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懋才上崇禎的奏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臣陜西安塞縣人也,中天啟五年進士,備員行人。初差關外解賞,再差貴州典試,三差湖廣頒詔,奔馳四載,往還數萬里。其間如關外當抑河之敗,黔南當圍困之余,人民奔竄,景象凋殘,皆臣所經見。然未有極苦極慘如所見臣鄉之災異者!臣見諸臣具疏,有言父棄其子,夫鬻其妻者;掘草根以食,采白石以充饑者,猶未詳言也。臣今悉為皇上言之:臣鄉延安府,自去歲一年無雨,草木枯焦。八九月間,民爭采山間蓬草而食。其粒類糠皮,其味苦而澀。食之,僅可延以不死。至十月以后而蓬盡矣,則剝樹皮而食。諸樹惟榆皮差善,雜他樹皮以為食,亦可稍緩其死。迨年終而樹皮又盡矣,則又掘其山中石塊而食。石性冷而味腥,少食輒飽,不數日則腹脹下墜而死民有不甘于食石而死者,始相聚為盜,而一二稍有積貯之民遂為所劫,而搶掠無遺矣。有司亦不能禁治。間有獲者,亦毫不之怪,曰:“死于饑與死于盜爾,與其坐而饑死,何若為盜而死,猶得為飽鬼也。”

    最可憫者,如安塞城西有糞場一處,每日必棄二三嬰兒于其中。有號泣者,有呼其父母者,有食其糞土者。至次晨,所棄嬰兒,已無一生,而又有棄子者矣。更可異者,童稚輩及獨行者,一出城外便無蹤跡。后見門外之人,炊人骨以為薪,煮人肉以為食,始知前之人皆為其所食。而食人之人,亦不免。數日后,面目赤腫,內發燥熱而死矣!于是死者枕藉,臭氣熏天,縣城外掘數坑,每坑可容數百人,用以掩其骸骨。臣來之時,已滿三坑有余,而數里以外不及掩者又不知其幾許矣。小縣如此,大縣可知。……具有司束于功令之嚴,不得不嚴為催科。僅存之遺黎,止有一逃耳。此處逃之于彼,彼處復逃之于此。轉相逃,則轉相為盜,此盜之所以遍秦中也。

    總秦地而言,慶陽、延安以北,饑荒至十分之極,而盜則稍次之;西安、漢中以下,盜賊至十分之極,而饑荒則檔次之。" (見《明季北略》卷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061389_5_22-m
如意小郎君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雙料碩士,魂穿古代。   沒有戒指,沒有系統,沒有白鬍子老爺爺,連關於這個世界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