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一生之水(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只有合法夫妻才可能領取生育指標(當然,之前要經過漫長的認證、檢查、排隊、領號過程);至于那些因“事故”而產生的愛情結晶,那些沒有政府指標卻在母體的肚子里茁壯成長的幼苗,政府也不是不同意讓它們生下來。只不過,一旦嬰兒呱呱墜地,便是真正的生死考驗之時。

    只要嬰兒微笑,它便獲得了繼續存活的權利,從那一刻起,它才正式被社會承認為“他”,或者“她”,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但是,如果它無法通過“驗收員”的法眼,那么,以人類長遠幸福的名義,將被接生的醫生當場堂而皇之地抹殺掉。

    盡管這個法則荒謬得可笑,畢竟,嬰兒是通過哭泣來呼吸的,一生下來就會笑的孩子,從生理學上說反而不正常,但是,在各國政府強硬的態度下,微笑法則還是得到了較為徹底的貫徹,哪怕同時也制造出了足以湮沒地球的眼淚河。

    “我是個黒嬰,”寶兒對我說,“因此我沒有姓,沒有身份ID卡,也找不到任何一份工作。”

    我知道,她除了自己的小名“寶兒”和美貌之外一無所有。沒有ID卡的她,甚至連官妓都算不上,只有站在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前,等待紅燈攔下的第一輛車,然后,對著車窗玻璃,伸出一根手指,做她一晚一百元的生意。

    淫亂嗎?我仿佛聽見寶兒張開嘴唇,一遍又一遍地責問自己。她白嫩的身體上曾布滿過許多男人觸目驚心的爪印,然而她的嘴唇卻一如處女般柔軟芳香。當她第一次倒在我的懷里,在窗外的雷電轟鳴中,像受驚的小兔一樣瑟瑟發抖,一直一直抱緊我的胳膊,口齒不清地喊著“媽媽”的時候,我便清楚地告訴自己,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一轉眼,便三年了。她還是那么絕塵的美,像一朵孤芳自賞的花。

    她用自制的蛋糕和香檳迎接我。在濃烈的玫瑰香氣中我們對飲,一個有婦之夫和他的情婦,曾經的私娼,像初戀的情人般深情凝視著彼此的眼睛,氤氳的空氣中涌動著愛情甜蜜的味道。

    “威哥,我想,”她漆黑如墨的雙眸中一點亮光隱隱閃現,“要個孩子。”

    香檳卡住了我的喉嚨,我艱難地將之咽下。“寶兒,你知道的,”我慌忙向她解釋,“我的生育指標還沒批下來……”

    這話不假。只不過,以我這樣的年紀和地位,之所以遲遲沒有生育指標,是因為早在十多年前,我的妻子便已為我生下了一個兒子。兒子在八歲的時候不幸夭折了,按照規定,z直至他死亡的十年之后,我才能重新獲得第二個指標。

    這些我自然不便向她吐露。于是我輕輕環住了她苗條的腰肢,“更何況,我不忍破壞你的身材。”

    她的手按住了我,是那樣的溫暖,一股異乎尋常的熱力透過她瘦骨嶙峋的手掌,源源不斷地向我傳達著。那代表著她的決心。“如果我一定要生呢?為你生一個,完全屬于你我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我頓時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周圍的空氣都沉重地令我無法呼吸,因為她帶領著我的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下滑動,那動作充滿了母性的柔情。

    “更何況,現在,他已經在里面了。”

    不會吧?!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我生性謹慎,明明每次都采取保護措施的,究竟是什么時候……這時,她全身靠在我的懷里,幽幽地對我說起她的往事。

    寶兒生下來就沒有父親。她的母親是一個神奇的女人,在分娩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能夠在微笑法則和國家機器的眼皮底下,保全了寶兒的性命,然后,倚靠皮肉買賣養活自己。然而,寶兒畢竟是黒嬰,很快被國家人口計生局盯上了,當那些穿著白大褂的死神,手持注射器向寶兒一步一步靠近時,她的母親高高舉起了剪刀:

    “她是我和所愛男人之間唯一的紀念品,”她吼道,蠟黃色的臉上掛滿了亮晶晶的汗水,“反正只要減少一個人就好,把我的命拿去吧!”

    她用力揮下了剪刀……

    “母親當著我的面自殺了,”寶兒說,“換來我的一條命。每當我想起那一幕時,我都會忍不住抱怨她。母親為什么要舍命救我呢?地球不會因為缺少我而停止轉動。為什么不讓我干脆地死去,省得在這世上飽受煎熬,忍受痛苦的折磨呢?她只是單純地想讓我活嗎?只為了讓我,發現這世界的本質是多么的骯臟丑陋,發現到頭來我的人生只是行尸走肉,我只是參演了一場無聊透頂的游戲嗎?!”

    “但,那都是遇到你之前的想法了。”她捧起了我的臉,雙眸像冬夜的星辰般晶瑩閃爍,“如今我,終于明白自己存在的意義了。”

    “我,是為了與你相遇而生的。”她莊嚴宣布,“而且,我將通過腹中的這個孩子,世世代代永遠存在下去。就算我真的死了……”

    “別瞎說,寶兒!”我慌忙阻止她,“什么死不死的!”

    “占星師先生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活不過今年。既然背負著母親的期望和生命,好不容易來到世上,不留下一點我曾經活過的證據,我死不甘心!”她一如往常那樣,坦然,明晰,“我不會讓孩子死的。他一定可以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以微笑法則的名義?”我問。

    “以微笑法則的名義!”她回答。

    她打開隨身攜帶的項鏈,那里藏著她母親唯一的照片。“為了孩子,我們一起向在天之靈的母親祈禱吧!”她拉著我,跪在了項鏈的前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697498_82_824-m
重回六零年:嬌妻的奮鬥生涯
作者 寧小白
  原名《重回六零年:軍嫂的奮鬥生涯》   六零年代物資極端匱乏,農村靠工分,城鎮靠糧本,衣...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