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血的異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城,居住人口400萬,總面積250平方公里,城市為不規則四邊型,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區。城墻總長85.67公里,平均高度21米,平均厚度8米,主體材料為鋼筋混凝土,中間夾2米厚新型合金鋼,每一個平方面積可以承受10只7級以下魔獸能量繼續攻擊48小時。是魔獸攻擊時最主要的保護手段。

    城市內建筑不得高于城墻,否則可能會被飛行魔獸首先攻擊,造成不必要傷亡,所以,城內建筑最高為地面五層。

    城市每方向城墻駐守一支10000人的城防部隊,士兵組成為三級戰士及其以上,分別有5000習武士兵和5000習道術的士兵。

    設一個機動部隊3000人,全部由四級戰士及其以上組成,有2000武士、1000道士,平時作為城市警察,發生戰爭時哪里缺人哪里上。”這就是藍冰給我介紹的林城基本情況。

    從東門進到東區,發現里面比我想象得要繁華得多,街道兩邊都是店鋪,服裝和兵器是主要商品。“咦?藍冰,這些木頭塊也是兵器?還有這些黃紙是做什么的?”話才說出口,我就發現藍冰跳到老遠,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再看看其他人憐憫的看著我,我知道我說錯話了。接著,老板悄悄地給藍冰說了些話,但是,很不好意思,我的聽力實在是太好了,居然一字不漏地聽到。“小兄弟,這個是你哥哥吧?智力不好還是回去療養吧,不要背著個東西到處跑。他是走火入魔燒了腦子吧?年輕人練功不要那么急噪啊!”

    藍冰現在臉都要笑到抽筋了。“靠!有什么好笑的。我現在很象白癡嗎?”

    看到我有點冒火,藍冰忙說:“不象,不象,一點都不象。根本就是個白癡嘛。哈哈哈哈。”說完這家伙就跑,呀呀的。欺負我背了塊東西。好,以后收拾你。

    藍冰的家就在東區,到了他家門口,藍冰才很正式地對我說:“夜,我告訴你,其實這次出去鍛煉,我爸媽沒答應,是我偷偷跑出去的。所以,等會兒你一定幫我說好話,知道嗎?還有,你一刻也不能離開我身邊,有你在旁邊,我爸媽再怎么也要給我留點面子,不會對我太狠的。”見我點頭,才拿出鑰匙開門。呀呀的,我又成了這小子的擋箭牌。

    藍冰和我剛剛進門,就聽到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哇,是哥哥,是哥哥回來了!媽媽,哥哥回來了。”然后一個小丫頭撲到藍冰的懷里,卻從藍冰的手臂下面打量著我。對她哥哥說:“哥哥,這個哥哥是誰呀?”這時候,另一個身影從屋里閃出來,(高手啊!)是一位30多歲樣和藹的婦女,“冰湘,不要無禮。”藍冰一聲標準的“媽!”就叫了出去,我的反映也不慢:“阿姨好!”

    “恩,好!隨便坐。藍冰,還不介紹一下你的朋友?”

    “哦,這是我在森林里遇到的朋友:夜,他的來歷很奇特哦。夜,這是我媽媽,這是我妹妹。我爸爸估計晚上回來。”藍冰苦笑著說。

    “你還知道你爸爸啊?你這次跑出去,差點把我們氣死你知道嗎?變異森林雖然沒有什么高級魔獸,但是,你以為四級魔獸是你能對付的嗎?算了,你還是想想等會怎么給你爸交代吧。”說完,就對我說:“孩子,隨便點,就把這當你家好了。對了,你怎么背著這么個大東西啊?快放下,就放到門后面好了。藍冰,你還不去幫忙?站在那做什么?”

    “哦。放好了我就帶夜去洗澡去了。”

    在藍冰他們家的浴室,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圖案:八卦,而且是在浴缸里面。藍冰看著我一臉疑惑,卻是不給我說,然后放好水,讓我用手去摸摸水,水溫度很合適洗澡,我記得放的是冷水啊,難道這就是道術?“這是道術在生活中的一個作用而已,我爸爸可是一個六級道士,這么點東西還是做得出來的。”話里面透露出一種自豪,呵呵。看來這家伙還很崇拜他老爸的嘛。“好了,我去給你拿套我沒穿過的衣服,等下去給你買些生活用品去。”

