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韓國一夜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3年2月,韓國漢城某公寓。

    房間比較昏暗,只有天花板上一盞具光燈照射在粉紅色的墻壁上,墻上掛了一幅女人的裸體畫,色澤單調,曲線模糊,應該是抽象派畫。燈光再由畫上玻璃折射到墻壁前的鋼琴上,光澤已經轉的暗談了許多。

    安旭圣筆直坐在鋼琴前,頭發已經由燈光照的發黃,雙手一動不動地放在琴鍵上,他三年前學會了第一首韓國的鋼琴曲《戀人之歌》,熟悉的節奏在他腦海的盤旋,卻絲毫沒有彈奏的意思,目光呆滯地看著鍵盤上自己修長的手指。雖然房間的燈光比較昏暗,但還是可以看清安旭圣的面容,英俊的臉上卻透露著一絲憂傷的感覺。

    坐在鋼琴前長凳另一邊的是一位韓國美女叫韓莉元,她將頭輕輕靠在安旭圣的肩膀上,左手撥動著自己披肩烏黑靚麗的青絲,右手伸出搭在安旭圣放在琴鍵上的手不停的撫mo著,她穿著黑色絲織的無袖低胸睡衣,雙峰若隱若現。手臂的肌膚是那么的白皙,胸前不斷的起伏著,高聳的胸部一直都是她自信的根源,睡衣只遮擋到她的大腿,她白皙的大腿,細長的小腿肌肉是那么的緊崩,斜放在凳子的一旁。

    她卻見安旭圣仍然目光渙散,慢慢縮回手,微微嘆了口氣,拿起放在鋼琴架上的酒杯,放到口邊輕酌一口,抬起頭對安旭圣用韓語道:“你真的決定明天就走?”見安旭圣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話,將酒杯端到安旭圣的眼前,晃了晃。

    安旭圣這才回過神來,轉過頭對著她微微一笑,接過她手中酒杯,一飲而盡,轉頭問她:“你剛才說什么?”顯然他的韓語并不怎么熟練。

    韓莉元撒嬌道:“討厭啦,你根本就沒聽人家說話,不理你了!”說著徉裝生起氣來。

    安旭圣放下酒杯,將韓莉元摟在懷里,在她嘴上蜻蜓點水似地一吻,輕聲道:“我只是想起了點事分了神,乖,不用生氣。”

    韓莉元輕輕推開安旭圣,道:“人家哪里是生氣,只是聽說你明天就要離開了,心里舍不得嘛!”說著臉上涌起一絲傷感之意。

    韓莉元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安旭圣的情形,那是在一個寒冬漆黑的夜里,韓莉元和朋友喝了點燒酒,正一個人回家,路上非常的幽靜。安旭圣從她對面走來,只穿著件沾滿了污泥的襯衫,渾身還發出陣陣臭味。當時韓莉元已經喝得有點頭暈,也沒注意安旭圣,當他們擦肩的時候,安旭圣的手突然伸進她的包里,準備偷她的錢包,正好被她逮了個正著。

    當韓莉元聽安旭圣說了他的身世后,不但沒有報警,反而給地方他住,給他錢,還幫他找了份工作,一直到安旭圣突然一夜間變成“三興集團”社長的兒子后,安旭圣便給她找了現在的這個公寓安身。在相處中,韓莉元清楚的知道她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安旭圣,她并不是因為安旭圣是“三興集團”的公子,她只是愛他的人,哪怕安旭圣再成為當初他們見面的樣子,她依然不會改變心意。

    然而,安旭圣心里似乎有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他背負著一個沉重的負擔,韓莉元問了好多次,答案要么就是沉默不言,要么就是說沒什么,叫她不要管。

    當韓莉元清楚的告訴安旭圣,自己喜歡他的時候,安旭圣只是淡淡地回答她,她不能喜歡他,因為他也不能喜歡她。雖然這句簡單地話韓莉元不清楚是什么深意,但是她也已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一定和他不為人知的過去有關。

    韓莉元無數次的問自己,這樣為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值得嗎?她很想告訴自己這樣是不值得的,但是心里卻壓抑不住那份如泉涌般的感情。女人往往在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思想是完全不理智的,但是當他們不愛一個人的時候,腦子卻是比男人還要清醒萬分。

    安旭圣沒有理會她,仿佛又分了神,眼神中透射出一股憂郁,雙手放到琴鍵上,輕快的掠動著,黑白搭配琴鍵隨著他的手指跳動著,美妙的旋律剎時化作五彩的禮花,伴著醉人的酒香悠然而起。七彩的音符在空中不停的飄動,最后一顆顆都進入了韓莉元的心扉,敲打著她的心房。

    韓莉元已從回憶中醒來,深深地被琴聲吸引住了,三年以來,每次安旭圣彈奏此曲時,她都能聽得如癡如醉,每次都仿佛聽出不同的感覺。這次卻不同,她很快從沉迷中清醒過來,深深的看著安旭圣的臉,那張俊俏的臉上成熟之中卻又似乎帶著一絲滄桑,仿佛背后有多少動人的故事要對人講,卻又不得不藏在心中。

