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打虎英雄(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侯雨夏終于明白了過來。自己怎么莫名奇妙的回到幾百年前?而且眾人言語之間也不似作偽。這事擱在誰身上誰也不好過啊!放在自己身上就更難過了。侯雨夏心里發酸,緊接著就想到了自己的親人,戰友,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回去和他們相見?也不知道在這里應該如何生活?思量處,不由的喉頭苦澀,目光呆滯,再也提不起精神和眾人說話,一時之間竟愣在一旁,空望著不知名的遠山浮云。

    ……

    “侯小哥,你沒事吧?”

    聽到侯雨夏與眾人的交談,張老漢也知道了侯雨夏的名姓。此時見眾人還在興奮得談論著老虎的死亡過程,而侯雨夏卻呆在一旁,面色發青,兩眼迷蒙。算起來,這人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由的輕聲問道。

    “咳咳!沒事,老爺子。”

    侯雨夏也知道張老漢的身份——六十好幾的人了,領著頭打獵,也稱的上老驥伏櫪了,那個敢不叫一聲老爺子。聽到張老漢關切的話語,心頭難免又是一酸,喉嚨干澀,只好掩飾的咳了兩聲,有些感傷的答道。

    “身子不舒服?”張老漢又問道。

    “沒有,就是有點想家。”侯雨夏回答道,不經意說了實話。

    “哦,侯小哥老家是那里的?”這時王強聽到了二人的對話,插進話來,問道。

    “老家四川的。”想到自己的家,侯雨夏口氣不由帶著點點憂傷。

    “口音可不怎么像噢,不過你官話到說的好聽。”王強也聽出了侯雨夏口中的憂傷,調笑了一句。

    “那里,那里,不過出門久了,口音是有點變。”侯雨夏答道,心中卻想,總不能告訴你我在學校里學的吧?我那世界管這叫普通話吧?

    “看不出來侯兄弟還是走南闖北的人,都去過些什么地方,說來耍耍。”一個后生聽到侯雨夏的答話,有了興趣,忍不住多嘴問道。

    “也沒去過什么地方,……”

    說了一會兒,漸漸的,侯雨夏一時之間也放下了思鄉的愁緒,又和眾人說起話來。也難怪,這群人里除了張老漢和王強,大多是些與侯雨夏年齡相差不大的年輕人,雖說隔了幾百年,但也還是有些共同話題,在加上不同的背景,談著一些彼此知道不知道的事物,到是越聊越有興致。就連張老漢和王強也被這群年輕人感染,不時的插著話笑著。

    說笑之間,不知不覺天色也漸漸暗淡下去。眾人不急不忙得各自拿出家什,很快的就依著平地支起幾個窩棚,又在中間升了一堆火。幾個后生將老虎拖到一旁,其余人便圍著篝火團團坐下。圍在火邊,眾人都顯得非常興奮——畢竟打死老虎可不是經常能遇到的,說起來也算是值得炫耀的經歷,雖然美中不足的把張老漢搭了進去,受了傷,但也是不重。眾人拿出酒菜,又胡亂烤了些野味。酒酣耳熱之處,侯雨夏也成了打虎英雄,不時有人相邀到自己的村莊做客。望著這些純樸的山里人,侯雨夏有些感動,漸漸的也有了點酒不自醉得感覺!

    吃罷酒肉,興頭一過,各人便覺得有些疲累不堪。畢竟已經在山中晃蕩了三四天,在加上白日里的遭遇,這會兒更已耐不住身上的疲乏,于是吆喝了一聲散了開去,又安排了幾個人輪流守夜和照顧張老漢,剩下的人便走回自己的窩棚,各自早早的歇息。

    侯雨夏和一個后生擠了一個窩棚。窩棚不大,地上鋪了些撿來的樹枝,侯雨夏心中犯難,嘀咕著自己來到古代的第一夜要在這柴火堆上對付。同棚的后生倒是習慣,向侯雨夏道了一聲乏,倒頭就睡,不一會兒就傳來忽大忽小的呼嚕聲。侯雨夏無奈,只好在一邊躺下,卻又被身下的樹枝硌得翻來覆去的半天睡不著,一會兒想著家,一會兒又擔心自己在明朝的日子,挨到了下半夜,終于忍不住迷糊了過去。