    道術?可能真是個很神奇的東西。

    洗完澡,去買了些內衣內褲鞋子襪子什么的,用掉了300多元聯邦幣,當然是藍冰掏的錢,現在就是喊我出我也沒有啊。然后,回家,等他爸爸回來挨批斗,哈哈。看到他小子那個忐忑不安的樣子,心里就暗爽,原來你小子也有害怕的人啊。哈哈

    晚上他爸爸回來也沒怎么說他,然后話題就撤到我身上了。在藍冰的口里,把我說得是很神奇,很神奇的。我都在想:“這小子說的是我嗎?怎么不象啊?”特別是他說我抓金斑鼠那一下,他都沒看清楚,只覺得眼前一花,金斑鼠的尾巴就把我抓到手里,下一刻金斑鼠就被我摔到地上了。聽得他爸爸媽媽都覺得不可思意,按他們說,就算是他媽媽五級戰士的實力都做不到讓藍冰完全看不出痕跡。而現場表演我也做不出來那一抓,于是大家只有把這些歸結為藍冰分心看花眼了。

    睡在客房的床上,我知道,藍冰沒有看花眼。他真的沒看清楚我是怎么做到的。本來他不說我還沒有注意去想,現在被他提醒,我才想到,當時我覺得很憤怒,緊接著心臟有一剎那停止跳動,接著一種強大的力量充斥左手,本能似的我就抓住了金斑鼠的尾巴。那種力量和我還是僵尸時擁有的力量是一種感覺。難道說,我還具有僵尸的力量,還會變回僵尸嗎?要是我在公共場合變成僵尸,估計會被人當作魔獸給滅了吧?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有多強大,但是我不會以為自己的僵尸形態是無敵的。不行,我必須知道我是不是會變會僵尸,要是能的話,這些變化必須要在我的控制之內。

    但是,不管我怎么模擬憤怒都感覺不到那種力量再次出現。算了,先不考慮了。練習內功吧。今天藍冰他爸爸已經答應以被解救的拐賣人口為理由,幫我找關系辦理一個戶口,而畢業證要等戶口辦理下來再去參加一次補考,全部及格才能辦理。呀呀的,俺生前可是個大學生!會連初中考試都不及格嗎?也就是說,兩個月以后,我也要參加高中升學考試的。

    對于那個“被解救的拐賣人口”藍冰是這樣給我解釋的,人類呢,總是有那么一群害群之馬的。在這個人人會武的年代,也還是有些人是混黑道的。這些人呢,真是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象搶劫、殺人、強奸、走私、販賣兒童和少女等等,反正就是什么。當我問到警察為什么不管的時候,藍冰很不好意思的回答我說:“人類啊,都是有丑惡的一面的。你以為我爸是靠什么去給你辦戶口的?”話說到這里,我還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打定主意要把那顆魔核拿給藍冰他爸,算是還幫我忙送那些個貪官的禮。雖然不知道具體送了多少,我現在卻只拿得出來這么多,沒辦法了。角刺我還得留著做武器呢。

    第二天,吃過早飯,我和藍冰出到街上去,找了家制皮店,把兩根老鼠尾巴和那張破爛的駑牛獸皮賣了,沒想到那張爛皮還賣了1000元,老板說要是完整的駑牛獸能賣5000。我日!

    聯邦的身份卡是一卡多用型,上面記錄了一個人的基本資料,包括姓名,年齡,學歷,戰士等級以及軍銜,還是聯邦銀行的銀行卡。我現在還沒有身份卡,所以,我們存了1000塊在藍冰的卡里面,我身上留了賣老鼠尾巴的600元,而老鼠牙齒沒有賣掉,扔了。

    有了錢,于是我決定今天晚上請藍冰喝酒。他卻一臉嚴肅地告訴我:“老大!”停了一下,接著說:“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119款23條規定,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出售或誘惑未成年人飲用酒精度含量在10%以上飲料,違反此規定者處以5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罰款。大哥,我們是不是還要去呀?”

    看到我一臉郁悶樣,藍冰才悄悄告訴我:“晚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喝酒去。”

    “你不是說······嗚···嗚···”原來是藍冰這小子看我要說出來,一把捂住了我的嘴。

    “大哥,不要那么大聲啊!小心被人聽見今天晚上就去不了啦。”見到我不斷點頭,那把手放開。

    “靠,我是男人哦!很不習慣和男人之間有肉體接觸的。以后還是不要隨便碰我的好!你有取向有問題的話也要小心愛滋的!”說完,趁他還沒反映過來,我撒腿就跑。

    “取向有問題?呀的!你個死夜!你不要跑!”

