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三章再次進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趙長風把打來的大蛇剝皮、取膽,讓天凡把那墨綠墨綠的蛇膽整個吞下,又囑咐天凡把采下的蘑菇、菌類等給長順伯送去。正好長順伯在家,“大伯,爹讓我送來些野菇,說是合著燉肉,對大媽的身體好”。

    長順伯接過簍子說“你爹真有心了,好,聽你爹的,趕明兒打只狍子燉了給你大媽吃”。倒出野菇又問天凡“天凡啊,聽娃子們說你和你爹打了一條大蛇是嗎?” 

    “恩,頂大的一條蛇,有大伯的胳膊粗了”把當時的情況言說了一遍,“大伯,爹說他那用叉子的功夫是您教的哩!”。

    長順伯拂著胡子哈哈大笑“你爺兩好本事啊。你爹他常去山里采藥,不會點防身本事可要不得,所以大伯就教了他一點”。

    天凡眼前有浮現出他爹那一掄叉子的準頭,滿臉的羨慕“那大伯也教天凡打獵的本事行不?”

    “都說你娃子好學。呵呵。你還小,等再長大一點,胳膊腿上有勁了,大伯就手把手的教你”天凡聽得長順大伯允諾了,高興的說“哎,那大伯我先回去了”

    “去吧,讓你爸媽得空來串串門”

    這天,天凡和丫丫正在老太爺的屋里看葉大叔帶來的書,天治急沖沖的闖了進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對老太爺說:“太爺爺,長順大伯被蛇咬了,腿也折了。長風伯正給醫治呢。”眾人一聽忙向天凡家跑去。門口已圍了一群來探望的村民,見趙老太爺趕到邊招呼著邊讓開一條道,尾隨著趙老太爺進到屋里。長順大伯正躺在床上,滿頭大汗,腿上膝蓋稍下的地方有一快巴掌大的瘀黑,中間很明顯的一個筆尖大小的眼,腳腕處淤青淤青的一圈,腫的向饅頭似的。

    老太爺忙問“長風,咋樣?”

    “太爺,毒性不是很強,可是家里沒有解毒藥了”

    “那腳呢?”

    “扭著了,還好沒傷著骨頭”

    聽長風這么一說,老太爺心稍微安了下來。也有了主意“先去采藥,腳回來再說。”

    長風覺得這樣不合適“不行啊太爺,長順哥腳扭地厲害,趁現在中毒腿上的知覺輕,得盡快給他揉正了。要不長順哥是要受罪的,說不定還要誤了啊”。

    老太爺聽完后也不言語,只是“吧嗒”“吧嗒”抽著旱煙。大家都不知道該怎么辦,只是靜靜地等著老太爺發話。

    長順大媽在一旁抽泣“都是我害的啊,都是我害的啊。偏要吃什么野味燉蘑菇,嗚````”哭得聲音越來越大。

    三爺呼楞一下站起來“哭啥?!”

    長順大媽的哭聲嘎然而止,又變回了低低的啜泣。

    “咱莊里還有識得藥草的嗎?”老太爺似乎有了主意。

    眾人不語,這時天凡走上一步道“太爺爺,爹教過我。”趙老太爺深深地望著天凡,“娃子”叫了一聲,而后又不吭聲了。

    長風拍拍天凡的肩膀“凡兒啊,尋常的草藥治不了這毒,要到那潭邊去采七片紫才行!”看老太爺不語,長風接著說道:“太爺,天凡跟咱進過幾趟山,認路。雖沒到過那潭邊,但上次也就差十幾里,你看?”

    “不行,不能讓天凡娃子去。山上兇險著哩”老太爺還沒接口,三爺就不干了。趙月梅也拉拉長風的衣袖,但長風象沒感覺一樣“三叔,不能耽誤啊!”

