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妹子與辣妹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曾經有人說,湘妹子不漂亮,個子比不上北方,打扮不如上海,斯文不如江浙。中國的美女群落應該是在上海、重慶、江浙、青島、大連、哈爾濱。 

    但是,湘妹子自己還是很自信的,即使在全國排不上第一,前幾名還是有戲的。皮膚是沒有說的,三湘四水把湘妹子的皮膚養得白嫩白嫩。個子不高也是小巧玲瓏,更有風味。

    湘妹子也越來越會打扮,一位去過長沙的外地人說,天哪,長沙女孩子穿得真時髦,大膽,而且還不俗氣。加上南方的水土,個個身段苗條,魔鬼身材。她們還會很自豪地說:誰說我們湘妹子不漂亮,宋祖英不漂亮?瞿穎不漂亮?你們有沒有欣賞能力? 

    湘妹子還會非常不當回事地說,漂亮算什么,我們是全國有名的多情。漂亮又當不了飯吃,多情才能網絡天下好男人。 

    在找對象方面,湘妹子不會講究含蓄,愛就愛,死去活來也要愛,不愛就是不愛,她們也毫不隱瞞心中的想法,看中了你的錢,還是看中了你的房子,或者光是你這個人的幽默吸引了她,或者甚至是你的窮對她有吸引力。

    她們的要求不像北京、上海的姑娘們那樣,是時代的“陰晴表”、“溫度計”。北京和上海姑娘常把情愛的目光盯視在“當代英雄”的身上。“*”期間,“全國人民學解放軍”的時候,解放軍是她們的第一選擇;“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口號響徹云霄,國營大廠的技術工人便成了時髦的選擇。“*”過后,倩女們把目光轉向了知識分子;“出國熱”,使她們青睞有海外關系的男人;商海大潮,使外企職員和形形色色的老板炙手可熱。而且絕對喜歡情調,依然需要情愛的氣氛。 

    而湘妹子特別的敢愛敢恨,似乎不是特別的功利,她們要是看上一個男人,絕對是非理性成分特別多,在市場經濟如此發達的今天,湘妹子也不會理會找對象一定要有房有車,她們說:“只要感覺到了,窮得一條褲子也要跟他走。” 

    宋祖英的一首“辣妹子”,使整個中國都知道了湘妹子天生不怕辣。對湖南女孩不外乎兩種稱呼:一謂湘妹子;二謂辣妹子。湖南的青山綠水終日伴隨著湘女的成長,靈秀之氣是必然種植于生命之中的。她們大多有紅椒一般的火辣性格,苗條俊美,加上聰慧,勤快大方,加上多情,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湘女多情自古而然? 

    很多人不知道湘女多情是怎么來的,或者認為是空穴來風,或者覺得是湖南人坐井觀天,在自己夸自己,或者認為會不會是因為電視里面那幾個湖南籍的歌唱明星制造的煙幕彈。 

    湘女多情,那別的地方的女人就是吃素的,就不多情了,就是冷血動物了么?不搞清這個由來,就是虧待了天下別的美女了。 

    追蹤湘女多情的淵源,不能不談到有名的娥皇、女英的故事,傳說中的娥皇、女英二妃千里尋夫,淚灑湘竹,關于這個美麗的神話在楚湘之地可謂深入人心,娥皇、女英對愛情的執著與忠貞構成“湘女多情”的精神源頭。不過,較真地講,舜帝南巡途中崩于蒼梧之野,二妃尋夫而駐足湘水之濱,本算不得土著湘妹,然而,君山北渚的二妃墓、湘妃祠還有那叢叢斑竹可以作證,這段哀惋動情的神話已經化成湘人的情感偶像,湘女就從此開始多情。 

    這一圈“一半游戲一半真”地比下來,不由令湘女們暈乎起來,但千萬不可迷糊,也不可驕矜過世。論身材、論膚質、論風采、論裝扮的確應該為湘女的秀色指數加分,但女性的美可不全在秀,而在情色一體上。如今,湘女攜歌闖京城的辣妹甜妹實在太多,當紅的更多。暫且先不算曾以京韻大鼓調高唱“我還是最愛我的北京”的李谷一,當下一線紅歌星就有宋祖英、張也、湯燦、甘萍……似乎還應加上京劇名旦李維康。湖南電視的女主持們更是魅力四射,風騷十足。 

    也就是說,要充分發揮“湘女多情”的強項,將"秀麗"提升到“魅麗”境界。在電視高度普及的今天,屏幕上幾位湘籍女歌手的媚眼與甜歌著實令不少外省的男歌迷們心旌搖曳,還真將“湘女多情”當作一條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來認同。 

    曾經有一些外省籍的男士說,"湖南妹子真的是讓我歡喜讓我憂"。她們的媚眼真的能勾魂,她們火辣辣的親昵讓你比吃了蜜還要甜,但是她們發起脾氣時的辣味恨不得嗆死你。常常聽人說,在中國的各大名牌高校,湘妹子找對象的能力是很有一手的,往往大學一年級下來,班上的才俊男生就被她們拉下馬,挎上胳膊領回家由爹娘甄別去了。 