    “靠!不跑?不跑等著挨打啊?你以為我象你那么笨啊!哈哈哈哈!”跑得更快點。

    下午在藍冰家里練內功,和藍冰教了我一些簡單的招勢,還有基本的真氣運用,我都虛心受教,誰讓咱不懂呢。就讓這小子樂吧,晚上喝酒的時候把他給灌趴下,哈哈。想當年我可是酒國高手。

    終于到傍晚了,藍冰給他媽說和我去他同學家玩,今天晚上不在家吃飯,也不在家住,就帶著我跑了。哈哈,自由萬歲!我們穿了三條大街,五條小街,八道巷子,還從一家店鋪前門進后門出,終于······還是沒到,但是我知道,我肯定是迷路了。“藍冰小子,你不會是想把我帶迷路,然后把我甩了吧?呵呵,我告訴你,你要是現在消失,我敢肯定我不會再找到你家在什么地方。”

    “我這不是為了增加一點神秘氣氛嗎?好了,好了,馬上就到了,看,就那!”我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果然,看見黑燈瞎火中有一個破舊的酒吧,門口還有一灘積水。靠!

    “喂,我說兄弟啊,這是什么地方?我不介意酒吧破,不介意它舊,但它總得干凈吧。我怕吃了這的東西會拉肚子。”

    “老大,外面看是看不出什么的。我給你說,這里是西區最好的酒吧了。只有象西區這種貧民呆的地方,警察才不會來查。當然啦,這邊的犯罪事件也多些。走了,我里面還約了同學呢,介紹給你認識。對了,等下要搜身,防止有人帶武器進去鬧事的,你忍忍啊。”說完就拉著我進去了。

    進門的時候被搜身,感覺真的不爽。但是看在藍冰的份上,來都來了,忍吧!進了大廳,人很多,很吵,每個人都大聲在吼,空氣顯得格外沉悶,非常不舒服。藍冰看到我不爽的樣子,帶著我快步穿過人群,進了一個包廂。關上門,隔絕了外面的噪音,我的臉才算是松了一些。

    包廂里先就有一個人,看見有人進來就站了起來。不過很明顯藍冰和他認識。他們倆打了招呼然后指著我說:“這是夜,我剛剛認識的朋友,現在我叫他老大。”然后指著另一個人說:“這是木子強,我初中同學兼死黨。”我和木子強同時伸出手握了一下“你好,很高興認識。”年輕人在一塊很容易溝通的。不一會我們就打成一片了。

    藍冰按了包廂的鈴,不一會,來了一個很清秀的女服務員,十八、九歲,可能是剛剛出來上班的,很害羞,紅著臉記下了我們要的酒水和食物。等她把我們要的東西送來的時候,我不禁問她:“你該是才初中畢業吧?怎么不準備升學呢?”女孩的臉一下子更紅了:“我爸爸失業了,媽媽身體又不好,拿不出錢來的。我出來做點事,也好減輕一點家里的負擔。”看著女孩輕輕咬著下嘴唇,我覺得很傷感,什么時代因為貧窮讀不上書的人啊!我拿出100元錢遞給她:“給你的小費,謝謝!”

    從眼神中看得出女孩對錢的渴望,但她還是拒絕了:“不,先生。謝謝,我不能要。我是靠自己的雙手掙錢的,不是靠別人的憐憫。謝謝你的好心!”說完,女孩出門關上了包廂的門。我沒有說什么,因為我覺得應該尊重女孩的尊嚴。

    坐回沙發,三個人開始喝酒。他們倆說著上初中的趣事,我給他們說著1000年以前的笑話。喝了三個多小時,終于,他們倆都趴下了。當然,我也快不行了,頭暈暈的,血液流動速度快上不少,我搖搖晃晃站起來,想要去廁所洗把臉。

    廁所在酒吧最后面,我捧了捧水在臉上,感覺人清醒了一點。正打算回去的時候,卻好象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在酒吧后面。

    從廁所出來,這里有道后門通向外面街道。我出去的時候正好看見兩個身影消失在街道的盡頭,他們好象抬著什么。喝了點酒正好散散步,順便去看看前面兩個人在做什么。于是,我跟了過去。等我到街角的時候已經看不到那兩個人了,正在我打算回去的時候,地上一顆胸針打消了我的念頭。這是剛剛那個女孩的胸針。我記得很清楚,上面的那只蝴蝶少一個觸角的。

