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禍不單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其實,我跟林宛蕓真正有接觸,也只是前幾個月的事情——因為實習單位在市區,午休的時候就有許多的機會到街上走走。那天,剛領到一筆兼職收入,想去附近一家西餐店好好慰勞一下自己。

    在路上正好看見林宛蕓獨自一人走著,我有些不由自主的跟在她身后,連自己原先的目的都忘記了。當時還是好奇居多,雖然有一些對異性的悸動,卻決不敢套到她身上,畢竟師生有別。

    沒多久,林宛蕓就走進一家咖啡廳,早就有一個帥氣的男人等著她。雖然看她的神態有些訝異,似乎是沒料到對方會出現在這里,但還是坐到他的對面。我心底的最后一點胡思亂想也被徹底打消,隨意坐到他們一旁的桌子,打算繼續自己本來的慰勞計劃。

    卻不料林宛蕓是想拒絕他的追求,還告訴他,自己的男朋友已經到了,如果不想太尷尬,就早點離開。等了許久,我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那位帥哥還沒有看到她所謂的男朋友出現,正想要再對林宛蕓說些什么。

    而林宛蕓早已經站起來,鬼使神差的走到我身旁,挽起我的手,對我說道:“君傲,都來了這么久,過去和打個招呼吧。”

    我還沒反應過來,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就已經被她拖到那位帥哥跟前,看著那陰晴不定的表情,我只好硬著頭皮打了一聲招呼。后來,這位帥哥的表現,也活該他不能追到林宛蕓這么優秀的女孩,我不過問了林宛蕓一句“宛蕓,一會吃完飯我們去看什么電影?”,他就落荒而逃了,連這一頓飯都要算到我頭上。

    很難猜測女孩子的心思,吃完飯,她真的就讓我跟她一塊去逛街,看電影,完全不顧我仍是腦子里充滿了漿糊,一點頭緒都沒有。

    那以后,連著一個多月,林宛蕓都會主動約我,可又不讓我知道她怎么就認識我的。直到,那為帥哥徹底從她的生活中消失,這樣的事情才少了許多,但她卻不知道我已經完全被她征服了。

    在我看來,即便我們是師生,這也不能阻隔我們多久。馬上就要畢業了,我希望真能確認和她之間的關系,所以一個多禮拜之前,沒有太考慮清楚,就偷偷的給她訂了一束玫瑰,其中夾著一封寫了好久的信。

    * * * * * * * *

    大學考場絕對是一直令我折戟沉沙的地方,能安然度過已經算不錯了,似乎今天老天也不愿意看到我瀟灑一回。

    我才出考場不遠,身后傳來林宛蕓的聲音:“尹君傲,你等一下。”然后就聽到她高跟鞋踩地的噠噠聲,看來她就跟在身后。

    盡可能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對她說道:“林老師還有什么要交代的?如果不放心,我一有消息就給你打個電話怎么樣。”

    不理睬我的態度,林宛蕓一如既往的對我說道:“先別提這個,不管怎么樣,你現在馬上去一趟學院辦公室,或者找找任課教師,有一絲希望都不要放棄。”總算,她還當我是朋友,能這么替我著想。

    一向來都不忍心傷害她,今天還是熬不過這一關,納納的點著頭,言不由衷的答應她馬上就過去。最后還不忘補上一句,如果有轉折的話,會馬上通知到她。她的脾氣我也很清楚,如果這件事情我不跟她說的話,她會一直擔心下去的。

    輕咬著自己的嘴唇,林宛蕓終于下定決心,沒有等我離開就直接轉身走回考場。

    站在原地一直看著她的背影,不得不感嘆我們之間最后會發展到這般田地,能讓我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已經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原以為自己會生生世世的愛著她,現在卻是要動了主動放棄的念頭……

    懊惱的拍著自己的臉頰,離開教學樓。最近,這已經成為我的習慣之一,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可能做錯了,就會不自覺的拍打自己的臉,算是一種懲罰,告誡自己以后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漫無目的地走在校園里,最終還是沒有去院辦。我是那種死要面子人,對自己覺得丟臉的事情一向都很排斥,要我去學院辦公室,當著那么多老師的面,問補考的事情,這可需要很大的勇氣。

