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情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晚上陪著郝老師散步,老人家一個人在家挺可憐的,劉文雅覺得自己在郝老師家不會住太久,應該多陪陪郝老師的。

    在Z大前面的林蔭道走著,迎面遇見了賈建波,他邊上的小妹妹在氣質上竟然很像小敏,劉文雅不覺有些傷感,又有些吃味,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劉哥!”賈建波的眼角有些得意,想不到和小敏分手后的劉文雅會和一個老太太在散步,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種情形,以前看到劉文雅和小敏時他一般不過去打招呼,只會多看小敏幾眼,然后遠遠地走開。

    “建波!”劉文雅氣色已經很好,看著那小妹妹道:“你女朋友啊?”

    “不是,”賈建波搔了搔后腦:“朋友啊!”

    “你好,我叫屈靜。”女孩很大方地向劉文雅招了招手,在她感覺,劉文雅比賈建波成熟了很多。

    “你好,我是劉文雅。”劉文雅的笑容一閃即逝。

    “我們一起去玩怎么樣?”賈建波發出了邀請,他很想劉文雅跟他去,以前他覺得他不能跟劉文雅比,而現在不同了,他是強者,雖然他和屈靜還不是很熟。

    “你們去吧。”劉文雅不想去,他特別不想見到這個有些兒象小敏的女孩。

    “文雅,朋友難得在一起,你們去玩吧。”郝老師和藹地笑著,年輕人是要和年輕人在一起才會有朝氣,而劉文雅臉上的朝氣,是自己看著慢慢變沒的。

    “走吧,文雅。”賈建波又催道。

    “是啊,一起走吧。”屈靜今天答應賈建波的約會已經有些后悔,女孩子家不應該一個人跟賈建波出去的,最好再找個人去,而此時這個能陪老人家散步的劉文雅是最好的選擇,看那老人家的氣質,和這樣有氣質的老人家走一起的人一定不會是俗人。

    “好吧,”劉文雅對郝老師道:“那我會早些回來的。”

    “回來干什么,既然出去玩就玩個盡興,晚些回來好了。”郝老師嘴角帶著笑容,自己的兒子可從來沒這樣鼓勵過,女兒就更不用說了。

    “那我去了。”劉文雅朝郝老師點了點頭,三人上了路邊的公交車。

    屈靜和賈建波倒是聊得挺有勁,劉文雅只知道看著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但真的沒東西好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生死死,不過如此。

    舞廳的燈光變幻不定,劉文雅想不到他們會帶他到這兒來的,對舞廳劉文雅并不喜歡,雖然他和小敏相識相愛舞廳幫了很大的忙,但更多的時間他們寧可呆在租房中zuo愛,他們無聊時就zuo愛,做得天昏地暗,做得直到郝老師下班回家才收兵,才認真地捧起書來讀,讀書娛樂兩不誤,日子倒也過得很快樂。

    只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對失去的,劉文雅并不后悔,這個世上畢竟沒有后悔藥。

    賈建波和屈靜在舞池中輕快地舞著,劉文雅則喝著啤酒,滿腦子的都是小敏的身影,誰說他對小敏不在乎。

    腦子昏沉沉的,劉文雅上了一次廁所,放了很大的一泡,回來時看到有幾個青年圍著屈靜和賈建波,屈靜沒有害怕,只是臉上充滿了憤怒,而賈建波擋在屈靜身前,好象很勇敢,但他的臉色十分難看,不能和勇敢這兩個字連在一起。

    小敏,劉文雅不由地又想起小敏來,時光倒流到兩年前,劉文雅就是表演了一出英雄救美贏得小敏芳心的,不過那時扮演流氓的角色是劉文雅的室友。

    劉文雅隨手從旁邊一張臺子上拿起了一個空啤酒瓶子,從后面走過去,在那個最高最大看去最具威脅的最囂張的大個子頭上就是一下,世界立刻變得安靜了。

    看著幾個小流氓,劉文雅不屑一顧,他就是警察,未來的警察,說不定明天就能進公安局,什么小流氓統統都要拷起來。

    劉文雅酒醒時發現手有些涼,冰冷冰冷的,朝手腕看去時才發現是手拷,亮亮的,閃著冰冷的光,內扣的鐵齒和不正確的姿勢已經讓劉文雅的手膊整只的發麻,動一下就鉆心般地疼。

    “小子,醒來。”一個穿著警服的人用橡膠警棍捅了捅劉文雅。

    劉文雅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隔著鐵欄桿站著一個警察,劉文雅揉了揉眼睛,確定了自己不是在做夢,這里應該是派出所吧,四周都是鐵欄桿,陰冷地散發著寒氣,沁人肺腑,與外面酷熱天氣成為了鮮明的對比。

    “怎么回事?”劉文雅晃了晃腦袋,他只記得砸了一個人的腦袋,以后的事,便有些記不起來。

    “什么名字?”那警察問道。

    “劉文雅。”對警察的威嚴,劉文雅是不敢挑戰的,還是坦白從寬的好,只是這樣的錯誤一犯,不知道還能不能當警察。

    “籍貫?”警察例行公事,這些是必問的。

    “ZJ省Y市。”劉文雅有些戰戰兢兢了,這就是審犯人嗎,自己應該是犯人,他敲了一個人的腦袋,不知道敲壞沒有。

    “你身份證呢?”那警察有氣無力道。

    劉文雅下意識地摸了摸屁股袋,這才想起身份證讓王剛拿去了,一想起王剛,劉文雅仿佛找到了救世主,臉上沒有了懼意,眼前不就是個小警察嘛。抬頭向那警察道:“我想打個電話,可以嗎?”

    “給誰?”那警察好象抓住了什么線索似的。

    “王剛,我叔叔。”不知道王剛知道自己在派出所會不會幫忙。

    “不行,先把問題說清楚。”那警察一點都沒猶豫就拒絕了劉文雅的要求。

    “我身份證在他那,我想讓他送過來。”劉文雅只想能快點證實自己的身份,報紙上說有一個大學生在打工時沒帶身份證被抓進了滯留所,因為認為自己有理不服管治竟被活活打死了,自己就是有罪,總比不明不白死了強,不知道賈建波和屈靜到哪去了,自己進來他們倒是好,劉文雅嘆了口氣。

    “王剛?”那警察忽然想起了什么:“哪個王剛?”

    “龍華區當區長的那個。”劉文雅順口說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4 74 m
體內有個垃圾處理站
作者 嘯·憾
  某天,楊北突然肚子好疼.....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