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片 無主之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女子腦中浮出那張稜稜角角的莽夫臉,今夜竟想起他兩回。

    都怪這鬼天氣。

    同他生活了兩年,不曾覺得他一處好,如今人死了,還隔開三個多月,她居然發現他的好處。

    也是,那時每月能從他手裡搶下幾兩銀子的家用,她就不必被人差遣得像狗一樣。

    看著一桌子好菜,女子不動筷子,坐得很端正。

    不陌生的人,不陌生的地,也不能全然放開膽子,更何況她和吳老闆之間才成交兩回,今日第三回。

    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的爺欸,您別亂打主意,吳老闆多精明……”不滿的年輕聲音陡然響起。

    女子立刻坐直,眼睛瞪起兔子圓,驚嚇同時,想要去插門栓,但到底離得太遠,眼睜睜看那門開出來。

    門外一個人,再加胳膊圈下一顆腦袋。

    人,很高。

    高她一個頭的艙門,他卻需要彎腰。

    人,很魁。

    兩個她能並排過艙門,他一個就撐得滿滿當當。

    人,很稜——她指的是長相。

    臉廓像是讓斧頭劈出來的,有稜有角,一看就是又臭又硬的不拐彎脾氣。硬稜的臉型,五官也顯硬,冷刀的狹眼,絕崖的鼻樑,抿起嘴來削薄無情。

    這個人,這張臉,對女子而言,熟到不能再熟。

    初見他時,她曾莫名心安過,覺得靠山蠻穩。

    誰知道,他是空長著英雄臉的石頭腦袋,蠢狗熊,恬不知恥的厚皮賴子,因為他的蠢,拖累了一家子人。

    但是——

    可是——

    鬼呀!

    “哦?有人?”那人嘴角微揚,衝胳膊下的腦袋瓜一樂,再抬頭道,“這位姑娘,對——”不住?

    呃——人呢?

    對牆的窗子上驚現一個大洞,半扇破木架歪晃著,哐啷噹墜了地,風雨即時穿堂,灌得暖屋溼冷,爐火奄奄一息。

    屋裡,已無人。

    男子眨眨眼,嘴張半天,納悶道,“我這是見鬼了?大驢,剛才咱面前有個丫頭僵站著吧?”

    胳膊下的腦袋沒好氣,卻夾帶一絲明顯的得意,“我的祖宗爺,不是您見鬼,是她見鬼。別看蘇娘膽小如鼠,可聰明得緊,這會兒轉不過彎,等會兒就想得明白。她既然都瞧見您了,咱不用再鬼鬼祟祟,四處混吃混喝,可以回家了吧?”

    叫大驢的人,泰伯留他運棺,原本兩個月前就該到家,不過,雖然延了這些時日,好歹運回活生生的爺,自覺不會挨訓。

    “蘇娘?蘇娘……”男子嘴裡咀嚼這兩個字,一拍頭,想起大驢平常哈拉,“是我娘庵裡揀來的丫頭。”

    大驢腦袋向上轉,翻白眼,“不止,夫人認她當了乾女兒,夫人臨終前,您還被迫認她為義妹,發誓若有惡待,這輩子就討不著媳婦。”

    男子眉毛一聳,聽聽這是什麼誓?除了討媳婦,好像他就沒別的志氣。只是大驢有一點沒說錯,既然讓家裡丫頭看到,他恐怕不能繼續裝死了。

    “那丫頭會功夫?”他已不是大驢嘴裡頭腦簡單的武夫,一雙眼精光四射。

    “怎麼可能?頂多就是跑起來快。您不知道,她膽子跟針尖那麼——”

    男子卻突然回身,將大驢擠到後面,目中精光散盡,悍武抱拳,大剌剌問,“二爺,怎麼連您都驚動了?”

    船邊,三四個小廝打著兩柄大傘擋風擋雨,只為一位年輕公子。

    公子顏如玉,氣質似風流,目光似斯儒,周身似貴似傲,淡定慵閒,就是沒有半枚銅板臭味道。

    -----------------------------------------

    同夜,狂風大作,盆雨瓢潑。

    一道影子快如鬼魅,竄上趙府後頭高牆。

    眼看可以輕鬆入內,人影竟硬生生打個後空翻,回到牆外,規規矩矩扣兩記銅環。

    深更半夜出入,當然不可驚動別人,釦環不太響,但她也不再敲,站門簷下安靜等著。卻不小心,瞥見頭上一隻破瞎白燈籠,那個褪墨大晦字分外刺眼,引得她冷笑連連。

    喪——個鬼啊!

