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公司倩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巴士翻倒在路邊的溝中,一股刺鼻的煙氣不知從什么地方冒出來,車內除了斷斷續續的痛苦呻吟外再無其它聲息。范東從翻倒的座位上爬起來,順著身邊碎裂的窗子鉆了出去。不過在他出去前,眼角的余光已經看到了那個原來坐在自己前面的戴眼鏡中年男子,他的脖子怪異的扭向另一邊,眼見得不活了。

    范東心中打了一個顫,他現在已經徹底相信了昨天那個道士的話,因為那家伙所說的兩個人都已經死去——就連自己也死了,只不過又復活過來而已。遠處傳來警笛聲和救護車的聲音,一大批人趕來將現場保護。雖然先逃出來的范東并沒有去救助其他人——因為他不懂緊急救助的知識——不過并沒有人責備他,因為范東也是一身的鮮血,他的整個頭已經都被鮮血染紅,看上去非常嚇人。只不過在送往醫院檢查后,所有人都得出一個吃驚的結論:這個范東身上竟然一點小傷都沒有!

    沒有腦震蕩、沒有骨折、沒有擦傷……什么都沒有,范東除了受到一點驚嚇外,整個身上沒有一點傷。范東自己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便謊稱自己身上的血跡是其他人身上的,沒有太過詳細的檢查后便匆匆的逃回了家。雖然是由于汽車故障而造成的意外,汽車公司應該賠償,但是范東并不想計較這些,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試驗一下自己的異能!盡管如此,那些醫生仍舊留下范東觀察了一天,好在這還是周末,倒也不用擔心上班的問題。

    回到家中的范東平復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便想要試驗一下神賜的異能。忽然他有點后悔,當初由于太過興奮,以至沒有仔細問一下這異能到底要怎么使用。創造?難道只是用想的就可以嗎?

    “那么……”范東深吸一口氣,“來試試看!”

    “來一萬塊錢!”范東心里想。驀地一層若有若無的光圈在范東右手上閃現了一下,范東歡喜的簡直要暈過去了——果然不是做夢~!

    可是……

    除了剛才那閃光之外,并沒有出現任何東西。

    范東懵了,不知道究竟哪里出現了差錯,他的心情登時由極好變成極差,巨大的落差讓他都快哭出來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冷靜!冷靜!”好一會兒,范東才讓自己紛亂的大腦平復下來,仔細思考事情的前后:“剛才我在心里想過之后,確實有白光出現,說明這確實不是做夢,那么就是說,是其他方面出了問題……該死,我竟然忘了問神到底怎么創造!該死!該死!”范東自怨自艾了一陣后,胡亂猜測:“是不是我想的還不夠力?”

    試試看。

    范東站到屋子中間,雙腳不丁不八,渾身緊繃,全力吸了一口氣后猛地閉上眼睛集中精神想著:“來一萬塊錢!!”

    “啪嗒!”,白光閃過,一聲有如天籟般的東西砸到手中的聲音傳來!沉甸甸的感覺。范東睜開眼睛,在他手中,真的丟著一沓百元鈔票!

    一萬塊!

    不是夢!!

    “哇靠!哦耶!他媽的!干……”范東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此刻無比興奮的心情,只能瘋狂的叫喊著粗口,猴子一樣在小屋子里上竄下跳,時不時的還把頭往墻上撞,方便面、被子、枕頭和一些書刊雜志都被他丟到了地上,然后穿鞋在上面踩啊踩,跺啊跺……反正這些都是垃圾貨,以后有錢再買新的……哦,不對,不用買,直接創造新的不就好了?

    足足瘋狂了十幾分鐘,范東終于累得半死,爬在床上喘氣。扭頭看看地上那一萬塊,范東露出了傻瓜一般的滿足笑容。

    “果然是需要用力的去想……嘿嘿,我還真是天才!”范東得意的想著。

    既然明白了方法,以后的創造就簡單了。窮怕了的范東一口氣創造出了一百多萬的鈔票,花花綠綠的鈔票堆了滿地,要不是因為已經無處下腳,恐怕范東還要創造下去。范東累得頭昏眼花,一屁股坐到了錢堆上開始休息,這純用思想來創造的能力竟然也和干體力活一樣的吃力。

    “嘿嘿嘿嘿……”范東看著滿地的錢,又開始傻笑。

    不過,高興完了收拾起來就讓人有些煩惱。范東將所有的錢碼好塞到床底下,準備第二天存起來。他沒錢的時候對錢很珍惜,當有錢的時候卻又不在乎起來。

    “累了,餓了,來只烤鴨!”

