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村舊事(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侯雨夏現在越來越佩服自己了。

    來到明朝沒有多久,自己就基本上適應了。雖然生活方面還有一些不便——比如刷牙洗手這樣的瑣事——但總的說來還過得去。加上這里山清水秀,民風淳厚,在過慣了現代生活的侯雨夏眼中倒是一翻別樣風情。

    當然了,開始還是有點不習慣的。初到桑樹村的第二天,侯雨夏就把自己關在張老漢的柴房里,不是對著墻壁發呆,就是躺在床上睡覺,每天只有吃飯的時候出來走走。過了幾日,大概是在柴房里呆得有些悶了,于是每天大清早的就往山里跑,期望著再來一場大霧把自己帶回去,一直到很晚了才魂不守舍的回到村里。

    沒多久,桑樹村的村民就注意到:有一個人每天在田間地頭瞎轉悠,問著不清不楚的問題,時不時還往山里鉆,然后就聽見山中飄來一陣陣呼天搶地聲,有一次甚至還聽到了一連串的爆竹聲。聽隔壁王老哥說就是這個人用一把奇怪的鳥槍打死了老虎。打扮怪,言語怪,人更怪。侯雨夏的到來在平靜的村莊泛起了一絲漣漪,村民們紛紛議論著他的古怪的言語,莫名的行為,猜測著他的身世,但更多的卻是一種憐憫。沒有人去上去阻止他或者斥罵他,甚至沒有人去打攪他,人們更多的是去習慣這一切,偶爾微笑著和他搭著話。畢竟這年頭不時有人因為在山外活不下去而逃進山里,何況本身桑樹村最早的村民也是從外地逃來的,大家都是苦命的人。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個把月,直到某一天清早,侯雨夏從夢中醒來。就算你現在就問侯雨夏,他還是說不清那天早上的感覺。如同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悟出了佛經,侯雨夏表現的像一個虔誠的佛教徒,突然“頓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從心底泛起:自己就是明朝人,過往的一切不過是一場春秋蝴蝶夢而已罷了。夢醒時分,侯雨夏終于平靜了下心緒,接受了自己回到明朝事實。

    很快地,無所事事的侯雨夏開始盤算起自己在古代的生活了。這些日子住在張老漢家中,吃喝到是不愁,張老漢對自己這個救命恩人也沒什么好說的,而且前幾天王強過來,從賣虎皮,虎骨得到的十幾兩銀子中分給了侯雨夏五兩多碎銀,張老漢婆娘的臉色也明顯改善。一時衣食無憂的侯雨夏慢慢的想著:

    “進城去?不行,自己在這兒人生地不熟的,廿一世紀自己是光榮的人民解放軍,到了這兒可別混成盲流了,雖然我們都穿迷彩服。找地方打工?也不行,先不說這年頭有沒有打工還得兩說,就自己這本事,遛遛街,欺負下小毛孩還行,其它的就難說了。種地?還是不行,自己七歲才知道吃的米是從地里長出來的而不是母親放在樓下超市里的。再說了,到現在自己都還分不清麥子和谷子,連鋤頭都沒拿過。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思來想去,高不成低不就,文唔得武將就的侯雨夏最后只好無奈的從張老漢那里借了一張弓,又不知從哪個旮旯翻出了一把破舊的柴刀插在腰間,最后背上現代化的步槍,跟著眾人走進大山,成為了伏牛山中的一名獵戶。

    打獵生活還是很快樂的,成日在山里打轉,鉆鉆山溝,爬爬山坡,侯雨夏也算見識到了祖國的大好河山。閑暇之時還認識了不少珍禽異獸,花花草草什么的。而且根據某老人家的著名論斷“科學技術才是第一生產力”。侯雨夏使用這個時代沒有的大規模殺傷武器——自動步槍——成功的謀殺一只冬眠的大狗熊,一只餓得皮包骨頭的金錢豹,以及十數只侯雨夏后來知道名字的山珍野味后,侯雨夏的腰包也鼓了起來,附帶著還有了點小小的名氣。有了名氣,侯雨夏的生活也逐漸美滿了起來,雖然侯雨夏也知道別人熱烈的眼神,關切的話語大多是沖著自己手中的步槍來的,但這并不妨礙侯雨夏滿足自己那點小小的虛榮心,而且快到冬至的時候,村里人大家動手,幫著侯雨夏在半山腰的一塊臺地上搭了一間土胚茅屋。茅屋落成的當晚,侯雨夏在屋外擺了十幾桌,席間,趁著酒意,侯雨夏滿含熱淚的正是宣布自己終于成為有產階級了。

