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塵風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玉泉是夏龍國的經濟重地,有人笑言:玉泉富,夏龍足,也有幾分可行之理。難得的是玉泉這樣偏安一隅的城市硬是造就了一大批悍勇之將,他們保家為國奮不顧身,為玉泉贏得一“藏龍臥虎”的美名。其中玉泉的四大家族就極具傳奇色彩。 

    四大家族之首風家,是開國丞相風驚云立家,家世最短卻最顯赫,擁有皇家免死鐵卷傳家。其皇恩浩蕩不必言明。尤其是風家善有美貌女子,往往因聯姻之利,結下層層疊疊的關系網。風家經營米糧絲綢,酒樓妓院,年進萬兩還是謙虛的,特別是風家三小姐風蘊涵年僅十八如花芳齡就得當朝皇帝的寵幸尊奉為淑妃,自然是令風家地位一升再升。只因風家一向內亂不斷,才沒有形成獨霸夏龍的局面。 

    相反的是年家,以將帥聞名,當年世稱“軍神”的年堯大將軍就是年家的第十三任家主。他素有“年堯點兵,多多益善”的美譽,被奉為夏龍的保護神。自是如此,年家歷代以軍治家,立下汗馬功勞。外圍的年家族民更是靠祖先的教訓在江湖創出一“軍狼幫”,雖不如風家為官顯赫,卻比其瀟灑自在,大有一統江湖的氣勢。故每逢戰事頻繁,年家就如黑暗中驚醒的餓狼,嗜血狡詐兇狠。 

    顧家是最不顯山顯水的,本是一家藥師傳人,中途出了一個怪人——顧思。他少時拜師“黃石老人”,在醫理上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成為醫藥界的泰斗。奇怪的是,他同樣有一顆善于經營的心,在他的苦心努力下,顧家終于在醫藥界占地為王,并向其他行業侵蝕。“醫藥世家”顧家更是暗中控制著天下大半的藥師,這使得會生病怕死的人都避其鋒芒。 

    而玉家,看似簡單,以玉器珠寶為業,卻是最為神秘的家族。就是由于它的簡單至極,才讓人疑惑,這號稱傳家百年的玉家為何偏偏在名不見經傳時發達?而且,它一無背景,二無技藝,它又是如何和其他三大家族對抗的?這是所有人不知道的,也最想清楚的。 

    無可非議的是,正是因為四大家族的存在,使得玉泉得到“夏龍之珠”的稱號.一進入玉泉,縈繞四周的氣息都會變得急促熱鬧,帶上幾分熱騰騰的沖勁。 

    “綠衣,我們上去瞧瞧。”在一家酒樓前,一位翩翩少年郎對他的書童低語道。 

    “公子,時辰尚早,不如先回府應一聲,再出來游玩?”那青衫博帶的少年公子眉頭一皺,笑容中說不盡的嘲諷,“你見過進了籠子的金絲雀再被放出來嗎?”“這……公子,公子!”書童用力一跺腳,急忙趕上去。 

    青塵樓作為風家門下一頂梁柱,自有其獨特之處,那些雕欄畫棟不必細說,光是這側樓前懸掛的三層樓長的雙繡浮紗就不同凡響。微風一拂,帶動輕紗飄揚,畫面的騎虎飛生之人若隱若現,如真似幻。為酒樓平添了一份浩蕩飄渺之境,端的是奇妙。 

    少年公子仔細看了一會兒,噙著一縷溫和的笑意登上二樓,隨意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不放縱也不拘束,自然的如同常客,光是這份氣度就叫身旁的小書童心中為之一驚一咋! 

    窗外恰是蘇盯河,綠瑩瑩的水面上偶而劃過幾艘小木舟,襯著淡淡斜陽晚照,恍惚的如同以記憶中的油畫。飄過的浮萍碎花,跳躍翻騰的鯉魚,漿衣而歸的婦人女孩,他全部收入眼中,就著沁人心脾的青塵酒一口一口咽下肚,醞釀成種種繽紛的思緒。 

    “可同坐否?”一道低沉的嗓音響在耳際,震醒胡思亂想的男子,他回首一瞟,是個英俊銳氣的瀟灑人物,氣度不凡。輕頷下巴,他的示意含蓄而不過分。 

    來者嘴角微揚,一雙黑眸近似發青,流轉著詭異的光芒。“不過三年未見,玉小姐氣度大變。怎么忘了老朋友,你最好的‘朋友’——我,風劍!” 