    ……

    半小時之后,他的小屋子已經變了個樣。原來桌子上的電腦已經被丟到了墻角,現在上面滿是燒雞烤鴨紅酒等等各種食品,地上則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比如手表打火機手機雜志帽子等等——那都是他剛才測試自己異能的產物。范東經過測試發現,他的異能現在還只能創造不是很大的東西,像香檳酒瓶這樣大小的已經是極限。不過這能力也有一個可以取巧的地方,那就是可以創造一些細長條狀的東西,比如幾米長的鐵管。不能創造大的東西很麻煩,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才能提高這個異能。

    范東半躺半靠在床上,邊吃邊喝。

    “唉……”范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打了一個飽嗝,略有些遺憾的想:“奶奶的,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不過老子果真不是那種會享受的人,空有這身本事,卻不知道該創造什么東西出來才好……就只能吃喝這些俗物,像那些世界級的名菜、名酒,不要說想,就連聽都沒聽過,叫我怎么創造?看來以后的任務就是長長見識——想要享受,首先要懂得享受!”

    “對!還要從骨子里改變自己的氣質,要讓自己能適應現在身份的變化……哼哼,咱現在也算是有錢人了,想怎么揮霍都好!明天不上班了,去采購!”范東想了想,隨后又推翻了原來的想法。

    “還是算了,不著急,慢慢來,班還是要上的,等什么時候不愿意上了隨時走人就好。至于衣服……還是就穿現在這種寒酸的好了,嘿嘿,我就是要當那種……什么來著?叫做‘布衣財神’是吧?嘿嘿。”范東想到得意處,不禁笑出聲來。“老子有錢,但是老子就是不穿好的,等別人瞧不起我的時候再用鈔票砸死他們!哈哈!”

    “還有,這身本事也不能浪費了,以后看誰不順眼,造把手槍干掉他!哼哼,老子再也不是從前的無名小卒了!從今天起,老子就是世界上最牛逼的人,最厲害的人!那些什么身家千萬、上億的富豪,哪兒能比得上我?我想要錢揮手即來~!在這世界上,誰能比我更厲害?哈哈,哈哈哈!”范東越想越美,簡直有種“天下在握”的飄飄然感覺。能得到神的賞賜,這是何等的幸運、何等的奇妙啊!那些玄幻小說中所描寫的,也不過如此吧?

    他很喜歡看網絡上的小說,雖然明知道其中的東西都是虛幻,不過對于現實生活無力改變的情況還是讓他無法自拔的沉迷于其中,人家不是都說嘛,“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不過現在,一切的一切都不同了,幻想不再是幻想,一切皆有可能!

    晚上喝多了的范東早早便睡了,不過就算是在熟睡中他也會不時的傻笑兩聲,顯然還在做著什么美夢。

    第二天早上范東早早起床,只覺得神清氣爽,精神抖擻。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見過了神、得到了異能的緣故,昨天竟然沒做那個噩夢。暗自高興的范東不禁又有些手癢起來,手中白光連閃,牙膏、牙刷、手巾之類的東西接連不斷的被創造出來,雖然這些東西他都有,但是不使用一下異能就渾身不舒服。

    對范東來說,從今天開始,已經是一個全新的日子了,過去的頹廢、無聊、窩囊都要遠離自己,一個嶄新的人生已經出現在自己面前!

    “人生還真他媽的美好!”范東忍不住贊嘆道。

    范東和往常一樣來到公車站,在那里等了一會兒后,猛然想起來:“我已經是個有錢人了啊,怎么還做公車呢?打車!打車!”

    旁邊站著的幾個小市民詫異的望著這個古怪的大男孩,這人先是在這里等公車,但幾分鐘之后卻又跑去攔的士,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毛病。幾個人用不屑的口氣小聲道:“腦子有病!”“這人是不是傻瓜啊?!”

    范東沒聽到他們的話,他已經懷著興奮的心情坐到了一輛計程車中……他不是沒坐過計程車,只不過從來沒早上上班坐這個去過!

    “我已經不一樣~不一樣~神奇的事情來到了~來到了~”范東嘴里哼著不成調的歌曲,心情愉快的從車窗向外望著。路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流和車流,看著那擁擠的如同沙丁魚罐頭一般的公交車,范東不禁慶幸自己已經不再用跟他們一樣擠那個東西了!