    “要去我去”三爺說什么也不答應讓天凡這個小孩子去冒那么大的險。

    長風象是打定了主意要讓天凡去似的“三叔,你年歲大了,采那花,是要游過那水冷又深的潭的”。三爺也不理他,轉頭就往外走。

    “站住”趙老太爺“嚯”地站起來,看三爺停下了,眼睛掃過眾人停在天凡身上,緊盯著他,慢慢走到天凡跟前“你敢去嗎?”天凡堅定的點點頭。老太爺撫著他的頭,良久,他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好,你去。去采回那七片紫救你長順大伯,咱全莊里都等著你。長風你給孩子準備準備。”

    “太爺`````”天凡他媽雙眼含淚看著老太爺。她知道老太爺的權威,但她希望老太爺能可憐可憐她,也可憐可憐她娃子。老太爺顫抖的手拉住她“月梅,天凡是不是個人物,將來成不成器就看這次了。太爺比誰都疼他,太爺也是疼著你的。你放寬心,這孩子不是薄命人,即使他萬一不能回來,我老頭就和他長順大伯去陪他”。

    天凡也上來安慰她媽“媽。我會小心的。”趙月梅把天凡狠狠的摟進懷里,生怕他跑了一樣。

    趙長風準備好了繩索、鐮刀、硫磺和簍子等,眾人送天凡到村頭,看著他翻過山頭,消失在視線里……

    天凡背著簍子,握著鐮刀,甩開大步往前走,沒一個時辰就來到了那座大山腳下的山澗旁。剛準備過河,背后傳來“吱吱”聲,回頭一看,見“絲絲”一蹦一跳的跑來,緊跟著天治也氣喘吁吁的從林子里閃了出來。

    天凡一詫“天治!”

    天治站定在他跟前喘著粗氣好半天才緩過來“天凡,咱們一起去。”

    “是太爺爺讓你來的?”天凡不太相信的問道。

    “我偷跑來的。繞了一大圈,總算追上你了”天治雖然不喘了,但劇烈運動而掙的紅紅的臉并沒有褪色。

    天凡心里徒升一股暖意,心想“這就是書上說的兄弟吧!”有了兄弟在身旁的天凡豪氣大漲“好,咱們一起去!”

    兩人在澗邊休息片刻就起程了。天凡識路走在前面,天治則抱了絲絲跟在后面。兩人害怕耽誤了時間,所以一路小跑,沿著山腳樹木較稀的地方到了山的背面。天凡抬頭一看,此時日頭已偏斜“咱們爭取趁白天趕到潭邊”。然而象這樣的深山老林,且不說沒有現成的路,光說那密密麻麻的樹枝和遍地纏腳擋道的藤條,每前進一步都相當困難。

    天凡也僅能依靠著感覺和天上的日頭把握方向。漸行漸高,絲絲開始不斷在天治懷里“吱”叫,天治不明所以就問天凡“天凡,絲絲怎么老叫,可別把野獸引來了。”天凡看看四周,才發現他們已經到那日救下絲絲的林中空曠地了,想是離絲絲“家”不遠了,就讓天治把絲絲放了下來。絲絲才離開天治的懷抱就躥上樹枝,幾個蕩跳就不見了蹤影。兩人眼見絲絲遠去心里萬分不舍,但無奈追它不著,只能怔怔地杵在那兒,牙齒緊咬下嘴唇,雙眼噙滿淚水。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心里才記起尚有重任在身,險些誤了大事。急忙又踏上征程。越往高路越難走,兩人畢竟力氣不大,只能輪換著開路,林子里靜悄悄地,只有偶爾傳來幾聲鳥叫。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縮頭貓腰的向上推進。

    天漸漸暗了下來,林子里的能見度更低了,看來趁完全黑下來前趕到潭邊是不可能了。“天凡,黑下來了。咱得找個地方過夜”。

    天凡停下來四處望了一圈,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咱們今夜就在那書上歇吧”天治見那樹又高又粗,下層的樹枝幾乎平伸出來即使躺個人在上面也不嫌細,他累了一天見有這么好的休息所在,緊甭的弦也松了下來,說話的聲音也不由得大了起來“天凡,你爹給你準備了多少干糧?”