    因為“多情”這個詞的內涵頗豐富,含情是一端,用情是另一端,前者是本錢,后者是手段。我們看來,“湘女多情”更側重于后者,湘女多情的特征是用情濃烈。因為論多情的“本錢”,湘女們似乎并不占優勢,譬如個頭并不是最高,臉蛋不是最白、最靚,腰肢不是最細,但她們與情郎相視,媚眼可能最勾魂;與情郎相伴,情話可能最攝魂;與情郎相依,良宵可能最銷魂。絕非病態的多愁善感,亦非作派的纖秀婉約,所以就更貼近世俗生活,更凸現生命本色。

    殊不知,長沙方言中,對“多情”女的俚語評價是“蠻騷”,口語中,“蠻”字乃“很”、“非常”之意。湘方言中,還有“霸蠻”一說,此處有“強人所難”、“固執”等意,但“蠻”字的意境很難以用一個相對應的詞來表達。雖然“蠻騷”的“蠻”非彼“蠻”,但人們總是不由自主地把“蠻騷”的“蠻”賦予“執著”、“堅守”的含義,“蠻騷”除了“很騷”,實在還有另一番韻致。

    人常說“女人是水做的”,媚人之處全仗一個“柔”字,尤其是南國女子,更是“人比黃花瘦”,“柳色看猶淺”,林語堂嘲諷為“苗條但神經衰弱”,一種病態的美,而湘女的“蠻騷”卻一掃這份纖弱,南人有北人相,女子有男人氣,既是一種反叛,也是一種逃逸,于區域社會學特質而言還真具有幾分類型意義。這大概也算得上“湘女多情”民諺的一點點理性注腳吧。 

    湘女開胃,但不好消化 

    有人對湘女做了一個很精到的評價:“開胃,但是不好消化。” 

    開胃是指湘妹子長得很漂亮,湘女的出名,多半借助了那首《桃花江美人窩》的歌曲,桃花江當然是泛指,指的是整個湖南。到過湖南的人,都會覺得湘女漂亮。湘女的漂亮主要是水色子(膚色)特別好,她們的皮膚白皙嫩滑,泛著紅暈,富于變化,把多情的內心世界表達得淋漓盡致。湖南的女孩子和北方很多地方的女孩子一比,馬上就能分出高下,并不一定是她們的身段或者臉蛋有多好,而是她們那美侖美奐的膚色一下子就把身上的其他瑕疵給掩蓋了,把整個人都帶活了。 

    開胃還指的就是湘女多情,這個情字是把柔情,熱情,癡情都包含在一起的情。在沈從文先生的小說和散文里,湘西女子的癡情和湘北女子的柔情總是令人感動不已。長沙妹子尤其以熱情為特色。那則湘夫人的傳說把湘女對感情的忠貞強化到一種極致。 

    漂亮又多情,這樣的女人誰能不向往呢?! 

    但是湘妹子不好消化,這是很多男人的共識,大概是說湖南女孩對男人的要求很高,一般的男人,湘妹子幾乎是看不上的,即使和湘妹子好上的好男人,也要有股子能折騰的勁兒,否則會被她們那麻辣辣的情感,和她們那亦真亦假的癡人說夢似的語言,還有疾風驟雨似的情感弄得欲哭無淚。 

    湖南妹子中最典型的一支應該算是長沙妹子,都說長沙妹子很厲害。主要是她們在男人面前不會吳儂細語,一開口就是那口聽起來有點野性的長沙話。一位和長沙女孩談戀愛的男孩子說,有時候,在她面前,像個小孩似的被擺弄來擺弄去的,像個媽對孩子一樣說話沒有商量的余地。說話也不拐彎,就那么直來直去的。和她約會吧,你還沒說完,她就跟你來一句:“你去(念ke)不啰?”聽起來大有一“去不去,不去拉倒”的干脆勁兒。 

    談戀愛的時候,一天到晚問我:“你愛我不啰?”“你怎么總是什么也不說啰?”把男孩子弄得實在很被動。 

    但是湘女還是湘女,她們對人的情總是在行動上讓你出奇不意地感動,她們有很強烈的自我犧牲精神,只要有幸娶上湘女的男人,不僅是優秀的男人,而且肯定是最省心、最享福的人。湘妹子特別的怕老公吃虧,干什么事情,寧愿自己吃苦,也要讓自己的老公歇著。

    她們會在別人面前表現出無比幸福,對老公無比崇拜的樣子,讓她的男人感激不已,覺得挺給男人面子。湘妹子不會嫌棄自己的老公沒有混好什么的,她們總是鼓勵男人好好干,沉住氣,等待時機,不要灰心。湘妹子會照顧自己,更會照顧別人,尤其是家人。她們不要求奢華的生活,不要求結婚要鉆戒、金項鏈,只要男人實實在在地對她們就很心滿意足了。多情的他們另一面是樸實得只剩下一種顏色——純白。 

    不好消化,也許有對湘妹子的誤解的成分,因為她們有時候也要偽裝一下自己,藏起溫柔的一面,免得被不識好歹的男人碰上。 

    不好消化,也許是男人還沒有找到真正的自信,因為湘妹子很直,她們對男人的要求太高,既要有本事,人又要好,說白了就是德才兼備。 

    但是湘妹子是真的不好消化,因為她們的感情總是那么炙烈,讓男人覺得有壓力,生怕一不留神,會愧對了這份真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都市仙帝神醫
作者 我愛美人魚
  左手醫術,右手武功,踏平都市,他是宇宙主宰,九世重生,第一世他和盤古開天,第二世他和女媧創...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