    可惜沒過多少時間,手機就像催命鬼一樣的響起來,心中咯噔一下,就猜到是林宛蕓打給我的,估計是等急了才打電話過來問我。

    調整好狀態,接通手機故作輕松的說道:“林老師,還在路上呢,剛才有事耽擱了一下。”本來想撒謊蒙混過去的,終究還是說不出口,對于宛蕓,我不想騙她。

    她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讓我自己抓緊,就把電話掛斷了。沒辦法,既然已經催上門,我終于下了決心去院辦走一趟。

    * * * * * * * *

    快步走在校園里,宛蕓掛斷電話之后,我就直接打電話到院辦問過,負責這次出考卷的伏老師上午就在他自己的辦公室,而他又剛好是我上學期重修經濟數學的任課教師,這事情還只有找他才能問個明白。

    院辦的老師最后還熱心的告訴我,電腦里察過了,我的經濟數學1、3都是通過的,只要我能考過經濟數學2,就可以照常畢業。追問她經濟數學2到底是微積分還是概率統計,她卻說不清楚,搞到最后還是一點用都沒有。

    真是熱心過度,如果光說經濟數學,我自己也很清楚是哪一個學期沒有通過,現在要確定的可是具體內容啊!只有去見伏老師了,如果他記性夠好,或許還能記得我上學期在他的班里插班重修的科目,然后證明我今天考的這一門已經通過,那還有希望去院里申請重新補考。

    見到伏老師的時候,他正在接電話,放在桌子上的手,壓著我們這次補考的試卷。

    掛斷電話,伏老師順口就問我:“你就是尹君傲吧,怎么回事啊,自己補考什么科目都記不清楚?”

    我的兩眼立時瞪的如銅鈴般大小,看著眼前這位“大教授”,五十多歲的人,兩鬢已經花白,穿著灰格子夾克,藏青色長褲。原以為該是慈祥的長者,沒想到一開口就說的我沒了反應,聽他的口氣是不記得我這號人物了。

    這一刻站在他面前,我都覺得自己的形象小了許多,幾乎有一種要仰視他的感覺。先是心虛的喊一聲伏老師,吞下一口口水才敢說正事:“您應該對我有印象啊,去年我就是在您的班里重修的經濟數學2,也就是今天考的這些內容,我有及格的。”

    伏教授側目看了我一下,沉聲說道:“去年我教的是微積分,雖然按以前的教程來說是經濟數學2,但是現在已經改了。我剛才也替你到院辦去問過,你重修的經濟數學2應該要兩個學分,而微積分按課時算只有一個半學分,就算你的課程沒出錯,你的學分也不夠,所以補考經濟數學2也是應該的。”

    幾乎當場吐血,那時候全校就數學系和我們學院開了那門課程,數學系那天殺的難度,我當然不可能去報他們的重修課,最后選中選自己學院的課程,著實還心里踏實了許多。當時也是有注意到學分問題的,可就沒一個老師告訴我,這樣即使是通過考試,學分還是不夠。

    現在好了,拿陳年老帳來說消遣我,看來自己的學院也不能有太大的指望,他們估摸著已經打算讓我自生自滅了。

    就把死馬當活馬醫吧,再試試看,如果真不行我也放棄了。小心的問著伏教授:“老師,您看我這還有辦法彌補嗎?最后的機會了,過不了的話,我可就不能畢業了。”

    伏教授先站起身來,端著自己的茶杯去倒水,嘴里數落著我,說話略帶一些官腔:“既然上學期重修的時候你都過了,這次再努力一把吧,都是書上的例題,已經很簡單了。”

    心里如五味瓶打翻一般,各種感覺混在一塊,如果能完成考試,我還用到您老這里來嗎?