    漸漸的,侯雨夏真正的有些樂不思蜀了。

    ※     ※     ※     ※     ※     ※     ※     ※     ※     ※     ※

    光陰飛逝,轉眼時節就臨近年關。小半年下來,靠著熊膽豹皮等等收入,侯雨夏積蓄了約莫十幾兩銀子,算是過上小康生活了(要知道這年頭一戶平民一年收入也不過五六兩銀子)。這一天,吃過晚飯,侯雨夏看著窗外的寒風嘯嘯,放棄了去王強家串門的打算,趴在火炕上盤點著自己家產。看著一個個小小的銀錠在油燈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侯雨夏憧憬著在古代的美好生活。“我現在的收入放在廿一世紀可以叫做中產階級了吧?”侯雨夏偷偷的想著:“等開了春,俺要到山外走走,老是聽別人講什么小資生活,小資情調什么的,我也要小資一回,有可能的話去到省城開封,最不濟也要到洛陽去看看。畢竟來一趟明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出去見見世面,可有點對不住自己。”

    “砰!砰!砰!”

    侯雨夏正沉醉在對未來的美好憧憬中,突然被一陣敲門聲打斷,心頭自是不爽。翻了個身,從床上坐了起來,手里拿著錢袋,口中不滿的問道:

    “誰啊?輕一點不行?這么夜了。”

    “夏哥,是我。快點開門,出事了,老爺子和里長都叫你趕快下去。”

    “這地方能出什么事?”侯雨夏不滿的小聲嘀咕道,順手將錢袋放在米缸里,拉開門閂。一股寒風裹著雪花吹了進來,侯雨夏打了個激靈,然后就看見王二狗縮著頭站在門外。

    “二狗子,什么事大驚小怪的。”侯雨夏口氣有些不好。

    “夏哥,山下面來了好多人。”王二狗對侯雨夏的口氣毫不在意,解釋著。山村里長一輩的人管侯雨夏叫侯小哥,年輕點的本來打算叫侯哥的,不過侯雨夏聽著耳熟,一番抗議和老拳后,都改口叫夏哥了。

    “來了就來了嘛,叫我干啥?”侯雨夏還有點糊涂,聲音也不清楚。

    “什么來了,夏哥,全是饑民,逃荒來的,好幾百號,看那架勢我們不給他們糧食,他們就要動手硬搶。”王二狗看著侯雨夏犯著糊涂,有點急了。

    “什么?要動手硬搶?”侯雨夏被冷風吹了一陣,清醒了一點,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操家伙保護自己積蓄的銀子。不過馬上反映過來,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走走走,趕緊下去!”侯雨夏有點慌忙,回身從床下拿出手槍,別在腰間,反手關上了門。

    在村子里住了幾個月了,侯雨夏對現在的時代也有了不少的了解。就像剛才二狗所說的饑民,侯雨夏就見過不少。由于今年的年景不好,不少地方鬧著饑荒。自打入冬開始,桑樹村就陸陸續續接待了一兩百個逃荒的災民。有的災民受了接濟,不想離家鄉太遠,就在附近安頓了下來,打算著來年在這里開荒種地,有機會得話還要看看能不能再回去;有的則聽說湖廣比較富庶,于是接著翻過山,繼續前行到湖廣去討生活。

    可惜當中也有幾個害群之馬,接受了救濟不思報恩,反而趁著村民不注意之時行一些雞鳴狗盜之事。侯雨夏就在自家屋里堵住過一個。一般遇到這種事,村民大多把那人打上一頓,哄走了事。可是侯雨夏卻注意到那些人的眼睛——無邊的死寂——這種眼神侯雨夏在戰場上見過。當自己的戰友倒在身邊的時候,連隊里很多人就擁有這樣的眼神,隨之而來的就是無情的殺戮,在那個時候人是沒有思想的,殺,殺,不停的殺,直到被殺。

    “人要沒了飯吃,那可是什么都干得出來的啊!”侯雨夏踩著積雪,高高低低的走在小路上,邊走邊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5804_5_22-m
逍遙小書生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工科男,穿越古代成為一名窮書生。大腦裡面居然裝著一個圖書館,各種知識應有盡有!這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