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當我遇見走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My God!她走光了!

    我笑笑,回過頭不理他們,心想他們也忒嫩了點。媽的,騙誰呢?玩偷拍的除了流氓,就是這些大學生!

    ===================================

    車到上海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我和十三站在出站口,擦干凈眼角的淚痕和眼屎,用力揉了揉眼睛,看著來來往往的車流和人流,看著色彩變幻的霓虹燈,不禁有點茫然。腦子里思維依然停留在南京的車站,除了兜里有吃了數不清的散伙飯后剩下的三四百塊錢,還有就是胸中那一點點的夢想。

    出站的路上充滿了驚險,每前進三五步我們都要費力擺脫三四個濃裝艷抹半老徐娘的圍攻。她們上前搶奪我們手中的行李,熱情地介紹她們旅店的便宜和衛生,還語言曖mei地暗示有保證安全的特殊服務。小旅店到車站拉皮條在全國各地似乎都并不鮮見,但皮條拉得這么辛苦卻使我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在上海生存的艱難。

    很快我們又被一個面相樸實的中年婦女纏住,她的話音帶著秦腔:兩位先生要不要住店?我問多少錢,遠不遠啊?她說不遠,走個五六分鐘就到,你們兩個住一晚七十塊錢,要是要個小姐陪的話算你們150。我們馬上愣住,她很敏捷地補充到說:你們放心,又衛生又安全。我笑著說:你看我們像那種人嗎?她很爽快地回答讓我當場昏到:咋不像呢?都是爺們,又咋不像呢?

    可能我們拖著幾件大行李半個小時還沒有走出車站廣場引起了警察的注意。還沒有走兩步,兩個值勤的警察又攔住了我們要求出示身份證。他們竟然懷疑我們要嫖娼一直在和她們討價還價呢!我們費勁口舌終于使他們相信我們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沒想到那個中年警察卻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作為大學畢業生更要潔身自好!真他媽郁悶!也不仔細瞧瞧我們的氣質!難道我們真的像那種人嗎?

    快10點多的時候我們才在一家看上去蠻正規的旅館住下,一個標準間一晚要180塊錢,這樣的價格讓初出校園的我們感到心疼。我和十三洗完澡躺在床上抽著煙想著心事怎么也睡不著。過了12點多正想睡的時候又聽見隔壁傳來男歡女愛的**,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之后就是討價還價的爭吵;對面也住進一伙廣東口音的賭徒,不時傳來贏錢后的鬼叫和輸錢以后的謾罵。什么他媽的標準間啊,隔音效果這么差!

    按照原先的計劃,第二天上午我和十三分頭去找房。身上錢不多,不想白白送給中介幾百塊錢,但我們又想租一個小套,房子破點舊點偏點沒關系,獨門獨戶就好,我們不想住在一個吵吵嚷嚷想集貿市場一樣的環境里。

    6月末的上海熱得讓人痛不欲生。記得那天我漫無目的地穿梭在市郊那些多少顯得有點破敗的老居民區,眼睛在各個樓層房子的窗戶上搜索,希望能看見上面貼著"此房出租"的告示;或者就在弄堂口的墻壁和電線桿上尋找"有房出租"的"牛皮癬"。打了十幾個電話不是說房子已經租出去了就是房租太貴,或者電話根本就打不通。結果一個房東都沒見到,居委會的老頭老太倒見了不少,那些老頭老太可能悶得厲害,存心是找你聊天,掏出身份證畢業證他們都要研究半天,甚至還有一個怎么分析都有點老年癡呆的老太居然打電話找來了警察,在他耳邊神情激動地說我和十幾年前在這個小區作案的小偷一模一樣!靠!十幾年前我還剛換下開襠褲呢!

    中午的時候我在一個馬路邊弄堂口的大排擋上和一群蒼蠅搶著吃完了一碗牛肉面,然后我坐在那邊給十三發了一個短信。十三回復說,還沒找到,正在找!

