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單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王子凡盤坐在211寢室里自己的床上發呆。天哪,今年的新生統一住新建的宿舍樓,全是四人間,一年要一千二百塊錢,太奢侈了。

    不過愁眉苦臉的人只有他一個,他的三位新室友倒是很高興,有四人間住,誰愿意去八人間擠呢。

    子凡呆呆看著自己的三位室友清理床鋪。高高瘦瘦那個是陳杰,只比子凡矮五公分,卻輕了至少三十公斤。身材勻稱面目清秀,蓄著一頭長發的那人叫李齊,臉上總帶著微笑。稍顯矮小,留著板寸頭的曾曉是子凡最關注的,因為他那雙肌肉勻稱的小腿一看就是練過的,子凡很清楚要練出這樣一副小腿肌肉需要花多少工夫。

    打掃完房間,整理了床鋪,連鋪的曾曉提議了:“現在吃飯還早,我們去打球吧?”說著,他從運動背包里掏出一個漂亮的籃球,在兩手間把玩著。

    子凡只是覺得這個球很漂亮,李齊和陳杰卻瞪大了眼睛,齊聲叫道:“白金斯伯丁!”

    曾曉得意地笑笑,將手中籃球輕推到子凡手里。在他看來,身高體壯肌肉發達皮膚黝黑的王子凡肯定是個籃球運動員,尤其是他身上穿的那件印著省體校幾個字的文化衫,初見面就讓他們驚嘆不已。可惜的是,這件衣服只是子凡伯父從單位領回來的,并不是是代表他的運動員身份。

    子凡輕輕摩挲著這顆精致的籃球,那舒適的手感和顯赫的銀色logo都展示著它的不凡。

    在李陳二人的介紹下,子凡了解了這顆籃球的價值,作為國際比賽特別推薦的專用籃球,白金斯伯丁的任一種型號價格都在四百塊以上。一個隨時都在磨損的消耗品,竟然舍得花這么多錢去買,子凡覺得這曾曉真是瘋了。四百塊啊,夠他三個月的生活費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打籃球這個提議,眾人便開始更換裝備了。大家都換上了運動鞋,曾曉還套上耐克護腕和艾弗森的真品球衣。只有子凡站著不動,他實在沒有什么可換的。

    很顯然,勤儉的子凡認不出這幾位室友身上的行頭,那些昂貴的名牌離他的生活太遙遠了。此時的他在這三人中間顯得有些離群。一件樸實的文化衫,一條洗得有些發白的藍色運動褲,一雙膠鞋,和身邊的耐克、阿迪達斯、銳步差距太大了。

    子凡不覺得有什么問題,他這樣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倒是室友們顯得有點不好意思,正常人一眼便看出他家里困難了。

    本來曾曉想借子凡一雙球鞋,又怕他說自己嫌棄他,而且鞋碼肯定也不適合,便忍住了沒說什么。于是211寢室的奇怪四人組就這么走到了球場上。

    由于是剛報道的第一天,許多人還在宿舍里清理行李,球場上沒有很多人。饒是如此,仍讓子凡感慨不已。大學的環境比高中可寬松太多了,這點從打球的人數就能看出來。

    他們四人才上場,曾曉就提出要跟子凡單挑。他固執地認為子凡是體校出來的高材生,心里一直癢癢的。

    “來吧,我們先打一局一對一,誰先進五球就算贏了。我看的出來,你很厲害,不過你也不要小看我,經過一個暑假的苦練,我相信自己實力增長了不少,盡管放馬過來吧!”曾曉一廂情愿地叫道。

    子凡笑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我很強嗎?哼哼,當然。在我們學校,還沒有人能打敗我呢。

    第一回合是曾曉持球進攻。

    子凡不會防守,照著以前看過的防守動作依樣畫葫蘆,彎腰沉肩,眼睛死盯著曾曉運球的右手。

    曾曉一看子凡的眼神,愣了一下,這是什么招式?盯著我的手,有用嗎?

    他只是遲疑了這么一下,手上便突然一輕,球被子凡拍掉了。

    Shit!曾曉暗罵自己笨蛋,趕緊側身轉為防守,卻沒看到子凡的人。

    “嘭!”

    聽到這巨大聲響,曾曉趕緊回頭,天,子凡正吊在籃圈上晃蕩著腿哪。

    一邊的李齊陳杰看傻了。這個怪物,剛一斷下曾曉的球,轉身就帶到籃下,也沒見他怎么作勢,輕輕巧巧地一跳便飛起老高,接著就是一個雙手大力灌筐。他們心中有點疑惑,不知道哪里出了錯,只是覺得這個扣籃很精彩,精彩到離自己的生活有點遙遠,似乎該是大洋彼岸那些肌肉棒子的專利。

    “嘿嘿。”剛扣完籃的子凡心情舒爽,得意地向室友們笑笑,落地后擺個健美動作,秀了秀自己完美的肱二頭肌。要知道,他暑假里研究了不少NBA集錦錄像,學了不少新招呢,現在只是熱身,等會一個個秀。

    曾曉目瞪口呆地看著子凡帶著笑跑到自己面前,吃吃地說道:“你……”

    “嗯?”子凡等著聽對手的贊美,在高中時已聽得很多了,可他不覺得厭,似乎生來就為了享受掌聲和歡呼的。

    “你……”曾曉還是說不出話來。

    “嗯?”子凡急了,用鼓勵的眼神和他對視。

    “你……你這個弱智!”曾曉終于爆發了,“哪有一對一像你這樣打的?你斷了我的球,就該我來防守了。不過了我,怎么算是單挑?你這笨蛋,真是體校里出來的嗎?”他情急之下也來不及多想,要知道,體校里可不興玩什么單挑,這種游戲是街頭籃球愛好者的最愛。

    看著被罵得一臉委屈的子凡,曾曉哭笑不得。從他扣籃的力道來看,絕對是職業運動員的水準啊,怎么可能沒打過一對一斗牛?