    “唔,以后買輛車吧,自己開車總是要好一些。”

    今天來上班,范東口袋里揣了兩萬塊,準備隨時浪費奢侈一把。平時自己窮,什么地方都不敢花錢,現在好容易有錢,不好好花一下怎么能對得起自己?不多時車子已經到了徐家匯,范東跳下車,甩給司機一張百元鈔票,一副暴發戶的嘴臉道:“不用找了!”隨后便在司機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意氣風發的踏進了公司所在的寫字樓。

    “今天干點什么好呢?”范東邊走邊想,“上午上半天,下午就去采購!請假,咱也不怕扣那點全勤獎。哼哼,咱不是缺那些東西,就是享受一下大把花錢的樂趣,就是享受一下別人羨慕的目光!什么貴買什么,不選最好,只選最貴!”

    “咦?今天小范你怎么來的這么早?平時你可都是踩著點兒來啊!”剛一進門,漂亮的前臺接待柳小純就驚奇的問道。柳小純又年輕又漂亮,一頭烏溜溜的黑頭發,雪白的皮膚,身材勻稱挺翹,充滿青春的氣息。范東看著她那靈動的大眼睛、紅潤的嘴唇,腦中不禁動起了其他的念頭。有句老話說“飽暖思*”,現在他不缺錢花了,自然開始想起了女人。

    “是啊,我就不能早點來嗎?像我這么年輕有為的人,來的早是應該的!”范東心情好,加上財大氣粗,很自然的便跟柳小純開起了玩笑。范東早就聽說她是一個什么三流大學剛畢業出來的,雖然有很多人追她,卻沒有一個能追上手。平時范東雖然也對她有些心動,不過由于自卑一直沒敢怎么和她說話,不過現在么……嘿嘿!嘿嘿嘿~!

    柳小純略有些奇怪,這個叫“范東”的大男孩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平時在公司中相當低調,既不做什么出風頭的事情,也不去努力進取工作,為人中庸平凡,和自己一共也沒說過多少句話,而且還多數是“嗯”、“啊”之類的,今天怎么突然變得這么開朗?

    腦中想著,柳小純注意看了一下范東,卻發現他非常的精神,和往日似乎有很大的不同,整個人都好像在發光一樣,不過要具體說出來究竟是什么不同,卻又不好形容。柳小純臉上微微紅了一下,趕緊借著低頭的動作掩飾過去道:“王老板已經來了,你小心不要吵到他。”

    范東嚇了一跳,立刻便想起這個王老板還是某一個黑幫的成員的事情,趕緊在簽名簿上簽到后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范東工作的公司是一間出版公司,平時代理出版一些圖書畫冊什么的,范東的工作就是排版和校對,雖然工作不累,但是有時候卻很麻煩,加班那更是經常有的事情。

    里間經理室的門一聲輕響,一個西裝革履的小個子中年人走了出來。他四十多歲的模樣,頭發稀稀落落的向后梳著,臉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不過范東知道這只不過是個假象,他就親眼看見過某天晚上這家伙從一家高檔夜總會摟著一個妖艷的女人出來,現在更知道他是一個幫派的成員。他就是公司的總經理,不過他喜歡手下的員工叫他老板,王老板。

    王老板四下看了看,由于大部分的員工都還沒來,范東坐在椅子上就顯得比較惹人注意。王老板慢步走到范東桌子前,贊道:“小伙子來的很早嘛,好好干,月底給你加薪!”范東作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道:“謝謝王老板,我會好好干的。”嘴里這么說,心中卻不屑一顧的碎碎念:這個王老板就是喜歡在口頭上大許空頭支票,等到真的要加薪的時候他就會不記得自己說過的話了,所以公司里也沒有誰會把他的話當真。不過,他要真是黑社會,那這個公司豈不只是一個幌子而已?那作這些工作豈不是沒有什么意義?公司存在的作用又是什么?洗黑錢嗎?

    王老板只不過隨便和范東說說,象這種場面話他一天不知道要講多少遍,現在哪怕是做夢說夢話他也能把夸獎員工和表示推賞的話完整的說出來。經過范東身邊,王老板到了前臺開始和柳小純搭話——這才是他的真正目地。

    “小純啊,工作這段時間你還習慣啊?”沒話找話。

    柳小純略微挺直了一下身子,臉上也換上了公式化的笑容,雖然還是笑容,但是卻有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嗯,還好,謝謝王老板。”她也知道這個王老板不是什么好東西,所以平時也總是對他敬而遠之。

    王老板裝模作樣的點點頭,他老婆還沒來,想要對手下的漂亮女員工做點什么就只能趁現在。他當初招柳小純進來就是看上了她的美貌,說實話,他老婆那里還真有些壓力,搞得他平時只能看,不能動。不過王老板倒不怕她能逃出自己的手心,在他看來,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赤裸裸的金錢關系,只要有錢就什么都能買到,不同的只是價格而已。