    第二天天還蒙蒙亮,眾人早早的就起來了,吆五喝六的收拾東西。侯雨夏晚上睡的不好,被一陣鬧聲吵醒,也跟著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懵懵懂懂的看著眾人在那手忙腳亂的收拾。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找人借了塊土布,拾掇起自己的東西來。“95式步槍一桿,彈夾四個,子彈估摸著有百十來發,戰利品——臺制T75手槍一只,子彈不多,二十多發,手雷四個,刺刀一把,然后就是一些瞄準鏡,指南針一類的雜七雜八的裝備”侯雨夏默默地望著不屬于這個時代的裝備,心中不免又是一陣傷心。等到侯雨夏收拾完自己的心情和包袱,眾人也忙得差不多了。于是大家齊齊動手,扎了個擔架,把張老漢放在上面,又找了根枯木,掛上老虎,幾個人輪流抬著往山下走去。

    一路無話,走走歇歇了大半天。遠遠的看到一座小山下升起了裊裊的炊煙,眾人一下興奮了起來,腳步也更加輕快,向著炊煙升起處奔去。這時一個多嘴的人走過來告訴侯雨夏,那里就是他們的村子——桑樹村。

    桑樹村不大,坐落在伏牛山邊的一座山丘上,山下有一條小溪,從山頂到山腳散落著百十戶人家,周圍山坡河畔上幾個漢子在土地中揮舞著鋤頭釘耙。遠遠的,村里也有眼尖的人看見了眾人的歸來,等到一行人走到村前,村口已經聚集了百十號的老老少少。看到老虎不免是一陣歡呼,等看到躺在擔架上的張老漢又都過來不停的噓寒問暖。大家就圍在村前,這個叫一聲“二叔回來啦?”那個說一句“三哥你好厲害,打死了老虎。”中間還有人插上一句“大牛,你五嬸病了,過會兒去看看。”打死一只老虎,給這個小小的山村帶來了不少閑情。于是眾人圍著老虎,指指點點地交流著各自的見聞,大半響功夫,才在一片道別聲中依依不舍得散去。

    看到眾人各自回家,老虎也被幾個后生弄走,王強叫來幾個張家和自家的后輩抬著張老漢向著他山腰的房子走去。侯雨夏卻站在村前大桑樹下不知所措。還是張老漢有心,看出了侯雨夏的躊躇,開口問道:

    “侯小哥這是沒處去吧?這樣,你要是不嫌棄,就在我家先暫時住下?”

    “這,這,……”侯雨夏開始還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又想到自己的確無處可去,只好說了聲叨擾,便跟著張老漢走了。

    到了張老漢家中,王強吩咐著小輩輪流幫著張老漢的婆娘照看著張老漢。侯雨夏住了人家的房子,也在一旁表示要幫忙照看,王強又囑咐了幾句,見著也沒什么可以幫忙的,便和幾個后生各自回家去了。

    到了晚上,村里的里長到挺盡職,巴巴的跑到張老漢家里來。先是關懷了張老漢一下,接著便開始盤問起侯雨夏的來歷。畢竟明朝的戶籍還是挺嚴的,突然冒了個陌生人出來,又沒有路引,當然不放心。里長吹著山羊胡子盤問了侯雨夏半天,侯雨夏左支右拙地編排者自己的來歷,問得急了,忍不住用四川話罵了開來。沒想到那里長一聽,卻放下心來,“不就是山那邊的湖北佬麻** ,還當我沒見過,”又看侯雨夏精精壯壯的,猜想著侯雨夏八成是個逃亡軍戶。(此時已是明朝開國已經兩百余年,大量的土地兼并和沉重的賦稅造成許多百姓流失,逃戶逃丁,不絕于野,而且都愛往山里逃,剛開始官府還下了禁山令,不時的還派出官兵搜山,與這些逃民發生過武裝沖突,到了后來人逐漸多了也不管不過來了,反而將這些逃戶流民聚集在一起,編為里甲,建立起大明國的基層組織收稅。)自認為知道了侯雨夏的來歷的里長,也不多問,告訴侯雨夏每年繳上三厘銀子的正賦再加上四厘遼響,就給侯雨夏在這桑樹村落戶。當然啦,如果不報上去的話,這七錢銀子就落入里長的口袋里了。侯雨夏被問得煩了,想也不想也就答應了,于是我們的主人公就正式落戶大明國河南省河南府盧氏縣桑樹村,當上了大明朝的順民。

    **注:具不可靠考證,由于清初大量湖廣移民涌入四川,現在的四川話就是在明末湖北官話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05052_5_224-m
明朝敗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弘治十一年。   這是一個美好的清晨。   此時朱厚照初成年。   此時王守仁和唐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