    子凡是真的委屈,他根本不懂這些規則。高中時一般都是打亂仗,誰拿球誰投籃,管你什么進攻防守的。有時候分組對抗,也輪不到子凡拿球斷球,子凡從來是那個終結進攻的人,所以他也懶得去了解什么規則,只要隊友把球交到他手中就行了。

    “既然這樣,那這球不算吧,還是你來進攻。”子凡大度地對曾曉說道。自己第一次斷球就成功了,他有點飄飄然。

    “我要來了。”這次曾曉不敢大意了,小心地用左右手交叉運球,動作嫻熟而優雅。

    曾曉試探性地微一沉右肩,子凡動也不動。他心里暗贊,果然是高手,看穿了我的動作,這下他更謹慎了。

    他盯著子凡,時不時掃一眼籃筐,做出要投籃的假相。只是子凡仍然不動,只盯著他手中來回拍動的籃球,似乎還在尋找斷球的機會。

    他有點疑惑,難道子凡知道他投籃不準,不會選擇跳投?或是子凡對自己的彈跳很有自信,這球一定能蓋下來?想起剛才那個暴扣,他心里有點不安,算了,還是突破吧。

    曾曉不斷地做著假動作,可是子凡就是巍然不動,像一座山一般擋在他面前。他有點無奈,畢竟是體校出來的,就是他媽專業!自己這些花招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突然,子凡直起了身,向他靠近。

    要防我投籃嗎?終究還是被我騙到了。曾曉暗暗高興,哼哼,這可是個好機會!他低喝一聲,瞬間提速,從左路突破了子凡。這一下突然提速是自己暑假的重點練習項目之一,肯定能打他個措手不及。上籃成功后,他得意地想著。

    子凡有些疲,看著曾曉不停地晃著肩膀,一會抬腳一會收腳的,還以為他得了什么病,善良的他便想過去伸手摸摸曾曉的頭。可這小個子滑得很,不等自己走過去就一溜煙跑了,好心當作驢肝肺!他撇撇嘴,朝一臉興奮的曾曉跑去,想把這滑頭抓到醫務室去看看。

    “一比零了!”曾曉得意地舉起右手,伸出一根手指。

    “啊?”子凡又呆了。這小子說什么呢?一比零?

    不等子凡細想,曾曉又帶著球在他面前晃了。子凡這才想起來,曾曉進球得分了,球權還在他那里。

    曾曉還是一連串假動作,這次子凡怎么也不上當了。又想裝病把我騙過去,自己好上籃,我不會再上你的當了!

    曾曉沒辦法,只能強行突破了。

    他將球從右手交到左手,還是猛一矮身,瞬間加速,身子如離弦的箭一般從子凡的右側突了過去。想到剛才用過這一手,他還特意留了一把力,打算等子凡貼過來的時候變招。可是等到自己沖到籃下都沒見子凡貼上來,他又疑惑了,自己這招真這么好用,能對一個體校高材生成功用上兩次?

    子凡沒反應過來。

    他知道眼前這小子速度很快,甚至知道這家伙跟剛才一樣突破了自己,可他就是反應不過來。或者說,他不知道此時該做何反應。

    子凡本來就沒有經歷任何系統的訓練,平時打球的機會也少,所有的動作都是模仿電視臺一周一次的NBA集錦,基本上不了解任何一個技術動作的細節。面對這個速度奇快的小個子,他能做什么呢?

    很快,子凡被曾曉打了個五比零,他的自信也被這個五比零完全摧毀了。

    現在他才知道,以前的自己不過是井底之蛙。什么每次進攻都要以扣籃結束?他訕笑一下,沒有機會拿球,能結束什么呢。甚至,拿球了也做不了什么。打到三比零的時候,曾曉似乎意識到子凡不會防守了,把球給他讓他來進攻。結果子凡笨拙的帶球根本過不了曾曉,還沒拍上兩下就被斷了,一次靠近籃下的機會都沒有。

    曾曉擦擦汗,走向場外,邊側臉看李齊陳杰單挑,邊胡思亂想。這個大個子,不論身高還是體格,都是職業籃球運動員的料,又是體校出來的,怎么會是個球盲呢?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最后還是搖搖頭,走到福利社買飲料去了。

    子凡垂著頭,跟著曾曉沮喪地向場外走。突然聽到一個刺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白長這么好的身板,居然不會打籃球,真是浪費國家糧食。”

    子凡猛抬頭,眼里全是火。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650551_12_281-m
奇蹟的召喚師
作者 如傾如訴
  魔術的才能是一流,但體能的方面是廢材?   召喚的使魔可以是成千上萬,但自己是獨守後方?...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