    “聽說你是外地人,在S市住的還習慣啊?”大灰狼在搖尾巴。

    “還好。”

    “S市什么都好,就是稍微有些潮濕……”王老板略有些惋惜道,同時稍微向她靠近了點,又問道:“是自己一個人住還是和人合租?市區的房子可有點貴。”

    柳小純警覺道:“是和朋友一起租的,還算便宜。”

    “那應該還好……”王老板剛想再湊近點,忽然外表面的玻璃門一聲響動,王老板用眼角余光向外一瞥,忙站直了身體,滿臉嚴肅的點點頭道:“好。那就這樣,好好工作。”說完便慢悠悠的轉身回到了經理室中。

    這話讓柳小純莫名其妙,不過馬上她便看到進來的一個女人——那是王老板的老婆!王老板的老婆大概三十多歲,身材瘦挑,頭發是染成黃色的卷發,臉上濃妝艷抹,顴骨高高,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一個好說話的女人。她也姓王,大家都叫她王小姐。

    王小姐先是狐疑的看了一眼王老板離去的背影,轉頭狠狠的剜了柳小純一眼,嘴里低聲罵了一句:“狐貍精!”隨后匆匆的跟著進了經理室。范東看到這一幕心中好笑,不知道王老板的老婆會怎么懲處他,說不定回家頂夜壺和跪搓衣板隨他選。

    范東回頭看看柳小純,發現她眼睛紅紅,牙齒咬著下唇,顯然委屈之極。要是往常看到這樣的事情,范東一定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反正也輪不到他管,他也沒資格管。不過現在范東自信心極度膨脹,更何況他還有心想要對柳小純賣好,于是便走過去小聲安慰她道:“別在意,王小姐就是那種人!”

    柳小純驚訝的抬頭看著范東,實在沒想到范東竟然會來安慰自己,感覺這和他平日表現出來的性格非常不合,不過她仍舊心中感動,勉強作出一個微笑道:“沒什么……”

    范東知道她一時不能釋懷,便開玩笑道:“她罵你一句,不過至少要罵王老板一百句,說不定還要動手,等下你看看他臉上有沒有黑眼圈就知道了,這樣算起來你也不虧拉!”心中卻想:“這王老板是黑社會,他老婆難道也是?否則怎么會厲害得緊?”

    柳小純“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剛才的那點不快頓時就被她丟到了九霄云外,笑道:“什么虧不虧,哪有這么算的?”

    范東嘿嘿傻笑了兩聲,剛想說話,忽然聽見經理室的門“呯”的一聲震響,似乎什么東西摔到了上面,緊接著門打開,王老板狼狽的竄了出來,他一抬頭正好看見范東和柳小純呆看著他,忙挺直腰,嘴里喃喃道:“這個門該修了,唉,差點絆倒……”

    范東和柳小純差點笑死,不過等他們看清王老板的臉時,再也忍不住,范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所以強忍著不敢出聲,不過柳小純卻“格”的一聲笑出聲來——他眼窩處兩個黑黑的眼圈分外明顯,看上去就像一只熊貓一樣!王老板察覺不對,登時滿臉通紅,趕緊躲到洗手間里去處理。

    范東和柳小純對視一眼,偷笑不止,不過這樣一來倒讓兩人的關系拉近了不少。范東笑道:“也不知道他今天還能不能出來了。”

    “應該能吧?”柳小純心情大好,也開起玩笑來:“在臉上撲點粉就好了……呵呵,要是真的不出來,想要去洗手間的人那可就要慘啦!”

    “哈哈!”兩人一起笑了出來。

    “咦?什么事情這么好笑?”忽然外面的門一響,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這人長的非常帥氣,一身名牌休閑服,比起寒酸的范東可是要強很多。

    “沒什么。”范東和柳小純異口同聲道。那人詫異的看著他們兩個,開玩笑道:“哇,說話好有默契,不會是心有靈犀吧?”

    柳小純登時紅了臉,嗔道:“胡麥你就喜歡胡說八道!”隨后又奇道:“你今天怎么也轉了性,來的這么早啊?”

    胡麥四下看了看,笑道:“今天可是發薪的日子啊,我早點來給老板一個好印象,說不定能多混點錢呢!”說著又用手肘撞了撞范東,“你說是不是?”范東沒心思和他胡扯,隨便敷衍了幾句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994514 1 62 m
巫師亞伯
作者 吃瓜子群眾
  穿越了,怎麼還帶著赫拉迪克方塊。<br><br>   騎士很帥,法師拉風。<br><br...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