    把胸針裝進衣服袋里,我仔細地搜索著可能留下的痕跡。終于被我發現了四個帶水的腳印,這該是剛剛從酒吧廁所里帶出來的。但是由于水跡很淡,每個岔路口都要觀察很久才能辯明,而且到后來連水跡都沒有了,再次使我沒有辦法了。

    這時,一聲沉悶的慘叫傳到我耳朵,地點是右邊離我300米處的一座破爛的房子,接著我聽到象是什么東西倒地的聲音。

    等我趕過去從門縫里看到里面的情景時,“該死的畜生!”憤怒裹著瘋狂的殺意充斥我的大腦,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剎那,我全身的皮膚變成黑色的角質層,鋒利的指甲輕松的破掉那扇鐵門,我出現在了屋里。

    屋子里有三個人,椅子上綁著的正是那個給我們送酒水的女孩,衣服被拔光了,額頭上有一個大洞,血從那里流出來,流到女孩潔白的胸口,只是胸口已經停止了起伏,看來,我來晚了!一個30多歲的男人正赤裸地騎在女孩身上,嘴角象是被咬破了,還在流血。

    聽到門破裂的聲音,他還在那里叫囂:“操你媽的,誰這么不····嗚···”接下來的話就不用說了,我詭異的出現在他身前,右手食指的指甲已經割斷了他的舌頭。看著指甲上那滴血,我很自然地滴在我的舌尖,“你的血也不是畜生的血啊,為什么會學做畜生呢?我不會讓你們這么簡單死去的,你們,必須為所做的付出代價。”

    這時候,另一個只穿了褲子的男人一刀劈向我的脖子。不錯,很快,刀勢因為速度帶起一串嘯聲。這個男人該是五級戰士吧。應該不會錯。但是,很可惜,他和現在的我之間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刀停住了,被我的左手架住了刀刃。

    “朋友是人還是鬼?是人賣西林幫個面子,我送兄弟10萬元喝茶;是鬼請上鬼道,韓錦給你立個牌位,天天上香。”見到全力一刀被這么古怪的接住,韓錦頭上開始冒汗,卻不得不強做鎮定的說。

    “哈哈哈哈,白癡!”伴隨我詭異的笑聲,右手就在全裸的那人臉上抓下四道抓痕,然后迅速的踢斷了他的兩條腿骨,然后不再理會痛得在地上打滾的他。這不過是個小垃圾,沒有實力,還學人家混黑社會?

    我說過我要慢慢地折磨他們倆。他們讓我找到了掌握別人生死的力量,也勾起我無限的憤怒,這個女孩子家里還有位生病的母親,現在可能還躺在床上等待女兒的歸來,卻永遠也等不到了。想到這些,我低吼一句:“不可饒恕!你們讓我很是憤怒,知道嗎?所以,在我進來的時候,你們的命運就已經注定是死!”我說得很平靜,在他們兩人聽來就覺得很陰森。

    “朋友,我們西林幫的后臺是西城駐軍的軍長,雖然我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在林城能擁有閣下這樣身手的人是很少的,一個人對一萬人,朋友還是先考慮一下吧。”韓錦身子在顫抖。

    “呵呵,你在害怕?不要怕,我會把你們倆的肉一塊一塊撕下來,喂到對方嘴里。你們平常沒少做過吃人的勾當吧?不要告訴我你們是第一次,你們必須死!”死字剛落,我就掰斷手中的砍刀,左手在空中閃電般劃下一道痕跡,斷刃刺入韓錦的右腿膝蓋骨,右手在韓錦痛得剛剛張嘴的時候割斷了他的舌頭,隨著這聲慘叫泯滅在喉嚨里,韓錦跪在了女孩子尸體面前。

    都已經開始跪在地上,韓錦才反映過來被我攻擊了,左手成掌擊向我胸口,卻被我右掌接住。僵尸之體的我沒有真氣,但是我有強大的防御能力,角質層在遇到韓錦真氣打擊的時候,自發涌出大量能量,將真氣反震回去,等于是韓錦自己打了自己一掌,而且沒有能力抵擋。馬上韓錦就神情萎靡,連鼻孔都開始流血。我知道,他受了很重的內傷,再也沒有反抗能力了。