    天凡邊揮舞著鐮刀邊回話“我沒看,都在簍子里呢。天治你聲音小點,留點神”。

    天治不以為意地說“怕啥?這一路上不都好好的。林子里的鳥真多,早知道打幾只,咱好久沒開洋葷了”天治那對野味的渴望似乎又要崩涌而出,眼看口水就要溢出嘴角。

    “噓”天凡給了他一個禁聲的手勢,小聲道“天治,你聽”

    天治盡量豎起他的耳朵仍沒有聽到任何異響,“沒什么聲音啊,不要嚇唬人好不好!”。

    天凡卻不這么認為,方才他明明聽到了“沙沙”的聲響而且就在近旁,屏住呼吸,兩眼盡力地四下搜尋,終于讓他發現前方不遠的地方,一雙眼睛正緊盯著他們,分不清那是屬于什么動物的眼睛。天凡雖進過深山老林、到過懸崖峭壁,但這樣近距離地遭遇野獸還是第一次,心里一慌頓時亂了心神,腦中一片空白只定定得對著那雙眼睛。天治順著他的眼睛望去,也發現了那對圓溜溜的眼睛,本能似地手一拋砸出一顆石子。野獸吃痛“嗷”的一聲大叫,顯然是被激怒了。天凡驟地醒轉過來大叫一聲“爬樹”,兩人同時向自身近旁的樹跑去。

    眼見還有兩三步就能上樹了,身后野獸的踏地聲和喘氣聲越來越急促,天治急得“哇哇”的哭了出來。天凡聞聲扭頭見野獸就要撲上天治了,右手一揚,手里的鐮刀打著旋飛向那野獸的腹部,深深地插了進去。野獸吃痛,本已撲起的身子偏了方向,沒能撲倒天治。天治三下兩下的爬到樹上手向下一砸,吸引了野獸的注意,天凡也趁機爬上了另一棵樹。兩人這時才得空探個究竟,只見樹下那物全身鬃毛倒豎、長吻獠牙,原來嚇得人魂飛魄散的是一野豬。那野豬腹部還插著鐮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稍息片刻,疼痛和血腥更刺激了它的野性和狂性,它沒命的往天治藏身的樹上撞,那一人抱粗細的樹被撞地搖搖晃晃的。天治左手緊抱樹干,右手不停地往下砸石子。野豬更加的憤怒,撞擊也變得勢大力沉。

    天凡看著心急但無計可施,眼見著那樹已不能承受更多地撞擊,林子里“沙沙”的聲音突然大起,數不清的猴子涌了過來。它們停在四周的樹上形成了一個巨大而厚實的圓,圓心正是那野豬。猴子們象是約好了似的,齊向野豬眥牙嘶叫,野豬見了這陣勢,那份狂勁頓時沒了,一步步的后退,轉身消失在黑暗里。猴群里嘶叫更甚,但那聲音里包含著喜悅和自豪。天凡、天治正在納悶,卻見一只猴子從另一棵樹上三蹦兩跳停在了天凡面前。天凡仔細一打量竟是絲絲。不由喜悅地叫了起來“天治,是絲絲,是絲絲。它又回來了,還救了咱們呢”天凡一把抱起絲絲,緊緊地抱著,巨大的喜悅取代了剛才的驚魂未定。

    猴群沒有離去,在它們的保駕護航下,第二天天凡和天治順利來到了潭邊,采了七片紫和其他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又在它們的陪伴下一路熱熱鬧鬧的返回。

    回到山澗邊,趙老太爺、天凡的家人、天治的家人、丫丫以及許多的村民在那等候。眾人見兩人安全返回,由衷的歡呼一片。天凡和天治匯合了眾人準備返莊,絲絲卻抓著天凡的褲腳“吱吱”地叫,另一只前爪卻向林子里指著。林子里群猴尚在等待。天凡斤斤地抱著絲絲,撫mo著它,不舍的將它放在地上,讓它回家去與群猴生活。可絲絲仍不走,仍拽著天凡的褲腳,天凡忽然明白過來絲絲是要他跟它走,于是轉身和老太爺及家人商量“太爺爺、奶奶、娘,絲絲叫我跟著它走,我想跟著它去看看”。

    “要不得,不能去啊”

    “沒事。絲絲它救了我們,不會有事的”,將昨晚的事言說了一遍,眾人皆唏噓不已。

    “成,你去吧早些回來就是”,趙月梅上前撫著天凡的頭“別玩太久了,讓家人惦記”“喔,我知道了娘”

    天凡尾隨著猴群,又消失在林子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931432 4 74 m
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 魚人二代
  一個大山裡走出來的絕世高手,一塊能預知未來的神祕玉佩……<br>   林逸是一名普通學生...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