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打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王子凡呆呆地看著正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盡情嬉戲的同學們,眼里全是艷羨。他吞了下口水,盡力將頭側到一邊,捧起本書裝模作樣地看。只是那靈動的眼珠不停向球場上瞟,彷佛那里正有個性感女郎在賣弄風騷——當然,不到十三歲的小子凡未必知道賣弄風騷是什么意思。

    “嘿,子凡,把球扔過來!”球場上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對子凡大聲喊著。

    王子凡回過頭一看,那個紅色的籃球正朝他滾過來。他起身上前撿起球,不住用手摩挲著,看看場上向他招呼的一群伙伴,又看看手中漂亮的籃球,眼里全是不舍。

    “子凡,愣著干什么?”那少年見他只是發呆,不樂意了,大聲叫喚起來,“還是過來一起玩吧!”

    “黃駿,你叫他干嘛,什么時候見這家伙打過球?笨得要死,白長那么大個頭,浪費糧食!”那被稱作黃駿的少年身邊,一個胖小子嘀咕著。聲音雖不大,卻清晰地傳進了王子凡的耳中。

    “浪費糧食!浪費糧食!”這幾個字似乎有種邪惡的魔力,令一直沉默著的小子凡突然發飆了,一把扔下籃球,向那胖小子猛撲過去,將他摁倒在地上,雙手死死掐著他喉嚨。

    那胖小子雖然比子凡大兩歲,力氣卻遠遠不如——十三歲的王子凡已經有1米75的個頭,身體也壯實得與他的年齡不符。他就這么被子凡壓在地上動也不能動,喉嚨被掐地喘不過氣來,兩只手胡亂揮舞,圓圓的小臉已經快憋紫了。

    站在旁邊的黃駿被王子凡的兇狠神情嚇得呆了,一時忘記要將兩人拉開。還好場上的同學們很快趕上來七手八腳地將子凡拖開了,小胖這才半坐起身,劇烈地咳嗽著,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

    球場另一頭,剛才在涼棚里和女生聊天的體育老師這才發現了此處的不對勁,趕步過來。

    “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

    “報告江老師,王子凡在一邊不參加體育活動,還摟著籃球不還給我們。劉錦說了他一句,他就打人!”說話的是扶著小胖子劉錦的一個男孩。

    “不是這樣的!”黃駿急了,趕緊為自己的朋友辯解,“劉錦罵子凡只長個頭不長心眼,浪費糧食,子凡很生氣,就……”

    “生氣也不能打人呀!”江老師看了眼還在猛喘氣的劉錦,又瞟了瞟一邊還在瞪劉錦的王子凡,心里有點驚訝:這小子平時挺老實的,沒見過他這么兇啊,還差點把人掐死,真見鬼了。

    “王子凡,你自己說吧,到底為什么打人?”

    子凡也不答話,兀自咬牙切齒,瞪得劉錦不敢抬頭。

    “王子凡?王子凡?你說話呀?”江老師不停地搖著子凡的肩。

    “……”

    江老師頭疼了,這悶疙瘩,真他媽要命!

    ××××××××××

    訓導室里,一個肥胖的中年人摟著小胖子劉錦的肩,正向坐在辦公桌前的訓導主任慷慨陳辭。另一邊站的是低著頭的王子凡,和一個同樣低著頭的高瘦中年人。盡管他低著頭彎著腰,卻依然比那胖子高出大半個頭,是這座焦躁城市里很少見的高個子。

    “怎么可以這樣!有這種素質的學生在,我怎么放心把孩子交給學校!今天你得給我個說法!”那胖子似乎說累了,稍微停了下,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訓導主任一直皺著眉頭,待得胖子停了,才轉向王子凡身邊的中年人,問道:“您是王子凡的父親吧,他一直是這樣嗎?動不動就打人?”

