勒索成功后將我們放出去,才是最好的道理…… 

    我趕緊甩甩頭,將這個頹廢的想法丟出腦海: 

    “那好,我們就賭一賭吧!” 

    * * * * * * * 

    開始聽到“休息室”,我的第一印象是聯想到公司里那種小得可憐的,只能容三五人對坐小憩的小房間。當我悄悄推開房門,探頭進去窺視的剎那,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震呆——我完全忘記了這座城堡應有的闊氣,所謂的休息室,竟是一間裝修得美輪美奐的矩形大躍層! 

    房門開處,是一道長長的引廊,兩邊墻壁上掛著許多世界著名油畫的摹作,造型華貴的壁燈散發著淡淡的黃暈,將那些摹作襯托得古色古香。沿著引廊向前弓腰躡足而行,走完一個C型,便是寬敞的客廳,據我目測,它占地不下于一百個平方。客廳四角種植著很多藤蔓類植物,順著人工架設的四條鋼架延伸到房間正中心,搭成一座蔥郁的涼棚。涼棚下面,是雕飾十分考究的室內噴泉,白花花的水柱從石魚口中吐出來,橫空飛濺,澆出一道蒙蒙水霧。如果有人走進去佇足而立,想必定是水香拂面,沁人心脾。 

    “啊啊,腐敗!”賈壓低聲音狠狠的說。 

    “非常腐敗!”我立刻附和。 

    噴泉后方正是通往二層的樓梯,階梯鮮亮醒目,似乎是拿漢白玉砌就,一名匪徒斜挎著步槍,倚在鍍銀欄桿上吞云吐霧。我和賈言箴龜縮在墻角藤蔓后頭,窺視著他的背影,小聲嘀咕商議。 

    賈抬手指著二樓天花板上一個通風口:“應該就是那個,爬進去就是中央空調氣口。下面就該看你的了,靈丸男幽助!” 

    “恰恰相反,我覺得這情況正適合你發揮,Solid.Snake。” 

    “……我抽你老大耳刮子!快把你的拈花指使出來,一指頭放倒他,開出一條光輝道路!” 

    “我倒是很想……”我慢吞吞的說,“可是我完全沒把握……” 

    嗯嗯,雖然很丟臉,但是我確實沒有想過,使出那招直接往人體發力是什么效果。我固然可以輕松折斷堅硬的燈座,但那畢竟是死物,經過長期有計劃鍛煉的人體會堅韌靈敏的多。如果我一指發出,力度不夠或者角度太差,沒做到一擊放倒,那肯定是打草驚蛇;如果我一指發出,卻又著力過猛,將目標生生擊斃……以圣父圣子圣靈的名義,我可沒有成為人間殺手的心理準備! 

    “可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匪徒!” 

    “那我管不著……我是很純潔很純潔的男童!” 

    “快奔中年的人了!你還男童個球!” 

    我倆口沫橫飛,差點便要廝打起來,頭頂突然傳來拉緊槍機的聲響,一道聲音冷冷的道:“你們兩個鬧騰得倒挺起勁,都給我手抱頭站起來!” 

    拉扯動作在瞬間僵硬,我倆真是得意忘形過了頭……居然引起了匪徒的警覺,這下可好,一切前功盡棄! 

    我發力是動下手指頭,匪徒開槍也是動下手指頭,他的準星已經對準了我,我的手卻還收在腰間沒有舉起,現況真是惡劣,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血流成河的凄慘歸宿…… 

    賈言箴忽然悶哼一聲,全身抽搐,臉上現出非常痛苦的神色,一頭栽倒在地,匪徒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槍管朝他微微歪去,口中問道:“搞什么東西?” 

    要的就是這微微一歪!我小臂猛甩起90度,拼盡了吃奶的力氣朝他腦袋發勁! 

    “嗵!!” 

    那匪徒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就像挨了巨槌當頭一擊,整個人斜斜飛起,在空中劃出一道丈許長的弧線,“噗”一聲悶響扎進了藤蔓叢里。 

    我俯下身去,焦急地拍打賈的脊背,剛剛才擂了一下,他就骨碌爬起來,笑嘻嘻的說: 

    “奧斯卡終身成就獎,應該授予我孟德斯箴。” 

    我呆呆的看了他一會,心想果然看人要帶著辨證唯物主義的眼光去看,以后可得對這小子提防點,否則說不定哪天被他賣了,還會美滋滋替他數錢……壞了,他那所謂的裸捐,現在看來根本就是一個大大的奸計! 

    我準備跑去檢查一下那匪徒,賈言箴一把將我拉住,擺了擺手,示意讓他來處理。他輕手輕腳走過去,才瞄了一眼,立刻像被踩到尾巴似的跳起來,往后退開兩步,很驚惶地向我望了很久,才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看向匪徒。 

    我口唇發干,心臟撲通撲通猛跳,胸中忐忑不安。賈言箴低著頭走回來,一言不發的盯著我雙手看,臉上露出十分復雜的神色。 

    “他……怎、怎么樣了?”我結結巴巴的問。 

    賈言箴沉默了好一會,才說: 

    “你的顧慮是對的,以后我絕不會再讓你對人體使用那能力。” 

    我有點頭暈目眩,阿箴拍了拍我的肩膀,拉著我往二樓就走,口中溫聲說:“不要掛念,生死關頭,計較不了那么多。” 

    從樓梯走上二樓,眼前是沿著四壁延伸的走道,走道邊立著大概十來扇包金木門,門上都有一面小銅牌,上面刻著“VIP”三個字母,看起來是一間間貴賓室。 

    賈拽著我的手,躡手躡腳摸到最近的一道通風口前,作了個手勢,伏下身讓我騎在他肩上,然后緩緩站起,將我托到風口柵欄前。我運力擰開柵欄,踩著阿箴先爬進去,再回身探手,將他也拉了上來。 

    阿箴拎著柵欄,細心的放回原位,盡量不留什么痕跡,然后搓了搓手,壓低嗓門興奮地說道: 

    “Mission complete!!” 