    淺簷難敵風雨,感覺衣料一陣一陣貼背,秋寒入骨,她將布衣攏攏緊,慢半拍發現自己犯傻。後背能擰出一盆子水來,攏緊反而更黏冷,她嘆氣,站站直。

    很快,門縫裡閃來亮光。門閂輕下,露出一張不苟言笑的矍瘦老臉,身著黑布長衣,捲了白袖,帽上一圈粗麻棘布。他看到門前已成落湯雞的人,立刻黑了臉,可是驚歸驚,反應不慢,趕緊放人進來。

    老頭往院裡喊,“老婆子,蘇娘回來了。”

    小院真是小,沒幾間屋子,口字形三邊廊就把一圈逛完。

    夏蘇自然看得到廚房還有燈,頓覺身上不冷。

    心頭暖了,臉上卻淡淡然,看不出真顏色,她慢吞說話,“不是讓您二老別等門?”

    “那你又敲門?”老頭立刻駁回,而且還不讓她慢吞吞,催她趕緊換衣服去。

    看夏蘇的屋子搖起光,老頭才走回廚房,見老伴光顧著熱飯熱菜,就道,“蘇娘淋了雨。”

    老婦哎喲一聲,忙從廚櫃裡拿出姜塊,利索切絲,燒水,放一大勺紅糖,“姑娘家最不好淋雨挨凍,讓她換個日子出門,就是不聽。”

    老頭蹲一旁拉風箱催旺火,直到老伴說行了,才從腰裡摸出菸斗,隨便塞些菸絲,對著灶臺上的油燈狠勁一吸,罵一句笨大驢。

    乍聽,風馬牛不相及。

    一起生活多年的老婦卻明白,且不是憋話的性子,想什麼說什麼,“出門在外,誰能掐得準回來的日子。再說,大驢額頭多寬厚,頂好的福氣相,你這兒心急火燎,他說不準明早就到了門口。不過咱家是不能再少一個人了,我等會兒跟蘇娘哭一哭,讓她別再自己出去做買賣。這孩子其實心腸軟,見不得我老太婆掉眼淚。”

    “下回還是我去。”老頭有些惡狠狠,卻是跟自己鬧意氣。

    老婦回眼瞧著丈夫,看他刻意抬直的佝僂背,再看看他不自然彎曲的左膝,“得了吧,就你的老殘腿,還學什麼聰明機靈勁兒。我看,僱個實在人跑跑腿,比你和蘇娘都強。你看人的眼光可是寶刀未老,多留意留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 篇書評 我要發表
藍森林

清楓總算開新書了,開心~~(灑花)

2
藍森林
發表時間 2016-09-15 00:50

每本書都不走老路,非要在這裡那裡寫出新意來,
從《掌事》開始,一連幾本書都事先做了許多功課,
研究了古代發展的輝煌無比,現代卻逐漸為人忽略忽視的技能與藝術,
再融入好看刺激的故事,讓我們嘆為觀止。
上一本《御宅》之後作者休息了好久,總算開新書啦~~期待!
而且肯定不讓人失望^____^

貓頭鷹

1
貓頭鷹
發表時間 2016-08-19 15:33
評分

清楓的書,主角技能總是新穎
,情節亦常出新,吸引人啊!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農媳的悠閒田園
作者 豐澤芳菲
現代特工楊瀾兒穿越了,穿越到一個相公被徵兵在外,獨自撫養一對雙胞胎的農婦身上。 正值大盈國連... (馬上閱讀)
180
女學霸在古代
作者 坐酌泠泠水
【種田文女主VS甜寵文女主】 女學霸許熙博士畢業,正準備大展身手搞事業,一眨眼... (馬上閱讀)
180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作者 漸進淡出
一朝穿越溫暖成了十里八鄉有名的瘟神、短命鬼 ,一家人被她拖累得去住草棚,許多人等著看這一大家子... (馬上閱讀)
180
大荒神記
作者 戈壁小樹苗
大荒天地,廣袤無邊,凶獸成群,異獸出沒,部落林立,一顆草可以斬破蒼穹,一顆樹可以飛天遁地,大荒... (馬上閱讀)
180
司茶皇后
作者 意千重
她是聞名天下的茶道天才,新帝登基,她被迫成為宮中女官,逃無可逃。新帝傲嬌霸道,還帶著一個拖油瓶...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