    這就是實力,這就是差距。如果說現在的人類以結出金丹的水平為九級的話,我的僵尸狀態就是八級。這是1100年極陰之氣改變的結果。這時候,我打定主意,入學以后要學學道術的修煉法門,看看能不能結出個金丹。

    算了,還是把這兩個家伙收拾了再說吧。雖然我割斷了他們的舌頭,但是只要是有心人還是能聽出這里的異樣。而我現在的樣子的確是不能見人的。

    關于我現在的樣子,我不擔心,從我變成僵尸的那一刻,我就隱隱知道只要喝上一定數量的血,我就可以恢復成人的模樣。但是,隨著我變成僵尸的次數越多,我需要的血量就越大。

    用指甲劃開兩個人的喉嚨,小心地不讓血液粘在衣服上面,我不想讓藍冰他們發現我的異常。

    可能由于是僵尸的本能,我對吸血并不反感,但是也不會覺得血液好喝。喝了兩口血,心臟開始恢復跳動,三分鐘時間,僵尸的特征全部消失,身體卻有種說不出的疲憊,感覺很累,沒有力氣,我估計現在就算是藍冰的妹妹都能打倒我。

    給女孩的尸體批上衣服,繞過地上的血跡,拖著無力的身軀回到了酒吧。在廁所整理了一下,用水沖掉身上的血腥味我才回包廂。從我出去到回來不過一個小時,兩個醉鬼還沒醒。倒是我,被憤怒一沖,一點醉意都沒有。

    知道這里不能久呆了,我把他倆叫醒,我去結了帳,然后三個搖搖晃晃去了南區的木子強家,他爸爸媽媽都在外地工作,不在林城。

    半路上那種無力感才消失。我估計了一下時間,大約是半個多小時。

    看來以后我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能任由外界左右自己的憤怒,不然在公共場合變成僵尸,又要搞得吸血才能變回去,變回去不說還會有半小時多的虛弱時間,那我就等著被人宰吧。

    很快天就亮了,我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盤了近四個小時的雙腿,那兩個家伙還在睡覺。靠!

    “豬,起床啦!快點,太陽都照屁股了。”

    吃早飯的時候,我問他們倆:“西林幫是個什么東西?”然后兩個人都把我看著。“干嘛?我臉上有花呀?”

    “不是,不是,我們是在詫異你怎么知道西林幫的。你不是才來到人類世界嗎?”藍冰的回答。

    木子強接著說:“沒看出來啊,才一個晚上,就從恐龍時代進化到原始人啦。牛逼!”

    “靠!我這是招惹誰了我?孔子曰:‘不恥下問。’,你們倆懂不懂啊?昨天晚上我聽到酒吧的人在說什么西林幫,所以問問啦。你們不知道就算啦。”看我的激將法。

    “不知道?你個原始人類都知道,我們能不知道?但是,就是不告訴你。哈哈!氣你到死!”呀呀的!給你三分顏色就開染坊了。

    “死藍冰,記住我是你老大,而且,我在打算以后練刀法,那把角刺現在還在想怎么處理呢。”我就不怕你不上當。

    “啊!老大。剛剛是開玩笑的,您老人家不要生氣,先喝口牛奶下下火。木子強,你怎么能說我老大是原始人類呢?從現在開始,我為了老大,和你絕交!今天我們割袍斷義。”

    “靠,要割你割你的啊,干嘛拉我的衣服?停,停,停。不鬧了,快說那個西林幫。”

    木子強卻接過話題說:“還是我來說吧。林城分為四個區,北區是全城學校的集中地。東區是那些成功商人和官員的居住點。南區就是普通百姓住的地方。西區就是貧民區,那些失業人員和靠聯邦救濟金過日子的人大多住在那里。慢慢地,西區就有了黑幫,收保護費,殺人放火什么的。其中最大的一個就是西林幫,有10000多人。據說他們的幫主林火溪是個七級戰士,以前是個高級軍官,得罪人被解了職。還有人說這個林火溪和西城墻的城防駐軍軍長有瓜葛。這些就是傳說了。唉,其實四個區都是有黑幫的,關鍵是沒有西區那么囂張罷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838164 1 38 m
哈利波特之學霸傳奇
作者 黑色煉金師
  穿越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英國,瓊恩-哈特本來準備好好學習、努力科研,將來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