    * * * * * * * 

    即使是再有錢的金主,再奢華的裝修,也肯定不會對下水道、垃圾道、通風口這些表面看不到的地方多投進一個子兒。現在我和阿箴身處的空調通道也不會例外。通道里沒有任何光源,只能靠身下排氣口漏進來的光線照明。為防止受不了冷風侵襲而咳嗽打噴嚏,驚動不知會在何處出現的匪徒,我倆都撕下一片衣角,揉成團死死咬在嘴里。 

    在陰暗中不知道爬行了多久,我昏昏然已經不辨南北東西,賈言箴喘著氣在前面趴了下來,我湊上去,臉枕在他腰上,摳出塞在嘴里的布團: 

    “賈……你認為,我們真有把握……出去么……” 

    “你……你要聽假話……還是真話?” 

    “都……都聽聽……” 

    “那好……假話是,也許能行;真話是,難說得緊……” 

    “……” 

    我倆在黑暗中凄涼地對視,默然無語。就在此時無聲勝有聲,別有憂愁暗恨生的當兒,下面忽然傳來一聲沉悶的聲響,仿佛一口布袋摔進泥土堆里。 

    “老爺子,嘴還挺硬的啊!” 

    有人嘰里咕嚕咒罵著,狠狠摔門,腳步聲漸漸遠去。我好奇心起,趴在換氣口上向下探視,赫然看到大老板渾身是血,衣服七零八碎,皮開肉綻倒在屋角里。 

    原來下面正是一間VIP室,被綁匪們當作了臨時囚房,可是怎么沒看見那新娘在這里? 

    我轉動著念頭,繼續向下觀察,大老板肥胖的身軀此刻縮成了一團,擠在墻角瑟瑟發抖,看來已經有點神智不清。即使處在半昏半醒的狀態,他的面部肌肉兀自還在一伸一縮的抽搐,恐懼的陰影一覽無余,顯然曾遭受相當非人的待遇。 

    “大老板啊大老板……可憐你天天錦衣玉食,哪兒受過這樣的磨難?”我瞅著他的慘景,心中惻隱油然而生:“你們這些有錢人啊,享得福比我多得多,可是遭的罪也比我厲害幾十倍。所以說,有時候還是小老百姓過得舒坦,不擔驚不受怕活在屬于自己的天地。” 

    “去那邊看看?” 

    我拉了拉阿箴,向嘍啰離去的方向一指。阿箴想了想,點點頭:“反正也是找不到路出去,索性就去探看探看好了。” 

    我倆透過排風口尾隨那嘍啰的路線,爬過三四個拐角,到達了另外一間VIP室門前。小嘍啰戰戰兢兢地敲了敲門,才推開門走進去,向里面鞠了一躬,說道: 

    “老大,黃老爺子還是不肯交出保險箱密碼。” 

    “嘿,這老爺子這么嘴硬?真有意思……” 

    這道聲音非常磁性,我當即就聽出來,這正是那個挎刀不挎槍的匪首。 

    屋里忽然響起來第三個人的聲音:“我說螳螂兄啊,只怕不是老爺子嘴硬,是你家小兄弟們沒盡力喲。” 

    匪首嘿了一聲,沒有言語,看來螳螂正是他的綽號。那名小嘍啰顯得非常緊張,連聲說道:“不不不,我馬上回去繼續,回去繼續!”然后轉身就跑,慌手慌腳帶翻了一幅壁畫,一面茶幾。 

    我登時好奇心起,那個螳螂看起來非常心狠手辣,孔武有力,有什么人還能這樣對他毫不客氣,說話跋扈無禮? 

    從這角度看下去,卻只能看到第三人的一雙腳,最多勉強觀察至他的膝蓋。我抬眼看了看賈,他也是雙目灼灼顯得好奇不已,我將他推到一邊,換了一個角度,將臉死死貼在排氣口邊上,竭力向下窺視,正好那人換了下坐姿,上身微微前傾,臉部剛好湊進我視野以內,讓我看了個仔仔細細。 

    我腦中猛然轟地一下巨響,險些失聲驚呼: 

    那個高居東席,和匪首螳螂侃侃而談的人,正是剛才中槍栽倒,被匪徒們挾持進來的新郎倌,我家大老板的親兒子,黃家二少黃仁純。

    ------------------------

    如果喜愛這文,請勿吝惜給予一點回復支持,謝謝

    如果喜愛這文,也請不要吝惜您手中的那一票推薦,將它介紹給更多的朋友,謝謝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443828 4 12 m
繼承兩萬億
作者 俠想
  白小升,一個平凡打工族,繼承了兩萬億世界級大財團!<br><br>   按遺囑,他要從底...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