    外面的太陽太毒,我從隔壁的小店里買了一包"紅雙喜",坐在那邊邊抽邊發呆。 "紅雙喜",初到上海的我也許只是希望給自己討一個好口彩,但后面的事實卻馬上證明了這一點。抽完煙之后我漫無目的地坐上了一班不知開往何處的巴士。因為是正午,車上還有空座。我挑了一張避陽靠窗的位子坐下,由于昨天沒有睡好,我在車上打起了盹。

    突然之間我被一聲霹靂驚醒,夏日的午后雷陣雨說來就來。巴士在一個站點還沒停穩就擠上來一群的人,每個人無一例外地淋得濕透。車廂里瞬時之間顯得擁擠不堪。

    我低下頭準備繼續自己的小寐。突然之間我的鼻子卻不自覺地抽搐起來——在彌漫著渾濁空氣的車廂里我突然聞見的一絲迷人的幽香。

    我猛然抬頭,見到的是一張酷似朱茵一樣標致、卡通和異常干凈的臉,她的眼神顯得慌亂而不安——她雙手交叉,胸前緊緊地抱著一只藍色的牛仔布包,一襲已然濕透的鵝黃的連衣裙緊緊的貼在身上。曲線畢露那就不說了,你甚至隱約都可以看見微紅皮膚下藍色的血管。

    我鼻子一腥,差點流出血來!

    My God!她走光了!

    我心里一笑。周圍的男乘客都目光漂移地在她身上來回掃蕩,她眼睛只是定定地看在窗外,嘴唇緊緊地抿著,臉上的紅潮一直蔓延到脖子。

    我知道有些人心里已經開始有點蠢蠢欲動了——正如我一樣,這是我畢業之后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一個美麗的女孩。

    果然,隨著車子緩緩的一個轉彎,后邊的兩個小伙子就像無脊椎動物一樣的往她身上靠。

    媽的!動作幅度也忒大了吧!我瞬時感到有點忿忿不平。

    旁邊的兩個小年輕又開始慢慢地慢慢地往前擠,她只好動作僵硬地往我這邊縮,小心翼翼地看著我的眼睛。我眼看著她耳鬢稍上的一點雨珠輕輕地滑落、滑落......一直掉到我的鼻翼上。我沒有躲。

    她慌亂地看著我,嘴角輕輕抿了一下,沒有出聲,但我知道她想說對不起。我面無表情。

    突然我的余光發現她后面的那個小年輕拿出了手機——天,我記得前幾天網上看過這款手機的廣告,那攝像頭可是130萬像素的!

    如果我那時稍微猶豫一下,沒準兒現在你們就能在西祠或西陸的哪個帖圖論壇里看見這張圖片——在擁擠的巴士里一個渾身濕透衣服幾乎透明身材曲線分明的美麗倩影,而那個坐在美麗倩影旁的正看著鏡頭的帥哥就是我。也許我的眼睛周圍還會打上馬賽克,然后那個發帖的就會得意洋洋地在發這張圖片的時候加上幾行說明性的文字。

    應該說,那一刻的我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毅然決然放棄了這個可以在BBS上揚名立萬可以在兄弟們面前大吹特吹的絕好機會。也許這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我的善良的本質和那么一點點的正義感——如果不是我在3分鐘后突然有了一點點私心的話。

    我突然站起,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一個轉身,把她按到了我的座位上,同時如黃繼光堵槍眼似的用寬闊的后背堵住了那個"色相頭"。

    她"啊"的一聲輕呼,坐在座位上半開著小嘴疑惑地看著我。我作出很紳士的樣子,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你坐吧。

    她這才緩過神來,臉上寫著感激,微笑地對我說,謝謝。

    我努力作出詹姆士. 邦德一樣的笑容,露出被煙熏得有點微黃的牙齒,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側了一下頭,然后眼睛裝作不經意地掃過周圍人的臉——那些色狼臉上寫著惋惜、憤怒、嫉妒,甚至還有鄙視。

    "媽的,是個老手。"我聽見我身后那個準備偷拍的小年輕說。

    "真想扁他!"他的同伴咬牙切齒。

    我回過頭,微笑地看著他倆,瞪著眼睛沒有說話。他們眼里明顯地掠過一絲慌張。我問,兄弟,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我們?我們早就不讀書了!他們裝出痞樣,有點語無倫次地說。

    我笑笑,回過頭不理他們,心想他們也忒嫩了點。媽的,騙誰呢?玩偷拍的除了流氓,就是這些大學生!

