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擁翠湖的高手(4)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黃風哪吒手下的一個堂主小聲對黃風哪吒說:“舵主,這馮護法我看也是徒有虛名,竟然連個小姑娘都打不過。”

    黃風哪吒帶著幾分嘲弄低聲說:“真想不明白幫主自己會請他來做我幫我的護法,丟人顯眼。”

    另一個堂主討好地說:“要是舵主出手那丫頭早束手就擒了。”黃風哪吒聽了這話覺得很是受用。他對身邊的兩個堂主說:“你們上去幫幫忙,別在看這丫頭威風了。”

    那兩個堂主上前也加入圍攻周羽。周羽四面受敵很快就挺不住了。馮冀瞅了個機會用煙鍋點了她的穴道。他的老臉訕訕地。勝之不舞啊!

    周羽面色通紅,她大聲說:“有本事我們單打獨斗!堂堂秋風幫竟然只能靠人多取勝,真是貽笑大方!”秋風幫的人都沒有說話。他們心里也都有種怪怪的感覺。

    這時后面來了大隊人馬,足有五百多人。為首的是秋風幫護法烈火魔陶焰。還有第二分舵舵主,左手劍陸南。還有十個堂主。而且還有護衛堂的三十多人,他們一人手里牽著一條狗。狗吠馬嘶聲響成一片。

    看到這么大的陣式馮冀和黃風哪吒都有點奇怪。

    陶焰帶訓斥的口吻對黃風哪吒和馮冀說:“你們怎么辦的事!竟然讓中了毒的岳天楊又跑了!”

    黃風哪吒和馮冀都對這個性子火爆常常對人頤指氣使的家伙沒什么好感。黃風哪吒冷冷地對他說:“以后不要以這樣的口氣對我說話。還有,他怎么跑了你不應該問我,是馮護法負責押送的。”

    馮冀讓黃風哪吒將了這么一軍很是尷尬。他慢聲說:“雖然是我負責押送,可是沒了到路上竟有兩路人馬劫他,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還有,就連‘擁翠湖’的人也摻合進來了,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陶焰問:“擁翠湖的人怎么會和姓岳的有關系?”

    “這個我也不清楚,”馮冀點了鍋煙揶揄說:“還是請陶護法親自去‘擁翠湖’問周煜去吧。”

    陶焰不滿地說:“那你們為什么不追?他現在功力盡失,你們有什么好怕的!”

    馮冀對江堂主說:“你和陶護法說吧。”他一臉陰云,使勁吸著煙。他現在不想和這個狂妄地家伙說話了。

    江堂主對陶焰說:“我們本來要追上岳天楊了,可是沒想到讓‘擁翠湖’人攔住了。”

    左手劍陸南說:“擁翠湖的人摻合進來不這事就有點麻煩了。”

    陶焰用獨眼瞅了他一眼說:“有什么麻煩的!大不了踏平‘擁翠湖’!”陸南沒再說話,臉上溢出一種奇怪地表情。

    周羽冷笑道:“口出狂言,你敢踏進‘擁翠湖’讓你身首異處有來無回!”

    陶焰獨眼盯著周羽問:“這丫頭是誰?”眼里竟有了一種異樣的東西。周羽覺得讓他用這樣的眼神盯著就像螞蟥在臉上爬那樣讓人做嘔。

    黃風哪吒說:“如陶護法對此女有意思不妨納收了房吧,不過告訴你,她就是周煜的女兒。這讓陶焰有點意外。“她是周煜的女兒?”似有幾分不信。

    黃風哪吒說:“騙你做什么。”

    陶焰說:“你們能抓到周煜的女兒也算是立了功了。叫人把她押回去,我們現在就去追姓岳的,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他來,我要把他的心剜出來祭我大哥在天之靈!”

    “我看沒有這個必要了。”黃風哪吒說:“他現在也跑遠了,再說我以命令人在各個路口設立關卡,我想他也跑不出我們的地盤。”

    馮冀說:“黃風舵主說的在理。他現在形同廢人,對我們也夠不成什么危險了。”他也在以另一種方式解輕自己的失職之錯。

    黃風哪吒把握十足地說:“他現在功力盡失,慕容下的藥也只有慕容一個人能解,如果他想恢復功力他遲早還會回來找慕容的。那樣他也就自投羅網了。我們完全可以守株待兔。”

    陶焰帶著幾分嘲諷說:“可惜黃舵主現在這種想法無異于癡人做美夢了。”

    “你這話什么意思!”黃風哪吒瞪起眼睛。

    “好了兩位。”陸南打圓場說:“我們都是為自己人,同為幫主效力,大家不必傷了合氣。”然后他對黃風哪吒說:“黃舵主,現在事情有變了。所以我們才帶大隊人馬來的。”黃風哪吒不解地問:“怎么回事?”馮冀也豎起耳朵。陸南說:“各位請到那邊說話。”他下馬走到一處,黃風哪吒馮冀也過去。陶焰也下馬背著雙手過去。

    馮冀看著陸南問:“到底出什么事了?”