    看到這里,韓莉元不禁流下了淚水,暗自哽咽起來。淚水在她臉上一滴滴的流動著,就好像平靜的湖面被微風吹起的漣漪,又好像是碧綠的荷花葉上泛起的露珠。

    一顆晶瑩剔透的淚水不禁意間滴落在安旭圣正在彈琴的手背上,安旭圣輕輕從琴鍵上抬起雙手,美妙的琴聲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他轉頭看著身邊的韓莉元,這個女人跟了他三年了,自己明天即將離開她,去另外一個遙遠的城市,雖然自己的理由非常充分,但是卻無法和她說起。

    安旭圣不忍的抬起韓莉元的下鄂,輕輕用手拭去她臉上的淚珠,輕聲的道:“別哭,我們三年前不是就說好了嗎?”

    韓莉元聽了,哭的更厲害了,哽咽道:“可是真到了這個時候,人家就是舍不得嘛!”說著緊緊將安旭圣摟住,生怕他立刻在眼前消失一般。

    安旭圣任由韓莉元抱著,只是靜靜的坐著不出聲,他仔細地打量著這個房間。這個房間他三年來不知道住了多少個夜晚,對這里的一景一物都了如指掌。但是此刻看來,卻似乎非常的陌生,一種從來沒有的陌生。

    看著眼前的韓莉元,安旭圣想起了三年前沒來韓國前,自己深愛的女人。心中不免輕聲嘆道:“明天我就可以回到中國邊城了,黎顏過的怎么樣?王顯和仕亞現在過的如何?”

    韓莉元突然站起身來,慢慢拭去身上唯一的衣服,彤體無一遮掩的展露在安旭圣面前。安旭圣只是默默的坐著,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韓莉元,沒有任何舉動,也沒有任何言語。

    韓莉元泣聲道:“旭圣,你今夜就滿足我吧!好不好?”說著撲到安旭圣面前,趴在安旭圣的腿上哭泣起來。

    安旭圣愛撫著她的秀發,輕聲嘆了口氣,隨手將她抱入懷里,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韓莉元深情地看著他,安旭圣輕輕在她額頭一吻,那韓莉元立刻將安旭圣摟緊,三年的情感頃刻間完全爆發,這三年來,每次和安旭圣見面,雖然也接過吻,甚至更進一步的動作都有,就是每次在她要求發生關系的時候,安旭圣就退步了。

    韓莉元深深吻住了安旭圣的唇,香舌在他口中纏繞,安旭圣一直以來總覺得對韓莉元有所虧欠,很想將自己的心思全盤告訴她,讓她為自己分憂,但是自己的秘密非同一般,即使告訴她,也只會嚇壞她。

    安旭圣輕輕將韓莉元抱起,走進房間將她放在床上,韓莉元迫不及待的將安旭圣身上的衣物剝盡,當她看見安旭圣的強壯的身體完全展露在自己面前時,已經抑制不住三年來的熱情,整個人在瞬間崩塌。

    安旭圣親吻著韓莉元身上的每一塊肌膚,他這一生只愛過黎顏一個女人,但是床上的這個女人是深愛自己的,愛了三年之久,他感覺自己已經對不起付黎顏,不能再對不起韓莉元

    當安旭圣深深地進入她的身體時,韓莉元發出聲聲的嬌吟聲,完全配合著他的節奏。安旭圣整個人感覺輕松且愜意起來,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這種久違的感覺與自信再次回到他的身上,背負著幾年的包袱,在這一刻,他幾乎完全放下了。所有的憤怒、仇恨、愛情、友情、恩情、驕傲……頃刻間在韓莉元的體內迸發而出。

    韓莉元將他緊緊摟在懷里,親了親他,將安旭圣的頭放在自己的雙峰上,臉上發出燦爛的光澤,在他耳邊嬌聲道:“旭圣,謝謝你,你還可以嗎?我還想要……”

    安旭圣聽了微微一笑,迅速的壓到韓莉元身上……

    安旭圣半躺在床上,點了只香煙,看著懷里的熟睡的韓莉元,嘴角還流露著的笑容,臉上透射著滿足的光澤。

    安旭圣輕嘆了一聲,心里想起了明天就要回中國,自己的祖國,不禁夜不能寐,那里留著自己的太多,太多,包袱,恩怨,愛情,事業,朋友,自己的一切一切都在中國,中國的邊城。

    韓莉元在他懷里翻了個身,一手打在床頭柜上的花瓶上,花瓶在柜上晃了兩晃,掉落地上,發出“哐”的一聲,聲音甚是清脆響亮,但是顯然這個聲音沒有將熟睡的韓莉元吵醒,卻勾起了安旭圣的回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41701_4_12-m
大師救命
作者 辰機唐紅豆
  自從綁定了這個紅眼病系統之後,蕭帥的人生,起飛了!   系統:「恭喜宿主眼睛開光成功,獲...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