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二章山中救猴(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夏秋之季許多草藥開花結籽,是采割的好時節。

    這天,天一放亮天凡就跟著他爸進山。路上,趙長風背著簍子牽著天凡,邊走邊說:“娃子啊,咱家祖祖輩輩傳下來的醫術,總有一天要你接手。你要記住嘍,莊里每戶人家都是和善人,都是咱家恩人,今后不管給誰家治病送草藥都不許要人家的好,記住了嗎?”

    “記得了。爹,咋都是恩人呢?”趙天凡不解。

    “你娘生你的時候,莊里每戶都送來了肉呀、蛋呀,沒有那些個吃的你長不了這么個塊頭,你媽的身子骨也沒這么硬實。咱莊里窮,平時誰家都舍不得吃肉,只到了過年才嘗點葷腥,那是一年的口福哩。也只有你三爺爺和長順大伯他們在山里打點野味,分一些給大伙,可那都是賠著命打來的啊”。

    “爹,我知道了。”

    自從越來越多的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后,天凡就沒有間斷過他對外面的向往“爹,太爺爺說東頭二姑爺家有人出了趙莊,是嗎?”

    “恩,是你莊子舅。莊里還有你陽叔和盛子哥也在外面。出去幾年了,中間回來過兩回你都沒見著,你葉大叔到莊子里一般都是送的他們的家信”

    “爹,那他們今兒個過年回來嗎?” 

    “不清楚啊,你問這干嘛?”

    “想聽他們說說。”

    走著說著,不覺已走出十幾里山路,過了眼前的山澗,對岸是一座高聳入云的大山,蔥蔥郁郁的樹木深不見底,越往里越黑。天凡和他爸進過這大山兩次,可每次都進不深,他爸說那山林深處有毒蛇和野獸。趙長風望著對岸“娃子,這次咱爺兩得往深里進了。這山的背坡山腰往上的位置有一個很大的潭,潭邊上長著一種藥草,花紫紫的,有七片花瓣,那花能去毒止血,家里沒有去毒的藥草了,得去摘點。”摸摸著天凡的頭問:“怕不?”

    “不怕”天凡挺挺胸脯。

    父子兩深一腳淺一腳過了山澗。天凡左手攥著拳,右手緊握著采草藥用的鐮刀,緊緊跟在他爸后面,他爹手里則拿著三尖叉子,是專門用來對付野獸的。漸行漸深,陽光只能從枝葉間狹小的縫隙里射進幾縷光線,入眼是濃濃的綠、錯綜雜亂的藤條、樹枝和樹葉。還沒有進到野獸出沒的地方,這里只有野兔、猴子、鳥類也一些不知名的溫順的動物,因此兩人也不十分警惕,邊走邊四下搜尋,看到了便去采幾束草藥。趙長風領著天凡沿山腳繞了一大圈,終于在日落時分到了山的背面。

    眼看天已轉黑,夜里進山的危險更大,只得選一處較為干燥的空闊地點起火堆,露宿一宿。趙長風自兜里掏出幾快干餅子遞給天凡,自己則進了樹林,不一會兒背出大堆的樹枝、干條放在火堆旁,又在四周撒了些硫磺粉。干罷拍拍手道:“好了,娃子,咱們今晚就睡這兒”

    天凡走了一天雖不很累,但正值長身體階段,所以很容易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但覺身子被輕輕一碰,睜眼見他爹示意他往一棵樹上看。只見不遠的大樹上,纏著一條大人胳膊般粗、兩米多長的大蛇,正吐著信子盯視枝頭上尚自瑟瑟發抖的小猴。聽著那小猴凄厲的嘶叫,看著它滿面的恐懼,天凡心了很是不忍,雙眼帶淚向他爹望去,趙長風贊許得拍拍兒子的頭,握緊手里的叉子,準備隨時給蛇以致命一擊。

    小猴的嘶叫未能吸引來猴群的援助,反而刺激了蛇的攻勢,只一瞬間蛇便躥到了小猴面前,張嘴欲吞,小猴一急,四肢發力猛的向下一按,高高躍向遠處的樹枝。許是驚慌過度,小猴這一躍勁道不足,在半空中失力下墜,重重摔倒在底上。

    大蛇在小猴跌落的剎那疾弛而至,正要張嘴吞食,天凡眼疾手快一顆石子扔去正中大蛇眼角,同時趙長風的叉子也迅疾而來,狠狠的釘在那蛇的七寸,穿身而過深深的插進土里。大蛇不甘的扭了幾扭身子一展就再也不動了。

    趙長風忙上前,抱起仍舊痛苦呻吟的小猴,細細查看之后取出幾樣草藥,嚼碎了敷在小猴傷處,又纏些布才把小猴交給天凡。

    天凡不解的問“爹,這里怎么會有大蛇呢?”

    “可能是小猴頑皮惹怒了大蛇,才追到這里的”

    “那小猴怎么突然掉來了呢?”

    “那毒蛇在吞食活食前,會先噴出毒霧麻醉獵物,小猴是中了它的毒了。”天凡抱著小猴卻怎么也睡不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天邊泛起了白,趙長風看著漫天的烏云說道:“娃子,今兒要下雨,咱進不了山了,過陣子再來吧”

    “爹,我把小猴抱回去好嗎?”