    “嗯,這次是我們家子凡的錯,不過他一直都很乖的,只是……”高瘦中年人的聲音低沉而有磁性,可是話說了一半卻說不下去了,眉角皺起,似乎有些不愿意細說。

    “只是什么?”訓導主任追問道。

    子凡的父親抿抿嘴,剛要繼續說下去,卻聽到一個刻薄的聲音在一邊響起,“哼,有爹生沒娘教的東西,一點家教也沒有,把我們家小錦傷成這樣……”是那個胖子一邊整理小胖子的衣服,一邊小聲地嘟囔。

    訓導室里安靜異常,一點聲音都逃不過其他人的耳朵。小子凡對這番話極其敏感,緊了緊拳頭,把嘴唇咬出一道血印。高瘦中年人把這話聽在耳中,身子似乎晃了晃,旋即抬頭挺胸,面無表情地靠近大胖子。

    “砰!”“嗙!”

    只見胖子仰倒在地上,雙手捂著嘴,鼻孔里直哼哼,臉上器官扭曲地糾結在一起,表情痛苦極了。好半晌,才艱難地張開嘴,朝捧著的雙手吐出一口污血,血里依稀有幾顆牙齒。

    劉錦已經嚇得躲到了墻角,訓導主任看得傻眼,瞟了瞟高瘦中年人捏得緊緊的右拳,愣是沒想到他敢在自己面前動手打人,還把人家打得這么慘。只有王子凡顯得很興奮,仰頭看著自己的父親,一臉驕傲。

    那高瘦中年人,王子凡的父親王建軍,陰沉著臉,沉聲說道:“你再敢出言不遜,我把你一嘴爛牙全拔了。”那胖子不敢吱聲,訓導主任也只呆呆地看著他拉著王子凡走出門去。

    王建軍牽著子凡的手,剛一出門,便忍不住暗嘆一口氣,唉,又要換學校了……

    ××××××××××

    王建軍和子凡坐在江邊的草坪上,望著向東流逝的江水,沉默了好久才問出一句,“子凡,怎么和那混小子打起來了?”

    王子凡撇撇嘴,裝模作樣地想了想,等他父親疑惑地側過頭看他,才憋出一句,“忘了……”

    王建軍揚手作勢要打,笑罵道:“混蛋,每次都要我給你擦屁股,家附近的中學都被你得罪遍了,現在再往哪轉學!”

    子凡昂起頭,故作姿態:“我學習成績好,體育運動強,哪個學校不是搶著要的!”小小年紀,臉上便有堅毅之色,真不像他那些稚氣未脫的同齡人。

    “不過……”子凡回頭看了看他的父親,低聲問道,“爸,你為什么不讓我打籃球?到底什么時候才肯告訴我啊?每次只能看著同學們玩,我心里不舒服,要不也不會和劉錦打起來了……”

    聽到兒子問起這個敏感話題,王建軍習慣性地沉默了。只在心里暗嘆一口氣:孩子,請你原諒父親的任性。你天賦太好了,我怕你會走上我的老路啊……

    看到父親的臉色,子凡知道,這次又問不出答案了。

    “走吧,我們回家。”父子倆發了好一會呆,王建軍才冒出這句話來。

    子凡站起身,伸手拉起自己的父親。走出沒幾步,子凡忽然停了下來,沉著嗓子說:“爸,我想媽媽……”

    王建軍呆了呆,沒有回頭,也不答話,只加快了腳步。由于走得太快,左腿顯得微微有些瘸,原來這高大漢子竟是身有殘疾。

    小子凡對父親的反應似乎早有預料,趕步上前,伸手挽住王建軍的左臂。父子倆迎著夕陽向家的方向疾走,兩個碩長的影子被夕陽拉得愈發長了,直如兩個頂天立地的巨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06718_12_281-m
穿越到骨傲天
作者 翡翠炒飯
  飛鼠:「想不到這雙手彈出的音樂意外的好聽。」   洛鋒:「聽到沒有,雅兒貝德,飛鼠大人說...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