    風劍?那個玉樓月的死對頭?青衫公子——不,是她抬眼淡淡看了他一眼,這個狡猾如狐的男子,怎么會和一個驕慢單純的小姐有沖突?本身就是極其具有韻味的話題。只是現在胭脂心情正好處在一個淡薄冷漠的境界,一時間對于危險人物沒有探詢的好奇心。轉過頭,她不輕不重地回了一句“三年前就不記得,現在如何識得?風公子!”風劍眼中一寒,死死捏住酒杯,臉上卻是波瀾不起,“玉小姐好狠的心,為了一個顧獻成忘盡天下人,我真該勸勸我姐姐,不該為了自己的幸福而傷害尊貴的玉小姐!” 

    “本來如此,她那是橫刀奪愛!”綠衣一臉的不滿,趾高氣昂的神情很是可愛。胭脂無所謂的挑挑眉,淡泊的笑靨透著三分絕情,“風公子說笑了,胭脂三年前不懂事才會如此出丑,現下看透半生紅塵。那也未必不是好事!”她頓一下,略微思考繼續講道,“我對顧公子本就沒有什么想法,只是父母的意愿違背了,終究講個理字。顧公子不顧我玉家的面子,讓我措手無策,我一個弱女子只能那樣以表怒氣,卻不想讓大家為難了。不過,說實話,對于風小姐和顧公子的婚事,我是樂見其成的。要知道好的總會在后頭。我不著急。若是這玉泉閑言閑語太多了,也不用您操心,畢竟更多的是沖我來的,傷不了風姑娘。話說回來,我來玉泉是為盡孝道,求的是安定舒心。四大家族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攙和!”

    風劍無聲的笑道,“玉小姐過于敏感,風劍并非是要探討你和我姐姐之間的問題。只是老朋友許久不見,敘敘情罷了,想來玉小姐不會把我哄出去吧!”他的眼里沒有絲毫笑意看的胭脂只想開口提點他,裝樣子也要絕對敬業,這樣馬虎的應付十分傷“老朋友”的“感情”。不過看風劍坐定不走的模樣,她只能無語對窗外,而且她越發覺得這青塵佳釀是越來越對自己的的口味了。

    風劍安穩了一段時間,黑眸緊緊盯著胭脂,讓她想忽視都十分困難,最后胭脂只能正視他的存在,問到,“風公子,有何指教。莫非我臉上有什么不妥?”風劍似乎是不經意的回答,“小姐說笑了。風劍不過是看到三年后回來的玉小姐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嬌俏模樣,偶有所嘆而已。只是,小姐回來之后有沒有見過顧公子?小姐應該是極其想見他吧,不如我為你穿針引線?”他閃爍的眼神看起來有些嚇人。

    玉樓月花了一定時間去琢磨,確定風劍眼里的那簇光芒是幸災樂禍和厭惡的神情,她不清楚到底過去的玉樓月做了什么人神共憤的事情,竟然會惹的一個銳利的男子如此針鋒相對。頭痛,也許是真的應該先回去理清玉樓月的人情關系再來應對這些脾氣古怪表里不一的人。胭脂眉頭不動,語調不變,很干脆的回到,“風公子,我現在等同于是一個新生的人。以前的種種對現在的我來說,沒有絲毫意味。公子就不要打趣了。”

    她覺得空氣悶窒呼吸難過,連原本動人的琵琶唱曲也變的啞澀難聽,真的是環境影響心境。胭脂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氣,正對風劍,行了一個標準大方的書生禮節,“風公子,樓月初會玉泉就興會公子,想必和公子果有朋友緣分。只可惜忘字心中饒,前緣盡勾銷。有所得罪的,公子見諒。小二,結帳。” 

    玉樓月言盡,就起身盈盈下樓,結了兩人的酒水費用瀟灑離去,其中始終不見一絲火氣。身旁的綠衣也知趣的閉口不說,緊張兮兮的跟在后頭。 

    風劍注視著她離開,若有所思。“她變了!”擱著老遠走來的另一個男子舉著酒杯微泯酒答話:“據玉家的探子回報,她三年前自盡未遂,喪失記憶!” 

    “可靠?” 

    男子神思深遠,和雅的面容有著幾分冷酷的陰影。連風劍都時常覺得自己不了解這個男人,剝去外衣的遮掩,他危險而劇毒。“非常可靠。不過你不覺得她變的很有趣嗎?” 

    “有趣,你這個前未婚夫該不是又想吃回頭草了吧!”風劍裝作很驚訝的樣子,來應對男子的絕情。男子眼神微揚,溫柔的語調不改其中冰冷的味道。 

    “有何不可,反正我終究是要回去探望我的‘前未婚妻’!” 

    “惹上你的女子真是可憐。” 

    “彼此彼此!聽說翠越樓的如雨想你都想瘋了!風家的薄幸郎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547320 84 849 m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作者 一見我珍
  穿越到以武為尊的未來星際,為了避開勾心鬥角,羅碧隱瞞了自己覺醒異能的事。   誰知有人不...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