    “成,你喜歡就行”說著把那大蛇圈成圈,固定在叉子上,扛在肩上領著天凡順來路返回。

    天凡手里的鐮刀也變成了受傷的猴子。

    天凡從山里帶下來的猴子頓時引起了莊里孩子們極大的興趣。每天都圍在天凡家嘰嘰喳喳的,一會兒要給小猴喂草,一會兒又折騰來幾件破舊的衣服要給小猴量體裁衣。小猴自打出生就沒見過“人”這種動物,現在不但見著了而且還是一大群,雖是一幫子孩子,可那塊頭也比它大多了。起先很害怕,無奈全身是傷又無處藏身,只能眼巴巴的望著這群龐然大物瑟瑟發抖,但是后來它也領會到這些動物并沒有什么惡意,也就不那么怕了。                    

    經過趙長風的醫治和孩子們的照料,小猴逐漸康復了。在不到一個月的交往中,人和猴之間達成了一定的默契,加深了友誼增進了共識。孩子們給它取了個好聽的名字“絲絲”。絲絲不再害怕這群孩子了,總是在一群孩子中間蹦來蹦去,自己玩的不亦樂乎,把孩子們逗得也很開心。它仿佛有靈性似的,知道天凡是它的救命恩人,對天凡特別的依賴,大多數時間都蹲在天凡的肩頭,誰騙也騙不下來,天凡手指什么它就把什么拿來放在天凡跟前,還時常拉著天凡的褲腳指著老槐樹上大大的馬蜂窩“吱吱”的叫,天凡想它是要吃蜂蜜那,于是叫來二蛋和丫丫一起捅馬蜂窩。

    二蛋是天凡他堂弟,比天凡小幾個月,大名叫趙天志,好玩愛鬧、古靈精怪的,莊里就屬他最“皮”。二人不僅是堂兄弟也是關系最好的朋友,天凡教天志認字,給他看畫報;天志帶天凡爬樹、捉迷藏和掏鳥窩。天凡那天一顆石子正中蛇眼的本事就是天志傳授的。天志學會爬樹上房前,他家的院檐、房檐和門前的大樹上有些個鳥窩,都是些麻雀、斑鳩一類的,鳥兒在窩里下蛋再孵化,也算得上是安居樂業了。天志打懂事吃了一次長順伯打的野雞后,那對野味的yu望和饑渴程度就如同掘了堤的大壩般,滾滾的勢不可擋。等他的身體發育到足夠用來爬樹掏鳥窩,他用了一天的時間掃蕩完了那些在他家結了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鳥巢,而后又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把全莊的鳥巢翻了個底朝天。狠狠的滿足了一番他對鳥味的yu望后,他就發現沒有鳥巢可供他掏了。可是那樹梢、田頭上唧唧喳喳的鳥叫聲,又總是讓他想起烤的稍微有點焦的麻雀,那個味,嗚,不是用一個美字就能形容的,想起來他就直咽口水。于是,隨手撿起拇指頭大小的石子,描著鳥兒的小腦袋扔。起先一顆石子驚起一片麻雀,他就在后面追,等鳥兒停下,他就繼續扔石子砸。幾年時間過去了,他自己成了高手,也把個天凡調教成了高手,不同的是天凡學他現成的只用了幾個月就有了他的水準。高手究是高手,一顆石子過去,即使砸不下一只鳥也能砸下幾根鳥毛,掉幾跟鳥毛的原因是那鳥的抗擊打能力超強。他們就把那飄落的鳥毛挑幾根略微好看的,拿去給丫丫耍。

    丫丫小天凡一歲,是趙老太爺的親太孫女,是老太爺的心頭肉、掌上寶,四五歲起就和天凡一起跟著趙老太爺讀書認字,除了她爸媽和太爺爺外,她接觸最多的就是天凡。小丫頭愛哭,天凡就處處讓著她、護著她,她也樂得跟天凡玩。整天跟在天凡屁股后面,有事沒事就喊“天凡哥、天凡哥”。莊里的人說她是跟屁蟲,問她長大了還這樣跟天凡嗎?丫丫眨巴著眼睛,一臉認真的說長大了要做天凡的媳婦,大人們一片笑聲,旋而問她知道媳婦是啥嗎?她說當了媳婦就可以天天和天凡在一起了。稚嫩的聲音惹的大人們笑的直不起腰來。丫丫也不懂大人們笑啥,反正是笑她,她覺得受了委屈“嗚```嗚`````你們欺負我,不和你們玩了。天凡哥,天凡哥。”哭著跑開。身后傳來的是更大的笑聲。

    天凡時常叫了天志和丫丫一起玩,烤鳥肉、摸魚、給絲絲捅蜂窩......。孩子畢竟是孩子,總是好玩的。這些細節就是天凡長大后印象最為深刻的童趣,而兩個小伙伴和那小猴絲絲也就是天凡最早的朋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414929 4 12 m
手術直播間
作者 真熊初墨
  一個外科的小醫生,一不小心得到了系統加持,橫掃醫學界,妙手回春,活人無數。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