    還想要爭辯幾句,伏教授卻沒給我機會,接著說道:“你們這些同學啊,平時學院里三番兩次提醒你們,要關注自己的學習情況,特別是對自己有哪些科目沒通過要一清二楚。可你們總是不放在心上,以為畢業前學校給你們機會補考,就一定能通過,世上哪有這么簡單的事情啊。”

    扁扁嘴,很不情愿的聽著他的教誨,現在是什么心情,他竟然在我面前說的如此來勁。狠狠的賞給伏教授背影一個白眼,我嘴里輕輕的嘟囔著:“明明記對的,試卷下來卻不一樣。”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這句話,還是在那里按著自己的思路說道:“沒辦法了,這已經是最后的機會,即使是查出來你自己科目報錯了,學校也不可能為你一個人特意安排一次補考的。”

    結果沒有出乎我的意料,平時沒有跟老師們打好關系,自己嘴巴又不會說好話,那些個教授、副教授誰愿意往自己身上攬這一身麻煩啊。再說學校里每年都會有幾個學生結業,他們也司空見慣了。

    不再指望什么,我一半自言自語,一半故意說給他聽:“那只有指望拿個結業證書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手續要辦。”

    伏教授對動嘴的事情總算比較熱心,指點給我聽:“去院辦辦理,證書下來他們會通知你來領的。”

    從伏教授的辦公室退出來,真要我現在就去申請結業,還有些不甘心,三年的大學生活,就只能換到這么個破證明,如果人家問起來都不好意思說出口。

    算了,反正還有幾個禮拜學校才會趕人,干脆賴幾天再來辦,怎么著也找人安慰一下我這顆受傷的心靈。

    第一個想起來的就是宛蕓,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心意,但我在這個時候,只想找她傾訴。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情況,我在實習單位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總喜歡跟她說說,她總能開導我,讓我重新面對這些問題。

    取出手機,撥通宛蕓的電話,現在她應該還在考場監考,嘟嘟的聲音響了好幾聲,才聽到手機那頭傳來她略帶急切的關懷:“尹君傲,怎么樣,你們學院里怎么說的?”

    心中思慮萬千,到頭來卻一句都說不出來,反而是壓抑了好久的情感卻爆發出來,我沒頭沒腦的問道:“宛蕓,我的信你看過了嗎,你到底是怎么一個打算,倒是給我一個答復啊。”

    手機那頭長久的沉默著,似乎做了很大的決定:“君傲,你不要這樣,我們不可能的,我是老師,你是學生,我們之間不能有超呼尋常的男女之情。”

    我有些激動,聲音也已經發抖了,說道:“不要,宛蕓,我不要這樣的回答。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我的位置,要不然我們在一塊的日子,不會過得那么快樂。”

    “君傲,先不要說這個,你補考的事情到底怎么樣了?”宛蕓還是刻意回避我的問話。

    這一刻,好想找一個地方痛快的大喊幾聲,把積壓在心里所有的情緒都宣泄出來。于是不再說什么,直接將手機掛斷,撒開雙腿,漫無目的的在校園里跑著。

    “砰——”的一聲,電光火石之間眼前充斥著紅色,教學樓拐角的地方,一輛紅色的轎車突然出現在眼前,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硬生生的撞在轎車的車尾部。

    在轎車前行的動力帶動下,我翻滾著身子,摔出幾米遠。強烈的疼痛感自全身傳來,意識也逐漸模糊起來,唯一的一點意識也是因為轎車刺耳的剎車聲。

    意識消失的最后一刻,看見一輛血紅色的轎車停在不遠的地方,車門是開著的,一雙xiu長的小腿正向著我飛奔過來,還不知道它們的主人是什么樣的人,已經支撐不住,終于昏迷過去。

    ----------------------------------

    去看看我的另一本書吧《美色空前》——轉世重生,去到一個美色空前的世界,成就心底的夢想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40680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4 74 m
妖孽奶爸在都市
作者 孤山樹下
  五年前,葉辰被人當做死狗沉江。 五年後,一代天帝強勢歸來,卻意外的發現自己有了一個寶貝女兒...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