    陸南對他們說:“因為我們現在只有十五天的時間,如果過去這十五天我們就前功盡棄了,我們也拿他沒辦了。所以在十五天內我們必須找到他。”

    他的話讓幾個感到困惑。黃風哪吒說:“你能不能說明白點!別和我們打啞迷!”他有點急了。

    陶焰插口說:“那會兒溫副幫主才對我們說慕容這次下的毒是‘半月相思’這是慕容精心配制的……”

    馮冀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打斷陶焰的話說:“雖然我不太懂毒,可是我也納悶竟有這樣的化功散竟能把像姓岳的這樣的高手在那樣短的時間內讓他功力盡失。看來這藥歷害,終還是有不足之處啊。”

    陸南說:“天底下沒有盡善盡美的事啊!”

    黃風哪吒也明白了,他說:“難道這藥的藥力只有十五天?”

    陸南說:“是啊。所以這藥也跟本沒有解藥,半月一過藥力自己然消失。所以幫主命令我們在十五天內必須找到姓岳的,為了不再節外生枝,這次,如果不能生擒,那就殺了他,總之活要見人,死要見尸!這十五天也是我們最后的機會了,如果這次讓他逃出十五天后他的功力恢復了,唉,”他嘆了一口氣說:“再想解決他不知又要死多少人!”昨晚岳天楊血洗秋風幫在他們心里都留下了難以抹去的陰影。

    馮冀帶著埋怨說:“這次慕容真是……她應該下別的藥嘛,下什么半月相思。這次如果讓他逃出功力恢復了,以后再想讓他著道可就不容易了。”

    陸南說:“但是下別的藥像姓岳的這樣高手會很容易察覺的,就算沒有察覺,但是以他的功力完全可以用內力把藥力封住。這樣我們想抓他不知要付出多大傷亡呢。也許還抓不到他呢。現在這普天之下也只有慕容配制的這‘半月相思’讓人防不勝防,能讓一個絕頂高手在最短的時間內功力盡失。本來十拿九穩的事,卻沒想到……”他沒往下說,怕馮冀的面子上掛不住。

    黃風哪吒瞅了馮冀一眼說:“慕容讓他那么快就功力盡失,她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她能知道半路會讓人劫去嗎?這好像不是慕容的過錯而是馮護法辦事不利吧。”

    陶焰看著馮冀怪怨地說:“黃舵主這話說的有理。這次都是你馮護法辦事不利,怪不得別人,所以你馮護法要盡力搜捕!代罪立功!”

    他更是對馮冀這次辦事不利更是惱火。他現在恨岳天楊入骨。開始傳回來捉到岳天楊的消息時他和碧眼魔陶烜是那樣亢奮,他們可以為兄長報仇了。沒想到還沒高興一碗茶的功夫又傳回消息說岳天楊讓人劫了。哥倆氣得差點背過氣去。

    馮冀雖然理虧也就沒再說什么。心里越想越是窩火。老臉也很不好看。只是一口一口吸著煙盡量掩飾自己的悒郁地情緒。

    陸南說:“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在十五日內抓到他也并非難事。我們的人在各個路口都設卡不說,幫主還請向總兵派出幾千兵馬以察亂黨為由在方圓數十里搜捕。我們還有護法堂那些經過訓練的獵犬,我想他逃不出我們的地盤。”

    黃風哪吒說:“這簡直就是天羅地網,我還真不信他能飛出去!”在那次黃風中劫殺岳天楊而沒有成功還損失了很多人,并且還讓岳天楊一劍差點要了他的命,這個仇他也是一直伺機想報。

    “還有,”陶焰對他們說:“這事不要讓手下人知道,以免影響士氣。”他們明白他的意思。現在那些手下恨透了岳天楊,他們知道岳天楊功力盡失都會有恃無恐爭先搶功去抓岳天楊的。但是讓如果讓他們知道這個岳天楊還會恢復功力,他們心中對他的恐懼會影響他們的行動。

    他們上馬后陶焰大聲對眾人說:“現在那個姓岳的武功盡廢,正是大伙立功的好機會!幫主說了,誰要是能活捉這個雜種升一級,賞銀一萬!如果殺了這雜種的,雖然不升但賞銀照發!”

    眾人聽了這話都心情激蕩。他們叫喊著“宰了他!宰了他!……”幾百人的聲音響徹云霄。

    然后他們兵分三路去搜索岳天楊了去了!而周羽則被押回秋風幫總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070910_22_44-m
求魔
作者 耳根
  魔前一叩三千年,回首凡塵不做仙,只為她……掌緣生滅。   請看耳根作品《求魔》。   ... (馬上閱讀)
1953417_4_12-m
首席御醫
作者 銀河九天
  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

  機緣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醫的「... (馬上閱讀)
2080820_21_8-m
劍道獨尊
作者 劍游太虛
  真靈大陸,宗門千萬,強者如林。

  一個大家族子弟因為奇異的變故從庸才變... (馬上閱讀)
2787431_4_12-m
妙手玄醫
作者 燉肉大鍋菜
  葉飛,一個從抗戰年代穿越而來,身懷絕世醫術的軍醫。   楊靈,一個京都三流豪門的公主。 ... (馬上閱讀)
1771445_21_8-m
大周皇族
作者 皇甫奇
  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

  命魂住胎,衍化七魄。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