    車子一站一站的過,車廂里除了我們倆加上司機,又全都換上了新面孔。她解除了背后走光的顧慮,前面又有布包擋著,看她的表情已經不那么緊張兮兮了。而我始終如護花使者般在她身邊站著,心里卻撥打起了小算盤。我該怎么和她套辭呢?最好自然一點,別搞得我好像別有居心似的。我把手深進褲兜,悄悄關了手機。

    這時車子過了幾站下了不少人,她的前面空了一個位,她突然叫我:"哎,前面空了,你坐啊!"

    我一愣,回過頭她正微笑著看著我,朝她前面的椅子努努嘴。她笑起來這么美,眼睛關切地看著我,簡直比朱茵還動人!我當時腦子一昏,說了一句謝謝,就美滋滋地坐下了。可我剛一坐下就后悔了!咳!還隔著兩個座呢!那么遠我怎么跟你套辭啊。

    正巧前門上來一個老太太。其實說老也不老,可能60還不到呢,精神矍鑠,滿面紅光,一手提了一個馬甲袋。當時我看見她就跟看見親媽一樣,我騰地站起來,一手抓住她胳膊,說,大媽,你坐你坐。

    那老太太別提多高興了,嘴里一個勁地說謝謝,但可氣的是她就是不肯坐,說小伙子,你坐,我身體好著呢。

    這哪成啊?我心急,想那不是逼我做車匪路霸嗎。我手上一使勁,就硬把她按座位上了。

    我回頭正見她目瞪口呆地看著我,我都從她眼里瞧出欽佩了。正巧車廂里有誰手機響了,我也拿出手機裝模作樣的比劃了一下,嘴里嘀咕:呃?怎么沒電了?我走過去看著MM笑容可鞠:借個手機可以嗎,我手機沒電了。我把手機放到她面前晃了一下。

    不出意料,MM果然很熱心,她從包里拿出手機,微笑地遞給我。我說了謝謝伸手接過,然后馬上撥了十三的電話號碼。這家伙等了好久才接,問誰啊?我說是我郭良浩啊,房子找到了嗎?他說剛和一個房東打過電話,正在樓下等他呢。十三果然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問你用的是哪個MM的手機啊。我笑笑說剛認識的一個朋友,你小子怎么知道的啊?十三說就你這種下三爛的手段用了也不是一兩回了。我說你知道就好,你記一下別給我弄丟了。十三笑笑說你就放心吧。

    我把手機還給MM,MM看了一下我撥的號碼然后就往包里放手機。我眼睛朝她的包里掃了一下,那包里放著的是幾份簡歷,有四個美工字看得很清楚——"師范大學"。

    我問她:"你這幾天也在找工作嗎?"

    MM抬頭,很驚異地看著我。我解釋道:"剛才我看見你包里有簡歷。"

    她笑著點了點頭,反問道:"你呢?你好像在租房子?"

    "是啊。昨天剛來,我哥們正在聯系呢。"

    "哦?是這樣。我住我表姐家。你哪個學校畢業的啊?"

    "南京。"具體哪個學校我怕露怯也沒好意思說,我問:"你呢?"

    "我杭州。" 

    就在這個時候,我驚恐的發現MM挎上包。MM站起來,說:"你坐吧,我先下了。再見。"

    "再見!"我糊里糊涂地坐下,有點愣愣地看著她。MM朝我笑了一下快步下了車。我伸長了脖子朝窗外看,一個衣著光鮮時髦的女孩撐著傘過來摟住她就跑:"快快,你媽來看你了,正在家里等著呢?"

    真說不清那時怎么想的,總之我趕在車門關下的那一剎那也閃下了車。但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鉆進了停在人行道上的一部紅色伊蘭特。

    紅色伊蘭特前行了二三十米就往南拐進了另一條馬路。我苦笑了一下,心里惡狠狠地罵了自己一句"shit",然后掏出煙點上猛地吸了兩口。

    我打開手機,上面有一條未接短信,十三跟我說他找到房子了,要我馬上過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4 74 m
妖孽奶爸在都市
作者 孤山樹下
  五年前,葉辰被人當做死狗沉江。 五年後,一代天帝強勢歸來,卻意外的發現自己有了一個寶貝女兒...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